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司法独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大家知道,司法独立和城市自治是资本主义得以发生发展的前提,城市自治的传统在希腊罗马古已有之,但司法独立却是与教会的影响分不开的,因为教会的存在造成了政教分离,造成了政府以外的一个独立的社会组织力量。所以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司法独立,基督教的历史贡献不可谓不大;而这不仅仅是历史,因为在现实之中我们还可以看到,缺乏基督教传统的社会,司法独立往往受到了扭曲和限制。
    

    不仅司法独立有赖于基督教的影响力,甚至现代科学的发展也有赖于基督教的影响力。
    
    有篇《没有基督教就没有近代科学》的网文指出:
    
    近代科学的诞生有两个基本要素,一是古典科学的复兴,如果没有希腊科学这个基因的话,近代科学是不可能产生的。但是如果只有希腊科学的复兴是不足以描述近代科学的。希腊科学和近代科学的根本区别是由无用的科学到有用的科学的进化,由单纯的内在推演的科学到基于经验的,寻求对世界掌控的科学的进化。希腊科学复兴无法凭借其单一力量完成这一转折。二是对古典科学的修正,修正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说欧洲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经济、技术革命、基督教、地理大发现、宗教改革等等。我认为其中起到最重要作用的是基督教,而且它直接影响了其他若干因素。
    
    基督教对近代科学的影响首先体现在观念层面上。
    
    自由作为自由意志。希腊科学作为一种科学,首先并不是生产力发展的需求,也不是技术发展的必然后果。它是基于某种特殊的人文理想之上的,即自由的人性理想。把自由作为人性基本规定的希腊文化必然孕育出科学这种人文形式。科学在希腊时期既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生产力,也不是智力炫技,而是对人性自身规定的实现方式。基督教作为一种新的文化改变了对自由的规定。希腊人的自由简单说来是对必然的认识,这个重要的关于自由的理解到了近代依然被相当多的哲学家所认可和接受。而基督教提出崭新的、完全不同的对自由的认识,即自由的意志化。对必然的认识和顺从在基督教看来还不是自由的,自由是一种意志选择,即人有能力选择与必然相反的东西。这种自由的维度使得同样以自由、人性为目标的科学产生了微妙的转变。科学的目的不再是单纯的认识和顺从逻辑,而改变为人自身的主体性的张扬,这是新科学的主要动力。
    
    人的中心地位。在希腊科学中,神界的逻辑相比人具有更重要的地位。而基督教把人放在中心的地位。人是万物之灵长,人是上帝在世界的代理,上帝允诺人支配和控制世间的一切事物。自由意志和人的中心地位加起来构成了一种主体性的科学。希腊科学简单说来是求真的科学,近代科学由于自由本身发生的改变,科学的目标不再是单纯地求真,而引入了求力意志的维度。希腊科学复兴之后,与基督教构成了一种紧张张力,而这种张力恰恰成为了现代西方文明发展的强大动力。
    
    自然的去神化。在希腊时期,自然是高不可攀的,人工只能模仿自然。所以人对自然的认识是单纯的被动性认识,没有办法对自然进行操作。而基督教降低了自然的重要性,认为它是一个受造物,而受造物不可能分有绝对的必然性,在全能的上帝面前,自然严格说来是没有什么必然性可言的,变成了碎片和偶然的产物。自然规律需要单独的方式进行构建,整个近代对经验的重视来自于自然去神这个关键环节。
    
    提倡劳动与技术。希腊是一个奴隶社会,自由民不需要进行体力劳动,希腊哲学认为采取对自然干预的方式来认识自然是要不得的。而基督教打碎了奴隶制,提倡人人平等。对劳动的提倡在某种意义上推动了近代实验科学的发展。
    
    基督教对近代科学的第二个重要影响体现在制度层面上。相比于基督教世界,伊斯兰世界与其有类似的处境。二者都有复兴希腊科学的机会,实际上也都复兴过。而伊斯兰世界对希腊科学的继承却并不持久。基督教世界为何能持续地将希腊科学继承下来,需要从制度层面来分析。
    
    罗马帝国崩溃之后,整个欧洲出现了很多世俗国家。罗马成为了当时西方世界实际的领导者。而在12世纪教会开始创立自己的法律之后,教会和世俗之间的分权变得清晰分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根本区别是前者为缓慢传教,积累了很多与异教和世俗政治打交道的经验。它发明了一整套非常优良的制度构建,即政教分权。因此,世俗的学术与其宗教教义并行不悖,尤其是到了十三世纪,第一次学术复兴时,大量的希腊学术典籍被翻译并传入拉丁世界,出现了希腊学术与基督教教义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基督教世界通过经院哲学和大学创立了非常好的学术治理方式。中世纪的大学制度对希腊学术这样一种纯粹的科学提供了稳定的制度保障。在这样一种制度之下,所有的高级知识分子及社会的精英人士都受过相当好的希腊学术训练。经院哲学提供了几乎同等看待基督教教义和亚里士多德学说的可能条件。人们可以自由怀疑和批评亚里士多德的任何学说,而反过来,可以基于对亚里士多德学说的坚持来规避教义所要求的命题。总体来说,基督教为近代科学的发展起到了保障希腊学术的作用。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说从观念层面,基督教为近代科学的诞生提供了修正的作用,在制度层面上它为希腊学术这一异教学术的传播创造了制度条件。
    
    另外一篇《基督教的作用及新教和马主义的关系》一文指出:
    
    1、基督教在西方在世界作用非常大,大的方面应该有两个,一是他作为社会的压仓石,说是保守力量也可以,它使社会有一个重心,也使社会能够循序渐进,如果有一个阶段历史跑得太快,几近倾覆,他就把他拉回来,重新修整,焕然一新,重新上路。
    
    2、在法国新教势力最为强大的米迪地区,新教徒大肆迫害天主教徒,企图通过暴力迫使他们改宗,如果不能得逞,就割断他们的喉管,并且洗劫他们的教堂。在天主教的势力范围内,对新教徒的迫害亦不相伯仲。这样的对抗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内战,这就是所谓的宗教战争。法国宗教战争以1562年的“瓦西镇屠杀”为序幕,其间虽有间断,但先后共持续了三十六年,直到1598年亨利四世颁布《南特赦令》为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法国饱受兵燹之灾,血流成河,城市被劫掠,居民遭到屠杀。宗教冲突和政治冲突所特有的那种残酷本性在战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一场景在多年以后的旺代战争中再次出现。(【法】古斯塔夫·勒庞《革命心理学》第二章)
    
    3、米瑟斯(哈耶克的老师,自由主义另外一位代表人物,在大陆的知名作品是《自由与繁荣的国度》)早就提醒人们:什么是资本主义的贡献,什么是基督教的“贡献”,是要区分明白的:“把这些小店主伦理取得的成果与基督教的成就比较一下吧!”
    
    “资产阶级文明创造并传播了福利,令过去所有的宫廷生活相形见绌。”“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没有教会,欧洲将更乱。”“还有一个事实也不容否认,那就是由于基督教对信仰和真理的追求,从中孕育出近代精神文化,自由、平等、博爱、法制,开启了欧洲大繁荣的近现代时期。”
    
    4、第三次从新教里分裂出清教,清教思想就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不论以上这些说法是否周延, 都谈到了基督教的影响力量如何深远。
    
    比较值得注意的还有《基督教和圣经中的“司法独立”》一文,它指出在西方普通法地区,一个法官最大的成就,是他的判词可以成为日后法律经典,他的姓名可以成为某些法律的代名词(例如美国的 Learned Hand 和 Benjamin Cardozo 两位法官)。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很多法官一生都不会遇到一件这样的案件。就算有一两次这样的机会,几十年后,随着环境、政治、文化等改变,也不会再有多少人知道他们了。
    
    但是,历史中有一个法官,他的名字却两千年来都被人认识,现在每星期,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会有几十亿人提到他。可惜的是,如果这法官泉下有知,他就肯定只会希望世人都不认识他,免得不断受到世人的咒骂。和他比较,中国的秦桧连“提鞋也不配”。“千古罪人”,他当之无愧。
    
    这个可怜的法官是谁?他就是审判耶稣的本丢彼拉多。每次信徒背诵《使徒信经》的时候,他的恶行就会再被人清算。
    
    本丢彼拉多真的是那么罪大恶极,比起希律、决定要杀死耶稣的祭师和文士、甚至出卖耶稣的犹大更可恶吗?为什么只有他的名字出现在《信经》中?彼拉多的心肠其实不算太坏。他相信耶稣是无辜的、甚至希望通过当时犹太人的法律程序来救耶稣一命(在逾越节释放一囚犯)。用法律的术语,他对耶稣没有malice(恶意),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但是,如果我们相信《使徒信经》的内容也是神的心意的话,就要承认本丢彼拉多的确应受这样的咒骂。那么,他的错在那里?彼拉多的错,就是在于他没有捍卫“司法独立”,为了所谓“社会安定、和谐”,不惜牺牲无辜人的利益(太廿七24)!作为法官,他应该只按法律去判案,当时耶稣被控的罪名是他要做“犹太人的王”,这就是造反与革命。既然彼拉多发觉没有证据,就必需无条件的释放耶稣。
    
    “司法独立”,最简单的定义就是法官不能受当权者或者民意影响,而只可以考虑法律和事实。无论判决怎样不受欢迎,法官也不能让步。司法独立不一定需要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英国直到几年前终审权还是在国会中,但是没有人会怀疑英国法庭的中立性。
    
    “司法独立”也并不是近代西方国家才有的概念。在旧约中,神已经清楚的命令以色列人必须维持“司法独立”:
    
    申一16-17“当时,我嘱咐你们的审判官说,你们听讼,无论是弟兄彼此争讼,是与同居的外人争讼,都要按公义判断。审判的时候,不可看人的外貌,听讼不可分贵贱、不可惧怕人。”
    
    申十六18-19“你要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各城里,按着各支派,设立审判官,和官长。他们必按公义的审判,判断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叫智慧人的眼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
    
    诗八十二(亚萨的诗。)“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在诸神中行审判,说:你们审判不秉公义,徇恶人的情面,要到几时呢。(细拉)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当保护贫寒和穷乏的人,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你们仍不知道,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来走去;地的根基都摇动了。我曾说: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然而你们要死,与世人一样,要仆倒,像王子中的一位。神阿,求你起来审判世界。因为你要得万邦为业。”
    
    诗八十二重要,因为耶稣曾引用这圣经,但是也有翻译说第一节的“诸神”是“法官”。
    
    旧约中,“公义”和“遵行律法”是互通的,所以,按“公义”审判就是按“律法”,而不是外貌、贵贱、权力(惧怕)、利益(贿赂)、压力(徇恶人的情面)、甚至种族/居留权(与同居的外人争讼),来判案。这不正是现在对司法独立的要求吗?
    
    确实,契约神圣、司法独立、公正至上这些观念都是来自《圣经》。或者至少是通过基督教传给欧洲人的。因为不论“旧约”还是“新约”,其意义都是上帝与人类的约法。这种“神法”的地位甚至高于“自然法”。就像在科学中,基督教实现了“自然的去神化”,“自然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基督教降低了自然的重要性,也降低了人类更改法律的随意性,而更具利益关系便宜执法、相机行事,更被认为是罪大恶极。因为基督教既然认为人是一个受造物,那么这个受造物就不能违反上帝的诫命而不受惩罚。在全能的上帝面前,人类严格说来是没有什么绝对的自主权的,不可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腐败。
    
    没有基督教的这些影响,就没有延续司法独立的动力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2295205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加入基督教是爱国主义的最高境界
·韩家亮: 澄清基督教与中国的两个问题
·基督教能解决中国的污染/谢选骏
·中国毛式新基督教徒与教皇对着干
·谢选骏:君士坦丁大帝的基督教
·基督教化之下的当代中国/谢选骏
·公元四世纪基督教在罗马帝国的兴盛原因及其意义/王澄
·小凯:我认识基督教的三个过程
·基督教宪政自成宪政一派
·曼德:基督教宪政自成宪政一派
·谢选骏:基督教创造了西方音乐
·陈柏峰:基督教在鄂南农村传播(5/5)
·陈柏峰:基督教在鄂南农村传播(4/5)
·陈柏峰:基督教在鄂南农村传播(3/5)
·陈柏峰:基督教在鄂南农村传播(2/5)
·陈柏峰:基督教在鄂南农村传播(1/5)
·基督教本身的终结/俞吾金
·王澄:为什么是基督教/视频
·基督教在革命中的作用和加尔文的文化救赎/王澄
·广西"2.18"迫害​基督教第一案始末 (图)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2013年度报告》 (图)
·北京团契基督教会基督徒探望张文合被关押
·基督教家庭教会访民聚会处/视频
·2013年中国基督教界十大事件
·巴黎华人基督教传教人张健谈河南南乐教案
·北京圣爱基督教会访民团契创新举办“人吃饭”活动/视频
·北京圣爱基督教会访民团契创新举办“人吃饭”活动
·基督教徒与部分访民在葛志慧家里一起度过平安夜/视频
·平安夜北京基督教圣爱教会访民团契活动纪实/视频
·北京基督教圣爱教会:刘莎给访民团契发大衣
·博讯镜头:基督教教徒为访民送温暖 献爱心
·基督教徐长老谈论中国百姓受苦的根源/视频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继续传福音/视频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向在京访民募捐冬衣发放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访民团契为南乐基督徒祷告/视频
·河南南乐基督教牧师被抓案,多名律师被殴打威胁限制自由
·河南南乐基督教牧师被抓案,多名律师被殴打威胁限制自由
·河南南乐基督教牧师被抓案,多名律师被殴打威胁限制自由
·伊春友好基督教会老堂面临强拆逼迫/钟道
·齐志勇控诉;北京市宣武区公安国保警察,粗暴阻挡他去参加【基督教会、复活节】!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