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昆山死难民工写点什么?还是说说我家的小狗吧/说不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6日 来稿)
    为昆山死难民工写点什么?我简直没有仔细去想,因为我知道我想什么都是瞎想,人家可能不得不允许我想,但是人家绝大多数情况下绝不允许我说出来。
    
     凑巧的是,昨天晚上我家的五个月大的狗狗走丢了,我难过了很久,晚上十点多钟老公去上夜班,狗狗跟了出去,然后就再也没回来,应该说几分钟的时间我就发现它可能不见了,但是老公身上没有带手机,我只能焦急的等待他可能到达公司的时间的到来,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我终于开始打老公的工作电话,果真老公说他刚到单位,我急忙问——汉字英雄跟你来了吧?汉字英雄是我家狗狗的名字,老公说没有啊。我急的快哭了,老公也急忙说请一下假,赶紧回来找。

    
    当然我们折腾了好久,但是我们没找到,到了凌晨时分,我不得不上床睡觉,但是我怎么也睡不着,早上四五点钟我又早早的焦虑中醒来,我真的好难过,一开门向邻居就急忙的祥林嫂般的唠叨,邻居举他家以前狗狗的例子,安慰我可能狗狗过段时间还能回来,然后今天一天我都在听各种各样的让我心里能有点好过的话,但是我还是难过,抑制不住的难过,想哭,不时控制不住的眼泪。
    
    我心里并不诧异我对狗狗的难过胜过了对死难民工的难过,不知道为什么,很久很久以来,不出门远行还好,只要一出门远行,我就控制不住的想人和动物的区别到底是什么,特别是活的越久,我越觉得我们的中国人类准确说是和我的生活很近的出身于农村的外出打工的或者还留守农村的父老乡亲们和动物的区别实在不大,越来越不是一般的不大,是越来越难以区分。
    
    昨天我本来是关照老公先买点猪脚或者蹄膀回来和卖菜的乡下人前两天送给我们的一大块冬瓜一起烧了做晚饭吃的,因为狗狗天天晚上吃现成的鸭翅膀好像吃腻了,我尝了一下那翅膀,发现没有放辣椒的翅膀是臭的,真难为我家狗狗和以前蒙在鼓里嗜辣如命的我了;所以这次打算买点新鲜的肉烧来人和狗狗一起吃,可是脑筋一直异常拧的老公楞是没有把我的指令放在耳朵里,他径直买了礼物去看多年的病人朋友了。
    
    要说我先于他的头天晚上已经去看过这位我们相处了二十多年的打工朋友夫妻了,是女人生的病,切除了半边乳房,切除乳房前他们曾经连续地打我们的一只手机,凑巧手机欠费停机,电话接不进来,等到续费之后,立即接到他们的电话,她的乳房已经不在了。本来他们在住院前几天来过我们家,说害怕的要命,会不会是癌症,我当时就豪情万丈的说没啥了不起的,切就切,没什么好怕的,我当时是想控制他们的恐惧,但是没有想他们会那么斩钉截铁的果真就切了。我俯身她的病床边,跟她说,这下好了,一辈子做缝纫车工,几乎一年到头没有休息过,只除了过年几天,这下好了,可以彻底休息了。我其实有好多抱怨,但是我怎么能对一个病人说抱怨的话,她认为她只能做死做活的做,她认为别人有房子她不能没有房子,现在他们终于在苏北老家县城花二十几万买了六层楼顶楼的小产权房,光是通水电就花了小两万,她也终于一夜之间乳房上就长出了一个鸡蛋大的肿块,我想着这是她近二十年日夜不休加班加点工作过度劳累的报应,她身高只有不到一米五0,她却认为要养儿子,不能不如此拼命啊。她是小学五年级文化,他是高中文化,但是他们出来二十多年,并没有接受任何城市文明的熏陶,她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打两分工,一天工作也是十几个小时。他们来到这个世上,没有享受过一天的人生,两个人只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前半生用命换钱,后半生用钱换命,我曾经多么渴望她和他能有个人能来和我一一起做生意,但是他们的回答总是——不会做生意,亲戚之间远香近臭、、、、、、、、说句良心话,不只是他们这样想,所有的亲人朋友都是这样想的,我们再缺人手,乡下的老人是绝对不会进城来看看我们帮忙看门的,他们的心思是进城就要花钱,喝水都要花钱,还是乡下稳妥,至于我们做的旧书生意,更是让这些好歹也同我们一样多少读了点书的同辈人鄙夷或者不屑,他们只相信两只手拼死拼活的挣钱,不相信凭大脑挣钱无论如何优于双手勤扒苦做,要说他们不会做生意也是对的,我又何尝会做生意,我老公就是不会做生意的典型,他的脾气随时可以爆发,不要说通情达理,能不惹事都是万难。我就是从我老公身上看到,做生意就是做人,不能做人的人绝对不能做生意。问题的关键在于我老公他从来不反思自己做人的那套哲学害人害已,他凭本能活着,别人都和他没什么两样。那种本能说白了就是一种兽性,对于他从小浸淫其中的东西由衷的感到亲热,而对于理性的文明的生活几乎有种本能的距离感。比如说见到工地上的粗重的工人他立马就像狗狗嗅到同类的气味一样万分熟悉和亲热激动,但是对于我这个他事实上的老婆,只要稍微多讲几句他就立马沉默,他曾经骂过我穷酸,这是他有限的智力能对我做出的最符合他真实心理的最准确的观感。其实在亿万农民身份的民工以及他们的乡下留守父老的心目中,我一个不伦不类的卖旧书的女人,除了穷酸又能是什么呢?
    
    前些日子,隔壁的修理家电的老板家的意思是让老公下班后帮他们去装空调,他一听立马兴奋,我一听立马说不行。因为他曾经在小时侯从高树上摔落,曾经在常州进厂打工几天的情况下从化工厂的高储存塔顶坠落,曾经只为牵一根网线从一米多高的墙头往下跳时摔断了脚骨(他身高一米八,)这样的一个人当然不能去装空调,我一说不行,他立马像三岁孩子又摔又掼,这样的人曾经也主动要求到昆山爆炸工厂一样的厂里去挣看起来比别的工厂多一点的不要命钱,那时我们在无锡,我亲自去考查过那种工厂,整个车间里灰尘弥漫,连人都看不清楚,喘气立马困难,这种地方的钱同卖器官的钱会有两样吗?
    
    偏偏他就是能接受这样的工作,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一点自我充电式的学习,我们俩结婚时我们都是三十左右的人,为了生活,我可以在孩子上幼儿园以后学习修理家电,他却声称人过三十不学艺,那时分辨真钱假钱对于他来说都是一门艰深的学问(他也是高中文化)。但是就是他这样一个人,我的父母亲朋都异口同声赞不绝口的说他是个比我老实的人,我的体会是他们的气味(气场)是一样的,就像我家走失的狗狗,一见到同类,就兴奋亲热异常,因为熟悉的气味让他们自动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最可悲的是几十年来,我一直寂寞孤独的生活在这群似亲非亲似人非人的同类之中,受歧视、遭暗算、常争执,竞自私。
    
    我是很想老生常谈的诅咒现行体制的,如果不是上面的刻意愚民,是不会有这种俯拾皆是的可悲的族类的存在的,如果身为市长的人不是到了死人才哭泣而是早早就去过检查过无数遍的工厂去哪怕呼吸一下,是不会有今天的死伤惨重的局面出现的,如果工人的话能被当成人话听进耳朵去,是不会死人的,可是,把自己选择进这种“革命”(每分每秒都在革自己的狗命)工厂就已经在本能上不管是官方还是死难者自身,都是不把人命当成人命了,充其量至多是条狗命而已。
    
    我们的制度几千年究竟有无变化先不用讲。我们的官民关系却是几千年如一日,从来没有改变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你只有干活卖命的份,没有说话表达的份,有人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必定是因为有人是永远渺小可耻错误的,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命中注定你们只配在狗狗都呆不住的地方卖命换钱,自己把自己看的猪狗不如,当然会有举报安全隐患人家理都不理的下场和报应。
    
    写到这里,我心里好过多了,我就说我必须天天能翻一下墙,不然我会被憋疯的,我们的生活的空气已然充满了毒雾和粉尘。我们的脏腑究竟是否是正常人的脏腑都得打个问号。
    
    安息吧,我的动物般的苦难同胞,还有我们自己,还有我的可爱的狗狗,不过,我绝对相信,我的狗狗会平安的会平安的回来的。至少此时我的狗狗正幸福的生活在比我们这种家庭正常的幸福家庭里。噢,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歌里不就是这么唱的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11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黑龙江敬老院领导应该请苏州市公安帮忙破案/说不是罪
·独裁体制的实质就是养贪官用贪官杀贪官/说不是罪
·“后宫佳丽八千万”和“亡羊补牢”/说不是罪
·改变策略我们就赢了/说不是罪
·毛泽东是个疯子,习近平更不正常/说不是罪
·对话与对抗/说不是罪
·我在境外网站谈论中国政治/说不是罪
·习总的策略和我们的耻辱/说不是罪
·试论共产主义的邪恶本质/说不是罪
·说不是罪:真的伪善和伪的真善
·说不是罪:可怕的脑控
·你的手里有几条人命?/说不是罪
·两禁开放之后,你打算加入怎样的政党?/说不是罪
·用习主席的政法工作会议讲话精神解读许志永案件/说不是罪
·急什么,该来的都要来!/说不是罪
·中国文化的本质就是没有文化/说不是罪
·制度和文化/说不是罪
·假如我是老范,假如我是蝴蝶 /说不是罪
·怎样对待五毛?/说不是罪
·我要把我的店名改成"说不是罪的博客书店”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