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对自由职业者的敌视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31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对自由职业者的敌视


    随着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为人们从事自由职业打开了更大的空间。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最近飙出惊人论调,说「中国社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联盟」,社科院的研究人员不仅仅是普通学者,而是党的思想理论文化工作者,更是党的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决不能把自己降低到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自拉自唱」、「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如社会大V、网络公知那样。
    
    「社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联盟」,「决不能把自己降低到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这两句暗含着两个基本的意思:一是社科院是体制内的单位,且是一个级别较高的单位,社科院的学者不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自由职业者,也不仅仅是普通学者,他们是「党的思想理论文化工作者,更是党的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负有崇高的责任和使命;一是「自由撰稿人」是「自由」的职业者,是没有单位或组织的,是地位低下的,他们只会「自拉自唱」、「自说自话」、「自娱自乐」,没有责任感和使命感,内心里对「自由撰稿人」充满了蔑视甚至歧视。
    
    就前者而言,在目前的体制下,似乎也没有什么错,中国社科院是国务院直属的正部级科研单位,其前身为延安时设立的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该院自创设以来,都由中共重要官员掌舵,首任院长为毛泽东秘书胡乔木;次任院长为胡绳,第三任院长为李铁映,第四任院长为陈奎元,第五任院长即为现在的王伟光。由此可见,中国社科院政治地位之不同寻常,是绝对的体制内单位,是中共重要理论阵地和意识形态重镇,其资源项目饭碗都来自中共,本着「受人一饭,听人使唤」的原则,社科院的学者要服从中共的领导,为中共服务,做「又红又专」的人才,道理上并非讲不通,除非你不在这个体制内单位混饭吃,否则,人家就有权管你的嘴,管你的手,管你的脑袋。
    
    我所不能接受的是王院长潜意识中透露出的对「自由撰稿人」的蔑视甚至歧视,而且这种潜意识在中国很多官员,体制内的人,甚至普通民众中都广为存在,它说到底是对自由职业者的敌视,常常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有着深刻的旧时代的裹脚布味道。
    
    自由职业即是自雇佣者,既不雇佣他人,也不受雇于他人,自己给自己打工,游离于体制和组织之外自给自足的个体劳动者。其主要特点有二:一是不隶属于任何单位或组织;二是具有某种专业技能,并能赖此谋生。其中独立于体制之外的知识分子是自由职业者的主要组成部分。
    
    据徐小群先生在《民国时期的国家与社会:自由职业团体在上海的兴起(1912-1937)》一书介绍,自由职业群体是近代社会的产物,是现代教育、现代经济和技术、现代大众传媒、关于知识分子的新观念、新的职业生涯以及西方文化等综合作用的结果,近代涌现了像律师、记者、西医、会计、教授等自由职业者(很多后来变成了非自由职业者)。徐先生通过统计分析,得出「1937年以前上海的中国律师、医生、新闻记者和大学教授的每月收入不少于70~300元之间」的结论,认为当时自由职业群体都属于中产阶级。
    
    反观民国社会可发现,自由职业群体是当时社会极为活跃的群体,是民国社会进步的推动力,但是这一阶层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的集体化运动中被改造掉了。正如崔月琴教授在《从「单位人」到「自由人」》一文中所说,「国家以单位制来整合和控制社会,单位制组织控制着人们『从摇篮到坟墓』的所有资源,个体被纳入到各种单位制组织之中,以服从作为交换资源的代价,个人与单位的关系是资源依附关系。」这样,国家通过单位制组织消灭了自由职业者,实现了社会的全面组织化,单位完全掌控着个人的前途命运。
    
    在这个集体化运动中,作为自由职业者的主要部分,知识分子曾经有过反抗和挣扎,但毛泽东说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知识分子问题是附在哪张皮上的问题」,要将他们纳入到体制之内,收管到单位制组织之中。这样,自由职业者无法生存,个人的独立性与个体性被湮没在集体和单位制组织中,其对人心和人性的禁锢和伤害难以言喻。
    
    在无一遗漏的集体化体制下,一个人要是没有单位,远离体制,缺少组织内的身份标志,就会被视为另类,与体制不同心不同德,不受管教,自由散慢,缺乏责任, 「单位人」就会从内心对他们有顽固的歧视感和优越感。如果这类人还有危及体制的言行,那就不只是对其有人格上的歧视,还试图进行人身打击,这害苦了很多人。
    
    改革开放的一个伟大功绩,就是让人们从「单位人」走向「自由人」,因此我说,改革开放的本质是人的解放,将人从禁锢中解放出来,包括从「单位」中解放出来,不再完全依赖于「单位」,可以自由选择职业,自由选择从业方式,人与组织不再是依附关系,而是平等的契约关系。 「人真正成为自身人力资本的所有者,能够以独立的经济主体身份参与市场交易。」选择进入单位或企业是一种交易,选择自由职业,也是凭自己的一技之长在市场里交易,二者并无高低之分,甚至后者更需要勇气和能力。以自主性和独立性为特征的自由职业者的大量涌现,自由职业者按照自己的方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正是社会进步的生动写照。
    
    随着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为人们从事自由职业打开了更大的空间,最大的商业价值来自于给人以自由,「SOHO一族」式自由职业者会越来越多,U盘式、去组织化生存逾加显现,「小而美」将大行其道,自由职业者会迎来新的兴盛时代,社会也越来越如马克思所描述,为成「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是前所未有的自由社会。
    
    但是,像王伟光院长这样对自由职业者怀着蔑视甚至歧视的人,还很有市场,他们敌视自由职业者,还在用集休化思维看待自由职业者,将他们视为体制外的异己力量,尤其是将有着一定「话语权」,对铁板一块的思想有所触动的「自由撰稿人」,视为洪水猛兽,也害怕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变质」为异己力量,全然看不到,是时代造就了自由职业者,自由职业者正是时代进步的象征;更无法看到,体制外的异己力量历来是社会变革的潜在动力和强大推助器,扼杀自由职业者,就是阻止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509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拉人下水的游戏 (图)
·廖保平:「利己主义」的慈善走得更远 (图)
·廖保平:痛打「洋老虎」为哪般? (图)
·廖保平:中国社会话语的断裂和板结 (图)
·廖保平:「大老虎」们联手反扑成不了气候 (图)
·廖保平:表态政治学:非黑即白,没有中间路线
·书记们被“一撸到底”有多凄惨?/廖保平
·清理“官员独董”需重构政商关系/廖保平
·廖保平:打崴脚老虎 (图)
·廖保平:只要有点权就滥用的社会 (图)
·廖保平:治裸官动真格要靠官员财产公开 (图)
·廖保平:为什么重提通奸这档事 (图)
·廖保平:中共的「新延安整风运动」
·廖保平:不能容忍被「骂」的政府不是好政府
·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底层一定是越过道德底线/廖保平
·廖保平:为何CPI与“居民”生活感受严重不符
·不该出台和该出台的/廖保平
·崇洋媚外与崇中媚内/廖保平
·GDP超过日本是虚空的数字幸福/廖保平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