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匡政:打破「逆淘汰」的政治黑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1日 转载)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叶匡政:打破「逆淘汰」的政治黑箱


    京沪高铁盈利消息传来,网上出现一股「为刘志军平反」的呼声。
    
    据说,随着京沪高铁盈利消息传来,网上出现一股「为刘志军平反」的呼声,有人称刘志军「终将名垂青史」,也冒出了类似「将功补过」或「功过相抵」的说法。对此,大陆媒体也有反驳的文章。原以为,社会上的「平反」或「将功恕罪」的论调,无非出自两类人:一类是过去享过高铁贪腐好处的人;还有一类人,是体制内的官员或家属,他们或许像刘志军一样,过去做过些好事,但眼下正为曾经的贪腐行为,感到惴惴不安。
    
    直到某大陆官方媒体,把对「平反论」的反驳,认定为「文革思维」,并称「刘志军不同于一般的大贪官,因为他对中国高铁是有功之臣」,认为「很多大贪官除了贪就是贪,论功还真不如刘志军大」,才发现这种论调,在大陆还有一些市场。
    
    此论调确实不值一驳。抛开高铁不说,哪个贪官在位时,没做过一点好事?没有过一点功劳或业绩?否则,也不可能爬到权力高位。刘志军所完成的,只是他的职务行为,属于他应尽的职责。如果刘志军,未能履行他这个职位所承担的法定义务和职责,那么对他的判决,除涉嫌受贿和滥用职权罪,还须加上一条:渎职罪或玩忽职守罪。之所以无此罪名,说明他算基本完成了他的职责。
    
    依法治国讲了多年,核心就是依法治权。所谓依法治权,指的是法律面前无特权。公职人员在什么职位,就得履行什么样的职责,职位越高,职责越大。如果公职人员因不作为或渎职,损害了公共利益,本身就构成了职务犯罪。发展高铁,显然是权力高层的集体决策,把谁放到刘志军的位置上,都需要完成他所完成的那些行为。如今虽然没有证据能表明,如果没有刘志军,高铁可能发展得更好。但至少可肯定,刘志军如果没有这些巨额贪腐行为,至少高铁能投资得少些,或许质量也能更好些。
    
    「将功补过」「将功赎罪」,不过是帝王时代的说法。每有官员犯罪,总有同僚向皇帝请求,希望以过去的功劳弥补罪过,获得宽恕。过去皇帝就是法律,能否将功赎罪,也由皇帝一人说了算。现代法律不同,讲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过去权位多高、功劳多大,只要犯罪,均一视同仁。现代法律也有立功说,但那时指罪犯到案或刑罚执行中的悔罪行为,如揭发他人犯罪或其他可缓刑减刑的行为,目的是为了减少和防止其他犯罪可能。与罪犯过去有何功绩,无任何关联。这体现的是法律公平的核心价值,如人人可凭过去的功劳抵罪,那显然权力越大的人,功劳也越大。这等于承认了法律面前的特权。
    
    如今,还有一种论调,认为刘志军等贪官的腐败,有很多制度性因素,是否因此应当对这些官员有所宽赦。当下导致腐败的制度性因素,确实很多,有些可能是国家根本制度带有的先生性缺陷,有些是因为社会变迁过程的制度滞后,也有可能是制度体系的某个方面出了问题。但不能否认的是,有些腐败的制度性因素,正是这些贪官们在位时一手制造的。比如官场愈演愈烈的「逆淘汰」机制,就与这些贪官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刘志军等人的危害,不只是他们贪腐了多少钱,而是这些「大老虎」因长期在领导高位,所导致的可怕的官场生态。
    
    刘志军等人主政其间,肯定会有一些德才兼备的官员,因不愿与同流合污,而被排挤、打击或压制。这些贪官「逆淘汰」官员的方式很多,如对不愿行贿敬贡的部属,从要害岗位调至无权部门;对不愿朋比为奸的干部,长期不予提拔,任其自生自灭,或制造各种障碍逼迫其辞职调离等。这种「逆淘汰」,从某种程度上,不仅强化了既得利益集团堡垒,使之成为反腐的重要阻力,另一方面也便于他们更为简单地吞噬公共利益,制造越来越大的社会对立。这才是刘志军等大贪们,对社会最大的危害。因为有这种机制,他们才能在某些地方或部门形成腐败的「小环境」。
    
    这些大贪们,常把自己管理的地方搞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营盘,制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恐怖气氛,才能形成不接任何监督、肆无忌惮的「贪腐生态」。而那些洁身自好的官员,会被他们用各种手法排挤、迫害。最终能在这些贪官手中获得升迁的,往往是那种钻营附会、阳奉阴违之徒。正因为是这样一些人,他们才敢把职权当作个人势力范围,为所欲为,贪污受贿,不仅损害了公共利益,也严重毒化了某些地区或部门的风气。
    
    「逆淘汰」机制盛行,反腐难度尤其大,因为腐败分子早已形成了关系错综复杂的利益集团,反腐成本更高。过去人们谈起既得利益集团,多理解为对经济利益的获取,它其实也是一个政治权力与经济利益互动的联盟,也是一个政治概念。在这种「逆淘汰」泛滥成灾的地方,单纯抓一些刘志军这样的「大虎」远远不够,要把对「逆淘汰」机制的拨乱反正作为反腐的一部分,才能改变已被毒化的官场风气。让那些敢于改革和承担的官员,能得到任用。否则只是打掉了一两个大贪官,原本「猫鼠一窝」的利益集团,又会形成新的贪腐链条,催生出没有刘志军的刘志军,这样只会越反贪官越多。
    
    反腐的过程,一定是和对旧制度、旧体制的甄别、纠正和改革连在一起的。所以说,对于刘志军这些贪官,不是什么「将功补过」的问题,而是如何肃清、纠正刘志军背后的那一系列的制度与用人政策。只有这样,才算从根源上终结了刘志军的腐败效应,给正义者对抗贪腐的勇气。所以,反腐不只是一场持久战,还要把它看作是对国家治理目标与体制的纠错、创新。只有清理收拾好贪官们留下的烂摊子,改善贪官制造的畸形政治生态,打破「逆淘汰」的政治黑箱,才可能官场的贪腐文化有所疗救。
    
    对腐败亮剑,只是开始。最终让权力完全在法律和民众的阳光下运行,让官员可凭借实力与人格实现晋升,让所有公务员能堂堂正正做人,才是关键。中国已来到一个历史关口,只有彻底扭转腐败的制度性因素,让法律和制度本身成为反腐的力量,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才可能获得生机。至于,贪官的「将功被过」论,还是歇歇吧,不用提了。只计算这些贪官腐败的钱财,没有把他们对制度的破坏作为量刑内容之一,这本身就体现了法律的公正与宽大。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10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叶匡政:抗争政治能使社会成长 (图)
·叶匡政:用「莫谈国事」来管制谣言? (图)
·叶匡政:打击郭美美救不了红会
·叶匡政:依法治国的前提是要有违宪审查
·叶匡政:土改实质上改变了人心
·叶匡政:不要在养老时节剥夺民众 (图)
·叶匡政:旁观者冷血与公共意识的成长
·叶匡政:崔健假如上春晚会伤害谁?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禁播境外剧”是破坏文化生态/叶匡政
·“无良教授”孔庆东应否被辞退?/叶匡政
·“北京精神”不是靠政府发布的 /叶匡政
·过年回家是认宗寻源的文化仪式/叶匡政
·从《非诚勿扰》看中国的女性意识/叶匡政
·别把“农民上楼”演成悲剧/叶匡政
·陈凯歌把《赵氏孤儿》拍成了一部闹剧/叶匡政
·叶匡政:“农民上楼”人造悲剧
·《红楼梦》并没有颠覆儒家世界/叶匡政
·钱文忠的语录就是“随地吐痰”/叶匡政
博客最新文章: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