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长平:一个错字会吓死记者吗?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5日 转载)
     长平 独立评论人
    
    

    
    十多年前,我在成都媒体工作的时候,一位同事去采访省领导的视察活动。他拿了一个傻瓜相机对着省委书记拍摄,省委书记当场表达不快。其秘书事后打电话给宣传部门:怎么能允许记者用傻瓜相机拍领导? !
    
    每年全国「两会」上,摄影记者都架着「长枪短炮」。如果是国内记者,本来没有必要,因为领导照片通常都要求用官媒通稿。但是,高级的摄影装备,也是一种仪式的道具,显示出会议的庄重与盛大。
    
    在报纸版面上,这种仪式感还体现在领导的照片放在什么位置,放多大,配上什么文字,以及文字的字体字号如何。假如多个领导同时出现,那就更加讲究了。大事其实好办,因为报社几乎没有自主权,照搬人民日报的版式就可以了。在没有版式可抄袭的地方新闻报道中,那些不大不小的领导最费心思,动辄得咎。
    
    如此精细的仪式中,一条线的偏差都不被允许,遑论领导人的名字出错。每次领导调整之后,宣传部都会给各家媒体发一张领导人排位表。姓名写法及顺序,是校对及报社领导审稿的重中之中。报道中写错报道对象的名字,当然十分丢人。倘若是领导人名字,更是罪加一等,名曰「政治错误」。
    
    有些老校对还习惯于对照背面的文字,不能让不适当的字句出现在领导隔壁。他们会给年轻的编辑记者讲一些来自「文革」的传说,比如头版是毛主席照片,二版是生猪产量报道。拿起报纸一看,「猪」字正好叠印在照片上,这就犯了大错,搞不好会以「反革命罪」坐牢或者被红卫兵批斗。
    
    这种压力远远不只是来自专业职责,而是一种「文字狱」般的自我审查。恐惧根植在每个人的内心。
    
    随着各地都市报的出现,这种情况在逐渐改变。当我发现广州的报纸可以不照搬官媒通稿的八股文章,而是用自己的话写领导活动,尽管内容照样是假大空,仍然感到震惊。于是我辞去成都媒体的职务到了广州工作。
    
    这十多年间,北方大都市的媒体也大多从这种「文字狱」的紧张中解脱出来。领导姓名当然要反复校对,但是字体字号以及标题长短可以稍微自主了,甚至照片也可以用自己拍的。位置大小及前后环境,也不再那么重要了。
    
    但是,在一些地区和市县,新闻报道仍然停留在过去的年代。政治新闻主要用来讨领导高兴,内容只能是一些官媒似的八股文章,版面也必须保持某种仪式化的形式。
    
    四川遂宁日报一个记者7月3日自杀了,网传原因是他写错了领导人名字,把省委常委陈光志写成了陈光标。这当然不应该弄错,但是「一字一命」让网民感慨唏嘘。遂宁日报社向媒体回应说,错字事件确有,但记者自杀与此无关,并透露该记者遗书中称「与任何事件无关」,是「思来想去的做法」。
    
    希望不幸记者的「思来想去」确与写错领导人名字无关,更希望「文字狱」般的恐惧感从所有记者心中消失。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213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长平回应泽林:多元观点不包括谎言
·长平:没有纪念权利,谈何遗忘自由? (图)
·长平:「民主」将成全球敏感词?
·长平:“六四”屠杀不是中共“一时失足” (图)
·长平:网络中国梦:反智主义
·长平:宣传体制 全无人性
·长平:中国媒体人坚持抗争 大环境会越来越好
·“克伦茨小平”/长平
·阳光时务主编的话:谁改变谁?/长平
·《阳光时务》主编长平:变革的哨音
·刘逸明:“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长平:临沂离北京有多远?
·《阳光时务》:中国式占领运动/长平
·《阳光时务》:革命新发现/长平
·市政决策何以如此疯狂/长平
·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长平
·凤姐为什么这样红/长平
·《山楂树之恋》中“清纯女”神话的实质/长平
·史铁生——看到时间的人/长平
·长平:习近平执掌国安委传递出的2大信息
·成都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被查 与女富豪有关
·成都纪委通报案件 高投董事长平兴被移送司法机关
·国企成都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
·国企成都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涉犯罪被法办
·长平:互联网中国维稳体系一部分
·《南方周末》长平随访,巴黎谈新闻自由 (图)
·法广专访长平:别了黑铁十年 我们需要希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