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7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什麼是知識份子】哲學家杜威說:“知識份子的特徵有兩方面,一是獨立思想,不肯把別人的耳朵當耳朵,不肯把別人的眼睛當眼睛,不肯把別人的腦力當腦力;二是個人對自己思想信仰的結果負完全的責任,不怕權威,不怕監禁殺頭,只認得真理,不認得個人利害”。聯合國官方微博:“如果你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中立,那你其實已選擇站在邪惡者一邊”。馬丁.路德金說:“我雖然十分反對暴力,但有一件事情比暴力更加罪惡,那就是怯懦!”喬治·斯坦納談“理中客”說:“物理學和生物化學中的偉大發現可能保持中立。但一種保持中立的人文主義要麼是迂腐的騙局,要麼是走向非人性化的序曲。這是嚴峻的事實,是情感冒險的事實……”他引用卡夫卡的書信來提醒我們作文或網上發帖需要擁有立場:“一本書必須是一把冰鎬,砍碎我們內心的冰海。” 網友說:“不要以為你不作惡就是好人,不要以為不害人手上就沒有鮮血,不要以為沒有當鷹犬就不是幫兇。”
    

    昨晚聚餐俺說話的簡要觀點:1、當下言論的緊迫作用或主要價值是:(1)為革命話語和維權抗暴(反抗暴政的暴力是正當防衛,起義權)行動正名,去汙名化,認清改良改革死亡、無望真相,抗拒虛偽迷幻;(2)為底層民眾抗爭和維權抗暴一線月臺、呼應,呵護、樹立楊佳、鄧玉嬌、夏俊峰、範木根式的英雄反抗形象;(3)24年來的知識界書齋式與民間斷層式討論改變不了什麼,討論100年極權也不會被動或主動崩潰,且中國型知識份子樂於永遠扯嘴皮,哪管政變和民間死活。2、行動,各種行動,才是出路;知行合一才有出路。
    
    我意是,從“從上至下”的廟堂言行回到“從下至上”的江湖言行更貼地且輻射範圍更廣。於知識人而言,更好樹立主體性;於民眾而言,更好溝通且獲信任及解決些許民生問題,趨向全民參與。往幾年的“上書式”遠應付不了幾何倍增的維權問題且離現實民間愈遠。而與民眾一起月臺圍觀參與才有些許抗衡力量,如人權律師,如很多街頭者,如各地聯動到現場。總之,打破身份界限,“降格”再沉,後“見壞就上”,且利用好網路。
    
    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知識不是智慧。很多知識人與良心無關。在極權層面,文革反知識是罪惡。在當下中國,反紅色知識是重大事。在書齋維權語境,反書本是迫切事。在智慧層面,反知識、去智障是啟智開心,與自由相關。
    
    上訪或舉報無效的真相如此。但可以其之予試攻其盾,讓其增加維穩消耗並現醜也罷,如同憲法之下維權很多人的無奈。試過之後造海內外網路輿論或上訪或上街或圍觀可減少些許被黑口實。唉!
    
    簡要整理昨天在民憲群和今天某群的簡單發言。煩了藍色黨衛軍。
    
    我的意思是:合法的某時不一定合乎民意和利益;看似非法的不是不可以擇機行動衝撞。考驗灰色的民主和不健全的憲政總是要出點事才好不斷完善。天下哪有那麼烏托邦一勞永逸之事 。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將「新中國」梳理分析得很清楚。民國從未死亡,不管未來國體政體何如,忽視民國和47憲法的人是不配做真正的中國人的。鮮血鋪就的憲政路是忽視、抹殺不了的。臺灣人以國家為榮以政府為恥,這才是與米國一致的公民態度。這才促使其通過行動捍衛,過激的接受法懲即可。而我們總是把政府和國家對等並過分神聖化。問題是這是你處淪陷區的仰望中的「圖騰崇拜」心理。臺灣民眾久處自由環境他們對民主的理解和珍視難道都比你淺,人家自由區的人不感到危機會傻比如此。社運總會伴隨些許不合法之處,但不能整體否定背景下的社運行動。違法者承受該承受的即可。但將政府或機關擺到神聖不可侵犯也是有違某些常識的。常識是:國家機關不等於國家。機關崇拜是土共的機心。革命權行使時總有合法與正當的衝突對立。國家機關違憲與民為敵時,就革命機關。我認為用「暴民」和「騷亂」定性臺灣青年不對。民主憲政社會也有非常時期,臺灣非常時期就是土共的以商攻政紅滲,及政府暗箱在先。美國有面對土共巨大的滲透威脅嗎?這樣忽視抗爭環境背景的與美國的類比不是恰當的。二戰時羅斯福連任4屆總統不知有否違背憲法?臺灣沒有戰爭威脅嗎?新的共匪與民國之戰前期。社運不總是符合審美的,也不完全合法。後果自負即可。你能帶多少人是你的自由權,不要把臺灣民眾想得和愛國賊一般腦殘。多聽聽臺灣本土各界和民眾的評價和心聲再討論吧。當初金絲寶嚎叫下還非法呢,同性戀還非法呢。未來大陸憲政了,我也會擇機違法下,受罰就受罰。晚安[調皮]
    
    淺見:民國不是如今國民黨獨攬體現的,民國憲政精神才根本,不能只寄望一個黨派。我隱隱感覺民憲黨人對在野民進黨有大黨式的排斥和輕蔑。誰民族民生民權、民主憲政就選誰,還要排時間資歷嗎?如此放到人身上,是不是全球60歲以上的人都是有思想學識智慧的,都可封思想家或社科院科學院院士呢,這是進化論遺毒。台獨又怎麼了,不捍衛台獨就只等被吃受虐。淪陷區區民老喜歡越俎代庖,如同面對西藏新疆的大漢沙文,如同公知代蒙冤者講包容敵人。傷了你的偽民族主義小清新心了,乾脆去打倒靖國神社去吧。另,法學教授、詩人哲學家袁紅冰先生的「臺灣大劫難」、「臺灣大國策」等著作尤值一讀。面對此次臺灣學運,一些極權和威權思維的「圈內人士」的確傻眼了。
    
    從當初高智晟律師孤絕抗爭,到如今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等律師勇闖建三江,十年以來江律唐律等很多人權律師艱難的不斷突破禁區紅線,引發更多律師和各界人士行動參與。他們以身試“法”,備受各種打壓,使黑監獄和信仰迫害問題不斷曝光於世。向寒夜中絕食抗爭的律師團和公民朋友致敬!連個依法會見律師都得以絕食抗爭來爭取,可想而知何謂“中國法治”。今天對這些無所謂的人,哪天有啥事別請律師,請了也沒用,而要請真正的且是中國最傑出的律師團或其成員,沒門。
    
    又給建三江犯罪分子劉國峰等發了短信告誡:犯罪分子劉國峰,你讓自己和多位犯罪同夥名揚海內外,終究會受到審判懲罰,不要以為可以持續橫行無忌,是累積罪帳還是減少罪帳,請慎重考慮!王藏
    
    《致歉書》
    前天我簽名了「願意到建三家圍觀」的聯署。簽名之前我打電話給在江蘇的小姨子,她說今天趕到北京幫忙帶孩子(孩子一歲多,只有我和媳婦在帶,父母在遠方老家,若多天一個人帶做飯買菜洗衣等忙不過來),可剛來電說她那邊有事來不了了!我估計這次圍觀我去不了了,特此向諸位同仁致歉,並向關注/聲援/圍觀的人們致敬。但我會力所能及做點點後援工作。若這幾天能有其它法子托付照顧妻女,幾位律師依然沒出來,我還是會爭取的。非常抱歉,食言了,慚愧!
    王藏
    2014年3月23日
    
    有影視圈內人士和俺說,你的某劇本公司正在討論,以前當面和你說了不要關注人權問題,近期又發關於人權律師帖子。俺回:「謝謝提醒,大的方面就不說了,單說個人一真實事:去年我家有事,人權大律師李方平先生趕到現場關注幫了大忙,我今天做點點雞毛蒜皮小事反饋下,知恩報恩人之常情,以後有力會切實回報。至於劇本拍不拍,對比還真是小事。再會。」(配圖:西域武僧 曾因圍觀被抓進派出所時的英姿)
    
    @滕彪 律師說:在律師界,2004年高智晟孤身一人,公開講出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2007年王博案,六律師公開作無罪辯護,並公開辯護詞。不少人權律師參與法輪功案無罪辯護。之後唐吉田江天勇等律師勇闖資陽、雞西、建三江等洗腦班,2014年,到了律師界對法輪功問題破題的時候了。快闪行动开始有效果。任志强也委婉表示支持。他说:“有许多律师维权不成反被害的贴子,…如果律师不能依法行使抗辨权,那这国家就没有希望了。” 我回:请多了解一些真相。并不太难。在没有任何授权、任何法律依据、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关押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公民。数千人被酷刑致死。#建三江黑監獄
    
    @伍雷 律師說:員警設兩道警戒線,水,食品,蘋果竟然一律不准帶到七星拘留所前。目前絕食20餘小時,水,食品全部斷絕。絕食艱難進行。蔣援民律師親自聽到盤查的員警罵:把這些律師餓死他MLGB的!怒!沒法律,沒人性!黑龍江員警!中國員警,就這副德性!
    
    @網友向莉說:天黑了,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大門口,金星、張磊、胡貴雲、葛文秀、蔣援民、席律師,仍然在堅守!!律師們表達依法要求會見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師 的訴求,為此今天張磊和李金星律師絕食抗議!!律師們點上四根蠟燭,為裏面的四位人權律師祈福。#建三江黑監獄
    
    @網友陳劍雄說:秀才,我們二十多人現在被困在建三江看守所門口一帶、幾處進出路口已被疑是黑社會人員封鎖嚴查、有趕來聲援我們的網友已都被擋在外圍,所帶給我們的食物飲水也都不准送進來、形勢於我們非常不利,你擴散現場消息,我們需要大家的關注聲援!
    
    @李金星 律師說: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門前已經絕食20餘小時。斷水了。人尚平安。誓死爭取律師會見權!此地黑監獄問題超乎想像,理解唐吉田四律師!法治中國,我們步步爭取!寸步不讓!#建三江黑監獄
    
    @李方平 律師說:【四律師可能遭酷刑而禁見?】有消息傳出”有昨天從七星拘留所出來,與王成律師被關在同一監室的人說,員警用鞋底打王律,其他人說,別打他,他是律師"。#建三江黑監獄
    
    @蔣援民 律師說:剛才有四個便衣人在從看守所到拘留所之間的路上,走在最後面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人一邊走一邊打電話說”趕緊找局長簽字,把案子立了好抓人。快點去,準備抓人”。 然後他們走入拘留所,在拘留所大樓的大門前與拘留所的人員握手介紹,被拘留所的人接入裏面。
    
    @
    
    轉:【建三江匪幫】【黑農墾黑警設卡,黑社會放言弄死律師】李金星律師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行政拘留唐吉田等四律師拘留所,所長接手續後讓我等。所外大量員警,路上也設卡堵截。今天不讓依法會見,本人將絕食抗議直至會見。旁邊有幾橫人說要找幾個黑社會弄死我,我已經報警!大家幫我向黑龍江公安廳報警!
    
    我一直認為:對法輪功學員所受信仰迫害的苦難的漠視,對藏疆蒙等民族所受的殖民與滅絕的苦難的漠視,對六四「暴徒」苦難的漠視——這三大漠視是當今人們永遠洗刷不盡的恥辱與極權同構罪惡。
    
    XXX,我看你是辱沒哈維爾了,追隨者們刻舟求劍濫用哈氏學說這不是哈本人的錯,每種看似“正確”的學說總有很多缺陷放在不同語境更是。我多年來大體也研究過哈,其作為一種學說或現實參照有些意義,但追隨者要挾哈氏以令諸侯,唯我一統,才是真無知了。我不需要他人劃定的“改良共識”,如同不認可中共的維穩。民間的抗爭大部分不來自書本,而是現實苦難和生存困境的激發。苦難即啟蒙即教材,抗爭即共識。少自淫為啟蒙者指手劃腳了,少拿“整體”的名義收割人。不要以為字面上提到“世界”,提到“全球”,其人其話就是“世界眼光”和“世界性”了,希特勒、共產國際子孫總愛說大詞。事要具體細做,化知為行。大道理誰都會講牛逼誰都會吹。
    
    推牆話語在任何極權襠國特別是共襠國話筒履帶下相比空間較小較難傳播難道就減輕了價值輻射蝴蝶骨牌大效應?
    
    自由表達、爭論、批評批判是人權,不認同和不聽也是權利,不必誅心或戴帽。人人皆有話語權。任何人、群體、黨派、運動等都可提出反對意見,只要有理有據,包括反對“反對黨”。任何“道義正確”或“政治正確”都不能剝奪被質疑、批評及反對的自由。烏合之眾、烏托邦、奧斯維辛、古拉格的形成就是從力圖封口抵制爭論開始作孽的。[微笑]
    
    個人拙見,一大分歧甚至對立存在於:1、所謂“中間階層”24年來依靠襠國施食、綁架而戀父下持續迷戀在“知識精英”的身份認同和放大的“啟蒙”中,忽視極權邪惡歷史、本性,漠然六四之血自以為有對話空間進而沒有主體性地在空中樓閣中打轉。如此也吧,但一直主動借襠惡勢變相汙名打壓民間抗暴和政治反對,妄圖置自身於“引領者”角色。網路時代為生存空間的抗爭風起雲湧,去中心化、雙向啟蒙的底色不約而同人人成為個體先鋒和群組。鮮明的政治反對更有助於區分敵我形成力量而不會遇打壓鳥獸散歇菜。但政治反對和底層抗暴沒主動攻擊溫和改良,而是虛妄的“中間階層”持續對民間再踩一腳,以顯主角幻象。革命話語對改良話語,其實是基於民間大多數難民生存反抗現實、基礎及也是對維穩鎮壓而進行的正當防衛。
    
    當下,言行以民間為話語場特別是民間抗爭為生命場,打破身份界限,聯結工農利益訴求抗爭才能產生有效性、持續性和推動性。以獨立藝術活動經驗為例,沒有單一永久的老大或總統,每件事有個主要操刀手(策展人),輪到誰擅長之項或機緣之項誰主刀,其他人配合,循環往復前進。
    
    極權的擴張本性驅使的紅色滲透是一直存在的,如德國之聲“丹紅門”,宋祖英維也納唱紅,郎朗白宮奏紅,“孔子學院”的招牌,各國總統或首相、官員訪華達成的貿易交易,與周邊國家的土地割讓賣國求生……
    
    淺見:基礎建設當然需要,如哈維爾、米奇尼克等做的。而土共集極權主義邪惡大成的惡性非同任何國家,甘地和曼德拉面對的與我們面對的有很大不同,超越底線的惡地球獨有,毀滅與苦難的巨大也是此地最大。如果長達65年和64之血仍不成教訓,那苦果仍會繼續。極權經濟大幅度崩潰了極權政治也不會崩潰——再說,極權經濟一直建立在對每個民眾的全力壓榨下,不是那麼容易雪崩。而大躍進時期,經濟崩潰了,而壓迫依舊。極權本性驅使對內殖民和對外擴張的持續,沒有形成規模的抗爭,其不會主動繳械。幻想和期待、等待,只會引向覆滅,如同對納粹,日侵。且土賊甚至納粹。共產主義災難是人類歷史最大災難。
    
    內訌更大些當然喜見。但再內訌民眾還是砧板上的肉的性質不會變。只有當民間形成堅定且規模的抗衡之勢,黨內投機者才會琢磨反戈之意。
    
    談論死亡不是簡單的事,選擇死亡更不簡單。古今中外一直有心靈高貴的人們選擇如此面對生與活。49後,多少人不堪羞辱這麼做了。如今漢地,唐福珍,民工,工人,很多訪民和詩人藝術家……這麼做。而雪域火焰不斷,以極端的痛苦捨身取義,這是菩薩情懷。
    
    淪陷區只有敵我,殖民和被殖民,推翻與被推翻和怎麼推翻的要事,對殖民敵人意淫各種的迂回討論及建言屬不要臉不知趣。
    
    要做煤火,自燃燃他是關鍵,考慮他者接不接受如何接受接受了如何等大抵是撒尿自我熄火繳械,又陷入期他者點火的醜態複做精神和利益的奴隸。
    
    楊佳在舉國聲援之中被處死了,夏俊峰在舉國認定正當防衛中被處死了,範木根接著被法辦了,雪域之火被認定為他者煽動,溫和的伊力哈木被套上分裂帽子,無數搶屍運動之後依然是「自取滅亡」……對於曹順利,當局這次的罪惡與無恥同樣不會有新意,其邪與生俱來。怒兮悲兮奈若何?且看堵洪之垻頑固掙紮因水猛漲全盤崩潰。時日無多,再瘋狂些。不更瘋狂心不死,臭爛透頂希望時。
    
    六四之後一個月,中共中央公佈一個決定:要做7件群眾關心的事,包括: ①懲治官商勾結腐敗。②堅決制止高幹子女、配偶經商。③取消領導同志的食品特供。④嚴格管理公車。⑤禁止請客送禮。⑥嚴控領導幹部出國。⑦嚴查貪汙受賄。網友評論說:看了它當年這個公告,如果還對抱幻想,你實在是比畜牲還笨的人。只要堅持絕對權力體系,拒絕保障私權拒絕分權制衡和競選執政,必然是惡性循環。
    
    使用正體字,重學傳統文化,不是爲什麼多餘的憂慮,而是找回是「中國人」不是馬列黃俄子孫的根據與尊嚴,從文革廢墟中延續點文化血脈。每個民主國家包括港臺,都十分注重文化種族傳承的保護和延續,只有極權國家及處其中的簡單理解「民主」的人們才肆無忌憚地無視或詆毀或想消滅本土文化。這不是很荒誕嗎?選擇簡體還是正體或是任何外文表達當然這是人的自由權利。我未來更多選用正體字表達也是我的自由和一種文化訊息傳達。馬列斯毛中共極權與人權民主自由憲政是敵對的,且傳統文化、宗教信仰都是它的敵人一直在滅之。文革毀儒釋道毀基督伊斯蘭,就是如此惡劣證明其與一切正面事物的對立。而我們回到人性的,文化的或是信仰的生活,就是對這機器廢墟的有效反抗,即是證明我們還是人。
    
    @王朔說毛:什麼三七開!打日本他在後方窯洞,國軍共4萬多次戰役傷亡350萬將士。打內戰血流成河,再充當蘇聯炮灰打朝戰,死傷六十多萬青年,被拒世門之外。鎮反時冤魂千萬,再玩大躍進空村絕戶,餓死幾千萬,打右派,幾百萬知識份子蒙難,窩裏鬥玩文革十年,國家變成瘋人院!你還歌頌它,你是人嗎?
    
    智慧僅在知識學習初期才與知識有點關係,而在極權社會呈現的普遍的惡之平庸與平庸之惡中,「知識」成了「混世」之幣與通向智慧的大礙,也當然會背離世俗人生品質與人性良知。即便不處極權社會,在非科學的唯物論與進化論之井底,人顯現出比較徹底的庸俗、愚昧與虛妄,陷入此種知識的累加中,那可以肯定的說其人與智慧絕緣了,且還是個人人生及會殃及他人的災難。
    
    「不追求權力與只約束權力」——還有比這話更曖昧、更庸俗得貌似高尚的嗎?特別對於真正從事民主事業及具備「民主常識」的人來說。長期在黨媽狼奶腐蝕中,才能將「權力」視為猛於虎陰於狐,正如對「政治」的恐懼和誤讀一般。再說「權力」與「極權」、「特權」、「強權」是同一概念內涵嗎?就說話語權力,第四種權力,不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追求和捍衛的嗎,且此種權力歷來成為民主社會的重要保障。羞答答地這麼說,要麼是投誠討好,要麼追求的不是民主或不懂民主。且民主的另一大要素多黨競選,你要參與競選你必追求「權力」,這與坐「皇位」是不同的政治學概念。難道你所理解的政治權力就是「特權更替」?且只有更多人積極把握參政議政的權力,民主的瓶頸才會打開。另,「權利」僅僅是個日常平庸或法律基礎概念,能改變政治和文明生態的只能是「權力」。即便未來不從政,自古至今,現實各個領域有所作為的人們在書寫、表達與創造中更多是爲影響他人和世界的「權力博弈」。
    
    民主知識與常識不難懂,只是民主實踐難做。「素質論」者們往往愛誇大「民主」的「玄學」,而吝嗇於「民主實踐」。從多年的中國「民主氛圍」簡單的考察中,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問題:從「知識份子」的身份營造和不必要的誇張中,「人性批判」大於「制度批判」,在詭異的從「文本到文本」的貌似繁複中,逐漸省卻民間力量和反對、抗爭之力的重大現實及影響,不斷回到「紙上談兵」的「中國式怪圈」,進而耽擱於空談,陷入「從上而下」的人質期待病與「包青天邏輯」。然而,這正是極權主義的「威力」與戕害所在。
    
    「繼續臨屏記錄隨感思想」:實在的非口頭的正義必有其強制力。光有審判沒有執行力,我也願意長期當不付代價或付小代價的得勢得利者。如同一種「軟弱的善」對於「強大的惡」來說是無所作為的。只有「強大的善」才能制衡「強大的惡」,如同面對強姦,你的任何良言善意對於一個不屑講理也不懂理限於「欲望衝動」的匪徒來說,只有正當防衛亮出你的強勢與刀刃,才能對其有所約束。現實確實如此,獨裁者能聽懂的只有言行上的槍砲的聲音。
    
    「小段子」、「小報文」、「心靈雞湯」在「價值碎片化」的當下,成為平庸之惡大語境下的轉瞬亮眼但即逝的言語泡沫。這遠比艾略特更「荒原」,比「世界的午夜」更瑣碎漫長,更傾向於「孤島」和「古拉格群島」。世俗不是罪錯,而將世俗當彼岸或終極,就是「垃圾時代」最好的註腳了。
    
    真探求真知的人不會以思想討好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府。他只會對生命的尊嚴和意義負責,對自由的價值負責。在廣場之前,在現實和精神的柏林牆前,中外皆會呈現一批屁股定腦和勢利乖巧的「學問」與「知識份子」,這不奇怪,或可推責於時代的淪陷和局限。討好西方,從54始就成急欲走出「農耕文明」的知識圈主流,不分優劣的急切,也讓西方馬列乘虛直入禍害家國。當今討好民主國家的綏靖主義思潮,也成熱門光鮮學問,還可贏得一副「道德的高帽與獎項」,於中國嚴峻的政治困局來說就其暗自鼓吹的「實用價值」來說也是隔閡、微弱的。再者,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真的只對自己國民利益負責,只要中國能有生意做,他們還真希望你們再在極權社會中處久一點。當然,若到二戰硝煙波及的層面,他們也不會束手待斃。而對於我們來說,你是選擇對自我和同胞的生存危機負責,還是只顧從血淚中「吸取養分」高歌,那真正是考驗人的良知問題了。到頭來,贏得世界尊重和紀念的,不是「勢利討好者」,更非「賣國求榮者」,而是爲家爲國爲自己民族再及爲人類,不計個人榮辱得失與頑強奮鬥的赤子。千年易逝,很多罪惡與醜陋是很難消的。當然,很多大義也難消。
    
    對於具體社會正義活動、運動,有思想主見者正因對蠅頭小利的抵觸與精神的操守,其才是更樂於參與、合作的,還十分願意「去我」。當然,要比較完好的做到這,是有難度,但以此爲向自勵勵他和自利利他,沒有錯。但這並不是純道德化解說,亦非純利益化解說,而是這麼去做的人們,大的福利是塵世的公平、幸福、尊嚴和自由。這既是務實的,也是務虛的。就我個人來說,我不十分願意與沒有獨立思想者合作,也不十分願意與「自我小個性強烈者」合作。當然,一般情況是,我可以都不計較這些,面對牆壁,願做雞蛋的人們,有緣走在一起是榮幸的,沒有比屬於戰友的情義更能抵抗冰霜的。至於現實之外的可依靠的,也是如鐵般可靠的。
    
    既要盡量避免「烏合之眾」之況,也要避免「散沙一盤」之況。觀點表達要清晰,行動上要顧大局——大體如此。不必強認為「同道」,也大可不必「排除異己」。網絡化的未來去權威化去中心化,這在思想意識上是利器,而未來的網絡化集結,會更出現更多合作,則是需要不同的多樣的「志同道合集群」守著大方向之下的「團隊原則」,這樣有利於成事。個人簡單的心態是:對於思想,務必自由表達,唯自由思想是從。對於具體行動,不分任何圈子,只要有利於推牆,就力所能及去參與。對於團隊,堅守團隊原則並爭取獻上一己之才力。隨後,一切隨緣。
    
    對於圍觀薛福順被死之事,好的方面大家皆知,簡單說點其他:
    
    一、我個人真與“圈子人”無冤無仇,另覺觀點切磋時心理可以不要脆弱,都是風雨裏走過來的。我想表達的重點是:只是無數的重大血淚事件不斷被官方邪惡消解其轉捩點意義,讓人悲怒不可言!所以我們要抵制為官方有形無形幫忙的言行。
    
    二、參與當然就是勝利了一步。但很多勝利都會被各種力量將其正面的啟示鼓舞意義化解、扭曲。這也是需要捍衛話語權的。否則一個可悲的現實是:不斷有人犧牲,不斷被利用了為政府幫兇、幫閒。
    
    三、這樣的事例太多太多了。很多時候我們自以為的勝利,其實在官方和水軍攪合之後的眼裏,不過是又一個失敗。特別是“事件化效應”的核心“鼓舞原則”沒有堅守住的話。
    
    四、薛明凱怎麼做我們都會理解的。不必強調這種人性常識。過多強調,等於:1、首先給對政府大不滿的民眾來一個強加的道德大棒威懾,似乎關心薛的人非要人家決鬥一樣——這等於無意幫政府維了穩。2、此事是公共事件,大眾的關心和參與其實與薛怎麼選擇無多大關系。想想錢雲會事件的“普交思潮”及其傷害吧。
    
    五、個人淺見,對於公共參與事件:1、在事件化進行時能儘量放大就放大,而在事情一個段落後,則是要反思失敗,總結經驗教訓以為未來的征戰,而不是搞“言行的慶功酒”,這才是負責任的參與。2、不能閉眼或不發觀點地幫著當局傳播任何不負責任的言論,政府的任何作為都為了維穩,都要保持質疑。即便當事人如此說,我們也要著重其的“人質處境”,不要輕信任何“不自由狀況下”的表達,且很多還不是自己親耳聽說只是傳說的。我們特別不能在重大公共事件裏做出有利於“政府形象”的言行,若是,等於以“小惡”顛覆了事件參與之“大善”。
    
    一些時候,人們會發現:對當局柔情善意不斷的人,對民眾歷來以點帶面譴責和批判毫不留情,且不太在意事件背後。且某些「異議者」總會急著在一直肯定「合法性」的潛在前提下展開言說並幫其找臺階下——民眾你愛死不死,每次死活不過是爲老子的「道德表演」貼金而已!不是俺話刻薄而是現狀刻薄得惡心。
    
    整個世界都是墮落的,都在與魔鬼做著變態交易。
    
    還要被死多少人啊,早該來的才會恥辱地來?
    
    罪惡無底線,是因此地人的忍受無底線/所有臨界點都能平穩過度到冰點/人們總是說積蓄力量吧/嘿嘿,竟又讓後來者失去了力量,讓觀望者自以為無辜地繼續得力觀望
    
    憤怒,這基本的人性的表達,竟不斷被成「無力的」、「可恥的」、「不懂事的」、甚至「有罪的」。悲哀不叫悲哀,叫榮耀,叫堅韌——奴隸的理性和學術自辯一直是深沈的,老練的,符合「道德的」,符合「修養」和「修煉的」,甚至是光耀千秋的。啊,啊,啊,是這樣:奴隸也可成仙。
    
    有尊嚴感的終於被教訓了不知尊嚴爲何物/人們比著誰的耐力好,誰能化無尊嚴的現實爲字面上的尊嚴/鮮血總會被自家人照暗的/很多人在急劇淪陷中總會認為一切會好起來的/鮮血是「心靈雞湯」啊/死了人命或家人/總是可以換來哲學或超脫的/沒關係/人質總會不斷建設好腐朽的鳥籠的
    
    我不得不承認/我不是無辜的,我活該如此啊/哪天我橫屍街頭/不用爲我惋惜/不用再矯情說一些生命可貴的屁話/我就是履帶的一部分/從來堅強又穩重/總實在漠視他人生命/嘴上將自己打扮成上帝//我死了/一點也不會比他者更出奇/滿細胞刻著「報應」之字
    
    極權怪胎們總愛拿著「素質論」或「國民性」的雞毛當令箭意淫天上的大雁如何慢慢吃,並叫囂批判連自身都一知半解的傳統以顯紅衛兵的傲慢,並把自己裝裱得像個「知識份子」,以「啟蒙者」身份投機取巧玩世不恭賣弄媚俗並幫忙消解革命共識。
    
    淺見:1、處國內並不具有天生道德優越感,有些言行國內不敢說做,就需海外盡量張揚,如同大陸體制內不敢放肆,大陸體制外就多異議擔待些,沒有所謂「激進」或「革命」,就沒有溫和的空間,如今的任何異議若沒有人突破,還是文革一般大家都得牛棚或殺頭。2、誰也煽動不了誰,能被煽動的也懂後果自負,一個人不想幹或死任你照圖書館搬多少名人名言或唾沫橫飛也奈他無法,一個人硬要捍衛尊嚴或正當防衛任你如何勸說或阻止也白搭。3、同道是自然生成的,自以為是同道並強要求他者順其臆想的「大局」統一思想也是毛毒附體。4、網絡自媒體去中心化時空因幾句性情化語言就上升到道德譴責甚至黨同伐異有時是脆弱,有時是太過潔癖的「聖主情結」。5、理性交流當然是原則或情懷,但貌似理性的誅心論也是要警惕的,另,排郭門還以上帝的名義呢。6、微博微信群退與不退都是太正常不過的事。
    
    最後補說句:小崗村農村按血手印了,知識份子隨後鼓吹中央改革開放了;學生民眾上街了,知識份子隨後鼓吹民主步伐了;有信仰群體靜坐示威爭了,知識份子鼓吹信仰自由權了;甕安民眾上街了,知識份子又鼓吹路徑了。。。藏人自焚了,知識份子又鼓吹對話和解了,李旺陽曹順利被死了,知識份子又鼓吹習李可能新政了。。。沒完沒了啊[呲牙]
    
    剛肚子疼想改天再接著聊論,現在不疼了那再聊幾句。事先申明,俺不愛繞圈子儘是就事論事,言語不當兄臺直接砸磚或海涵[抱拳]:1、俺認為大量啟蒙幾乎只是知識份子身份營造或認同之用,況且大都與民生現實脫節;當下缺煽動和街頭;真啓蒙或思想影響是恒久之事,只用在民主歷程多為「素質論」且有為襠國幫兇續命之閑。2、獨裁者的打手自建政起就是本性難移心安理得的(大躍進文革少有人對抗照樣打死數千萬)。3、改變執政者絲毫的非溫和講理而是廣場、犧牲、組黨坐牢、群體性事件、組織化做事、各種對抗/抗議、街頭等行為。4、意淫體制改革是深淵,意淫講理改變獨裁是中國夢。5、要說有生存空間真沒有,儘是個財產公示就大批坐牢,無數訪民家破人亡兩不知,雪域火焰一團接一團;要說生存下去任何時候還真有,都有人傳宗接代,任何絕境如今都能吃到草根撿到速食飯盒或打份工,生存是持續的,發展是夢幻的,毀滅是現實的。
    
    既要打開天窗說亮話,也要力所能及行動,俺認為就這麼簡單。各有各的不可替代的異議,若不是針對具體問題和觀點而相互抱怨,就浪費時間沒意思了。俺認為口炮也是行動,有時沒有口炮中的黃金價值,蒙頭做的某些事也會無的放矢會被消解。當然,能做事都是好樣的。
    
    認為極權下有「中間階層/第三條道路/公民社會」空間的並放大「啓蒙/智慧」的是對土賊和極權及鮮血認知不清。當然,大體上就理不就事,行動是可貴的。若停留販賣虛假希望則是要捅破的。捅破重要,當然,怎麼辦及行動才是要事。如今的一些行動,當局都可用「法」來「治」。
    
    愚雖不認同此次民憲派中人對占立法院之事對「法」的過分迷戀對社會運動的不必要抵觸,但他們對大陸時局及多方面理論是部分認可的。
    
    當然,就算是真兄弟在具體問題或不同事件上都會有差別乃至對立,很正常的。所以辯論才會千古存在。如今愚對張口閉口提哈維爾米奇尼克及自我扭曲後的曼德拉甘地的人還真抱有智商上的同情。
    
    突發事件繼續突發成大突發進入廣場語境。少數人讓子彈飛了部分人陸續進入廣場,至於流血規模那是土賊機器決定的。很多理中客背棄鬥爭誠實,要麼限於啓蒙,要麼大談對屎改造屎人覺醒主導(談的時候分秒只處於被改造現實),要麼忙著臆想廣場後的「寬容」。就是不誠實面對促成廣場之事。做不好革命的理論和心理準備,屆時理性溫和文明上街了,土賊一履帶又鳥獸散了,這才是真正的放大代價而不是減少。
    
    維權是目前主業,廣場之前的重要過渡。既能以民生吸引人擴大夯實底盤,且激發變局熱情和行動,又是一個相對表面中性和有一定空間的正事。
    
    @莫名堂 說:“理中客說口炮黨是待變,沒錯,但總好過建設性反對派的待操吧。一幫宵小想低風險投機而已。所謂建設性反對=我不是反賊。SM也是多方共贏,還可以多P。”@屠夫 說:“黨國一操,就變名詞,一下子我不是反對者,被操一下又變成政治反對者,再操一下又變成建設性反對者。”@登雲莊主 說:“朝廷是西門慶,建設性反對派是潘金蓮。”我說:“他們說的對頭啊。”
    
    魯迅被掩蓋的歷史和紅色謊言及斷了文化骨的「新青年」打造成一個陰性閃耀的「神話」。
    
    亦正亦邪,不拘一格。年少時的夢中情人林青霞塑造的此形象,真給此電影帶來回味的幾分蒼涼。一入江湖歲月催。不勝人生一場醉。
    
    睡不著,瞎扯幾句:話說人間俠氣消散,江湖道義瀕危。當下行人喜鑽精明老練,尤煩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以玩世期贏幾分虛榮。多寧可掉牙吞咽,不願絕地梟鳴。即便火燒毛髮,做不得杜鵑啼血蠢事。思復回武俠笑傲之境,荒野孤僻之地,寒光一閃,瞬念之間,西門吹起雪,尋歡把酒,是為古龍意氣。令狐輕狂,東方飄然,總令各名門正派醜態畢露,孰是孰非,得刺穿皮肉,正是金庸眼界。於是血雨腥風,江湖總有小鳳留香,華山論劍,小寶戲弄。楊過苦等,阿飛仗義,竟是一片癡情男女。
    
    [接上]紅塵渾噩昏惡,極權怪胎日夜裸奔得樂,不僅以暗壓明,且擅長以理壓情,盡毀血性。理從不匱乏,只缺數根骨頭,點滴足跡。自古情能動人而理不動人,如窈窕淑女只愛英雄氣概,做愛時分只管發力盡興那管分析姿勢角度。荊軻一出,玉嬌亮刃,天下敬之。然而黃俄流毒,滲透骨髓,陰風陣陣,塑膠道理大堆,自娛自樂,鮮血可成心靈雞湯,吐皮抹唇竟號以啓蒙美名。山河失色,白臉橫行,人妖出沒,兩手無縛雞之力者好話高調唱盡,自淫國師引導眾生。癡人總說夢而不自覺,放眼只是饅頭戲場。嗚呼又哀哉,人性之人不常有,裝神演聖之太監常威風自負。
    
    或問:當下國病無望根源更甚者何為?藏曰:一為對惡劣之寬容甚於對正義追求;二則不顧先人親友肉身獻祭喜炫耀廉價善意;三乃嘴皮功夫甚於腳板功夫;四是不解正當防衛為何物視友為敵視敵為友長他人邪氣滅自身尊嚴幻想大於教訓與虎謀皮大做中國夢。
    
    認同和檢討。(@唐吉田 律師:給一些癮君子的建議:無論是禁煙區還是非禁煙區,當你身邊有人不抽煙,尤其是有女士等需要關照的在的時候,請儘量克制住煙癮;實在忍不住,可以到外面抽完了再回座。我尤其理解不了有人自己抽就罷了,還要拉著別人一起抽!一大早說這個,是希望有些夥計能知行合一,不要口口聲聲說追求權利,實際上自己卻自覺不自覺地在侵權。這回我歡迎對號入座!)
    
    前不久看了電影「上帝保佑美國」,說的是一個美國屁民厭倦了無聊噁心的電視真人秀,並被誤診絕症,遂走上追求正義的復仇之路,向謊言社會個人宣戰。回過頭看看中國大陸,無窮盡的秀場TMD的比地獄刑場更繁複,殘疾人成了趙本山的愚弄對象,各種達人秀場那些傻逼評委將弱勢屁民當笑料按燈,引發施虐受虐狂歡,小瀋陽之類的猴子屁股扭動不停,自尊淪為自賤譁眾取寵——這一切,都在鄧氏極權的提繩操控之中。請問,你被進入溫水氛圍而仍在嬉皮笑臉嗎?
    
    「這些都隨同他的屍骨一起埋進了查灣的墳地。但是,那麼短短幾年裏烈火一樣燃燒過的詩情,貧病交加中留下來的數百萬字的詩歌和文論,卻跟他的名字一起走進了永恆。」分享。紀念。活著見證也好,抗爭也罷,能超越的請盡情超越。無論很多人以偽後現代式的輕浮+貧困的理性城府,來嘲弄那孤獨的身影和純粹的詩情,海子從未辜負青春。人們深處苦難廢墟,正是因遠離青春而接近著死亡。
    
    圖配詩:即便作為一隻青蛙正被吞咽/也要死捏你的喉嚨/讓你知道吃食並非那麼容易
    
    春天又來了,荒蕪才是真相。很多言論總是會審美的,再荒蕪也能變成夢幻。
    
    每次表面的「天災」之後,總有廉價煽情實則鐵石心腸的國人隨機器舞(隨雞起舞),看似溫馨實則噁心看似正能量實則負能量地刷屏「加油」、「不哭」、「默哀」、「挺住」等塑膠詞語及點上蒼白的「蠟燭」符號,為自身的麻木不仁找尋一點透明的遮羞布,為慘死的心靈再一次塗抹一點偽劣的豬油,為自身對現實的逃避再暴露一些軟弱無能——繼續放棄問責/反思,繼續自以為倖免及自我赦免。地震之死,毒食品之死,暴行致死…這次馬航之死等等。消費死亡成了持續的娛樂至死——生命果真不值一錢。誰能保證自己不是下一個,你今天只能簡單賣弄這些,某天你收獲的就只配這些。
    
    一大早俺又被超嚴重霧霾弄得咳嗽和精神恍惚,看到此超嚴重噁心帖。“心中有愛”,愛尼瑪啊,灑家倒邪惡地想看到此帖的炮製者們被檢測出癌症的囧樣。還是,依然,只有電影《天註定》裏那小姐也這麼回復過的話:TMD!
    
    譚作人,四川省成都市人,2009年2月起草題為《5.12學生檔案》倡議書,呼籲民間對汶川大地震遇難學生校舍工程品質進行調查,2009年3月28日,被成都市公安拘捕,於2010年2月9日被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譚作人有期徒刑5年,今天2014年3月27日刑滿出獄。(王藏附注:請第一次聽說譚先生的父母換位想想,要是自己當時生活在汶川呢?自己的兒女依然在豆腐渣工程下學習呢?某天意外發生了,你連哭叫及瞭解真相的權利也沒有呢?)
    
    看看俺實拍的這超嚴重的霧霾!小詩一首:哪天我因霧霾致重病或死翹翹了/我不會再怪體制之惡/我只會怪自己沒有作為/雖說我曾和友人街頭舉牌抗議過/但這遠遠不夠/今天,我還不是如周圍戴口罩的傻逼一般/沉默,無視災難/讓毒霾隨次次呼吸腐蝕內臟/帶著一身病邪/嬉皮笑臉,裝得真像個人樣
    
    行政,立法,司法,媒體,街頭。沒有話語權力和公民抗命,前三者有保障嗎?前四者如若沆瀣一氣,那就只有街頭才能爭取或捍衛憲政法治了。抵制後者,就是否定民主和自由。街頭是根本性權利、人權力量和世俗世界的終極防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920416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图)
·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王藏:“反恐”賦
·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9-12)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5—8)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1—4)
·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王藏:《詩想錄》(節選) (图)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图)
·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王藏
·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王藏 (图)
·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图)
·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图)
·王藏:网友大年初二营救薛明凯母亲小回顾
·王藏(北京)和张皖荷(广州)的照片诉求
·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王藏:“再说一遍:校长,放过小学生!开房找我!”
·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王藏: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被抓新进展(一)
·诗人王藏微博呼吁关注夏俊峰,引起网友又一波声援热潮
·詩人王藏對於薛明凱先生父死母失蹤事件的聲明
·王藏: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请编辑以此稿为准,谢谢!) (图)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