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伍凡評論:「六四」25週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動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9日 来稿)
    伍凡更多文章请看伍凡专栏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96期,我今天要評論的題目叫做「紀念『六四』25週年,全國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自從1989年4月15日到6月4日,轟轟烈烈波及全國範圍的「六四」運動,被坦克車鎮壓了。今年是「六四」25週年,全世界各地的華人在紀念這場偉大的民主運動。在運動過程當中,北京大學的學生們提出了著名的七條要求,這七條要求在天安門廣場,通過王丹作為一個學生領袖之一,王丹他廣播了,他的要求包括:政治民主、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反對貪污、公布官員收入等等要求。
    
    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要民主、要自由的民眾運動,影響到全世界。「六四」運動之後不久,在歐洲發生了蘇東波事件,緊接著蘇聯瓦解,社會主義陣營消失了。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形成1989年「六四」運動的三個條件
    
    下面我要講一下,形成1989年「六四」運動的條件是哪些呢?有社會矛盾、學生運動和中共黨內鬥爭,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而這個時候這三個條件都同時出現。
    
    中國自從1978年開始了經濟改革,給中國的民眾、中國的社會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和實際的好處。10年之後,社會分化、貧富不均、貪污腐敗等等的弊端和社會矛盾,日益的明顯和尖銳了,引起了民眾非常強烈的不滿。他們就引起了抗議,這是一個方面。
    
    另外一個方面,從1978年到1987年,將近有9年的時間,中國的思想界、理論界、學術界,空前的活躍自由,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這60多年來,唯一的一個空窗時間,也就是1978年到1987年這段時間,給了中國的知識界、理論界、學術界相當大的自由度可以充分討論,經濟、政治改革等等各種智囊機構紛紛成立。
    
    趙紫陽、胡耀邦這些人,他們直接參與或者授意之下,知識份子們積極的探討中國政治改革、政治發展的前景,包括軍隊國家化、多黨政治等等,在我們今天的中國大陸是不可以想像的話題,在當時卻成為公開的理論務虚探討的內容。然而這樣一個有強烈濃厚的小陽春的政治氣候,到了1987年遭到了風吹雨打、冰霜封殺。1986年秋天,北京和安徽部份城市的高等院校發生了學潮,導致中共內部的強硬派眼裡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浪潮被迫停止了。
    
    胡耀邦因為對1986年的學潮表現出相當溫和的態度,被鄧小平這批老人認為你這個反資產階級自由化,沒有出力,所以1987年1月就把他趕下台。
    
    「六四」的學生運動所引發的一個直接的因素,就是在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了。胡耀邦逝世,這些學生們、知識份子們非常懷念他,所以自動自發的在全國各地,尤其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搭起了悼念胡耀邦逝世的紀念台,成千上萬、最後上百萬的學生到了廣場,要追悼胡耀邦,追悼他為中國的學術界、理論界、政治界做的好事,人們沒忘記他。
    
    在這整個過程中間,共產黨發生了分裂,鄧小平、李鵬這一幫是極左派,而趙紫陽和他的一批同僚以及他的幕僚們,就成了開明派。
    
    那麼上百萬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該怎麼處理呢?按趙紫陽的意見,應該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來解決問題,勸學生們回學校,按現實的問題來討論、來建立新的規章制度。但是這一條方針被鄧小平拒絕了。所以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最終露臉了,可以說是最後一次公開露臉,他講:「我已經老了,我們沒有用了,我來得太晚了,你們還年輕啊,你們要多保重啊!你們有前途」。這說明趙紫陽在中共黨內鬥爭完全失敗了,他這個路線被拒絕了。
    
    同時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也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激進的一派,一派是溫和的一派。溫和的一派幾次提出建議:回學校吧,回學校以後再慢慢從長計議,再和共產黨來談判、對話;而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們呢,相當大都是站在激進派這一邊,多數的人不願意離開廣場,所以在這個狀況下有三個因素,促成了在天安門廣場被鎮壓了。
    
    三個因素促成六四運動被鎮壓了
    
    第一個,是共產黨內部左派佔上風;第二個,學生中間激進派佔上風;第三個,鄧小平拒絕了趙紫陽溫和處理學生問題的方針,採取下令軍事鎮壓,坦克車開進廣場,讓這個慘劇發生,「六四」運動被屠殺而告終。
    
    「六四」過去了25年了,現在80後、90後這些年輕人,在那個時候有的還沒出生,有的還非常年輕,所以他們年輕的記憶裡面是沒有這場運動的概念。可是到現在他們還是不了解,因為共產黨整個「六四」運動的事實、文字、資料、圖像、聲音完全給封殺了,全部不准在中國大地流傳、閱讀、觀看。所以這些年輕人不知道什麼叫「六四」。
    
    事實上「六四」運動不是一場暴亂,不像共產黨4.26社論裡面講天安門廣場是一場暴亂,它不是一場暴亂,它僅僅是和平示威請願的學生和市民的一場公民運動。對中共的當政者還抱有期望的這些學生和市民們,沒有絲毫造反的跡象,他們根本沒有造反的念頭,沒有衝擊市政府,沒有衝擊人大,沒有衝擊大會堂,沒有衝擊新華門,甚至於連電台、電視台都沒有去干擾,所以他們是非常溫和的行動派。
    
    他們要求跟政府談話、談判,政府沒有答應,使他們堅持在天安門廣場絕食不走,這就是學生中激進派的做法。溫和派說我們回學校去吧。但是他們不是暴徒啊,他們僅僅是用他們的絕食行動來表達他們的理念。
    
    那麼「六四」鎮壓之後,並沒有導致政局和平發展。從1989年6月4號之後,一直到了1992年,這兩三年期間,中共的政局非常不穩,並且經濟繼續下滑,上不來,所以到了1992年鄧小平看到,如果再不啟動改革開放的話,那中共這個政權恐怕會葬送在他們自己手上,中國會發生社會動亂。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看,「六四」被屠殺鎮壓掉了,共產黨又不得不重新開啟改革開放,可是這個改革開放的涵義,和78年到87年那批知識份子們所提出來的各種各樣的改革方向、意念、計畫等等已經是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因為什麼?因為你殺了人了,這些當權者殺了人之後,老百姓跟他們有相當大的隔閡,非常大的仇恨。
    
    六四大屠殺後,中共沒有道德良心,沒有正義了
    
    這樣一來,中共本身的道德資源喪盡了,你沒有道德良心,沒有正義了,造成了中國民眾對中共當局的任何事情都不相信了,已經到達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根本不相信共產黨。無論中共做什麼事情,民眾都不相信中共的本意,不管你是善意、惡意,我根本就不相信。事實就是如此。
    
    為什麼老百姓會有這樣一種觀念呢?很大的程度上就是跟「六四」有關。經過「六四」之後,中共知道殺了人了,它們知道走錯了一步大棋,這步棋走錯了,但是它們不願意低頭悔罪改過,它們就採取改革開放。可是你沒有一個正義感、沒有道德感,你們當官的這些人,想到的是紙醉金迷、權錢結合,大肆的貪污腐化,大小官員是無官不貪。毛澤東時代所提倡的「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沒人相信了,變成什麼?「為人民幣服務」成為行為的信條和準則了,所以「六四」之後導致了社會的道德敗壞。
    
    1992年重新改革開放,只進行經濟改革,沒有任何一點政治改革
    
    那麼從另一方面來看,雖然「六四」之後到1992年重新改革開放,但是它只進行經濟改革,沒有任何一點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發展帶來了一部份的民眾生活改善,但是因為政治上不改革,官員貪污腐敗,就帶來了新的不平衡,貪污腐敗,貧富分化,當權者內部也沒有一個力量能夠抑制權貴們的貪污腐敗,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道德和法律的制高點。
    
    所以老百姓就覺得儘管是經濟改革了,生活也改善了,可是他們還是感到他們被大大的剝奪了,貪官污吏們占得了非常好的好處,賺了很多很多錢。而勞工們、農民們、知識分子們他們覺得被欺騙了,被剝奪了,被邊緣化了,這樣就喪失了政治上、經濟上的實實在在的應該發揮的能量。
    
    從「六四」之後,中國的社會就變成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產生新的風波和動盪。每到「六四」,共產黨就驚慌失措,像這樣的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它們面前,它想盡一切辦法要封殺他,尤其是今年。那麼到了現在,我們看看再重新啟動改革,改革包括老百姓真正平等、平均、公平的一些經濟改革,包括政治改革,它的衝動的能量和推動力已經沒有了,已經沒有了。
    
    過去這二、三十年來,趁著國際貿易市場上升時期,最好的時候它經濟發展,但現在已經走到了盡頭,再也看不到一個機會了。所以進一步的政治和經濟改革,勢必要對共產黨權貴集團開刀,因為「六四」之後這些權貴集團們勢力壯大了,掌握了巨大的財政、金融、產業、市場銷售的一些能量和資本,你要進行深層次的經濟改革,那就要對這些權貴開刀。
    
    然而,你要對他開刀的時候,這些權貴們他們就會跟你拼命,拼得你死我活。最典型的我們看,李鵬,在「六四」執行戒嚴令下令屠殺的統領,他退休之後他的子女、他的家族成了中國電能和煤炭集團的大本營,他們掌握了中國巨大的能源財富,掌握了巨大的資本,他們就是「六四」屠殺的得利者。
    
    你要再進行深層次改革,那就要拿李鵬開刀,他們會願意嗎?他們一定會拼命。所以共產黨內部就不會得到平靜和安寧。上個世紀80年代所醞釀的政治改革,當時所醞釀的政治改革由誰帶頭的呢?就是由趙紫陽他作為中共中央政治改革小組組長,要推行政治改革。
    
    就因為「六四」鎮壓以後,這個政治改革的方針路線全部停止,那麼現在政治改革就成為了一個禁區。權貴結構是僵化的,腐敗加劇。當權力越腐敗的時候,社會就越不滿,那麼在這種狀況下,中共當局越不敢放鬆,甚至更要強化它的統治權力。所以越走這個螺絲釘越扭越緊,使得社會和中共當局,這種對抗局勢更緊張,那麼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這個惡性循環底下,這種權力結構卻沒有政治改革把它化解掉。不僅僅是權力集團,甚至於整個社會都出現了一種像習近平的老師孫立平教授所講的,整個社會潰敗了,這種潰敗狀態會危害到中華民族的未來。
    
    六四大屠殺25年後的社會現狀
    
    那我們現在講,25年以後中國的現狀是什麼?我們可以用幾句話來講:「社會矛盾加劇;公民運動興起;中共黨內鬥爭你死我活,不停。」也是三個方面,這三個因素所唯一不同的就是學生運動改成為公民運動。它的社會面更廣,不僅僅是學生了,而是包括整個各階級、各個階層與民眾,所以三個因素仍然存在。
    
    造成第一次天安門「六四」運動的三個因素,現在同樣存在,並且更惡化了。所以人們一直在看,現在更有條件形成第二次天安門「六四」運動。所以在前不久,有網絡上的異議人士、民間的活動家他們提出來,今年「六四」25週年重返天安門,並且個個都穿著黑衣服,重返天安門。
    
    這樣可見中國的社會矛盾急遽的、深刻的惡化,民眾正在覺醒,逐漸形成了一個公民運動,有的人稱為新公民運動。強烈的要求政治改革,結束中共一黨專政。而這新公民運動,包括面相當的廣,有一部分是從中共高層一些改革派裡面分化出來的,包括他們的智囊團,有一部分是高級知識分子,有一部分是大學生,更多的是在民間受過長期迫害、長期受侮辱的各個階層的工人、農民、退伍軍人,以及宗教界和修煉界,這些人形成了一個公民運動。
    
    那麼「六四」事件之後,鄧小平在1992年南巡的時候,他講過一句話,他說:「中國要出問題,還是出在共產黨內部。」那麼這句話現在來看對不對?同樣是有道理。我們現在看,現在中國問題出得最大的就是共產黨鬥爭不已,貪污腐敗、喪失民心。
    
    習近平在2012年講,中共政權的處境,正如1948年國民黨政權的處境,1949年蔣介石帶了他的300萬軍隊退到了台灣,他喪失了中國大陸政權。習近平承認,中共現在正面臨著這麼一個階段。那麼他講的話過去快兩年了,中共政權的處境改善了嗎?沒有,根本沒有,還在持續的惡化當中。
    
    現在中共高層禁止討論政治改革、軍隊國家化、憲政,頑固的堅持中共一黨獨裁專政。我們看從1978年到1987年,大概9年時間,中共還可以開放讓媒體、讓學校、讓黨政的各個機構的智囊團去討論政治改革,並且要推行政治改革。
    
    可到了現在,30年過去了,將近30年了,中共現在根本就不敢去碰這些題目,並且堅持要走一黨獨裁專政,為什麼?因為「六四」之後,這些當政者獲得了巨大的利益,掌握了相當巨大的資產,把資產運到外國去了,這是第一。
    
    第二,他們已經是血債累累的罪犯了,殺了人了、殺了普通老百姓了,所以他們不敢再進行政治改革。一想進行政治改革,他想到哪一天法律就要處理到他們頭上,所以他們寧可採取更強硬的手段對付老百姓,也不願意把權力還給老百姓。
    
    中共借用反恐,在全國範圍內打壓公民運動
    
    為了維持政權,中共當局在「六四」25週年的前夕,採用一切手段防止公民運動的興起。中共為了防止公民運動的興起,也就是相當於25年前的學生運動興起一樣,它採取什麼手段呢?我們看看,現在中共宣布已經實際推行了全國反恐戰爭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現在在中國內部推行反恐戰爭,這是在過去不可想像的。它為什麼這麼做?一方面有幾件事情:3.01昆明火車站大屠殺、4.30烏魯木齊火災爆炸、5.22烏魯木齊菜市場大爆炸,就引起了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的大圍剿、大迫害、大抓捕,並且要處理、槍斃一批人。這個時期它把反恐擴大到全國,利用反恐的手段,藉維持社會穩定來打壓公民運動,極力的阻止第二次天安門「六四」運動再次發生。
    
    德國《萊茵郵報》在5月27日做了一個報導,它這樣說:新疆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後,中國在全國範圍內扭緊安全措施的發條,不僅新疆擴大對可疑的恐怖份子的搜捕行動,其它地方的反恐準備也全面提升。自從3月份以來,全國幾十個省、市、區進行反恐演習。中國已經做好了長期的反恐準備。
    
    這個準備對付誰呀?你想新疆維吾爾族人只有1千多萬人,並且它把他們封鎖在新疆,不准他們到全國各地。所以按照反恐要對付新疆維吾爾人的話,應該著重在新疆,而不是在全國其他各地方啊!為什麼在北京、上海、廣州,10幾個城市一夜之間不做任何通知要進行反恐演習呢?這反恐的對象是誰呢?很明顯不是維吾爾族人,而是中國普通的老百姓,尤其以此為藉口來鎮壓公民運動。
    
    今年打擊運動包括各個階層,知識份子、網絡大V、民主異議人士,就在「六四」之前抓了好幾百人哪!有的網絡上講,中共在全國有一個黑名單,要抓4萬人,都是些公民運動興起的骨幹、基層的領導人,要把他們抓起來,並且打壓宗教和修煉界,包括法輪功、基督教,三自教會、地下家庭教會、伊斯蘭教、西藏密宗等等。
    
    凡是共產黨認為不聽我的話的,影響我政權統治的,或者發出不同聲音的,講出不同話的,傳播我不同意的資料的,這一批人統統是它打擊、搜捕、監視、騷擾的對象。它藉用反恐來達到統治中國社會的目的。
    
    美國國会纪念六四25周年
    
    看看世界各國什麼反應呢?就在「六四」前,美國眾議院5月28日以379票對1票通過了一項決議案,紀念89「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25週年。第二天,5月29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兩黨的領袖眾院議長博納,民主黨的黨鞭南西‧普洛西,共和黨的議員克里斯‧史密斯,這些長期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美國議員們,特別有些會議兩黨合作,有些會議紀念「六四」25週年,同聲譴責中共政權1989年運用坦克軍隊鎮壓和平請願的民眾,表達美國國會給中國人民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支持。
    
    89學生的領袖,現在在美國陸軍當牧師的熊焱帶領大家祈禱,另一個學生領袖柴玲女士在紀念活動中發言,呼籲中共當政者選擇自由,擁抱改革。並且他們決定6月4日那一天,以美國眾議院議長約翰‧博納的名義,在國會山莊升起美國國旗,紀念「六四」遇難者,紀念異議人士所克服的困難和做出的犧牲。
    
    你看,美國的政治領袖升起美國的國旗,來紀念在中國被共產黨殺害的那些難士們、烈士們,可見在這世界上還是有講公理的地方,但不是在中國大陸,是在自由世界、美國。
    
    最後我要號召全國各界、各族的民眾,要維護自身的利益和權利,和中共邪黨進行鬥爭。共產黨現在是採取一切手段來迫害你、騷擾你、干擾你、威脅你、警告你,你要採取各種方法去對應,如果不是這樣,那麼中國人就變成中共邪黨的奴隸和奴才了,中國人難道願意這樣過日子嗎?
    
    只有置之死地而後生,只有捨去一切,為自己的未來,為自己的後代,跟共產邪黨搏鬥,爭取得到一個新的環境,到新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道德的新環境裡邊生活,中國老百姓才有前途,中國才能改變,中華民族才有希望。只有鬥爭才有前途。
    
    這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217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伍凡評論第390期 中共政權的安全危機
·伍凡評論第388期: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伍凡評論第384期: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伍凡:香港爭取民主卻失去自由
·經濟危機 繁榮娼盛 騎虎難下/伍凡
·共產党失尽民心 像1948國民党/伍凡
·伍凡评论第375期 中国经济难以为继 核雾染横行
·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2014年元旦讲话
·伍凡: 中共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多在演戏
·至自由亚洲电台并伍凡先生
·伍凡:中共做秀《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空头文件
·事关伍凡唐柏桥:特务与骗子谁更可爱?
·对“谋求政权的企图昭然若揭”一文的回应/伍凡
·评《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書,中共拒绝政治改革/伍凡
·伍凡:香港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法源來自何方?
·香港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法源來自何方?/伍凡
·伍凡:支持中国股民控告中国政府
·伍凡:热烈欢迎高智晟律师访问美国
·伍凡:为何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与北京奥运会掛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