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精英’‘学者’们的智力、知识盲点!/伊利夏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伴随着维吾尔问题的高度国际化,伴随着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反抗中共殖民政权的尖锐化;研究、从事维吾尔人问题的各类人物在急剧增加;这些人发表的演讲、书写的文章、编写的书本越来越多;然而,这些人因为缺乏对维吾尔文化、历史、信仰的全面了解,经常发表一些凭一知半解拼凑的文章,还有一些人简单搜集一些网上的道听途说、猎奇传说编造维吾尔人文化、历史、信仰的大块文章、大部头书本,还更有一些人干脆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凭空捏造事实、胡说八道;可谓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当然,这里我所指的所谓‘维吾尔人问题’好事者不仅限于中共殖民政权御用‘专家学者’,以及一些替中共殖民政权唱赞歌的外国糊涂蛋学者;也包括一些对自己历史一知半解、鬼迷心窍的维吾尔‘学者’,及一些混进维吾尔人自由事业队伍,自称领袖、狗屁不通、目的不纯、贪权恋财的一些维吾尔人渣。


    
    这些人的共同点是对维吾尔人历史、文化、信仰及维吾尔问题存在着人为智力、知识盲点;这类由共产党强权威胁利诱、奴才的贪权恋财私心‘人为’制造的智力、知识盲点,导致这些东突厥斯坦国内外的‘精英’‘学者’,时不时地发表一些前后矛盾、逻辑混乱、无法自圆其说的极为低级的错误言论。轻则,这些人的谬论误导关心维吾尔人自由事业之读者、听众,重则,混淆是非、阻碍维吾尔人为之奋斗的自由事业。
    
    作为一个维吾尔人,一个献身维吾尔自由事业的维吾尔知识分子,我觉得我有义务尽我所能,以我个人微薄之力一一指出这些‘领袖、学者’的智力、知识盲点。以下,我将以系列文章的形式,指点迷津,给这些‘领袖、学者’上一堂维吾尔问题入门初级教育课。
    
    (一):被占领土东突厥斯坦从未有过一天的平静
    
    维吾尔问题 ‘精英’‘学者’的‘智力、知识’盲点,首先是表现在这些‘精英’‘学者’认为维吾尔人流血牺牲所进行的长期斗争、仅仅是因为共产党太残暴,只要换一个‘好点的’汉人统治者,就可以解决问题,他们企盼出现类似于胡耀邦、‘善人’张春贤之流的‘好汉人’统治者,或者等待中国实行民主;民主了,维吾尔人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反抗就会停止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精英、学者’不经过任何调查研究、盲目地举毛泽东、邓小平、胡耀邦时代为例说明他们的观点;这些愚蠢的‘精英、学者’自认上述三人统治时期是东突厥斯坦相对和平期,是维吾尔——汉人关系和谐期;事实是否如他们所说,今天就让我引导大家回顾一下东突厥斯坦处于上述三位中共领导人统治时期的历史,一一检视发生于那段时期的轰轰烈烈的、可歌可泣的维吾尔人反抗殖民统治、追求自由独立的悲壮历史事件,以便读者自己得出结论。
    
    我几年前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我们最终的目标——自由的东突厥斯坦》;在该篇文章里,我早已明确指出了我们维吾尔人最终的目标——是自由独立的东突厥斯坦,而且,我还详细解释了追求独立、自由东突厥斯坦的原因,这里不再重复、赘述目的问题。
    
    维吾尔人自由独立事业之目的非常清楚,而且,维吾尔先辈、先烈也早已通过近代历史上两次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建立,告诉了世人及中国殖民统治者:维吾尔人不惜流血牺牲追求的目的只有一个即自由、独立的东突厥斯坦;然而,总有一些‘精英’、‘学者’自作聪明,在这个问题上不自量力、指手画脚,混淆视听浑水摸鱼!
    
    这些人将维吾尔人的独立自由事业,轻描淡写地说成是维吾尔人对中共政权独裁暴政的反抗;类似于中国历史上的各类起义,只是为了推翻实施压迫的统治者,而不是为自由而战的东突厥斯坦民族独立运动!
    
    这种对维吾尔自由、独立运动目的的歪曲矮化,不仅否定东突厥斯坦各民族几代人抛头颅、洒热血为之奋斗的独立自由事业,也否定近代先辈们以牺牲成千上万共东突厥斯坦各民族英雄儿女生命建立起来的两次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历史;更是对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各民族先烈、先辈献身事业的亵渎!
    
    最为危险的是;如放任这些‘精英’‘学者’继续散布谬论,他们将使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的东突厥斯坦独立自由运动走入歧途,使维吾尔自由运动陷入致命危机。
    
    维吾尔人献身事业的目的是独立自由的东突厥斯坦,所以,不管是国民党统治时期,还是共产党统治时期,不管是张长官统治时期,还是王书记、张书记统治时期,维吾尔人的反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可以说自中国侵占东突厥斯坦到如今,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的民族反抗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在东突厥斯坦的中国殖民政权从来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
    
    我将概述满清被推翻至第二次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建立,详述1949年至1990年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反抗中共殖民统治,说明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特别是维吾尔人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建立独立东突厥斯坦、摆脱中国殖民统治的反抗运动!
    
    满清统治被推翻后,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大规模的武装反抗中国殖民统治,开始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铁木尔∙哈里发(Tomur Halpet)领导的哈密农民武装起义;铁木尔∙哈里发领导的哈密维吾尔人起义,虽因铁木尔∙哈里发的轻信导致义军失去首领而失败,然而,这次起义却为第二次更大规模的、蔓延至东突厥斯坦全境的东突厥斯坦各族武装起义培养了领袖。
    
    三十年代初,参加过铁木尔哈里发领导哈密农民起义的霍加尼亚孜∙阿吉(Hoja Niyaz Hajim)再一次领导哈密维吾尔人揭竿而起,掀起了东突厥斯坦近代史上最为壮观、最悲壮的维吾尔独立自由运动。最终,这次的武装起义催生了东突厥斯坦历史上,也是世界伊斯兰史上第一个现代伊斯兰共和国——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建立(1933年11月12日建立)!
    
    虽然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未能存在很长时间,但她为我们确定了明确的目标!
    
    在列强及苏俄的武装干涉下,起义军被收编,悲剧英雄霍加尼亚孜∙阿吉在无奈中选择去投靠民族的敌人;当然,最终,霍嘉尼亚孜∙阿吉也为自己的背叛行为付出了生命代价;轰轰烈烈的独立自由运动进入了低潮期。
    
    然而,自由的种子既然播下了,他就要发芽!
    
    三十年代末,由霍加尼亚孜∙阿吉一手栽培的维吾尔民族英雄马赫木提∙木伊提(Mahmut Muhit)师长领导的维吾尔、克尔克孜人在东突厥斯坦南部,乌斯曼∙巴图尔(Osman Batur)领导的哈萨克人在东突厥斯坦西北阿勒泰、塔城地区又一次揭竿而起,掀开了新一轮反抗运动;这次的反抗运动,最终,将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反抗中国殖民政权的斗争引向了建立第二共和国的伊犁武装起义。
    
    自二十年代末铁木尔∙哈里发发动的哈密起义到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建立,这中间只有非常短暂的几年相对平静期,但这些短暂的相对平静,实际上是在酝酿更大规模的反抗!这就是自中国辛亥革命到共产党侵占东突厥斯坦期间的东突厥斯坦实际状况;没有和平、和谐,有的只是各民族人民前赴后继的反抗!
    
    再看共产党继国民党占领东突厥斯坦至1990年的历史。‘精英、学者’津津乐道的所谓毛泽东、邓小平、胡耀邦统治期,真的是‘民族和睦’吗?
    
    共产党自进入东突厥斯坦那天开始,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
    
    打响反抗共产党殖民统治第一枪的是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人民的好儿子,哈萨克人民的民族英雄——乌斯曼∙巴图尔(Osman Islam Batur)!乌斯曼∙巴图尔领导下的哈萨克武装(1946——1951.9),一开始打得共产党、王震领导的解放军丢盔卸甲、屁滚尿流;后来只是在苏联军队的帮助下才开始扭转败势,并最终借助于被收编民族军协助,得以抓获乌斯曼∙巴图尔,并将其枪杀于乌鲁木齐。
    
    乌斯曼巴图尔发动武装反抗的烽烟还未消散,在伊犁就发生了以热合曼诺夫为首的由维吾尔民族军将士发动的武装起义(1950年7月);然后是昭苏民族军将士的武装起义(1950年8月),再往后是巩留县马立克∙阿吉(Malik Haji)、塔里木(Tarim)为首民族军转业将士发动的武装起义(1951年10月)。
    
    很快,反抗殖民统治的战场转到了东突厥斯坦最南部的和田、喀什噶尔地区。1954年年底,在和田由阿不都∙伊米提∙大毛拉(Abudulhemit Damollam)发动的武装反抗中共殖民统治的暴动,掀开了风起云涌的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反抗中共殖民统治的新篇章;接着是1956年三月的墨玉县巴海大毛拉(Baqi Damollam)发动的武装起义,再接着是洛浦县阿不都∙卡德尔∙哈日(Abudulqadir Qarim)发动的武装起义(1956年5月),以及英吉沙县吉利里∙哈日(Jelil Qari)在同一时间发动的武装起义;再往后便是维吾尔民族女英雄海里其汗(Helqihan)在和田县于1957年4月发动的武装暴动。
    
    接着,战场又转回了东突厥斯坦西北部的阿勒泰;1958年5月,在阿勒泰的富蕴县哈萨克人加米西提汉(Jamshitqan)勇敢地率领哈萨克人又一次掀起了反抗中共殖民统治的武装暴动高潮,接着是哈里曼(Qaliman)、居开(Jukan)领导的富蕴县哈萨克人武装起义。
    紧接富蕴县哈萨克人民,举行武装暴动,高举反抗中共殖民侵略东突厥斯坦旗帜的是:哈密县的维吾尔人艾力∙库尔班(Eli Qurban)、色衣提∙哈木提(Seyit Hamut)(1958年10月)领导的武装起义。
    
    再往后是蒙古族人民的民族英雄丹增嘉木措在乌苏县发动了武装暴动(1958年10月底);五十年,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反抗中国殖民统治的反抗运动,以东突厥斯坦南部拜城县维吾尔人艾力∙阿里普(Eli Arup)发动的武装暴动达到了高潮(1958年12月)!
    
    进入六十年代,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反抗中国殖民政权的斗争进入了更为组织化、规模化,且自上而下由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前领导人、前民族军军官、知识分子及宗教人士共同组织、领导的直接组织武装起义的新发展阶段。
    
    首先是1962年5月发生于伊犁、塔尔巴哈台地区维吾尔、哈萨克等各民族人民因不满中共殖民政权以安置饥荒难民名义大规模移民东突厥斯坦,肆无忌惮地掠夺东突厥斯坦资源,包括粮食,造成东突厥斯坦缺粮出现大面积饿死人现象,而走上街头要求正义、公正,要求中共政权还自由、独立于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的反抗运动;运动遭到了中共政权的残酷镇压;成千上万的伊犁、塔尔巴哈台各族人民被迫抛弃家园、背井离乡流落异国他乡。
    
    接着是震动了中共殖民统治的,由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长期组织、准备的,以推翻、驱逐中国殖民政权,建立独立、自由的东突厥斯坦国家为目的的独立运动。该组织自1967-68年开始开展活动,到被叛徒出卖暴露,大部分高层领导人被抓捕、被秘密处决,及一部分地方成员仓促发动武装起义,寡不敌众而全部英勇就义为止,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发起的武装反抗运动持续了近四、五年,直到1970年代初。
    
    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组织的最为悲壮的起义、发生在东突厥斯坦南部重镇喀什噶尔;1969年的8月20日,以前民族军军官阿訇诺夫(Ahunup)为首的一群维吾尔勇士,在得知起义秘密已被泄漏的消息后,在仓促间决定提前举行武装起义;起义队伍在阿訇诺夫领导下和前来堵截的、几倍于维吾尔义军的中共军队展开了三天三夜的浴血奋战,最后包括义军领袖民族英雄阿訇诺夫、几乎全部维吾尔义军战士献身祖国壮烈牺牲!
    
    当时的中国还在‘文化革命’的黑暗笼罩中,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沉浸在对‘伟大领袖’的盲目膜拜中;然而,在当时那样一个黑暗、愚昧中,却有那么一群维吾尔人当中的佼佼者、觉醒者,高举自由、独立的旗帜,为祖国、民族的自由、独立而献身、而赴汤蹈火,多么伟大的民族,多么英勇的斗士;什么人、什么居心敢公然否定这些勇士、先烈的壮举,敢公然否认这些献身者的崇高追求?!
    
    1970年代是老一辈过来维吾尔知识分子呼风唤雨的年代,是觉醒了的老一辈维吾尔知识分子勇敢、大胆出书写历史,写诗、演讲唤醒沉睡中民族,培养、鼓励新一代维吾尔年轻人,启蒙民族、摆脱愚昧,酝酿更大风暴来临的年代!
    
    在这如火如荼的启蒙运动中,维吾尔人社会进入到了由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由学生、宗教知识分子、小手工业者、农民大联合,勇敢走上街头呼喊自由、独立,秘密组织政党准备武装起义的1980年代!
    
    1980年代的反抗运动主要表现在街头和平抗争;首先是1980年4月9号发生于阿克苏地区,因殖民军警酷刑折磨维吾尔青年尧乐瓦斯∙托赫提(Yolwas Tohti)致死而引发的、阿克苏维吾尔民众抬尸游行,要求公平、正义,要求严惩凶手之壮举。
    
    接着是1981年1月13日,喀什噶尔地去叶城县维吾尔居民因为殖民政权纵容奴才军警放火烧当地维吾尔人新建清真寺,而引发的全县城范围内的游行示威,当地维吾尔人高举标语口号,要求实现宗教信仰自由,要求公平正义、严惩凶手。
    
    最为壮烈的是1981年5月27日,由喀什噶尔地区伽师县(Peyziwat)维吾尔知识青年艾山∙司马义(Hasan Ismayil)、达吾提∙沙吾提(Dawut Sawut)领导的武装起义;起义军一开始非常成功地攻占中共武装部武器库,夺取了100多支枪、很多弹药;然而因为起义军大多数成员未经过组织及武器训练,所以义军很快被中共军警包围,在经过了一天多的殊死搏斗后,起义被残酷镇压,大部分义军将士被屠杀,一些被抓捕、判刑。
    
    然而斗争并没有停止,紧接着是1981年10月30日发生在喀什噶尔的、由中共政治移民枪杀维吾尔青年阿不都克里姆∙卡德尔(Abdulkerim Qadir)引发的喀什噶尔维吾尔民众抬着死者尸体走上街头,要求公平正义,要求严惩凶手的大规模游行示威。
    
    再往后是发生于1985年年底,于12月12日至19日,在东突厥斯坦首府乌鲁木齐爆发的由各大中专院校维吾尔学生为主的大规模要自由、要民主的游行示威;当时的维吾尔学生们高举着标语口号,排着整齐的队伍勇敢地走上乌鲁木齐的各条大街,走向自治区政府所在地,毫无畏惧地挑战殖民当局。
    
    这次的维吾尔学生运动是东突厥斯坦历史上最具历史意义的一次学生运动,运动为未来几十年的维吾尔自由事业培养了一大批新人,为维吾尔自由事业输入了新鲜血液。现在活跃于世界各国维吾尔独立运动政治舞台,以及领导世界维吾尔大会的很多维吾尔领袖都是经过这次运动洗礼的维吾尔知识分子!
    
    1988年的6月15日,又是勇敢的‘新疆大学’学生走向乌鲁木齐街头要求公平正义。维吾尔学生们在‘新疆大学’‘大学生科学文化协会’组织者的领导下,联合乌鲁木齐其他各高校各民族学生,高举着“自由、民主万岁”、“民族平等万岁”等口号,昂首挺胸、手挽着手勇敢地走出校门呼喊自由、民主!
    
    1980年代东突厥斯坦各族人民的抗争,以维吾尔、回等各民族宗教人士、社会贤达、民众,于1989年的5月19日团结一致走向乌鲁木齐街头,要求宗教自由,要求公平正义之游行被中共残酷镇压、大量维吾尔人被抓捕、判刑结束;这次的游行因《性风俗》一书作者诬蔑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圣人引发,游行示威持续了三天多。
    
    1990年代及其后的维吾尔人武装反抗中共殖民侵略的斗争更是风起云涌、一波接着一波;这个时段维吾尔人的反抗以1990年4月5日的巴仁乡维吾尔农民起义开始,烽火连绵,至2009年的乌鲁木齐7.5惨案达到高潮;然而,因为这个时间段维吾尔人的反抗与我这篇文章要讨论的问题无关,我不再此列举详述。
    
    我一一列举自中共1949年侵占东突厥斯坦以来,至1980年代末为止,以维吾尔人为主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人民反抗中国殖民,追求自由、独立武装起义、抗争,就是为了要证明维吾尔人追求自由独立的运动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人民每一次的武装起义、每一次的反抗、抗争,并不是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天突然爆发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每一次的起义、每一次的抗争都是东突厥斯坦各族爱国仁人志士长期组织、酝酿的结果;说东突厥斯坦以维吾尔人为主各民族人民的反抗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一点都不为过、一点都不夸张!
    
    无论是在屠夫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还是胡耀邦时代,无数维吾尔先烈以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前赴后继、延续了维吾尔人追求自由、独立之理想;且将追求自由、独立之火炬交给了我们;任何人、任何组织、无论他是谁,都无权以任何借口亵渎无数维吾尔先烈之追求,无权将维吾尔自由、独立运动引向歧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7/1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907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增进维吾尔人权利上的平等感/李英之
·回敬余磊:维吾尔人民伊利夏提
·张弛《一个维吾尔人家庭史》中的谎言/伊利夏提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采访手记/张弛
·解放报:维吾尔人向中国堡垒发起攻击 (图)
·曹建明张春贤撥维吾尔人铁心分裂 我习俞救火
·为何维吾尔人选择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中国新疆政策把一些维吾尔人推向好战
·维吾尔人的脊梁还是直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在步车臣之后尘/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2013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双重标准,恐怖主义成为维吾尔人的标签?
·由‘杀汉灭回’口号的演化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妖魔化宣传/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中国共产党能容得下维吾尔人的批评吗?
·他们能代表维吾尔人吗/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是这样照顾的!/伊利夏提
·新疆维吾尔人的生活状况如何? (图)
·维吾尔人袭击天安门画面 首次曝光 (图)
·中共对维吾尔人民实行的所为优惠政策的本质
·“伊力哈木事件”给维吾尔人的印象
·新疆巴楚5名维吾尔人持刀高喊"圣战"袭警 3人被毙
·半岛专栏:中国的维吾尔人声称遭受文化“种族灭绝”
·北京民惧 街头维吾尔人遭清光
·北京镇压新疆:用维吾尔人惩罚维吾尔人
·BBC:新疆维吾尔人为何要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视频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
·官媒选择性采访维吾尔人:犯罪就抓 该毙就毙 (图)
·震撼视频:新疆街头追杀击毙持刀维吾尔人
·长沙砍人事件:见新疆维吾尔人就拷起来 (图)
·200多名维吾尔人在泰国被捕 欲寻求联合国庇护
·中国人第一反应 “维吾尔人太可恶”
·热比娅:勿因昆明袭击妖魔化维吾尔人 (图)
·人权日:维吾尔在线呼吁改善维吾尔人的人权
·新疆巴楚发生暴力袭击案件 9名维吾尔人被击毙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