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一轮国企改革或再成圈钱狂欢/ 孙浩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7日 转载)
     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要求主管部門從管實體企業爲主,轉換爲管資本爲主,因此國企改革也相應地變爲國資改革了。國資委的改革方案未及出台,很多地方卻以上海爲先推出了自己的改革方案。這些方案具有高度的相似性,熱點均爲混合所有制、國有資本投資及營運公司、 國有資産證券化,而且都提出了時間窗口和數量指標,頗似要來一場新的大躍進。滿街的人都在喝彩改革的新衣漂亮,卻不知一場空前的圈錢狂歡似將開始。
    
     趁機搭建更大的融資(圈錢)平台

    
     前些年的經濟刺激政策在各地催生了一大批政府的投融資平台開展鐵公基以拉動GDP,如今債台高築,償債壓力日甚一日。這些平台已基本喪失新的融資功能。地方政府的巧婦正愁於無米事炊,未料想國資改革卻成爲了新的大利好。
    
     趁國資改革之勢,廣東省國資委近期推出了54個國企的招商專案,擬引進民間資本1000億元。重慶則推出100個國企的開放專案擬引入民資2000億元搞 混合。各地都有這樣的計劃。這些都是假企業之名的政府行爲,依然是權力與資本的結合,並無改革新意。令人警惕的是前些年的融資平台(也是企業)是舉債,要 償還,如今變爲資本運作,國有資本放大了功能,民資願者上鈎,贏虧自負了。今後各級政府將可以更上一層樓假資本運作爭相圈佔不用償還的民間資本,豈不快 哉。
    
     決定起草者大概沒有想到地方政府和大國企會這樣解讀改革的奧妙,以致還爭相建立或改制國有資本的投資公司,而且國有資産的證券化成了一個熱詞。擁有4萬億 國有資産的廣東省國資委要求到2015年資産證券化率從目前的20%提升到60%,要新增20戶國有控股的上市公司,80%的下屬企業至少要擁有一家上市 公司。作爲省屬四大資産營運公司之一的廣新集團,已有七家上市公司,今後還要打造自己的上市公司群,志在成爲國內擁有最多上市公司的集團,除已有好幾家公 司在A股市場排隊等候外,最近又從不起眼的汕尾撈出三家公司確定上市意向。
    
     據統計,中國地方政府的非金融國有企業資産爲42.7萬億,依據各地的方案作偏低的測算,即使今後五年內證券化率達到50%,那也是20萬億以上的上市資 産,僅按5~6倍的溢價,即可放大爲百萬億以上的市值,如此的資本魔方怎不令人神往。如果再按資本額的20%溢價增發,那至少就又是一個20萬億。以五年 國內A股市場1250個交易日來計算,那麽每天要圈進160億元的資金。何況這僅僅只是地方國資,央企的盤子比這還要大。各地在制定方案的時候不知有沒有 想過這樣一個前景。這很像58年大躍進的時候糧食産量放衛星,只要膽大就行。誰會想到改革會變得這麽貴。
    
    前景堪憂
    
     上述謀劃如果是企業行爲,則沒有什麽對錯,能做去做就是。問題在於其實是國資平台上的政府操作。這麽做本身就違背了改革的精神而可能産生危機性的後果。
    
     第一,市場被政府操控的局面可能空前加劇。這次改革的核心問題是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大幅度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從這個意義來講就是政府要退 出市場。如果基本規則不變,以爲國有資産從實物的企業形態演變爲資本的價值形態就可以擺脫政府管控這樣的邏輯並不成立。資本以價值形態出現就便於在資本市 場、證券市場、産權市場乃至於産業領域內的行業、企業之間騰挪穿越,政府通過投資公司以及投資基金進行股權投資幾乎可以抵達自己想到達的任何領域,加上公 有資本對其他資本的融合功能和放大功能,政府直接配置資源和操控市場的能力會空前增強。但這未必是好事情。
    
     第二,若如各地所願國資搞上市大躍進,那將對中國的證券市場造成空前的衝擊,只恐股災不遠。如果去掉權力的支撐和政策的傾斜,國企的效率低下是不爭的事 實。通過包裝上市,嬌豔的桃花不久就會變成潰爛的癰疽,多少普通股民又將虧掉自己的血汗錢。而且這種現象將隨海外上市而全球傳播。
    
     第三,民資的安全性將更無保障。國家建立國有投資公司的目的是“重點提供公共服務,發展重要前瞻性戰略性産業,保護生態環境,支援科技進步,保障國家安 全”。但已經有人說了,公有資本具有資本的共性即逐利,所以公資也會看上什麽就投什麽。這就很難保證政府就不會動用權力去強行收購或入股他看上的民企,或 強逼民資嫁給公資。如此資本市場也就成爲了包辦的權力市場。前些年山西的煤改就是這樣做的,筆者稱之爲社會主義改造。這種做法並未得到清算,只恐怕今後會 在更大的範圍內發生這種社會主義改造。
    
     第四,有可能産生新的創租和腐敗空間。各地的國有投資公司和投資營運公司正在吸收社會資本組建股權投資基金,共同參與國企改制上市以及社會上其他的資産證 券化,這無疑有巨大的套利空間。原始股一塊錢進去一上市可能就會變成幾十塊。已有若干社會資本捷足先登。人們不清楚是按什麽規則和流程來操作的。有創租必 定就有尋租,有尋租一定就有腐敗。看來又將催生一批權貴資本大佬,他們玩的是幾何級數的資本魔方,所以其規模和量級將是空前的。
    
    真改革的前提有待創造
    
     要真正按照決定的精神健康開展國企和國資的改革,至少要創造兩個條件:
    
     第一,政府要往後退。地方政府不能充當國企改革的領導者。地方政府的企業化是當今中國的現實,擁有行政權力的政府是所在地最強勢的企業,國企以及將更多演 化出來的國資只不過是政府掌控經濟的操作工具。臍帶連着政府的國企再怎麽改革也不會有正常的市場定位。同樣的道理,國資委也不應當是國企與國資改革的主管 部門而自己正是新一輪改革的物件。
    
     第二,國企改革首要的其實是所在産業佈局的調整。這一點改革的決定表達得很清楚。其中首位的是“國有資本加大對公益性企業的投入”,可是在地方的國資改革 方案中,幾乎看不到公益性的提法和相應的部署。其實投入公益才是國資公共性最本質的體現。但公益不以盈利爲目的,地方沒有興趣也就可以理解了。這同時也說 明決定雖然寫得好,但卻只是一個原則性意見,無法實現對改革的硬約束。現實已經說明國資改革的硬約束如果建立不起來,那麽改革跑偏也不需要支付什麽成本。 看來,起碼應當要求各地根據中央精神和自身實際情況提出國資佈局的負面清單。如果有了這一條,情況多少會好一點。
     本文節選自2014年4月21日出版的第8期香港經濟導報,閱讀全文歡迎訂閱經濟導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312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盛洪:维护垄断,国企会烂得更快 (图)
·安邦:习近平并不认为过去的国企改革成功?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胡少江
·鲁国平先生 :中国企业家: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图)
·国企高管频跳槽背后:不愿做政治斗争牺牲品
·天津食品街国企“小股独大”欺负民企太甚
·不可遏止的国企腐败/晴朗
·法制日报:高管腐败频发倒逼国企改革深化
·何清涟:国企改革:成败关键在于结束党管企业
·大量上市国企巨亏究竟是谁的错?
·中国企业离世界水平还有多远/欧阳君山
·要国企分红无异于水中捞月
·德国企业为什么这样强?/杨佩昌
·美国为何阻击中国企业/郎咸平 (图)
·民航是国企改革里最虚伪的/郎咸平
·某些学者鼓吹卖掉国企的想法太天真/郎咸平
·李成瑞:维护宪法尊严 立即制止国企进一步私有化
·国企能不能私有化?银行能不能私有化?
·越南打砸事件牵涉到的中国企业(名单) (图)
·重庆国资国企改革方案出炉 三分之二国企变混合所有制
·雅芳在华行贿在美被罚 多家跨国企业逃脱中国处罚
·中国企业家不忘恩 吊唁沉船遇难者 (图)
·宋林落马样本:国企高管两栖角色并存
·习罢黜最大国企董事长 更多政客倒霉
·央视评论员谈食盐产销:最大利润被国企拿走了
·部分国企招待费由数亿元归零 管理费用猛增
·中国被指继续对美国企业从事黑客活动
·国企处长贪污潜逃5年沦为看门人 遭情妇抛弃
·国企处长贪污潜逃靠看大门为生 情妇与其分手
·一流大学毕业生:北大爱国企 清华爱留学
·大型电力国企大唐集团副总 意外身亡 (图)
·中央党校教授:一个国企管的钱比省长管的还多
·国企老总受贿600万:每天都想怎么弄钱赌球
·在中国的美国企业担忧网络监控和空气污染等
·谢丹:起诉中国移动,揭露垄断国企
·河北一国企“晾薪”20年 职代会可罢免总经理 (图)
·昆明国企职工质疑国有资产流失拉横幅讨说法
·中国企业退役军官调查报告
·天涯爆:一国企女老板"光环"背后的肮脏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军转干部《维权宣言》
·拯救桂松运动的实质,就是中国企业家的维权运动 /姚小远
·国企违规操作、工人阶级应有合法权益被严重侵害!!!
·温州茶厂法人邹永周国企改制中饱私囊/陈开频
·国企高官将爆破工人逼上绝路/武汉丰亚军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5000千万国企退休职工己不再沉默  
·五粮春与国企领导及亲属违规经商责令辞职
·泪书:10月9日,获悉我们的国企被卖掉……
·看国营企业是怎么样被改造垮的:关于国企内部情况的调查报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