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伍凡: 中共为维护政权开展一场全民反恐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4日 来稿)
    伍凡更多文章请看伍凡专栏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00期,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這個題目是最近一兩個月提出來的,人們會問,打這場戰爭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有這樣一個戰爭出來?中國真的受到了恐怖主義全面的襲擊了嗎?還是另有目的?

    
    那我們現在看看現狀。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中國大陸不斷出現中共當局打壓維權人士、異議人士、網絡大V、知識份子、NGO組織(非政府組織)、維族、藏族民眾、法輪功修煉者、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徒,統統受到打壓,大肆摧毀教堂,封鎖網絡、媒體,等等,如此大規模的打壓實在很罕見,打壓的強度、烈度和廣度都遠遠超過了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
    
    現在中共當局提出了「全國、全民反恐」,中國大陸進入了「反恐、防暴」的最高級別,下令武裝警察荷槍實彈,隨時開槍鎮壓示威抗議的民眾,「中共面臨了建政以來最嚴重的恐怖主義威脅」,這是中共媒體這麼講的。事實上中國偏遠的省巿像新疆、昆明陸續發生了一些恐怖活動,是不是恐怖主義活動,還是個問號。 
    
    所以,中共就抓住這個時機提出來「全國反恐」,並且它的指導思想也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從政治、經濟、外交、文化各個方面統統提出來,有10個國家安全觀。另外在組織方面,像原來「國家反恐工作協調小組」升級為「國家反恐怖工作領導小組」,地方政府也把這個小組升級為領導小組。並且中國的媒體報導,在一年之內要出一部新的「反恐怖主義戰爭法」。這是一個總的概括、一個現狀。
    
    我們具體來看,第一個,民族問題。現在民族問題集中在新疆。從去年10月28號,有幾位維吾爾族人士開了一輛吉普車,撞了天安門事件以來,一直到了今年的4月30號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這一連串的爆炸事件,中共就做為一個切入點,要推行到全國的全民反恐。
    
    那麼人們要問,新疆只有1000多萬人,遠離中國的西北邊,它並沒有讓1000多萬人都跑到中國所有的省市來進行恐怖主義,沒有啊?並且它交通有管制、網絡有管制,這些人很少有機會跑到漢民族裡來進行恐怖主義活動。現在把這個旗幟打出來,要全面反恐,來由就是因為新疆的所謂恐怖主義活動造成的。
    
    前幾天,新疆伊犁,靠近邊境的伊犁市舉行了公判、公捕、公拘大會,55名罪犯被判刑,13個人被處以死刑。這就使我回想到了毛澤東時代,毛澤東時代文化大革命就是公判,動不動就是千人、萬人、十萬人的公判,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在大陸都經歷過。
    
    同時,新疆一位很有名的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維吾爾在線」創辦人,他的名字叫做伊力哈木,他的罪名叫做「涉嫌分裂國家罪」,抓了他關了超過半年。到了6月20號,他第一次可以見到律師,律師說他斷食了10天,絕食抗議。他說他在大學裡教書,中共就把他教書的一些言論印在一起,說他是分裂國家罪,說他有跟東土耳其突厥恐怖組織有往來。他一概否認,他說我沒有跟他們有任何往來;他說你不應該把我講課的言論改變了並栽贓我;他說他不支持暴力恐怖活動、不支持分裂,他是為了國家統一,民族團結。他被抓了半年多以後,現在進入到審查、起訴階段,看樣子還是要判他的刑。
    
    第二個,宗教問題。宗教就面臨更大的問題了,4月28日,浙江省溫州市把三江教堂給全部毀掉了,花了1千5百萬建造,被稱之為中國耶路撒冷的大教堂給毀掉了,而這個教堂的所有主是「三自教會」,是跟著共產黨走了65年、聽共產黨話的「三自教會」;同樣把它拆掉。
    
    共產黨在溫州地區拆了60座教堂,有90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它非常害怕教堂和十字架,唯一的理由就是「建築違規」。可是別忘了,三江教堂──被稱之為中國耶路撒冷的教堂,當時是模範建築、作為樣版的建築,現在拆的理由是因為「建築違規」,這是共產黨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溫州地區有很多人在海外經商,尤其是在歐洲和紐約,他們當中有50%是基督徒,在溫州本地的商人當中,大概有20%是基督徒。現在拆溫州的三江教堂,被人稱之為「斬首行動」,把頭斬掉,下面跟著走的這些小教堂不准擴大、不准招收更多的信徒。
    
    包括中國現在的天主教和新教我們統稱為基督教,有多少人數呢?官方統計是2千3百萬;我從非官方統計得到的數字,基督教人數超過1億。有一位專門研究中國宗教問題的學者楊鳳崗說,再過11年,也就是2025年,中國的基督徒可能會達到1.6億;2030年,也就是再過15、16年,中國的基督徒人數會達到2億4千7百萬,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徒國家。
    
    有 學者研究,基督教現在在中國分布非常廣泛,幾乎每個地方都有基督徒,甚至包括西藏和新疆;西藏是喇嘛教,新疆是伊斯蘭教,但是基督教也在那裡傳播了,並且現在信徒越來越年輕,教育程度很多都是大學生、博士、碩士。在北京可以看到,北京很多教堂都是白領階級,這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認為基督徒要麼是老人、婦 女、文盲,現在有很大的變化。官方的「三自教會」裡邊也包括了很多企業家、白領階級、銀行的職員,甚至於政府的公務員。所以共產黨非常害怕宗教的擴大。
    
    5月6日,中共發布了一份國家安全藍皮書──《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2014)》,提出「宗教滲透威脅社會主義信仰認同」。所以共產黨現在害怕宗教。我現在提的僅僅是天主教和新教,就是基督教;還不包括法輪功和其它的一大批。中國的宗教勢力現在非常活躍、非常廣泛,這三十多年來,共產黨害怕,它把這個當作敵人來對待。
    
    第三,打擊「公民運動」,打壓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就在最近這幾天,中共公布了一則通知,5月1日開始,中共的法律要進行改革,禁止地方的上訪人士越級上訪。也就是你不能到北京上訪,鄉的不能到縣,縣的不能到市,市的不能到省,省的不能到北京,要把中國幾十年來的上訪系統攔腰斬斷,它非常害怕訪民。
    
    把維權律師、廣州的維權三君子唐荊陵、袁新亭及王清營三人逮捕,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浦志強和郭飛雄也被逮捕,也要判刑;另外還有一位很有名的維權律師許志永、「新公民運動」的創始人之一,他們提出的要求非常簡單:能不能把中共官員的財產公布,建立陽光法。他們把這些口號標語拿到北京人數比較多的地點亮相。現在把他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名義抓起來了,要判他的刑。
    
    這些人不是要改變政治、也不要求改變體系,甚至沒有要求改變制度,什麼都不要求改變;只要求把貪官汙吏,或者不是貪官汙吏也好,你官員的薪水、資產、現金通通公布可不可以?這還是幫助中共當局反腐的,現在也把他當作敵人抓起來了。
    
    那麼你現在提出的反腐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有人要幫你去反腐,打老虎,打蒼蠅,可是中共當局不能讓你來講話,只能它自己講話:我要打老虎、打蒼蠅。當不是共產黨體系的人來講話它就害怕。
    
    現在公民社會運動受到打壓,公民社會裡邊主要是哪兩部分人?第一、上訪的訪民,維權運動的主要骨幹;第二、稱之為良心犯,也就是「六四」被打壓的一些家族,死難者的家族以及受害的、一些受傷的人,這批人要爭取得到社會的承認,他們被共產黨迫害、打壓,受了損害,要爭取他們的權利。這些人稱之為良心犯,每到「六四」的時候,他們就出來要發聲,這批人也受到打壓。
    
    公民社會就涉及到什麼呢?相當部分涉及到利益問題,暴力拆遷,暴力徵地,農民工的權利保障,財政透明化,維穩費透明化,公布官員的財產,反對超發貨幣,反對高房價,反對空氣汙染、水汙染,要保障食品安全;提出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罷工自由。這些都在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裡頭寫得清清楚楚。提出這些要求通通受到打壓,所以公民運動的那些頭頭都受到了打壓。
    
    還有一位受打壓的異議人士就是高瑜女士,被關起來了,從今年4月份到現在,兩個多月來不准見任何人,她聘請的律師不能見她。這就涉及到中共高層內部的鬥爭,他們講:高瑜,你洩漏了祕密,「七不准」內部通知你高瑜放出去了。那是共產黨的通知,不是國家利益、國家祕密!怎麼能說她洩密呢?中共是一個團體呀!所以它不講理,它把她抓起來了。
    
    第五點,6月18日,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網上發出通報,禁止新聞記者和記者站跨行業、跨領域採訪報導。中國記者目前在進行批評性的報導之前,必須要首先徵求所在單位同意,而且不能設立自己的網站。禁止新聞記者和記者站沒有經過本單位的同意私自展開批評報導。
    
    這話什麼涵意呢?就是說,作為中國現在的新聞記者沒有報導的權利,不經過批准什麼都不能講、不能寫、不能拍;只能報導經濟新聞,不能報導社會新聞,不能報導文化新聞,更不能報導共產黨內部鬥爭的新聞,不能跨行業。
    
    共產黨非常害怕媒體、害怕網路,它不准你建立網站,它甚至可以擴大涵義,記者不能上微博,你不能寫,一寫就違規,一違規那就找你麻煩、給你穿小鞋,要不就把你開除,再嚴重的就判你的刑。中共為什麼這樣做?因為現在批評太多了,儘管好話講盡,但是批評的人很多,任何重大事件網民們都有講話,這些記者們如果要想插一手、要講話,它就不允許。共產黨怕到這種程度!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在共產黨跟國民黨鬥的時候,上個世紀30年代、40年代,國民黨給共產黨有出版報紙的自由,有新聞記者採訪的自由。還是不同的黨!還是你的政敵!國民黨也可以給你。可是現在共產黨不能給自己本黨、本政府下面所雇用的記者自由講話。你這樣一對比就看出來了,共產黨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都是空的。
    
    所以共產黨到現在60多年的政府,至今還不建立新聞法,不敢建立,不敢把這些最基本的權利交給新聞記者,也不敢把新聞傳播最基本的權利交給中國的讀者、聽眾、評論家,統統不敢,只准由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寫評論、報導消息。
    
    第六點,6.4之前,北京動員了85萬個志願者,配合當局在街頭維持治安,防止暴力事件,從這個時候開始,不久全國反恐運動就開始了。那麼這些人是誰呢?85萬人都是退休的老太婆、老頭子,還包括街頭的修鞋匠、報亭賣報的報童或者是報攤的人,一發現情況立即上報。他們這些志願者,每送一個有效的信息,給2塊錢,不是五毛是2塊。一個人上報3條,一個月就將近200塊,用錢來收買消息。那麼還動員10萬人來蒐集涉及恐怖、暴力信息,鼓勵民眾舉報,重要情報獎勵不低於10萬塊,並且上面不封頂,越重要給得越多。
    
    可見北京他們非常害怕,有85萬人,這就等於是當年的毛澤東時代什麼小腳老太婆,戴著紅袖章,居民委員會來治安又恢復了。同時,中國的國安部和武警部隊下令武警荷槍實彈,隨時開槍鎮壓示威抗議的民眾。
    
    第七點,中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大規模地調查境外的NGO,NGO就是非政府組織。這個非政府組織是在境外的,他們有派人或者送資料,或者送資金到中國對應的這些NGO組織。現在他們用中紀委的名義正在調查,中紀委派到社科院的一個檢查員,叫張英偉,他批評中國社科院有些學者,接受境外私利,點對點的滲透。什麼叫「點對點」?也就是說華盛頓跟北京這兩個點,有兩個相同的、相對應的NGO組織,對某個問題研究有興趣,共同來研究。《環球時報》登出了華夏的文章,批評「個別學者吃裡扒外,充當內鬼,出賣民族利益」。第三個是國家安全委員會部署,在中國境內調查境外的非政府組織NGO。這個事情說明了什麼呢?說明NGO這樣的活動,中共非常害怕。
    
    那麼這個NGO調查了什麼?中國現在這個非政府組織NGO,我所看到的資料,他們對中國的愛滋病、中國的流行病、中國的生態環保、空氣污染,怎麼樣進行改變、改善。這些組織,實際上是幫助中國社會改變生活狀態,改變生態環保。可是,中共認為中國很多事情是不能對外公布的。愛滋病的人數是保密數字,生態環保的狀況是國家機密,中國的水源缺乏、土地污染等等這些,都是國家機密。
    可是人家是要幫你的忙,來改變中國的生態環保。但中共不這樣想,它認為你這樣做,把我沒有做到的事情透露出去了,那就傷害了我共產黨的名譽,傷害了中共政權的利益。
    
    由此可見,中國現在的知識分子,一些社會公共知識分子或叫「公知」,對社會事業非常關心的這批知識分子受到打壓。也就是說,這些事情不希望你去管,你管了,它認為你出賣中國的利益。這就是共產黨的思路。
    
    我把上面所講的這六、七項比較簡略的作一個介紹之後,我們要問,為什麼中共當局要把中國社會當中的維權人士、異議人士、網絡大V、知識份子、NGO組織、維族、藏族民眾、法輪功修煉者、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徒,當作敵人來處理和對待呢?為什麼呢?它就一個目的,因為這些人所提出的想法,他們的活動,都是針對著現在社會的不公平,他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還有一個,他們認為這個國家、這個民族這樣走是越走越爛,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貪官污吏越來越嚴重,生態環保越來越惡化,道德下落,這些人他們自動自發地願意去做這些事,它們就把他當作敵人來對待。同時上面所講的這些事實,由於共產黨沒有去處理也處理不好,它也不願意處理,也不敢去處理,也就危害到共產黨的政權的威信和權力,它們為了挽救這個黨,挽救專制獨裁的共產黨,為了挽救貪得無厭的中共政權,所以它們打壓這些人。
    
    事實上我們看,許志永也好,郭飛雄也好、浦志強也好、唐荊陵也好,他們都不是敵人,他們是維權律師,維護老百姓的利益,維護這些受打壓的人的利益,他們是幫他們講話的人。包括高智晟、胡佳,這些都是維權人士,它們都把他當作敵人。實際上他們對這個國家、對民族是有利的,而共產黨認為你傷害了我的政權,我就不願意。
    
    從另一面來講,中國社會經過改革開放36年,從政治觀點、經濟利益、社會階層、文化交流、知識開放、宗教信仰、交通物流、網絡通訊、權利維護還有人權保障等等,我上面所提到的所有的這些因素,把它合成起來。你可以看到,中國社會經過這36年的變化,已經漸漸形成了一個利益和權利多元化的社會,不是毛澤東那個時代了。但這些多元化的利益和權利與社會各個階層都沒有法律保障,無論你是窮人也好,你富人也好,無論你是當官也好,或者平頭老百姓也好,絕大多數人都是沒有法律保障的。
    
    為什麼會這樣?它的根本原因是社會結構發生了這麼巨大的變化,而統治社會的官僚階層,也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權力結構沒改變。儘管中共官員貪污腐敗,早已喪失了管理社會跟國家的威信和能力了,但中共新一代官員跟老一代的官員都不願意放棄他們的權力結構,中共的新老官員把社會中絕大多數的人當作敵人和奴隸。
    
    那麼中共當局2012年選出來的這些新官員,退下去的幾代的老官員,他們越來越感到不安全,因為社會各種利益的要求都提出來了,而這些利益的要求達不到滿足,就會上訪、維權、抗議、抗暴,威脅到了他們的利益,他們就老辦法、新辦法都拿出來,打壓老百姓,維護這個專制制度。所以就出現了用全國、全民發動反恐戰爭這個口號,用這個藉口出了一系列打壓民眾的措施。
    
    那麼我們要問,共產黨政權反恐的敵人是誰呀?有沒有像美國的911,本拉登從外國來侵略美國?有沒有?沒有啊!也沒有像俄國車臣黑寡婦,跑到墨西哥大劇院去綁架人質,最後殺人,也沒有啊!中國漢民族地區,尤其漢族的90%幾的入口中,有沒有全面的受到恐怖主義份子侵犯、干擾、騷擾?沒有啊!相反的是誰?是那些武警,那些強拆房子、強拆土地的官員們騷擾侵犯老百姓的利益啊,所以你的反恐敵人是誰?現在它把不同意共產黨的政策、措施,受到侵害的這些老百姓都把他們當作敵人。
    
    你這樣的人數一比,中共的新官員、老官員是絕對的少數,包括軍隊在裡面的話也還是少數,多數都是老百姓,從數量、人數來比,它是絕對少數。
    
    你看從中國歷代的王朝興衰證明,老百姓起義造反,王朝就改變。你中共這樣走下去,把絕大多數人當作敵人,而自己是絕對少數,那你必定是必死無疑。這就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901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维稳是暴力手段,反恐是战争手段2/杜阳明
·维稳是暴力手段,反恐是战争手段/杜阳明
·维稳是谎言欺骗,反恐是面目狰狞/杜阳明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时代
·伍凡評論:「六四」25週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動
·从维稳到反恐、从维权到革命/郭宝胜
·不再稳但要反恐 周永康旧部政法委绝处逢生/盖戈
·李平:看中共反恐的花拳绣腿
·高洪明:反恐必须依法!评张春贤“5.25”讲话
·习近平政府反恐已失败 应免孟建柱/吉歌 (图)
·章小舟:独夫之意不在民——论“特色反恐”
·不信任上海帮孟建柱反恐 习近平望军队接盘/盖戈
·习近平要反恐维稳,党刊要西方反思民主原教旨主义 (图)
·习近平的反恐斗争与富豪的海外购房潮 (图)
·反恐与现代政治文明
·反恐的出路不在习近平“追杀” /李园客
·习近平挨了“当头一棒”反恐力度空前 (图)
·独立、反恐与外交机会
·王藏:“反恐”賦
·“反恐”:新疆判处百余人 流亡维族组织谴责北京 (图)
·北京启动轨道反恐大检查 要视频监控全覆盖
·傅政华骑车慰问反恐特警 要求一招制敌 (图)
·軍方深入參與 強化網安反恐
·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支持政府反恐
·新疆反恐一月判315人 13人已执行死刑 (图)
·张春贤这回真硬了:反恐绝不做老好人!
·北京反恐再升级民警首次佩枪巡逻 官方建十万人情报网包括菜贩
·中国全民“反恐” 学生菜贩鞋匠齐上阵 (图)
·北京菜贩鞋匠等纳入反恐情报体系
·北京将反恐纳入维稳 有效线索奖4万
·北京拟建立10万人反恐情报搜集队 (图)
·中国反恐一改低调行事 转为高压打击
·北京的反恐及治疆战略必须作出全方位检讨
·中国空姐苦练咏春 机舱反恐制敌 (图)
·公安部长:反恐要打早打小打苗头防微防端倪
·北京85万反恐志愿者获赠意外险 最高40万元 (图)
·小心被毙 中国进入反恐防暴最高级别 (图)
·中国进入反恐防暴最高级别 要求全民反恐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