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雇黑反占中凸显中共政权迷信暴力的本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6日 转载)
    
    一、利用垄断的传媒首先抹黑然后大打出手,中共把这种看家本领又用在香港人身上。
    

    据网民评论,香港“占中”被宣传成港人闹“独立”,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就是要求真正实现香港公投普选“特首”,只是不要中央钦定候选人,也么就能跟港独扯上联系了?你见哪个香港人扯出香港独立的条幅了?香港人都是宁愿不要一国两制,而在连自己的军队都没有情况下,就认为独立可行的傻子?如果真是,还真不会支持他们。
    
    官媒通过故意误导国人,嫁祸于香港市民,果真一箭双雕。据报道,10月3日,一些号称“反占中”的人员冲进“占中”泛民阵地拆除帐篷和栏杆,与参加“占中”的人士发生冲突,事情变成了人民之间的矛盾,这些“反占中”是什么人?大家一定要看清楚。香港人是理智的,会看清楚“反占中”的是何方神圣?那些戴口罩,挂皮包,不敢露出真面的所谓“反占中”的人,基本是大陆“国保”特务的特征,浑水摸鱼,乱中取胜,以达到独裁者统治香港市民的目的。
    
    关于中共的这种伎俩,曾经用到任何反共者身上,如台湾的大选(虽然台湾确实有很多独派,但不占主流),西藏达赖喇嘛的高度自治,新疆自治等等。
    
    根据笔者的切身经历,未遇到时,人们总是抱有幻想,这是因为,中共的谎言实在太迷人了,让所有国人一开始维权时,都认为中共不至于那么坏。我发起万人联署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时,被中共非法口头宣布为非法组织,因当时对中共美好的幻想和期望,我便坚定不移地选择死磕,为此竟被雇凶砍杀一次,差点成了死不瞑目的冤魂,我还不没有完全醒目,仍旧在执着维权(把共匪第二次非法拘留我十五天的案子告到了共匪的罗湖区人民法院),砍后刚满三个月(罗湖区法院通知我要开庭时),我再次被抓进牢房,初进囚房遭暴打,差点成肉饼,这才彻底擦亮我执迷不悟的朦胧眼睛。如果没有上帝的保守,两次被死亡只要成功一次,今日都是我五年的祭日。
    
    如今看香港人占中,竟然遭遇共匪雇佣黑社会暴力出手,这才把邪恶极致无所不用其极的共匪真面目彻底全面地暴露在全球舞台上了,让世人真正有所刮目了,并真正惊讶邪恶极致的共匪为何总是垮不了台?原来正如一网友说的:非法统治这个国家六十五年的中共政府在维稳这方面,积累了雄厚的经验,主要的方法有:
    
     用恐吓吓退一部分(由左派主动放消息:武警要出动);
     用金钱利益分化一部分(商人,演艺界,公职人员);
     用爱国主义拉拢一部分(不要给国家添乱,是真正的爱国);
     用造谣中伤打击一部分(如说王丹是同性恋,学生会主席拿了美国人的钱);
     用行政权力抓走一部分(秘密抓捕);
    
    最后还有终结两招:
    宣布是外国势力介入;
    定性为动乱分子;
    
    范忠信: 【应对HK事高招】根据多年经验,应对港事,有些高招正在用或将要用。第一,组织大叔大妈大骂乱港的政客学生;第二,组织良民大规模反制性游行;第三,安排江湖人员混入示威群中打砸抢伤;第四,找出几个海外敌对份子唤醒人民;第五,限制人和物补入以拖垮他们,迫其撤走;第六,直接实施亮剑霹雳行动。
    
    二、回顾历史,中共劣迹斑斑,恶行累累,罪恶滔天,他们怎么敢认真面对历史?
    
    在一个暴力主导的时代,中共在苏俄支持下,被迫采用暴力手段让自己完全确立,当两次起义失败之后落草到井冈山,变成了十足的土匪,但这个土匪却是以攫取全国政权为主要目的的,比如所谓严重叛国卖国(背叛民国)反华的中华苏维埃政权的正式确立。当时的民国由于没有实现完全的统一,没有和平稳定的大环境,一切都非常自由,所以,这便让共匪乘机迅速崛起,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关于共匪在当时的崛起,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也许是被逼迫的,是时势造英雄,这个我们不予深究。共匪在极为艰难曲折漫长的所谓革命过程中,也打的旗号正如其历史记载,是所谓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其幌子完全继承孙中山等人的口号,甚至还有所完善和改进,以致欺骗全国人民,尤其是大量青年才俊,纷纷从世界各地涌来,也跟着落草到了延安。这是因为当时的中共,以弱者的身份,向外界所宣示弱者的至高道义形象把不知真相的全世界给完全迷惑了,尤其在美国记者斯诺等人声嘶力竭地吹捧之下。
    
    其实,关于共匪革命走向极权,这是当年出国到苏联学习的蒋介石早就亲眼目睹亲身体验到的,所以他回国之后,首先做出决定(不知这种决定是否合适),必须彻底清理共产党,这才让共军公然与国民党断绝关系,彻底走向武装暴力革命的道路。
    
    总之,中共在一开始时就完全使用阴谋、谎诈、欺骗、独裁等招数蒙骗世界,愚弄世人,不择任何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无所不用其极,这是当时的无论中共的敌友以及中共本身都是最清爽的。
    
    在国共两党争霸时期,共军杀国军天经地义,因为相互残杀。但是,在漫长革命史上,中共杀自己人绝不次于杀国军的残忍和死亡的人数,比如最臭名昭著的清理AB团的残忍事件,连妇孺老人都不放过,一律格杀勿论,中共就绝不可能面对这段真实的历史。据岩石的《血腥镇压“AB团”的罪魁祸首》一文指出,70多年来,许多正直的老革命家一直在呼吁:共产党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应该从平反冤假错案开始,平反冤假错案应该从“肃AB团”事件开始——此事直接涉及毛泽东。“共产党的良心”挺身而出——人民敬爱的胡耀邦在邓小平支持下,领导中共中央组织部经过认真地调查审核,确定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初的江西苏区“肃AB团”事件的确是一起重大冤案,决定提请中共中央为5000多名死难的同志平反昭雪。不料,由于王X从中作梗,这桩重大沉冤又石沉大海。
    
    还有后来的延安整风的冤假错案,刘志丹等人是如何死的,以及建国后人为所制造的冤假错案等等,可以说无计其数。如果世人面对的是中共最真实的历史,世人都不是被蒙骗的,这个完全土匪性质的黑帮政党的专政早就结束了。正因为仍旧要坚守完全盗匪性质的非法统治,这个党,竟然就不敢正视或有所公然面对自己真实的历史,而彻底全面地向人民认罪,并下决心悔改,这也便充分说明,这个政党时时刻刻都是包藏祸心的党,时时刻刻都别有用心和用意,为了维护自己祸国殃民,残害大众的不法统治,随时随地都会将自己凶残邪恶的本质充分暴露在世人面前,甚至是国际舞台上。
    
    有网友指出,中共的“改革开放”本质上是针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肯定前者自然要否定后者;但基于毛泽东的法统地位,否定后者却会对中共的统治合法性造成质疑。主张深化改革的一派,大多从避免“文革”覆辙立论。这正是《学习时报》针对王伟光的出发点。但习近平在去年1月5日对中共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简称“两个不能否定”,却又给王伟光的说法提供了正当性。
    
    “两个不能否定”当然更多是政治立场的宣示,可是这在理论上非但无法化解“改革开放”和“文革”的实质矛盾,在实际政治文宣上更会产生左右手对打的尴尬局面。社科院与中央党校就“阶级斗争”各执一词,就凸显了拿历史为政治需要服务所产生的内在紧张。
    
    如今中共治下的大陆,正如张雪忠律师所说的:在大陆的警察系统中,有一个简称国保的警种。这个邪恶的警种可以非经法律程序,任意跟踪、搜查、关押和殴打无辜公民。这种亦警亦匪的作派,很能反映现政权的法西斯特质。此次,黑社会人员在hk警察的纵容下,对和平集会者进行了肆无忌惮的人身袭击和性侵犯。这表明,在大陆方面的渗透下,hk警务系统也已沦落到警匪一家的地步。实际上,大陆方面不但在hk警队高层安插人手,而且经常邀请警员到大陆
    
    三、回答共匪抹黑香港人争普选的问题:为何香港人过去不争普选现在才争呢?
    
    严家棋先生指出: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不同于没有“法治”的内地,在香港一切行动要有利于“法治”。而“法治”正是“民主”的基础。我在“六四”后说过,“六四不翻案,中国无国庆”,我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等条款持反对意见,但我认为,对有长期法治传统的香港来说,在《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有效的情况下,任何“公民抗命行动”,包括“占中”在内,都无法改变《基本法》有关“提名委员会”的规定。“提名委员会”的作用是最后决定几个“候选人”,在美国进行大选时,有一套漫长的、产生二、三个正式“候选人”的提名过程,这是产生“正式候选人”很高的“门槛”。香港没有强有力的政党政治,无法象美国一样由两党产生“行政长官候选人”。在普选前,香港每一个公民都有“提名权”。在普选进行投票时,投票人可以不投“提名委员会”提出的“候选人”的票,而投其它人的票。这在普选中是天经地义的事。八月三十一日有关“提名委员会”和“候选人”资格这一决定,并没有违反《基本法》。今天,二0一七年普选的“提名委员会”将有一千二百人组成,而不是只有三百人,正是北京在事实上“屈服”、是前一阶段香港“公民抗命”运动的重要成果。我希望,“占中运动”的发起人——法律专家戴耀廷、陈健民及牧师朱耀明有责任把这些情况告诉“占中”支持者和无数为香港民主而努力的热血青年。
    
    关于台湾和香港的民主,有网友专门撰文指出,台湾民主是长期抗争来的。47年228事件、79年美丽岛事件(参与者后多成为台湾各政党领导人)等,蒋经国受到压力86年开放党禁抱紧,但未实现全面民主;直到90年野百合花学运才是高潮,6天艰苦抗争终于迫使李登辉接受学生4项基本民主要求,学生撤退但表示如果总统食言会继续抗争。
    
    有人问英国统治的时候,香港为什么不要民主?首先看看英国的殖民地都是怎么获得民主的。美国是和英国打了一仗获得独立,建立民主国家;印度在甘地领导下,以非暴力运动获得独立,逐渐建立民主;加拿大由于美国独立受惠,英国给了它更多自由,但是也逐渐获得了自治和独立。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类似。
    
    香港只是一个城市,和中国有微妙的关系,英国人也有些怕被中国人说支持香港民主就等于变相支持香港独立。但是46年2战结束后,总督杨慕崎制定计划,决定推动香港民主进程,但由于香港人不热衷政治,并且香港在英国治理下,有很多自由、有健全的法制、良好的社会生活环境,杨慕崎计划并未推广开。
    
    60-80年代,港英政府都在推动香港自治和民主,尤其是末代总督彭定康,制定了详细的香港政改计划。但是香港人多关心经济,对政治不是很热心,而且97已到来,政改没有完成。现在,香港人觉察到了各方面不如从前,认识到了自由和民主的重要性,所以走上了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的道路。
    
    我前面说过,当香港人认识到了自由民主的宝贵,就走上了英国各个殖民地印度、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道路(除了美国是打下来的,其余各国都基本是非暴力抗争,双方有斗争有妥协)。这些国家都是跟英国政府抗争得到的自由和民主,所以无论是什么政府,只要人民对之不满意,人民都会起来抗争。
    
    四、结束共匪专政,唯有让被蒙骗的大陆十四亿国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共匪的邪恶本质和所有历史真相,今天的中共之所以匪性不改,顽劣异常,就是因为这些被蒙骗的国民愚昧支撑的结果。
    
    任何匪帮集团都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脱离枪杆子,匪帮集团立刻就做了鸟兽散;任何匪帮集团完全都是依靠谎言蒙骗人民的,一旦谎言被彻底全面揭穿,这个匪帮集团一定也会做了鸟兽散。在中国有一个匪帮集团正是靠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这个是它公然所宣示的,但却不把谎言蒙骗人民也如此公然宣示出来,比如说“谎言说上一万遍就是真理,谎言里也可以出政权”。而是恰恰相反,共匪一般都在暗地里偷偷摸摸地精心伪装粉饰着自己,比如搞什么假民主假法治假公仆假选举迷哄天下,实际行的全是黑老大说了算的独裁专制飞扬跋扈的流氓制度,什么法只是写在了纸上,真要执行就是骗鬼了,但百姓全都信了,都按照法律去维权,才知道越到高层越黑,致使在漫漫上访路上,损失更惨重,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如此较真务实身之力行全面实践了匪帮的依法办事依法行政依法治国之后,才发现,共匪的法治确实只是用来忽悠人的。最后虽然清醒了,但已无力回天,无任何回头路可走,实际已经亏大了,损失极惨重,绝不可能全部收回来了,也便只有让幸存者都来争取真民主,真正为国家、社会和大众做点实事了,这才慢慢形成了今日的民主维权队伍,这也许才是中国当下唯一具有行动力的正能量。除此之外,幻想当局,投机当局,以便捞点个人名利或好处的,都与大社会的公平正义,真正的民主制度毫无关系。
    
    中共本来就是匪帮集团,却打着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欺世盗名,忽悠全民,欺骗了好几代中国人。在台上完全用党天下的陈腐模式治理国家和人民,谎言和暴力便成为其唯一维持其流氓专政的法宝。这样的土匪集团,有人竟然被其迷惑,心甘情愿为其效犬马之劳,这种人不知是愚昧无知还是卑鄙无耻,天生就是一副贱骨头,为了所谓的饭碗,丧尽天良,跟着这个无耻的匪帮集团,把什么缺德的烂事情都干尽做绝了,这也太侮辱自己高洁的人格尊严,而彻底糟蹋自己作为大写的人的好名声了吧?
    
    蒙古人来了,中国被亡国灭种了,满洲人来了,中国被亡国灭种了,共匪来了,刚刚建立的中华民国又被亡国灭种了。中国不断被亡国灭种,总是灭在只懂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且力大无穷的野蛮人手里。这让中华文明荡然无存,致使全民族不断堕落变质,完全沦落为强势野蛮人的奴才、走狗和帮凶,比如充分发扬古文化中的垃圾和糟粕孔孟之道给野蛮民族和野蛮人的统治粉饰太平,故意贴名不副实的高尚标签。尤其是被野蛮人雇佣大肆杀戮自己的同胞甚至家人。今天,共匪的帮凶们,只要端着共匪的饭碗,并且还想方设法试图镇压和摧毁正义志士的人,难道不是匪帮的喽啰和马仔还能是什么?你们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本钱?你们的活着难道比禽兽还高尚吗?
    
    为此,笔者在此向梁振英喊喊话,在如此匪帮集团,你又图啥呢?做人做到这个份上,你不感到很失败吗?老鼠钻风箱,你难道不是两头受气,何必遭受如此深重煎熬呢?区区一个特首的官衔,来自于共匪的恩赐,并非经过全民的投票选举,如今人民要讨回选举权,你便成为共匪的全权代言人,全面彻底地得罪你的父老乡亲们,你值吗?你又不是共匪的老大,说轻一点,你不过就是一个地方的小官员,说重一点,你其实只是共匪的一条狗。对人民温和理性讲法治一些,你是一条温和善良的狗,否则,你还是一条恶狗,人民想办法打死你,也许才会解心头之恨。难道你没发现,你正在遭受千人骂万人唾的咆哮声中吗?你以为你有国家军队保护着你的安全?你卸任之后,不过正如董建华、曾荫权等人被二两半一边,你还以为你是共匪的头头江泽民还是胡锦涛,可以继续人五人六,退休之后还依然被前呼后拥的?
    
    梁振英赶快辞职吧,并且对香港人民说句公道话和良心话,让香港人民实实在在地得到普选权,以此也许才能还清你已欠下的香港人民的债务。我相信,只要你率先带领你的班子集体辞职,鼎力支持真普选,你一定就会受到全港人民的一致拥戴和热烈的欢迎,全球华人也会感激你的。但你会走如此阳光大道吗?还是继续死不要脸地跟定共匪顽抗到底?你就根本不怕被主子抛弃,抑或被人民彻底消灭掉?这种所谓的特首,确实就对你那么重要吗?
    
    关于中共最近又搬出孔孟之道忽悠欺骗现代中国人的举措,网民江南一笑评论说:所谓儒学,既不是哲学,也不是科学,而是一套装逼的学问。儒门弟子不能称之为知识分子,只不过是一些读书的二逼。聪明的学会了装逼,傻逼的就傻逼下去了。以儒自居的二逼们以跑官为事业,他们只有一个社会功能,就是帮助专制的君主维持秩序,失去了专制的政治土壤,他们什么也不是。儒千条万绪,归根结蒂,就是一句话:建立一个长者为尊、君王为圣的等级分肥社会秩序。要贫者乐命,忠君爱国;要仁者爱人,守素安常。这样以来,什么民主宪政,就可堪称大逆不道了。中国的统治者,别管他是谁,当他抬出孔老二这个僵尸忽悠人的时候,他就没憋着好屁。一是他是个傻逼,被孔老二蒙在鼓里。二是他是个坏种,想用孔老二忽悠人。三是他没有什么出路了,只能借尸还魂,苟延残喘。只有这三种可能。中国人始终不能在法治、自由、公正、平等的原则上达成共识,装逼是一个原因。
    
    契约精神,诚信态度,法治传统,这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基石,民族或国家,在这个基础上会发展进步,会成为人类社会的先进楷模。但是,中国儒文化无比敌视这三项内容。等级森严的规则,权力至上的政治,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人遵守契约,没有人坚守诚信,没有人遵纪守法。道德是用来约束他人和装逼的。人类社会三大基本行为,性交生产,劳动求生,贸易互惠。一个有贸易传统的民族文化,必然有契约精神,有诚信态度,有法治传统。而中国儒棍们却是轻视甚至敌视商业行为的。所谓的“士不言利”就是一句装逼到巅峰的话语。他们还说“无商不奸”,这更操蛋了。儒棍们理想非常LOW逼,你做农民,他做士大夫。
    
    另外有网民如此总结中共意识形态中毒的十大症状:1、一开口便是民族、国家和政府的安危、盛衰和荣辱,但对于自己的基本权利、自由和尊严,却从不思想,对于身边的各种不公不义和无数无辜、无助和无告的弱者,却漠不关心。2、任何人对于民族、国家和政府的批评、对于历史真相的还原和揭露,便认为是汉奸、卖国贼,至少认为是不爱国、不自信、不自尊、不和谐、不理性的表现。3、政府和政府垄断性控制的官媒抹黑、谴责、批判和审判谁,便跟着踏上一只脚、吐上一口痰甚至扔去一块石头,从来不给自己的人性本应具有的良知、直觉和独立思考留下一厘米的主权。4、仇恨情绪的燃点极低,只要是涉及日本的问题,必须是旗帜鲜明的仇恨挂帅,容不得任何妥协和中立,任何对日本的认同、赞赏及平和的态度,钧可以日本人论处,钧可以最残暴的办法来复仇和对待。5、阴谋论的天线高度机警、敏锐,只要是中国的问题和麻烦,都一定是美国和国际反华势力的阴谋。6、制造敌人的冲动强烈,尽管中国在国际上已经够孤独、够自绝了,而且国内的疆独、藏独、蒙独和台独已经被硬生生弄假成真了,但仍然不嫌多,制造一个港独的冲动正在涌动,尽管香港社会的和平、理性和自律已经是举世公认的。7、思考的起点和终点都只有主权,国家、政府和民族,整个思维的工具箱中,永远没有个人、公民、公民个人基本权利、政府公权力边界和政府基本公共责任,明明是一个自己个人权利毫无保障的屁民,却习得了熟练的极权领袖式思维。8、只知中国食物有毒和食物中毒,不知意识形态有毒和意识形态中毒,不知道当今世界只有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才有宣传部和严格的意识形态灌输、管控和审查,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一切公开发布的文字和影音信息从学校教科书到微博和微信,都处于官方在严密的监控和审查之下。9、有强烈的权力和财富崇拜冲动,却不知道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不知道世界上只有极少几个国家会因言获罪。10、因为无法克服内心的恐惧、无法认识肉体和物质之外的价值存在,把自己的冷漠和麻木当作冷静和理性,并冷嘲热讽那些敢于为权利和公义抗争的同胞!
    
    五、全民皆动,凡是清醒的中国人只要不再沉默,中国才能真正得救。其实沉默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犯罪,是作茧自缚,自欺欺人。
    
    马丁•路德•金说:我们肩负使命,要为弱者说话,为默默无闻的人说话,为我们国家的受害者说话,为这个国家称之为敌人的人说话,因为没有任何出自人类之手的文件,能够使他们成为不值得我们珍惜的人!
    
    曼德拉说:“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网民李能指出,【平庸的邪恶】犹太裔著名政治思想家阿伦特提出的关于罪恶的一种哲学思考,与独裁者的“极端之恶”不同,平庸的罪恶往往不易被人察觉,更容易被人忽视。平庸的邪恶,是因平民不思想、无判断、盲目服从权威而犯下的罪恶。比如中国社会中有一群这样的人:号称不关心民主权利,不关心外部世界,不关心人类命运的奴民。他们并没有犯什么伤天害理的罪行,为的只是图自己的小小便宜、或是盲目从众,或是接受当局洗脑,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导致了整个社会群体的混乱、更大的丑恶,对整个社会造成极大的损害:信用损害、道德损害、物质损害,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无法从他们当中找到,因为他们每个人并非大奸大恶。阿伦特因此也称之为“平庸的邪恶”。它们拒绝思考,它们行尸走肉,它们假装无辜,它们麻木不仁,它们屈膝下跪,它们与鬼立约,它们用沉默纵容暴行,它们是独裁恶政的最忠实拥趸,最坚定盟友,也是魔鬼在这个世界上培育的僵尸魂灵。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210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告香港的警察 /郭永丰
·郭永丰: 什么叫吴邦国共匪?
·郭永丰:我对民主人士的判断标准
·郭永丰:封杀香港真普选再一次暴露了中共反民主的本质
·信仰、政治与社会形态探索/郭永丰
·郭永丰:“一党民主化”是老骗术新说法
·郭永丰:建立什么样的政党才能有助于中国的民主转型
·郭永丰:张小玉夫妇若杀警也属正当防卫!
·让中共保守派势力与改革派势力分裂成两党制/郭永丰 (图)
·习近平张海阳等学习朝鲜那样使用核武器恐吓?/郭永丰
·共匪的地盘越来越小/郭永丰
·可歌可泣的公民围观团——郭永丰
·郭永丰:学做公民和议员 培养现代民主人才
·开放党禁了 习近平立刻会被驱逐下野/郭永丰
·郭永丰:吕耿松被颠覆,杭州国保公报私仇讨主子欢心!
·郭永丰:习泽东的肉包子还能强售多久?
·郭永丰: 中共危在旦夕,维稳加码就是鲜明迹象
·郭永丰:何为公义?——中国民主化队伍建设之浅见
·郭永丰:努力搭建公民社会平台 组建反专制的浩荡团队
·郭永丰要求广东当局立即释放郭飞雄先生!
·深圳国保着力驱赶郭永丰去任何教会
·郭永丰严正抗议深圳党狗断他家网线
·郭永丰:中国有大祸了?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紧急寻求维权公民和律师提供援助
·中国民主转型意见和建议综合调查表!/郭永丰 (图)
·郭永丰微博求助要求去香港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深圳维权人士郭永丰网络一直无法开通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劳教后第一次被传唤 (图)
·民主斗士郭永丰被打
·如同高志晟般西北汉子——郭永丰/华神清
·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遭砍后险被打死在拘留所
·因推广《公民监政歌》,郭永丰被民警盘问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受到白粉包的威胁
·郭永丰SKYPE的密码被盗
·郭永丰紧急寻求免费治疗腰椎盘突病的民间偏方
·病魔缠身的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郭永丰: 我说共政府是黑社会
·郭永丰: 习近平 允许公民组织成立
·郭永丰推中国公民政监会
·请关注: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失踪了 (图)
·郭永丰的新浪微博被禁言,西安警方的说辞让人难以信服 (图)
·十八大还未开,我家网线又被切断了/郭永丰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先生病魔缠身向社会求助 (图)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