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上)
请看博讯热点:东海主权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6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中国人对日本的纠结,既因地缘政治,也有历史根源,既有中日的民族性原因,也有现实利益的纠葛,还有政治制度与国际角色也发挥作用。
    
    历史与地缘因素:清末以前二千年,有文字史记载中的日本基本都是中国的小跟班,从中国输入文字文化、政治模式甚至伦理道德精神,连佛教文化也是通过中国传入日本。汉朝之时,曾对日本地方政权(倭国)有过册封,但到了隋朝,日本的国王致书隋朝皇帝( 隋文帝)落款居然是「日出国皇帝致书日落国皇帝」,有了平等的意识;而到了唐朝,有了白江口之战(663年),唐与新罗联军击败日本与百济联军,元朝之时的元日战争(1274年、1281年):元朝皇帝忽必烈两次东征侵略日本,以日方胜利告终(准确地说是征服日本没有成功,因两次均遇到台风袭击)。明朝之时的朝鲜之役(1592年-1598年):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发动对朝鲜王朝的侵略,明朝派军救援朝鲜,丰臣秀吉病死,日军撤退回日本,以中国(明朝)、朝鲜一方胜利告终。接着就是近现代的日本对大清的甲午战争与日本对中华民国的全面侵华战争。
    
    在清末战争之前,岛国日本与大陆的关系,从被册封关系到渴望平等的关系,再到与大陆争夺附属国,岛国的千年梦想,就是到大陆屠龙。因为大陆是岛国的梦魇,龙的羽翼阴影下,随时可能被覆灭,他们要将自己变成另一只恶龙,通过朝鲜半岛,爬上岸,逐渐战胜或挤压中华巨龙的势力,做大做强自己才可以生存,并翼图发展。
    
    大陆的「天下」可以是汉人的,也可以以元人的,还可以是清人的,为什么不可以是倭人的?就像汉人做大了中华民族这个概念一样,日本人要通过近代以降的崛起强大,做出一个「大东亚共荣圈」的概念,并以驱逐西洋人离开亚洲为自己的神圣使命,将侵略扩张做成一个美好的概念。
    
    日本与大清的冲突,是一个成功地学习西方政治经济模式的小国,与一个固步自封的不学习的老帝国之间的冲突,日本不仅在十九世纪末甲午海战中战胜了大清,还在二十世纪之初在中国土地上战胜了也曾拜西方为师的俄国,在一个强权即真理的时代,在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政治生态中,日本通过学习与改变,使自己成为强者,它背后起作用的是某种天道正义的自然法则。
    
    如果元朝征服了日本,那么元朝统一了更大的「中国」,如果明清完全让日本臣服,那么,国人也心安理得,但反过来呢?元蒙可以征服中国,满清可以征服中国,更具中国文化特色的日本,为什么不可以角逐中原一统中国呢?中国人自古创造了「天下」这样一个宏大无边的概念,修身齐家治国,最后是要平天下的,当中国的学生日本真的来「平天下」时,中国人突然觉得无法容忍。
    
    中国人可以运用「中国逻辑」,日本人不可以,这就是中国逻辑。不讲人类逻辑,不讲道理,只讲中国逻辑。我曾经在网上调侃:中国如果历史上统一了日本,或者像台湾那样,日本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没有一个人会有意见,但如果日本统一了中国,像元朝或大清那样征服了中国,大家会不会有意见?
    
    其实人类在二战之前,遵循的是丛林规则,日本人改革政体之前,考察了欧美,最大的收获是德国首相俾斯麦的一句:「强权即真理」。这位德国的铁血宰相认为,世界各国上看起来礼仪有加,但那是表面现象,只有小国拥有强大的实力,才会赢得尊重。怎样使自己强大呢,就是改革政体,学习普鲁士的军事集权制与君主立宪制。而中国对西方同期的学习,仅限于技术层面,即师夷长技以制夷。只学习技术层面,不改变政治体制。
    
    如果说汉至隋之前,日本属于中国册封之邦的话,到了隋之后,日本民族意识觉醒,在争取平等的国格与大陆交往,唐朝的白江口之战,日本意识到自己实力远不及中国,所以派遣唐使到中国学习,而元朝对日本的两次入侵,对日本民族的刺激与伤害影响深远,二战时日本的神风特攻队,「神风」二字即源于元朝对日本的入侵。 (日本人认为,阻止元朝军队入侵日本的飓风是神风)。直到日本的国门与中国一样被西方列强撞开,日本人才意识到世界上不仅有一个可怕的大陆中国,还有一个比中国大陆更强大更可怕的力量,是西方列强。谁强大就学习谁,学习是为了强大,通过强大获得生存与扩张,这才是天道正义。
    
    日本扬弃了中国政治文化精神,转而学习西方,也便有了甲午海战的胜利,有了割让台湾岛与获得大清巨额赔偿的《马关条约》。并通过日俄战争的胜利,开始扩张在中国东北的利益,进而发动中日战争,全面征服中国。
    
    日本一直在务实地学习,日本的历史就是向东方、向西方学习的历史,而中国,汉唐之后学习就结束了,思想上独尊儒术,信仰上佛道互补,见到西方强大则师夷长技,没有去学习君主立宪制,却从苏俄引进了暴力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以俄为师),没有全盘西化,却全盘苏俄化。最为悲剧的中国历史事件是,以俄为师的中共,推翻了民国政府,开始了对中国红色极权统治。
    
    简单的革命暴力思维,仍然主导着中国军界思维,当中国的国家实力稍有增强,立马就摒弃韬光养晦的基本国策,用各种方式炫耀武力,以图武力恫吓日本或日美联盟(设立防空识别区等),但结果适得其反,美国重返亚洲,强化日美同盟,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国内右翼势力更加强大。如果中国像当年苏联那样对垒美国进行军备竞赛,前辙之鉴就是国家经济失衡与破产的苏联。尽管习近平发声,认为中国致力于世界和平,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侵略的基因,但当代军界却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军事集团总是通过各种方式,来强化自己的权势,使国家经济与外交对军事倾斜。
    
    对抗日本或打击日本,似乎成了中国党和政府凝聚爱国心的不二法门,宣传部门与有关部门可谓得心应手,驾轻就熟,因为几十年来从教科书到小人书到影视小说,日本就是鬼子,就是敌人,对抗日本是永远的政治正确。
    
    当日本开始基于市场经济、文化与价值的征服之时,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还停留在火器时代的征服理念上,这种落后,是把自己落后到二战之前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801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下) (图)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上) (图)
·吴祚来:概念化之争不要损伤价值追求
·吴祚来:民选的香港特首必然不爱国? (图)
·吴祚来:政令为什么要出中南海? (图)
·吴祚来:陈光标,一个有钱的穷人 (图)
·吴祚来:鲁炜能不能与中国网民达成共识? (图)
·吴祚来:对知识界的大整肃开始了?
·吴祚来:不要放弃每一次抵制
·吴祚来:六四遗产──中共的不归路
·吴祚来:五四决定了六四?
·吴祚来:八九民运之秋后算帐
·吴祚来:六四深刻地影响了民间社会
·吴祚来:广场属于谁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吴祚来:政治传言与广场运动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吴祚来:那些青春的愤怒与血色
·吴祚来:援助公共受难者让正义不孤单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