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洋茅于轼/廖保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2日 来稿)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老婆决定为我母亲织一件毛衣,她有这份心意,我高兴都来不及。

    
    其实,织毛衣是一件“面粉贵过面包”的事。单是毛线的成本就比市场上卖的现成毛衣成本高!还不计算一个多月来,老婆工作之余投进去的大部分闲暇时间,也不计算老婆的辛苦——用老婆的话说“手指都磨破了,眼睛都熬瞎了”,又因为是初学,那些打了又拆、拆了又打的麻烦都不计算在内。而现成的毛衣不仅品种、花色丰富,质量也不赖,买一件穿在身上,省钱省事省心省力。
    
    在经济学中,人是理性人,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从一般的经济学角度看,织毛衣是一件并非利益最大化的事,一种并不“经济”的行为。
    
    诚然,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织毛衣的价值在于表达感情,尽孝敬之意,而不是为了少投入多产出。因此,亲手织出来的毛衣才被人们喻为“温暖牌”、“幸福牌”毛衣。但是,总不能说帮老人买一件毛衣就不是表示亲情,就不是尽孝心和敬意,就不温暖、不幸福吧。只能说,织毛衣因投入了更多的心血、情感,耗费了更多的人力、财物,而显出更大的孝敬,一件精心编织的毛衣具有寄情于一物的象征意义。这样理解,织毛衣就不是单纯地“做”一件衣服,这一行为仍然符合经济学对人的判断——追求效用最大化,这里的效用就是表达情感——用最美好、最感人的方式孝敬亲人。
    
    老婆织毛衣的目的就在于此。不过,她知难而进、乐此不疲的原因还在于,她在织毛衣中追求着另外一种利益最大化,那就是快乐。老婆跟我说,卖毛线的老板娘很会做生意,她不仅卖毛线,而且还教人织毛衣,以此吸引顾客。慢慢地她的店子里经常聚集一些“织友”,他们坐在一起交换信息、讨论心得、分享成果,其乐融融,一些人还成了好朋友。
    
    如此看来,毛线买卖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交换行为,或者说,“织友”们参与交换并不只是为了物质利益或物质享受,交换本身所带来的副产品同样吸引着他们,诸如交朋友,交换信息,彼此学习,互相欣赏等等。卖毛线的老板娘有意或无意地认识到,在纺织技术越来越高、纺织成本越来越低的今天,人们织毛衣可能不只是为了添一件保暖的衣服,还有表达亲情、互相交流、自我肯定的价值,她满足了这种需求。
    
    事实上,随着人类社会财富的剧增,遵从收益递减的规律,物质利益所带来的满足会越来越小,人们的快乐要从其他方面获得,包括参与交换本身所能得到的快乐。当这样的需求越来越重要时,交换本身也会成为目的。这实际上也能解释,为何人们省几个钱宁愿开几十公里车去买便宜货,而不愿就近购买较贵的商品,虽然这样他们会节省一些钱(汽油费等),因为他们在沿途观光、淘便宜货中也会自得其乐,交换本身成为快乐的过程。这同样不能说,此时的人不再是经济学里的理性人,而是当物质生活条件达到一定水平后,效用最大化中,精神需求的比重会越来越大。
    
    经济学家茅于轼曾经说起一个例子,他说,有时候我们坐出租车和司机聊天,谈得很高兴,下车时多给两块钱小费。这钱是因为得到额外的效用而支付的。司机也因谈得高兴,而且又得了小费而受到鼓励,他会从这方面去努力,去培养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即使没有小费,这样做对他也无损而有益。这在茅先生看来,交换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那就是,交换的快乐会成为我们最后的追求目标。
    
    只是,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穷得太久,穷怕了,因而把钱、把物质看得很重,甚至比快乐更重要。当生存仍然是头等大事时,交换中非物质的效用确实显得无足轻重。只有随着生活改善起来,人们才会讲究起精神的满足,就连织毛衣也会寄托某种精神追求,这是我对织毛衣的一种经济学解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715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睡吴良镛/ 廖保平
·廖保平:偌大中国竟放不下几个书架 (图)
·廖保平:妻妾不如的研究员 (图)
·吃空饷致宋朝军队羸弱无力/廖保平
·公平正义才是最大的福利/廖保平
·廖保平:「媒体敲诈」宣告媒体大洗牌来临 (图)
·廖保平:公平正义才是最大的福利 (图)
·廖保平:国企高管降薪是扬汤止沸 (图)
·刘奇葆请大V们去采风有什么门道 /廖保平
·毛泽东时期相声就敢真讽刺吗 /廖保平
·廖保平:中共宣传部门请大V们去采风 (图)
·廖保平:对自由职业者的敌视 (图)
·廖保平:拉人下水的游戏 (图)
·廖保平:「利己主义」的慈善走得更远 (图)
·廖保平:痛打「洋老虎」为哪般? (图)
·廖保平:中国社会话语的断裂和板结 (图)
·廖保平:「大老虎」们联手反扑成不了气候 (图)
·廖保平:表态政治学:非黑即白,没有中间路线
·书记们被“一撸到底”有多凄惨?/廖保平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