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匡政:用「莫谈国事」来管制谣言?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0日 转载)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叶匡政:用「莫谈国事」来管制谣言?


    网信办发布的「微信十条」,让大陆媒体一片哗然。
    
    网信办发布的「微信十条」,让大陆媒体一片哗然。普通公号禁发时政新闻,这里的时政新涵盖面很广,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说法,「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一言以蔽之,就是:莫谈国事。与老舍《茶馆》的情形还不同,那是茶馆自己张贴的提示纸条,这回却是官方的明文规定。
    
    有意思的是,网信办却称,《规定》的出台有利于保护正当的言论自由,不知这句话是如何完成逻辑自洽的。这句完全不具简单自洽的话语,让人都不愿反驳。网信办解释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允许谣言、暴力、欺诈、色情、恐怖信息传播」,可是时政新闻属于「谣言、暴力、欺诈、色情、恐怖信息」的范畴吗?你可以规定普通公号不得传播这些信息,但怎能一刀切规定所有的时政新闻不允许传播。在现代社会的今天,这种管理思路着实让人无法理解。
    
    其实在自媒体时代,很多被认为是谣言的时政消息,最终多被证实了。从王志军、薄熙来,到谷俊山、徐才厚、周永康,那一则谣言不是被官方最后公布的真相,证明是确有其事?谣言与真相有一定的辩证关系。谣言的盛行,往往表明真相的匮缺、信息沟通渠道的不畅,或人们探知真相的成本过高。谣言未必意味着完全的虚假或毁谤,它更多的情况只是未经证实而已。所以,人们常根据消息提供者的可信度,来判断一个传言的真实性。
    
    在一种信息和新闻常被严格管制的社会秩序中,谣言周期性的诞生,会成为人们日常行为的一部分。一旦民众获知真相的渠道多了、成本低了,反而让谣言难以存身。从这个角度说,微信、微博等自媒体的出现,反而有遏制谣言传播和扩散的可能。因为这类自媒体,使得每一个身处现场的民众,都有可能成为事件的直接报导者,即便有人散布了虚假信息,也会很快被来自现场的一手信息纠正。
    
    在辟谣过程中,只取信官方说法,显然是存在问题的。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些地方政府或利益集团在涉及自身利益的事件上,常会成为真相的主动掩盖者。对这些所谓的官方信息的质疑,原本就是探索真相的一部分。很多被指责为「谣言」的信息,大多是民众对事件疑点发出的合理质疑。这种质疑,是人们寻找真相必经的一步。
    
    任何对真相的理性探寻,必须确保民众有质疑的权利和自由,只有排除了一切合理的怀疑因素,我们获知的真相才能具有权威性。没有经过充分质疑的真相,也很难做到真正取信于民。所以,西方早有学者指出,即便在言论自由、法律完善的社会中,也不可能使谣言完全消失,因为谣言的消失违背了人们发现真相的原理。对真相最大的遮蔽,往往不是流行了什么谣言,而在于相关的权力部门或利益集团,对民众探寻真相的管控。
    
    在西方传播学中,并不把谣言看得那么可怕。有美国学者认为,谣言不过是民众在讨论过程中创作的即兴新闻,传播的往往是对事件未经证实的描述或解释。它并非反常之举,而是一些模糊而关键的社会情境中的正常社会反映。它往往携带着民众的集体智慧,目的只是为事件寻找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真相。
    
    谣言源起于人们对事件真相的未知,如权威机构没有公布事件的真实信息,或公布的信息难以获得民众的信任,往往会导致谣言出现和传播。所以换一个角度看,谣言也是一种新闻或传播方式,它表达了民众对未知真相的一种猜测或推理,这种方式可以化解民众对信息不明的焦虑和恐慌。
    
    在一个急剧变化和言论不畅的社会中,谣言更容易得到广泛流传。谣言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会加大了产生误解和冲突的可能。在极端情况下,谣言还可能催生社会与政治暴力,比如将某类人群贴上相应的标签进行道德审判,或推动法律用更严厉的措施处理犯罪者。有研究者指出,法国大革命的发生和谣言有血缘关系,而武昌起义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被谣言激发的兵变。
    
    这种看法显然有偏颇之处,谣言不过是社会局势失控的表象,而非原因。但这也表明,在社会稳定和暴发激烈社会抗争之间,存在着一个灰色地带,这个灰色地带最有力的武器,就是谣言。所以有西方学者,把谣言也看作社会抗争的一种方式,只是它的手段不像革命那么激烈,但显然蕴含着一种抗争的意味。处于底层的弱势群体,通常会借助未经证实的谣言,为自身获得一种有利的舆论支持,表达抗争诉求。去年大连民众反对PX的散步,便可看作是未经证实的谣言,推动了民众表达了他们的集体诉求。
    
    翻开史书,历朝历代也多有各种谣言、谶言,多通过儿童之口传唱。这类谶语多为隐语,人们认为可「预决凶吉」。包括《易经》的卜筮之语,吉凶在于如何解释,人们并不认为这类对隐语的解释就是谣言。如秦始皇时,有仙书和童谣均传「亡秦者胡也」,始皇于是发兵30万抵御胡人匈奴,并修长城。哪知最终秦王朝并未亡于胡人,而是亡在秦二世胡亥手中,一语成谶。应当说,每逢暴政或政局混乱的朝代末年,都是这类谣言和谶语大兴之时。
    
    人们耳熟能详的,比如秦末的「大楚兴,陈胜王」、西汉末年的「代汉者当涂高」、董卓专权时的「千里草,何青春,十日卜,不得生」、东汉末年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元末「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都属于这类谶语。秦始皇颁有最严酷的对谣言的禁令,秦法有「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市」的规定,即便如此,短短的秦朝却成为各类谣言传播最多的时代。
    
    可是到了现代社会,对任何重大的公共事件做出自己的判断,发表自己的看法,已成为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虽然这种判断和看法,每个公民可能有不同价值立场,但在一个多元时代,这种多元性本来就是一个社会的客观存在。如果今天,仍然用古代「莫谈国事」的思想,来管制民众,就显然太荒唐了。
    
    真正让人恐怖的倒是,对一个事件只允许有一种判断一个看法,这种思维只会导致对信息和言论的强权管制,使得社会和民众离真相越来越远。同样,一个置身社会的个人并没有必要等到事件完全告一段落时,再发表自己的观点。只要对真相保持足够的敬畏,对谣言保持必要的警惕,对来自他人的质疑有着不断的反思,就可能在自媒体的多元环境中修炼成一个成熟的公民。很显然,在自媒体的言论社区中,那些常常制造谣言的人,会很快失去这个社区中民众的信任,谣言的制造者最终伤害的是自己的信誉。
    
    政府的公信力和民众的互信度,是一个社会最重要的资本,这种资本需要长期的互动才能积累起来。自媒本无疑在加强大陆信息传播的透明度,这种透明度只会提升民众在公共生活中的安全感和相互的信任感。这种透明度,需要我们对谣言有一种理性的态度,谣言也是人们接近真相的一种手段,有它积极的价值。只有宽容、理性地对待谣言,我们才可能揭示更多的真相,谣言的土壤才会越来越贫瘠。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0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叶匡政:打击郭美美救不了红会
·叶匡政:依法治国的前提是要有违宪审查
·叶匡政:土改实质上改变了人心
·叶匡政:不要在养老时节剥夺民众 (图)
·叶匡政:旁观者冷血与公共意识的成长
·叶匡政:崔健假如上春晚会伤害谁?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禁播境外剧”是破坏文化生态/叶匡政
·“无良教授”孔庆东应否被辞退?/叶匡政
·“北京精神”不是靠政府发布的 /叶匡政
·过年回家是认宗寻源的文化仪式/叶匡政
·从《非诚勿扰》看中国的女性意识/叶匡政
·别把“农民上楼”演成悲剧/叶匡政
·陈凯歌把《赵氏孤儿》拍成了一部闹剧/叶匡政
·叶匡政:“农民上楼”人造悲剧
·《红楼梦》并没有颠覆儒家世界/叶匡政
·钱文忠的语录就是“随地吐痰”/叶匡政
·周立波表演“自宫”/叶匡政
·叶匡政:海水进疆与炸喜马拉雅山无异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