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六•四忌日过后给我们的一点启迪?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7日 来稿)
    现在,六•四忌日尽管过了25周年,可我们的心仍是十分地沉重。好在习总们并不会替邓江继续背黑锅。六•四这个包裹,成了邓江残余的污点,也成了习系如何跨越能再继续维系共产党独裁统治的门槛?还有就是中共现当局通过公安部证实了14个邪恶组织并不包括“法轮功”——这充分说明了,习系在重大政治问题上,领悟了与国人做一些巨大的让步更加利于安稳独裁统治的生存。
    
     不过,我们从来就不乐观地判断独裁统治下的流氓政府能够一下子就会转变他们的政治纲领,或从新走回人民群众中来继续做人民的公仆,特别是已经变坏、变邪、变态了的共产党人依然采用恐怖、残暴的手段镇压人民反抗的今天,如再看高他们从新积极上进、天良能发现的话,怕是要他们到实在不能存活的最后时刻方有可能。但是,我们也不否认他们的政治需要尚因缺少某些因素实在维持不下去地加以更新、弥补、与妥协。

    
    同时,我们在对流氓当局不看好的时候,也应该有一些自己的正确思维来指导我们下一步怎么作为?方利于我们的顺势发展与进化。而且,我们看到,在中国国内,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残暴的国家恐怖分子依然束手无措之时,不有一些应时的变通未免太不理性了。
    
    已居在缅北的我们,所看到的缅北实际状况,早就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看法与想法,认为:中国国内的民主之路,不管什么人,什么主张,什么信仰,处在什么位置,如何地推动民主进程,他们都离不开富强中国这一基本原则,所以我们更认为,只要是富强中国这个原则作为中华民族的基本要素不会改变的话,倘能继续把缅北行政权力权威地抓在中国人手里,这对于中国的未来发展不是件坏事。
     在这里,仍要说明一下:将来还是现在,不论谁掌握中国的国家权力,都离不开也没有必要离开、并应当重视我们中国人在缅北所能控制住的地域来针对对中国的实际利益进行必要的努力。哪怕是不打破缅北现在的政治格局,对于中国长治久安的影响也是功不可没的。
     现在的缅北,是被一群思想十分落后的中国人控制着,尽管缅甸军政府极力想把缅北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但由于缅甸军政府尚在独裁专制的管理模式中,他们的民主思想十分地匮乏,所以对付缅北地方势力所采用的依然是粗暴的军事韬略。只不过他们对付一个贫穷的尚在原始部落状态的缅北花费巨大的财力、军力已有些得不偿失而已。
     而我们,在中国除了被迫害、被孤立、被压迫以外,几乎没有正常生存的条件。于是,凭着我们的智慧与能力,来到缅北,能帮助这里的人们发展缅北也是对缅北巩固地方势力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因此,中国能有一些民主人士能够高瞻远瞩地看到中国的未来、到缅北来发展我们中国人的势力不是什么错误,关键是如何发展?有不有利于中国的稳定秩序对我们的努力成败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首先,我们私下作为中国人在缅北更加强大起来,就要能给缅北带来相应的福祉,而不是灾难。同时,不能拒绝缅甸军政府对缅北的大政治影响,更不能与中共独裁政府为敌。
     如果能在政治上解决好这三个问题,我们成为这里的主人已不是什么神话。而在今天,不论你怎么进行战略思考,这三个政治问题都必须的能够加以必要的平衡与落实,方才能扎根于缅北,壮大于缅北,最后成为缅北的真正主人。
     当然,缅北到了一定的发展程度,也有可能我们最后须放弃中国的国籍,方更有利扎根于缅北。
     中共的独裁政治局面,已经到了红日西下的时刻,我们认为,中共当局不论如何地挣扎、排斥、由于被利益集团的抛弃,都脱离不了和中华民族一道,共同发展富强自己的国家这个窠臼。而走向民主时代是也是共产党人唯一的出路。同时,缅甸军政府需要一个完全统一的缅甸国也并不过分,而缅北地区想早日富庶强大起来、实现独立自主的缅北地方政府一点也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地方。
    
    作为我们这些异国他乡的远行者,面对现实的、新的客观环境——用阎锡山的话说,我们要学会在这“三个鸡蛋上跳舞”,才能有所大作为。况且,能否在缅北站住脚跟,是需要一些正确的思想和政治上的前瞻认识与方针作指导才可。
    
    不错,中共当局对我们的防范是不择手段的,他们已经把我们划入了敌人阵营,我们的一行一言都有可能被他们刻意破坏,哪怕是我们的发展并不影响他们的独裁统治,又利于中国的强大与安全,但他们也不会相信我们坐大后并不是影响他们的一党执政,所以在我们的萌芽初期,中共的独裁势力依然会毫不理性地对我们加以扼杀。
    
    作为缅北地方军政府,他们对我们的防范措施也是十分严厉的,他们害怕我们坐大了后将会剥夺他们的统治权,而我们其实离开了缅北地方军军阀、就能驾驭住整个缅北是不可能的事。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只能依靠缅北地方军的大旗才能发展我们的势力。而作为缅甸军政府,也害怕我们中国人来缅北坐大,最后坐实这块土地被分离出去,但是,我们的终极目的不是改变国土的归属问题,而是开发、运用这块土地改变我们的尴尬命运。
    
    然而,在这个矛盾丛丛又十分残酷的现实中,我们应该看到和理解中国独裁势力的恐怖,特别是依靠特务维系生命的独裁当局,他们的特务无中生有地破坏我们于国于民的宏伟事业——那是出于他们的嫉妒和升官发财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富国强民——这也是最可恨与最可怕的。所以也就令我们处处看到了江系势力为什么会不顾中国的实际利益地卖国求荣,导致了特务们的大脑更加畸形地思维和行动。
    
    如今的中国,权势者不论大小,都在掠夺民脂民膏,都在间接败坏自己的权势,进入利益集团,转移或掏空中国的资产,又都在支撑或维系着这个腐朽的流氓政府——用枪炮坦克装甲维稳而不仁慈。
    
    尽管我们极力逃避他们的杀戮与掠夺,然作为我们民间力量,他们是绝对不允许我们在任何地方兴盛的,到不一定是害怕我们坐大了能影响他们什么?而是从嫉妒到防范着我们影响他们继续邪恶控制与掠夺国家资财,他们不再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富强美好做事与思考,而是坑蒙拐骗地破败着这个国家而不羞惭。
    
    上个世纪的一九八九年六月四号的那天,我们的同仁不是想败坏自己的国家,也没有想过动摇独裁制度,大家的内心是为了这个国家好而不是毁坏这个国家地走向了街头,结果我们牺牲了多少无辜的学生和市民?邓小平这个刽子手在对付抗议者上是十分卑鄙恐怖的,他在挥舞屠刀时,忘记了这个共产党政权不是他一个人的,而是中华民族的,又基本纵容了共产党的子孙们贪赃枉法、卖国求荣,掠夺了所有的民脂民膏然后转移出去。到了今天,这个共产党基本上成了中华民族的敌人。
    
    作为我们,由于追求正义与真理,在国内一事无成不说,我们连起码的生存权利都没有了,抗争,呼吁,上访,反抗,斗争,求救于八方的支持,都没有能改变我们的悲惨命运,特别是看了徐水良先生的《曝国安绝密 做梦都想不到?!》 文论,知道了中共当局的超限战也用在我们民主人士的头上的厉害,懂得了我们凭着手无寸铁是斗不过武装到牙齿的对手的,特别是那些表面上忽悠来忽悠去的人们中,大多是中共特务,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还与一向不择手段的中共特务较量,未免太不成熟。
    
    同时,我们依然不反对任何站起来与独裁政府进行斗争搏击的勇士,但是,我们又早已到了须开始思考我们自己的人生之路的时候了,因为我们需要最起码适合我们生存的生存环境,而在中国,中共独裁政府一天不倒下,我们就一天没有正常的日子度过。
    
    来到缅北,我们只要想做,就能通过我们的智慧占据一席之地,余下的就是如何进入地方权力机构,带动缅北富强起来。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首先,我们都要认识到,打入权力阶层不是太难的事,难就难在不遭到中共特务的干预与破坏,因为他们容不得我们的发展或成些气候,特别是我们若拥有武装力量,那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们能否改变一些我们的政治主张也十分地重要,特别是能与独裁的中共当局相安无事那是最最的上策。
    
    而对缅甸政府军来说,我们的存在只要是不影响他们的和平基本原则,一时半会的不会受到干预,特别是我们只要低调发展缅北的经济实力(暂时不帮助缅北提升军事势力),受到缅北军政府的干预几率很低,因为他们也不想自己的国度里都是穷苦不堪的难民。所以我们的想法在这个问题上接近了缅北军政府的基本要求但没有越过底线。为了我们的民主事业,我们也不会越过底线。而且,我们看到了,缅北地方军政府的思想虽然十分落后,但他们也极力想摆脱穷困潦倒的局面,在军事上更加强大起来,经济能够自给自足。所以我们的到来应该基于这个现实来行势运谋,那么最后成为这里的主人已不是什么神话。当然,客居他乡的我们不应该幻想夺权或完全成为这里的主人。前面我所指的做成主人是一个集体的主人,包括地方势力依然不被我们改变与动摇。那种幻想取代地方军阀的人们是站不住脚的。特别是地方军阀害怕的就是我们拥有了武装势力就取代他们,所以我们的想法就是在军事上帮助他们更强大,在经济上共同发展,在发展地方势力决策上给予他们更大的影响。
     同时我们应该知道,缅甸政府军并不愿意国家政令不能统一、国内动荡不堪、社会里民不聊生的局面。基于此,我们在做事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如何维护缅甸的大局不受到我们的影响,同时我们也看到,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独裁当局,终会开放民主制度。若到了民主事业基本到来的那一刻,我们也不会是时代的落伍者,相反,我们已经能给中国的西南大门安上属于中国安全的天然屏障。
    
    总之,我们所提倡的不与任何强势为敌,适中智慧任何时候都不落伍,也是互容共存的至上法宝,再说了,与人为敌首先要看自己有没有实力或资本,没有实力资本未免是螳臂当车、蚂蚁撼树地自不量力。这些年来,我们屡次受挫,一事无成,并不全是处在邪恶的独裁环境里不能发展,还有我们没有圆通的办法走出绝地;不能变通一下成为时代大潮中的弄潮儿,再就是不懂得遵守森林法则的必要性。何况,中共的超限战不仅仅是针对美国,也能对付我们的民运群体,能够不缺少特务地对我们加以十分有效地破坏。
    
    不过,尽管国将不国了,习近平为首的独裁集团也已经感受到了利益集团掏空中共经济的方式所对独裁势力的巨大威胁以后,就要摆脱利益集团所造成的严重威胁,就必须的利用人民的力量来解决中共现存的客观实际问题,最后与民运人士妥协成为攻守同盟的开明种群。因为,中共内外交困如若继续不走出来,就会被来自内外的排斥与打压而被推翻。
    
    所以,我们的目标不是不想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是我们所具有的现实条件连自己的本身问题都解决不好,到不如把自己的实际问题解决好再说。否则的话自误误人就将长期地困扰着我们。
    
    是的,前面我已经说过,缅北地方军政府对待我们的到来有所忌惮,害怕我们坐大了会动摇他们的权座,所以我们在进入缅北实际环境以后所该做的第一步就是怀着一片真诚的心得到他们的信任,与他们共同发展地方经济,而不是损害他们的实际利益。否则就不可能被他们欣然接受。
    
    2014年6月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503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六四真相 - 胡启立高杏文与新闻界对话 (图)
·陈光诚:大大小小的六四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滕彪:让爱与和平占领天安门——在香港维园六四二十五周年烛光晚会上的发言 (图)
·吴仁华:邓小平必须对六四罹难者负最大责任 (图)
·纪念八九六四也纪念D-DAY
·冯胜平:六四的启示是民主需要妥协
·余英时谈六四:失去政权等于毁灭了中共的宇宙
·陈光诚:在当今中国,大大小小的六四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图)
·杨逢时:六月的故事﹐生命的故事——在旧金山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烛光晚会上的发言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胡平:不仅仅是遗忘,也不仅仅是记忆——纪念六四25周年
·北明:八九六四輓歌第六章:我是王維林
·吴庸:六四,索赔——荒诞剧,独幕二场
·祭园守园人:啊,木樨地!——六四祭情
·张思毅:五君子义薄云天 悼六四何罪之有
·徐行健:“无人知道的小草”——最后的“六四死囚”苗德顺
·六四25周年与中国基督徒的社会责任
·六四当日成都为什么发生暴力镇压/吴建国 (图)
·六四我被新疆警察非法绑架拘禁的经历/张海涛
·广州青年“六四”重回天安门喊打倒共产党 (图)
·六四过后:出狱和驱逐出境 (图)
·六四25周年:被扣澳洲籍艺术家郭健将被驱逐出境 (图)
·六四論壇3被捕者保釋
·六四上访纪实/刘红霞 (图)
·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破空东京演讲视频
·民主青年张坤乐因推广六四征文被刑拘
·八九学运领袖聚会国会山,烛光悼念六四亡灵/视频 (图)
·六四当天天安门广场游客稀少 (图)
·博讯关注:关注:六四晚吴继新被抓 (图)
·QQ、微信群六四遭封杀微博屏蔽敏感词
·网络热贴:“六四”刚过 当局放人;高考在即 家长祈求“神树”
·火墙内外:六四歌曲薪火相传
·实现中国梦优先 北京“淡定”度六四
·前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成功重返天安门
·六四25周年书籍 《六四备忘录》与《六四诗选》
·六四天安门惨案25周年 北京3名天安门母亲“失联” (图)
·侯芷明 : 刘晓波的诗提醒人们须直面六四 (图)
·白宫发六四声明 北京震怒
·六四当日北京戒备森严,近千访民被关进黑监 (图)
·成都上访维权人士何艾芩、王蓉文六四期间被强制“旅游” (图)
·六四,镇压访民,如同绑匪拿了赎金还撕票,天理不容 (图)
·六四前夕北京维权访民遭追捕 (图)
·姜野飞等人士中共泰国使馆前举牌纪念六四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