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世道乱了就会繁生群雄并起的前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31日 来稿)
    中国的乱象并不是处在弱势地位的老百姓愿意看到的,更不是劣势群体一手造成的。刨根寻底,造成中国乱象的是中共当朝制内的掠夺者,或者是继承中共权势的利益集团强霸国有资材后所必然胎生出的各式各样的毒副产品。尽管我们不愿意看到乱局,但是这种乱局的出现不是哪一个人所能改变,特别是当朝的除乱与纵乱方式依然没有脱开历朝历代的一贯手段——暴力镇压平民的必然反抗,继续支持与维护利益集团掠夺民脂民膏,最后的结果也同样告诉我们,这样的当朝依然也不会脱节历朝历代被新朝取代的循环圈。也就是说,同样的结局就自然地到来。不同的是中国一旦产生新的民主潮流以后,这样野蛮的森林法则的党家便会质变成淘汰森林法则、步入人类文明的殿堂。
    
     中国的乱象之所以令弱势群体不相信当朝能驾控得住,那是因为习政当朝改变不了一个最关键的症结——执局不能公平!一旦社会不公平,就难免有压迫与被压迫。只要有压迫的地方就必然会有反抗的群体。有反抗就难免再有乱局。在新浪网上有个储昭根在网路发表评论说:“中国社会最缺的是公平正义,这才是中国暴恐频发的根本原因”;“努力人权事业的民间牛人秦永敏先生也认为:“中国国家安全出现的危机并不在于‘恐怖主义’升级,而是在于国家暴力及国家恐怖主义的高压之下,民间所必然出现的反弹”。

    
    而且,无知匪气的流氓当朝对待民主人士不是容忍、接受他们的合乎森林法则的诉求,反而会从名誉上搞臭,从经济上搞垮,直接把这类人推向了自己的反面。基本低估了这类人的能量,总认为这种人掀不起什么大浪,最多小打小闹而已,忘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甚至,当朝直接把弱势群体一道推向了他们的反面,总以为,这些只会咬牙跺脚骂娘的种群影响不了他们的当朝。
     大家都知道,不公平和用暴力驾驭人民的当朝已经不是能够走向新政的正面势力,他们又不停地四处树敌,那么中华民族多灾多难也就很难避免。而且,不公正被当朝看成是很公正时,自欺欺人的结果乃需要相互欺骗而没有了起码的道德水准以后,大家的诚信也就自然地被愚昧与无耻融化到了所有人的心里,形成着顽固不化的、能置于生物人本身死地的境域。是说,即使有一些好心人再用什么美德慈善来改变愚昧顽固不化的现局未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所以我不虽然不反对任何慈善的抗争,但我不认为慈善的举止能够改变邪恶的行径——怕就怕权势者就是邪恶不化这样的心态。
    
    按道理说,中国仍进化到这个程度,还要用流血来进化,群雄就自然仍会并起。可眼下,虽没有群雄并起,那是因为以民众之力形成强势的具体路数被习政当朝基本封死。自然是说,直到了今天,人民没有团结起来反抗流氓侵害的基本权利,更没有夺回自己实际利益的天然机会,何况当朝镇压的严谨和凶残比历朝历代都十分苛暴。而老百姓就如同被按在砧板上的羔羊,至于什么时候成为利益集团大餐的原材料取决于利益集团并不取决于弱势群体。
    
    再就是,弱势群体所具有的保卫与攻杀强势集团的武器连冷兵器都被习政当朝收缴与控制了,而用现代化热兵器武装到牙齿的强势集团一个人完全有条件杀死千万个人地两个敌对阵营有效的势力大大地太不对等,也纵容了强势集团更加邪恶与掠夺,导致了弱势群体不能行之有效地得到起码的自我保护。所以,社会再不公平一时半会的也不可能被弱势群体加以改变。并且暴力反抗的代价很现实,不是被虐杀就是被关进监狱。而且,强势集团还有许多不要脸的强加名目来抹黑反抗者的所作所为,迷惑视听。
    
    不过,即使如此的现在,弱势群体只能不停地被当成流氓势力的美味大餐的态势不论强势者如何支撑,如何虐杀,如何强暴,也是要自然演变的。那是因为,任何时候,不论强弱,都不可能不在历史的车轮滚动下成为新的物种。比如共产党内部的多数无知的、贫穷的人们成为了强势以后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命运一样,现在被共产党人变成无知的、贫穷的广大民众一样也会在不停的演化中得到改变,或各色各样敌人必然改变自己的境地。
    
    因为,强势的内部,由于贪心不足,或者想得到更多的感官刺激,也必然采取自毁长城的手段,导致了内部攻破的几率会逐渐上升。特别是,利益集团的习性贪婪自私羁锁了他们的心智,在处事哲学中,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底线,只要能自己过的好一点,玩的开心一点,不论他人付出什么代价,他们也是冷漠对待的。
    
    同时,什么时代,何种的质变都需要有个必然的进化过程。我们也看到,苛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不论如何被打压,不但不气馁,反而增加了更多的叛逆者,并使他们成为了坚定的反叛者。只是,对于被逼上梁山的人们来讲,坎坷人生虽已更能磨练他们的斗志,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无法引爆中国这个巨大的火药桶。我们都知道,任何人,在任何时候,或在什么地方,人生本身都需要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成为自然生存的一分子。可现实中,很多似乎,上帝总是不支持努力者,使努力者必须得付出巨大的代价以后再说。但是,在这里我也要告诉所有人,一些罕世的成就总是让上帝也十分惊讶。
    
    而在中国,只有罕世的功夫才能改变邪恶的制约。突破严厉的封禁,只有那种能够低调做事,做最准确事的志士仁人方能结束弱势群体被动挨打的命运。
    
    如今的习政当朝,极力挣扎,欲摆脱被动自然灭亡的命运,也确实做了一些“仇者痛、亲者快”的事情。但是,凡是从大局出发,都不难看到,习政当朝不外是巩固自己独裁势力的营盘,并不是为我们弱势群体服务的,他们的一系列铲除腐败官僚的手法不过是用以加固自己的山寨,而不是彻底地排出邪恶的掠夺与强暴。并且,他们杀害弱势群体时丝毫没有手软,掠夺民脂民膏时从没有讲究过民意。而在建立新的官吏队伍时,那些真正有智慧、有才能的弱势群体中人,一个也不可能被使用,到是把当朝的孝子贤孙、自己的猪将军、狗隶属极力地给予保护与支持,或提拔。
    
    我们也看到,由于统治阶级的内部,看到了自己的群体好景不长,大量地携款外逃十分地聪明狡猾,像刘汉这样的傻瓜确实因为看不透当朝的邪性,被抓捕以后估计在监狱里后悔当初没有携款外逃。而那些携款外逃的官吏确实比刘汉类的技高一筹。而这种高招给中国带来的损失十分地严重。所以,我们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钱财,没有好的生活环境。那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财富大多被利益集团捣腾走了,剩下的烂摊子也只有弱势群体来买单清理。因为中国的历代强暴者,到任何时候,一旦不失势,只要能外逃,或在国内拥有独裁的权威,都不受丝毫地影响。
    
    不过,这样的乱局中,各式各样的英豪也自然诞生出来,之所以我们还没有看到,听到,仅仅暂时是时候不到而已。
    
    也是说,现在当朝把武器发给了更多的人,表面上气势汹汹,骨子里,我敢断言,埋葬独裁专制的号角一准就是这些表面上维护利益集团、又只能当炮灰、却得不到丝毫利益的武装人士。尽管当朝命令他们“出重拳、下狠手”来对付干预武装反抗的民众,但是,当他们逐渐觉悟以后,就自然会倒戈一击地令即将倒掉的独裁势力无可奈何。
    
    2014年5月3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05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旭东:平度征地乱象当问责
·人大、政协这两大怪胎和祸害的末代乱象 (图)
·谢百三:中国股市一派乱象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秦伟平:中共末日乱象与举国民心思变
·乱象岁月、中国改革及创举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杨恒均
·从大陆网民挺薄看中国政坛和社情乱象/彭涛
·“学习雷锋好榜样”曲:两会乱象/访民填词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巩胜利
·终结央企分肥乱象,常态监管必须激活
·审慎看待金融创新中的“乱象”
·香港政党年尾小乱象/林保华
·村委会选举为何乱象丛生?/郑戈
·胡温执政八年之怪乱象
·刘逸明: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财产不自由是农村乱象之源/童大焕
·将特权乱象扫入垃圾/马九器
·结果通报无法阻止疫苗乱象
·亲历“炒金”诈骗、恐吓,社会乱象:[12] 继续揭露真相
·一个长假一场灾难 中国旅游乱象何时了 (图)
·亲身经历“炒金”诈骗、恐吓,及乱象:[11] 国家信访局的角色
·中国空气污染加剧 口罩业乱象亟待规范/路透社
·“炒金”诈骗、恐吓,乱象:[10] 汽油桶和恐吓信!
·“炒金”诈骗、恐吓,乱象:[9] 香港骗术在大陆死灰复燃
·“炒金”诈骗、恐吓,乱象:[6] 香港亚洲金汇在大陆多个代理公司名单
·我亲身经历的中国“炒金”诈骗、恐吓,乱象:[6] “名人”林义钧
·“炒金”诈骗、恐吓,乱象:[5]香港亚洲金汇集团简介(内地活动)
·我亲身经历的中国“炒金”诈骗、恐吓,反映中国社会乱象:[4] 欺骗手法
·我亲身经历的中国“炒金”诈骗、恐吓,反映中国社会乱象:[3]受骗
·我亲身经历的中国“炒金”诈骗、恐吓,反映中国社会乱象:[2]骗术提要
·我亲身经历的中国“炒金”诈骗、恐吓,反映中国社会乱象:[1] 引子
·蒋洁敏调遣栗东生赴川 彭州项目招投标乱象频出
·博讯镜头:北京西站春运乱象
·媒体:民营体检机构误诊诱导消费乱象严重
·中国建筑界乱象:怪异建筑创意常出自各级领导
·“一套房换一副厅级”的官场乱象启示啥?
·全国飞灰处理乱象调查:六省成盲区,企业乱填埋,利用难安全
·尹慧敏:上海司法之乱象 拿什么取信于民?
·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乱象
·从一个警察维权11年无果 看中国法制社会乱象/田兰 (图)
·河南省统计局家属院之乱象何时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