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信仰、政治与社会形态探索/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9日 来稿)
    一、宗教都是一元神论的,但何种宗教才是最具普世价值的?
    
     如果把基督教也归入宗教,基督教无疑是人类世界最符合人性以及社会进步与发展需要的宗教,且是极具普世价值的,应该全地人无一遗漏地共同信仰和崇拜,人类社会就一定是至高文明、完美和谐、温暖如一个大家庭的。那么,基督文化所给人类带来的文明与崇高绝对是任何宗教无与伦比的。也许其它宗教人士会说那是因为我是基督徒的缘故,所以才说基督教好。当然,作为佛教或其它宗教界人士,也会认为他们所执着信仰崇拜的宗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尤其是所有完全依靠这类宗教职业为生的人,更要坚定不移地这么认定了。因为这已成为他们混迹于世唯一赖以活命的饭碗,就如同有人给共匪做职业的奴才走狗和帮凶是一样的道理,正是为了饭碗的缘故,即便这种宗教是极端错误荒谬且漏洞百出的,他们也要竭尽全力来维护,其根本目的和用意仅仅只是为了维护他们既得的利益(也许还极顶奢华排场)和饭碗,而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个宗教本身了。其实,作为今天的中共统治者及其奴才帮凶和走狗们,何人又何尝不正是这样一种歇斯底里的心态呢?也就是说,为了一人一党,尤其是一个党集团里腐败分子的犯罪私利,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小私利,对于普通网警和国保人员,也许就是一个收入较高,工作还很舒服的饭碗,这些人便丧尽天良和理智,可以心安理得、训练有序而且还很敬业地拼命去干很多明显不公不平,甚至伤天害理祸国殃民草菅人命的超级大坏事的。比如在红魔政权的左右下,中国的寺庙基本都沦为敛取暴利的场所。即便真诚信佛,苦苦修行的人,也似乎与整个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完全脱节,只是为了极少数极个别这类信徒个人的心理安慰——而超凡脱俗,完全脱离红尘,偷得暂时的一份安宁、悠闲和自在罢了。而对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的帮助,则是完全空白的。但是,所有佛教徒们却永远也脱离不了来自于红尘世界的给养。

    
    无论天主教、东正教、新教,基督教都是完全入世随俗的,绝不是脱离任何红尘,清高孤僻使任何俗人不可企及的。她的随俗就是为世人服务,因为世人都犯罪了。耶稣来到人间,不是来帮助义人的,而是拯救每一个陷入深重罪孽中的世人,让世人彻底脱离罪的苦海与挟制。实际上,自耶稣基督来到人间,两千多年来,确实已为人类世界带来了无数的好处。这些好处,无论在何种制度的国家里,早已普通应用着。比如学校、医院、社会福利、劳保、环境保护等等。其实,作为现代人类社会的一切文明现象,基本都来自于耶稣基督的教导,以及其信徒在此基础上更加健全完善地发展。很明显,如果没有耶稣基督来到人间,人类社会就根本没有现代文明的一切成果和建树。
    
    由于中共是无神论者,这便致使整个国家以无神论为主导。当西方的有神论传入中国之后,在其它很多宗教的影响下,无神论的中国人在成为有神论者时,便提出多元神论。针对这种说法,明显是不符合人类逻辑学的。也就是说,谁喜欢一个国家拥有几套的法律体系可以同时执行的?在美国,虽然各地方也有法规,但不得与国家宪法相抵触,所以,美国宪法是美国唯一的根本大法。绝不可能有几套版本同时出现或进行的。那么,凡主张多元神论者难道不是要求一个国家出现多套版本的法律体系吗?因为至高的公义神只能有一个版本,且至高完美,独一无二,祂就是人类的至高公义标准,无任何神或人可以企及或能够超越取代的。所以,作为公义神,必须是独一无二的,完全排他性的。除此之外便是属撒旦的邪灵。虽然属撒旦的邪灵也有公义的部分(撒旦往往呈现在世人面前的现象也是以偷窃上帝的公义名分而出现的,是撒旦本身所不具有的,而从上帝窃取后,在据为己有后才迷惑人的),或多或少,或占有99%的比例,但对非常忌邪眼里不揉一粒沙尘的耶和华神,这就是不义,是极其邪恶的。
    
    由于人本身的两面性,既有属公义神的,也有属撒旦的,两方面都绝不可能做到非常完全。我们常常觉得耶和华神过于严格挑剔,人绝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和标准,于是便容忍了其他所谓半杆子神的存在,这就是很多人的多元神论之所以要存在的理由。严格说,神就是至高完美规范的公义准绳,如多元就不叫神,而叫人。时常,人便把人实实在在地崇拜为神。其实就包含把属于撒旦邪灵的成分也视为正当和正义的,这在现实中常常让很多坚守绝对正义的人很迷茫,让糊涂的人不知不觉中就滑向了另一个极端邪恶的泥潭。比如历史上的城头变化大王旗的农民起义与暴力革命,国共两党争霸中华大地的领导权等,这就是人类意识形态始终混乱不堪,难以从根本上彻底理清的根本原因。其实,凡是任何无神论者,基本都最容易被撒旦的邪灵侵占并完全把持,尤其当其一旦得势,或非常有权有势的时候,就会对他人和社会作恶,并且还肆无忌惮有恃无恐为所欲为的。所以,认识耶稣基督的真理和耶和华神的公义,必须首先明白这个大道理。否则,就显得太糊涂了。
    
    另外,这个问题还可以这样解释,你喜欢你是多个父亲或多个母亲所生的吗?上帝创造宇宙万物和人类世界,由于人类自身的不驯、悖逆、无知、愚蠢和顽梗等,我们却不认识祂,甚至认识了还要悖逆祂,这究竟是谁之过?
    
    所以,基督文化与宪政民主,都是普世价值,人类政治文明成果的必须,二者缺一不可。
    
    二、政治体制也可以多元论吗?
    在全球民主化的巨浪冲击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家已转型为宪政民主制度,只有中国、朝鲜、古巴等极少数共产国家还在强权蒙蔽人民,愚昧欺骗人民,小利诱惑人民,暴力威慑人民,由那些掌握权柄的统治者任意妄为着。这证明,人类社会的治理政体的发展绝对不是多元化的,而是朝着宪政民主政体的完全一元化模式不断有所改进的,直到完全成熟过渡为止。其实,在整个人类历史发展演进的过程中,人类社会的制度都是从一元化模式中进行演变的。按照马克思说法,就是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王朝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再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最高级社会阶段,是不断循序渐进有所提升的。
    
    由于马克思本身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普通专家学者而已,虽然他很有热情、抱负和理想,尤其是理想主义色彩极浓厚,所以,他总结的历史也许是正确(未必万无一失)的,但他的理想和计划基本上都是破产的。比如资本主义的不可救药与全面崩溃,社会主义可以直接由封建王朝过渡成功,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等。根据人类近代史、现代史、当代史的实践充分检验和认定,马克思的这些理想和研究成果基本都是荒谬绝伦绝不可能成立的。尤其当社会主义的前苏联的瓦解崩溃,就已经向人类世界充分宣示,所谓人类最理想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在人类世界绝不可能建立成功。尤其在一党专制下,这更是痴心妄想。
    
    根据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改造实践与所取得的现实成果可以看出,真正的社会主义应该像瑞士和瑞典模式,但他们都实行多党竞争执政的政体。任何一党专制的模式,无论口号叫得多么山响,依旧还是封建皇权制度的翻版,如金三世的朝鲜国,集体皇帝的中共国。由此可知,社会主义可以从封建王朝社会直接过渡是彻底破产的,一党专制下的所谓社会主义的建设明显也是站不住脚的。
    
    因此,凡是号称社会主义实际则行独裁专制的封建王朝之实的国家,其实其掌权者们全部都是窃国大盗和巨骗奸臣,无一都是诚实守信的。
    
    如果一党专制下的社会主义确实比多党竞争执政的资本主义优越,或者相当,这个世界的政治体制确实就可以多元化了。问题是,一党专制下无论多么美好的东西,只要一旦引进就变态变形,完全畸形发展了。这正如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从西方国家引进的行业协会制度,实际上就沦为二级政府部门,替独裁政府做最得力的帮凶了。如笔者原来所在的物业管理和房地产行业协会,还有众多经常吊销正义维权律师执照的律师协会等等。如此说来,协会已成为独裁政府最得力的打手和流氓工具。协会干了这等坏事,律师们在抗议时,政府说不是他们干的,但协会却说是政府指示的,所以,这所谓的协会便只能给政府背黑锅做打手了。正所谓“橘生于南则为橘,橘生于北则为枳”。
    
    但是,中共总是强调,要学习西方最优秀的,但却不结束万恶之源泉罪恶之渊薮的专制政体本身,所以,无论在西方社会多么奇妙的好东西,只要被中共引进,基本都完全变态了。但在基督教的被迫引进方面,却使中共完全出乎意料的。本来按照中共的真实意图,建立三自会,就是要通过政府所设立的这类无神论的专门机构或部门,对虔诚基督徒循序渐进进行无神论思想的彻底改造的,通常都不是原汁原味全面正统的传福音。但是,再多么狡猾的撒旦邪灵,怎能胜过公义神的大能呢?所以,借助中共的三自教会,基督徒在中国也取得了前所未有蓬蓬勃勃的发展态势,并且绝大多数基督徒还是自觉不自觉地进行完全正统化的基督徒的改造,以致到今天,中共才发现自己的改造计划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还给基督徒在中国的迅猛发展壮大提供了广阔无限的大空间。所以,中共在浙江全省才开始紧锣密鼓地拆毁各大教堂和十字架,目前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这便充分说明共匪专制绝对是没有任何市场的,迟早要彻底结束的。不过他们还一味顽固不化,也许习共任期最大的成就,就是卓有成效的维稳了,但这个也许只能确保习任期的党专不倒,绝不可能保证下一任甚至下下任的不倒。
    
    由此可知,世界各国政治体制模式完全宪政民主的一元化发展模式将会获得全球的通行证,未来世界,任何专制国家一定都会寸步难行的。那么,这中国大陆完全彻底的民主化只是时间问题,乃是迟早要彻底完成的。
    
    三、世界秩序必须是一元化的发展,才符合人类的共同和平与安全的需要。
    如果说,联合国能成为人类世界最高的政治活动平台的化,那么,出自于联合国的任何法令条文,都是最高的规范,无论哪个国家都不得违抗。这便自然而然要求人类世界秩序必须是一元化的,比如对人类共同和平和安全的迫切要求,便一定在宪章中充分体现,且在实际行动中必须强力维护的。
    
    虽然目前,过于松散软弱不成体系的联合国,在一些所谓大国明显违反规则的人为干预与左右下,如今的联合国确实发挥不了应有的积极高效的作用,比如对朝鲜这样严重侵犯人权,践踏联合固宪章的暴君国家的制裁就很难尽如人意,对于中东地区如哈马斯恐怖组织,叙利亚内战,伊拉克恐怖组织的制止基本毫无能力和作为,对于俄罗斯非法入侵乌克兰也根本无能制止,等等。这说明,人类目前还陷入四分五裂与混乱不堪中。关于这种混乱,中共政府经常会还美其名曰多元化格局发展,认为这是良性的。实际上,这是实实在在的依靠某些所谓大国在本国内不受任何强力监督和制约的邪恶势力的无限膨胀与放大,以致对国际正常秩序进行了人为的甚至是灾难性的破坏和颠覆。很明显,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与伊斯兰教激进组织绝不是孤立的,而是有着一定的外援支持的。这实际也导致整个中东地区,陷入完全无序的混乱状态,致使任何战争一方,都只能为私利而战,都怀有着血海深仇,都想报复杀对手,致使整个社会进入空前的丛林法则中,正义在这些国家和地区已完全荡然无存,全部都沦落为纯粹邪恶势力之间的血拼与赤裸裸地杀戮。自然,对此结果,非常弱势的联合国就更加无能为力了。
    
    为此,这便要求用宪政民主政体的形式加强联合国的集权,非常有必要成立由联合国直接指挥的常住在各国或联合国本部的国际维和警察部队,拥有国际一流的现代化军事装备,并且还是大于任何国家或地区的军队建设的。否则,仅仅依靠各国自愿的出兵计划,尤其在七心八白各怀鬼胎、野心和私欲的作用下,联合国本身的被四分五裂、瓦解崩溃,当然就更不可能形成真正属于正能量的雄厚浩荡的军事实力,确实能在国际社会做一件非常成功且让正义者感到非常爽心的任何大事的。
    
    要真正让未来联合国有所作为,就必须对中国、俄罗斯、美国等超级大国的军事进行裁军,而在裁军前,对中国共产党专制的中国首先进行完全彻底的民主化改造,就变得极为迫切和重要了。固然,如果没有全球政治制度完全一体化的改造,就没有联合国至高地位的巩固与成功集权,世界正常秩序就根本无法维护,世界人民的共同安全与和平就无从谈起。除了绝不可避免的自然灾害之外,来自于人类的不正常的任何灾祸,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不义政府和官权的黑帮化运作,邪教与行政的相结合,中共恰好就是这样的。在历史上给予一些流氓国家的军事与资金援助,如对红色越南、红色朝鲜和红色高棉援助的大屠杀等,以及在当下联合俄罗斯等流氓国家否决联合国大会很多正义浩荡的决议的事实,还有就是对本国人民的人权与法定权利的肆意侵犯、践踏已成家常便饭。
    
    由此可知,结束中共一党专制,是全球性所有向往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人们的共同责任,乃是当务之急,至关重要的。尤其作为占有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超级人口大国,进行彻底的民主化改造,在当今世界民主化大潮的不断冲击下,变得越来越迫切和急需。这还需要世界各国清醒的人民和政府广泛结盟,共同同仇敌忾一鼓作气来完成。虽然在眼下的伊拉克内战中,中共也愿意派遣军队去维和,但这是因为伤及到了中共在伊拉克所开采的石油利益。否则,一向残暴专横野蛮的中共政府,才不会顾及他人无辜死难的。
    
    四、社会形态的多元化,根本不影响信仰和政体的一元化。
    神权高于人权,人权高于政权,这是基督徒兄弟早就提出来的最符合人类社会向最高文明程度发展所建构的最佳科学模式。固然,高于人权的神权绝对是公义的,不参杂丝毫属于撒旦邪灵的影子的。否则,就绝不可能高于人权。很明显,真正的人权保障是来自于神权的公义标准。人类地上的公义法律制度,也是完全来自于公义神的诫命和戒律的要求,否则,超越神权的地上法律,就艰难保障属于人类本身的持久和平与安全。所以,神权必须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
    
    人权的标准实际也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也许根据人种略微有所不同或区别,但一定不是很大的,或者玄而又玄的。
    
    固然,在神权和人权的统一要求下,社会形态的五花八门,千变万化,则是根据某具体人或事态,或特殊群体的人,而不断有所变化的。比如中国的西藏问题,笔者认为在国家宪法的统一规定下,军队国家化、国家议会化发展的大前提下,完全可以实行自治。也包括新疆的维族人的高度自治,以及各个地区的完全自治等。
    
    民主化的根本其实就是各地方各民族的高度完全自治,以及全民的公决,而把自治部分与全民公决部分界定很清爽,且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在宪政民主政体下,中国不存在分裂的问题,因为达赖喇嘛已答应军队国家化,议会制,西藏地区只是实行高度的其它事务的自治。台湾国民党和民进党对大陆的喊话,也是在宪政民主政体的框架下,允许台湾政党进入大陆自由发展并组建国家大议会实现两岸最终的和平统一。所以,目前摆在中国人面前的所谓民族问题,如藏独、疆独与台独等很多问题,其实都是中共独裁专制统治何时彻底结束的问题,只要共匪专制彻底结束,这一切问题都会全部迎刃而解,根本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有人信仰道教、佛教、儒教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这都根本不影响耶和华神的公义与耶稣基督的爱的根本问题。故,针对基督徒民主人士传福音,笔者认为:
    1、首先保持绝对的谦卑包容,与人为善,温柔亲切,礼貌待人,首先尊重任何他人人格和尊严,不直接攻击任何个人,尤其是首先不讲非常伤他人感情的话,而是必须首先自我认错认罪,并完全悔改之。
    2、执着的传道精神,必须把耶和华神的公义和耶稣基督的真理讲透彻明了,主动积极地传扬给所遇到的所有不信的人。
    3、对顽固不信者只祈祷上帝的做工,自己不与之直接争论,尤其是那些极为顽梗滑稽无聊的人的狡辩。
    4、针对其它任何宗教,只用独一无二的真神眼光看待之,认为它们都是有缺陷的,不完全的,甚至错误和漏洞百出的,可以指出其问题所在,不拒绝隔离排斥他们,也可以与他们为伍,甚至交朋友,因为,这与跟无神论者交朋友是一样的道理。
    5、基督徒的宪政民主人士,重在寻找宪政民主的坚定好友,在信仰上,绝对不能过分强调或强加,只要把真理说到位即可。
    6、因为任何人信仰基督,都不是一蹴而就立竿见影一步到位的,所以,凡是已经的信徒,必须想到自己不信时,他人是如何极为艰难地对待自己的。那么就用这种包容,也对待任何不信者,给他们大量的时间,慢慢让他们体悟,而自觉皈依。抑或即便其一生不信,也不怪你,那是因为上帝确实没有拣选他们的缘故。
    
    如此一来,便不会存在排斥其它类型的宗教问题,与其它任何只要不违反联合国宪章与人权公约,以及本国法律制度和政策的任何宗教与种族的和谐与和睦相处,甚至还是亲如一家的,确实还有可能建立华夏温暖大家庭的。
    
    五、政教合一是专制怪胎,民主社会毫无这种机会。
    任何专制政体,基本都是政教合一的,无论这个教是什么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马列教等等,只要实行这种政体,都会走向历朝历代兴王败寇的历史周期律中。也就是说,再好的宗教,如果没有相互监督与制约的制衡机制做坚强保证,都会误入歧途,为权柄持有者所随心所欲的私心所完全利用。
    
    也许宪政民主政体并不能适合任何文化背景下的国家,尤其是公民意识和素质极差的国度。在任何法治文明国度,宪政民主政体是制约权柄持有者首先严谨守法的,也便昭示全民必须严谨守法,严格依法作为,依法办事,这便自然而然形成了全社会全民必须只有严格遵纪守法的公民习惯。在人类文明史上,基督文化的文明程度也许是迄今人类所发现的最文明的文化,但是,即便是如此优秀的文化,如果没有宪政民主政体的相互监督与制约的制衡机制作坚强保障,根据历史上欧洲中世纪的黑暗统治,这种文明也会被完全扭曲变形,而变态为极端畸形的模式发展到顶端。固然只有这种至高文明程度的文化,即便就在任何专制国家,一定都是远远不够的,实际也会成为任何专制政府的天敌,必须予以彻底消灭干净的。比如历史上的罗马帝国时代对基督徒的大肆屠杀与血腥镇压,今日中共政府对浙江省各大教堂和十字架的无情拆毁,对各种较大聚会点的冲击,以及对参与合法维权的教会领袖重刑判决,如河南三自教会最有威望的长老牧师张少杰先生最近被处以十二年的刑期。
    
    所以,在民主社会,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政教合一的机会,政教本身就是完全分离的。无论何种形式的宗教,都绝不可能影响来自于公义神的既定的公义法律和准则的歪曲执行,宪政民主政体本身就是为了确保公义法律得以全面贯彻落实到位的,无论权柄有多大,地位有多高,都必须首先遵守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性,充分保障任何公民的法定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并得到坚强的保护。
    
    如此说来,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实行多党竞争执政的政体,军队国家化,国家大议会化。实际就是摆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的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和极为神圣的使命,但在中共一家之言在全球范围内的甚嚣尘上,极为猖獗泛滥地煽情下,几乎全世界人民都被完全蒙骗了,很多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不但不参与敦促中共早日结束其腐朽专制制度,甚至还恰恰相反,倒是不遗余力地为了讨得窃国大盗的一些好处,做起帮凶之能事来更加肆无忌惮,且厚颜无耻。如新近德国之声对正义记者苏雨桐女士的解聘原因,明显就是西方政府中——德国政府首先投靠中共匪帮集团并全力以赴做其得力帮凶的最典型的案例。
    
    2014年8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915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永丰:“一党民主化”是老骗术新说法
·郭永丰:建立什么样的政党才能有助于中国的民主转型
·郭永丰:张小玉夫妇若杀警也属正当防卫!
·让中共保守派势力与改革派势力分裂成两党制/郭永丰 (图)
·习近平张海阳等学习朝鲜那样使用核武器恐吓?/郭永丰
·共匪的地盘越来越小/郭永丰
·可歌可泣的公民围观团——郭永丰
·郭永丰:学做公民和议员 培养现代民主人才
·开放党禁了 习近平立刻会被驱逐下野/郭永丰
·郭永丰:吕耿松被颠覆,杭州国保公报私仇讨主子欢心!
·郭永丰:习泽东的肉包子还能强售多久?
·郭永丰: 中共危在旦夕,维稳加码就是鲜明迹象
·郭永丰:何为公义?——中国民主化队伍建设之浅见
·郭永丰:努力搭建公民社会平台 组建反专制的浩荡团队
·郭永丰:也许很快共产党就会到了自己撑死自己的时候
·郭永丰:习近平先生的部下如黑社会 (图)
·郭永丰:残暴血腥的一党专制绝无可能长久维持
·告所有志士们!/郭永丰
·共产党是怕乱怕反复才未准许宪政/郭永丰
·郭永丰:中国有大祸了?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紧急寻求维权公民和律师提供援助
·中国民主转型意见和建议综合调查表!/郭永丰 (图)
·郭永丰微博求助要求去香港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深圳维权人士郭永丰网络一直无法开通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劳教后第一次被传唤 (图)
·民主斗士郭永丰被打
·如同高志晟般西北汉子——郭永丰/华神清
·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遭砍后险被打死在拘留所
·因推广《公民监政歌》,郭永丰被民警盘问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受到白粉包的威胁
·郭永丰SKYPE的密码被盗
·郭永丰紧急寻求免费治疗腰椎盘突病的民间偏方
·病魔缠身的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郭永丰: 我说共政府是黑社会
·郭永丰: 习近平 允许公民组织成立
·郭永丰推中国公民政监会
·请关注: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失踪了 (图)
·郭永丰的新浪微博被禁言,西安警方的说辞让人难以信服 (图)
·十八大还未开,我家网线又被切断了/郭永丰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先生病魔缠身向社会求助 (图)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