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匡政:别沦为「公公」知识分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8日 转载)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叶匡政:别沦为「公公」知识分子


    这个时代盛产没有了独立意识和批判精神的「公公」知识分子。
    
    随着大陆对思想和言论管制的加紧,一些过去的公共知识分子,也在悄悄「变脸」,开始透出了一些「公公」知识分子的气息。虽说此「公公」,与彼「公共」。只有一字之差,含义却大相径庭。公公学名太监,因没了男根,对权贵主子自然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这里的男根在我看来,就是知识分子的独立意识和批判精神,是对真理、正义、良知的信仰。
    
    不说西方对此类人的评价,中国古代就常有对「公公」知识分子的批判,孔子还给这种人取过个名字,叫「乡愿」。所谓乡愿,就是一乡之中谁也不得罪的好好先生,唯唯诺诺,左右逢源。孔子认为这种人是道义德行的祸害。孟子更反感这类人,直接说「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这里「阉然媚世」就是指像公公一样被阉割的媚世者。孟子这样说他们:这种人你要指责他,找不出什么大毛病;他们同于流俗,合于污世,为人好像忠信,行为似乎廉洁,他们也自以为是,但与真正的道义是完全背离的,他们是人类品德中的败类。
    
    孔孟当年所说的为士之道,与我们今天对公共知识分子的定义大意相同,强调的也是知识分子的独立意识与批判精神,以及对公共事务的关注。他们期望知识分子奉行的是独立的道统,而不是与君王同心同德的「妾妇之道」。妾妇之道,意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无论君王做什么,都得昧着良心奉陪到底。
    
    「妾妇之道」与「听话哲学」,是这类「公公」知识分子奉行的准则,也成为今天中国学术的基石。在他们眼中,真理不过是服务于既得利益者的意识形态,知识也平庸成可以沿街叫卖的产品。他们被关在体制的温室中,成为这个社会最安全、最少异议的人群。他们或者把自己禁锢在学术小世界中自我陶醉,只关心自己学术地位的升迁,不敢惊动任何人任何事;或者像狗一样被权力和媒体随唤随到,为了趋附某种利益、权力或权威,可以做任何观点的改变和妥协,更别说葬送什么公共利益了。
    
    随机应变的活命主义和功利主义,是这类「公公」知识分子的真正信仰。虽然他们有时也自叹是体制的牺牲者,对体制意识的空洞无物也心知肚明,但正是有这种认知使他们的行径更为卑贱,知识界也因这种卑贱在一天天地堕落。在「公公」知识分子看来,生活和活命好像也能体现一种尊严,虽然这时他只剩下一个活动的躯壳。那些公然站出来反抗者,反而成了他们眼中的小丑,他们甚至把反抗看作自杀,把批判精神看作是对平静生活的废黜。这种心理,使得「公公」知识分子能坦然参与到任何共同犯罪的机制中,成为罪犯天然的帮凶。
    
    我们曾把知识分子看作是用知识和真理为社会寻求正义的群体,所以他们会用知识来挑战一切权势压迫下的沉默。那虚假、乐观的公共话语想误导的,从来是知识分子力图揭示的。他们会用自己对真理的热情,来表达我们面临的真实境遇,这种对抗存在一天,至少表明我们还拥有一天的内心自由。但「公公」知识分子不同,他们指东道西、言不由衷,反而率先成为今天精神世界中最先腐烂的伤口。他们对危险无知,对杀戮麻木,他们以沉浸学术为借口,理所当然地逃避着世间苦难。他们躲在学术那貌似傲慢的屋檐下,其实不过是顺从权力的牺牲品。他们就像儿童一样,始终在等待家长们恩赐一点权利,在完全远离现实的学术世界中焦虑、堕落、穷尽一生。
    
    孔子对这类知识分子还有一个称呼,叫「小人儒」,荀子更是直呼「贱儒」。他为「贱儒」画过三幅像,我看也很适合用来描绘「公公」知识分子:一类帽子戴在头上也显得颓废而没有精神,谈吐平淡无味,却故意模仿圣人的样子;一类外表衣冠整齐,脸色庄重,一副自得的样子,整日不发一言;还有一类,懒惰懦弱胆小怕事,没有廉耻却贪图吃喝和利益。
    
    看了荀子的画像,我们会发现这个时代确实盛产这类「公公」知识分子。孔子说,君子不器,这里「器」的意思就是指囿于某一专业,不关心世道人心。而「公公」知识分子却往往以成「器」为傲,根本不会在意学问背后,是否还有什么活的生命法则和真理法则。今天的中国学术殿堂,早已成了这类「公公」知识分子买卖学问的菜市场,只不过这个市场的规则,要复杂一点抽像一点。真正能保持公共知识分子风骨的人,反而越来越少了。
    
    如现在人们常说的,现在大陆的知识分子已无什么左右之分,只有真假、人兽之别。我们家保姆今天在微博中说:学术没有良知,就是不学无术;思想要求统一,就是消灭思想,其实,指称的都是一个事实,即某些知识分子的悄然「变脸」。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907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叶匡政:财税改革能推进到什么程度? (图)
·叶匡政:「懒政」或许是件好事 (图)
·叶匡政:地方政府禁办企业怎没了下文? (图)
·叶匡政:公务员加薪没那么简单 (图)
·叶匡政:协商民主有可能吗? (图)
·叶匡政:国家完全缺位的儿童保护 (图)
·叶匡政:大陆网民需要的是网络自治 (图)
·叶匡政:打破「逆淘汰」的政治黑箱 (图)
·叶匡政:抗争政治能使社会成长 (图)
·叶匡政:用「莫谈国事」来管制谣言? (图)
·叶匡政:打击郭美美救不了红会
·叶匡政:依法治国的前提是要有违宪审查
·叶匡政:土改实质上改变了人心
·叶匡政:不要在养老时节剥夺民众 (图)
·叶匡政:旁观者冷血与公共意识的成长
·叶匡政:崔健假如上春晚会伤害谁?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禁播境外剧”是破坏文化生态/叶匡政
·“无良教授”孔庆东应否被辞退?/叶匡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