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匡政:旁观者冷血与公共意识的成长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5日 转载)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山东招远5.28打人致死案后,很多网友指责旁观者的冷血,6人持钢棍拖把疯狂打死一女子,竟无一人敢站出来制止血案。相信这些旁观者,事后回想起当时场景,也如在梦中一般。在老人倒地都无人敢扶的今天,指望有人挺身与恶徒搏斗,确实有些奢望。与其泛泛指责旁观者公共意识缺失,不如分析这种冷血的成因。
    
    国人如今说起公共意识,大多认为只要遵守公共秩序,就算有公共意识了。其实,公共意识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要有主动维护公共空间的意识,把自己当作公共空间的主人。也就是说,一旦有人破坏公共空间的秩序,身处公共空间的人应主动发表意见或进行干涉、制止,与破坏秩序者进行沟通,主动参与到对公共秩序的维护中。如果民众有了这种积极的公共意识,相信在公共场合遇到这类围殴事件,一定会站出来有所行动,或邀请身边人一同制止。
    
    由于在大陆,民众的公共空间一直处在被限制中,人们无法自由地参与公共事务,自由地发表公共言论,对公共意识的认知,自然也极为模糊。从广义上说,公共空间不仅指民众可自由活动的空间,还指公民能影响国家权力、决策国家命运的机制,它意味着公民与政府的互动,有一个民众可自由发言、商讨公共事务的公共交往空间。但由于大陆的这类公共空间几乎刚刚发育,甚至常因各种理由被管理者打压,民众自然很难有主动维护公共空间的意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小到邻里关系、公共场合,大到危机现场、国家政治进步、文化建设及生态保护,民众的公共意识都比较薄弱。因为没有在公共空间协商、讨论、维护公共利益的经历,他们对发表公共意见或进行某种公共行动,也常会表现出漠视的态度。
    
    公共意识的核心是公共性,只有当公共生活是面向全体民众开放的、民众可自由参与的,民众在互动中才能形成一种维护公共利益的共识,这种共同的价值认知,体现的就是公民的公共性。经常参与公共生活的人都明白,首先要尊重他人利益,这种意识的自觉性,是民众长期在公共生活中培养的。他会认知到,公共生活的共同体是由若干个体或群体共同构建的结构,要想这个结构稳定长久,就需有对秩序维持,每个个体只有与其他个体配合,才能完成自己的社会角色。
    
    有了这种公共生活的整体意识,自然就会有公共道德意识,他也会主动遵守一些公共生活中必须有的行为规范,因为只有这样公共活动和社会交往才能正常进行。长期在这种公共活动中熏陶,公民个人自然会形成一种公共人格意识,在公共生活中维护共同利益会成为一种人格需要。
    
    公共意识,是公民在公共生活和交往过程中,达成的对公共生活规范的共识,并以此调节自身行为。它是从个人美德向社会美德的一种延伸,我们常说的见义勇为,就是这种公共意识的外在表现。但公共意识的培养需要社会的开放性,公民只有在在开放的公共生活和社会交往中,才能逐渐养成。它是在公民的权利、自由、平等意识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参与、协商与公德意识。
    公共意识的成长,意味着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参与身边的公共事务。因为他们认为国家权力来源于由全体公民组成的共同体,而公共意识则是这个共同​​体存在的前提。一方面,每个人都享有与生俱来的人权,另一方面,每个人让渡了一部分权利,将之托付给政府和司法部门。这种托付关系,使得每个人都有理由关注政府的作为,关注它们能否完成与公民约定的义务。也是因这种权力逻辑,给每个人注入了公共责任和民主契约的精神。
    
    公共意识的成长,还意味着人们有了分享权利和承担义务的意识。一个健全的社会,不仅要求政治结构的正义,对公民意识和行为同样有要求。对公共事务的参与不仅是个人发展的需要,也为了成就一个社会的共同福祉。当公共意识转化为一个社会成员的自觉价值时,他会将自我视为共同体的一部分,从而去主动维护公共利益。
    
    可以说,这种公共意识的形成,是公民社会的重要基础之一。如果没有这种健全的公共意识,一个现代社会就可能演变为个人对所有人的战场。只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只是把公共领域看作是获取个体利益和集团利益的场所,不把公共权力看作是一种控制与服从的关系,而把公共领域看作是一个平等、参与、协商、合作的互惠空间时,社会才能形成更为良好的自治状态。
    
    公共意识的成长,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主动培养自己参与民主生活的技能与素质,主动肩负起自己有能力承担的公共责任。他们或对国家事务进行公共辩论,或对重大事件进行公民调查,或对弱势群体展开公共救援,或者对政府决策发表公开主张。可以说,每一次这种带有公共意识的行动,维护的不只是自身或他人的权益,同时也是对制度合理性的进行一次价值判断。任何社会制度的存在和运转,都需要得到社会成员的普遍认同,这样它才有行使权力的正当性。
    
    只有当一个国家的基本制度,通过这种公民共同参与而完成的变革,才能真正获得民众的自觉认同和尊重,社会制度与规范才能真正转化为每个公民自觉的选择。这种发自内心的认同,也是一个法治社会得以维系和运行的重要心理基础。它与简单以武力强制的效果完全不同,它因为成长为一种社会伦理秩序,而会为大多数民众所信奉。可以说,一种经由公民行动而达成的社会制度,民众会更加相信社会整合和法律的力量,人们彼此之间也更为信任。而在公共意识与行动缺失的地方,民众会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人人都认为法律注定难以公正,这样不仅会导致更多的控制与冷漠,最终会让每个人都有被剥夺感和无能为力感。
    
    公共意识的成长,也意味着社会的成长。但一个开放、包容的政治环境,则是它成长的前提。没有这份开放包容,民众中已有一些公共意识,也会快速衰退消失。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32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叶匡政:崔健假如上春晚会伤害谁?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禁播境外剧”是破坏文化生态/叶匡政
·“无良教授”孔庆东应否被辞退?/叶匡政
·“北京精神”不是靠政府发布的 /叶匡政
·过年回家是认宗寻源的文化仪式/叶匡政
·从《非诚勿扰》看中国的女性意识/叶匡政
·别把“农民上楼”演成悲剧/叶匡政
·陈凯歌把《赵氏孤儿》拍成了一部闹剧/叶匡政
·叶匡政:“农民上楼”人造悲剧
·《红楼梦》并没有颠覆儒家世界/叶匡政
·钱文忠的语录就是“随地吐痰”/叶匡政
·周立波表演“自宫”/叶匡政
·叶匡政:海水进疆与炸喜马拉雅山无异
·叶匡政:谁从 “中韩文化之争”中受益?
·叶匡政:舒芜先生走了吗
·叶匡政:从易中天看中国知识分子的狂狷
·叶匡政:哀悼文化老人任继愈先生文
·叶匡政:“信访钦差”无法拯救信访制度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国家主权的逻辑
  • 曾节明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穿越精神的戈壁张弟兄/王姐妹:广传福音到永远
  • 谢选骏少数民族是块宝
  • 陈泱潮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 李芳敏144000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陈泱潮11.1.中共正在步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的後塵,勢必危害亞太地
  • 胡志伟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少不丁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胡志伟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胡志伟《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