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勇气源于知识和信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6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我从小就胆小,怕这怕那。到了三十多岁还不敢在夜晚走山路,听了鬼故事半夜不敢合眼,更不用说“乱坟岗”了。也因此常常被亲戚朋友讥讽为胆小鬼。但这些年事情却渐渐起了变化,例如家乡的亲戚熟人,以及过去的一些老朋友再见到我时都会冲我说“你胆子真大”“真勇敢”之类的赞誉。有的还竖起大拇指。弄得我挺迷惑的,其实我的胆子还是一样小啊。
    
    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孩子来说,爬到高高的树上摘果子,跳进池塘挖泥鳅,是最基本的胆量,而天黑可以一个人走夜路,甚至打赌时只身一人摸黑走到村子对面山头上的那片乱坟岗,就是最最最有勇气的人了。而我,既不会爬树,也不愿下池塘,更别说在夜晚穿过乱坟岗。天黑后,我甚至都不敢出门(哦,我说的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下哦,那时对门山上的骨灰发出的“鬼火”比农家里的电灯还亮)。记得外婆房间有一具她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那简直成了我的噩梦,我总不能不去外婆房间吧?
    
    像我这样胆小的孩子,在长辈眼里就是“没出息”。长大后,我依然是“没出息”的,只不过由于总是向灯火辉煌的大城市挤,不再担心走夜路撞鬼了,但在其他方面,我还是比较胆小的,例如稍微感觉到危险的地方我是不会去的,看到别人玩一些刺激的体育运动,我很欣赏但依然不肯尝试。总之,对于那些自己无法掌握,或者不能预测结果的事,都有一种天生的胆小心理。我最怕的还是鬼魂和死人。
    
    可是在另外一些事上,我却让那些说我胆小的人跌破了眼镜。例如我从小就想当兵,去打仗,而且常常表现出不怕死的样子,还因此自己改名叫“军”(后改为“均”);对生活中欺负人的恶霸无所畏惧,好几次“以卵击石”,挑战那些我明显打不过的人;大学毕业后,我主动要求参加了有一定风险的工作,还被派到国外工作,危险性就更大了。一位知道我仍然“胆小”的朋友曾经好奇地问我,你好像胆大到不怕死,但为什么却又胆小到连死人都怕?
    
    这些年就更有意思了,由于写了几百万字的网络文章,几乎被所有以前就认识我的老朋友认定为“勇士”,很多哥们姐们自然想搞清我的“勇气”来自何方。弄得我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我勇敢了吗?写这样一些东西就需要“勇气”了?这不禁让我思考,自己到底是胆小还是勇敢?勇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有一位小时的玩伴,在胆量方面,他无疑是我的偶像。别说走夜路、穿乱坟岗,就是公社的医院里刚刚死了人,他都敢一个人绕太平间走一圈。多年后,当我送给他一本我的书,谈了一些我的写作理念后,他先是一副为我担忧的样子,随后我发觉他简直被我吓坏了。我很不解,你连乱坟岗和死人都不怕,怎么会被我的写作吓成这个样子?
    
    不久前我们又在微信联系上,我找了一个机会同他探讨这个“怕”和“不怕”的问题,他的回答很简单:他不相信鬼神,他觉得人死了就死了,它们不能把他怎么样,但在当今的现实社会里写我写的那些“乌七八糟”的文章,可能会遭到一些地方政府的打压,还有权贵们的报复,弄得不好丢掉工作丢掉机会,严重点,遭受打击报复,连累家人,当然,更严重的也不是没有:家破人亡!
    
    他最后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我也想不通,你连这些都不怕,怎么会害怕走夜路、走乱坟岗、去太平间?
    
    他的这句话对我启发很大,我以前之所以害怕鬼神,是我不能看到结果,我隐约感觉它们存在却又不能确定,让我疑神疑鬼,我可能并不是一位无神论者,虽然我从小被他们教育为除了他们什么都不相信。
    
    以前我想当兵打仗,保家卫国,我并不怕死,因为我觉得这事是光荣和伟大的,是一个确切可以知道的结果。后来我开始写作,其中很大一部分内容是我认为对国家和民众有好处的,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我至今不认为写作、讲真话需要“勇气”。
    
    可是,扫一眼周围,“说真话”的勇气几乎是每天都被人称道,也是当今被推崇得最高的一种“勇气”,相反,你什么时候看到有人在表扬一个不怕尸体和乱坟岗的人是有“勇气”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这位“胆小鬼”莫名其妙地成了一位有勇气的写作者。
    
    说真话的写作者成了“勇敢者”多少折射了社会的无奈,就像历史上很多原本做了一些很正常事的人,被称为有勇气的人而铭记在历史上一样。不久前我去美国国会山游览,围绕国会里的雕像转悠,发现最新树起的雕像是Rosa Parks女士,她就是那位被誉为历史上最勇敢的女性之一的黑人女子,在种族隔离时期,她勇敢地坐在了公车上专为白人设立的座位,从而引发了美国黑人和白人反对种族隔离政策的抗争。她在2005年才去世,雕像被抬进了国会山(这里只有去世的总统和每个洲两位最杰出的历史人物的雕像才可以搬进来),同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以及总统们站在一起。
    
    我有时想,她那样做真需要很多勇气吗?如果我的国家规定我不能和白人或者权贵坐在一起,我会抗争吗?我又想到继她之后,美国的黑人还为能够进入只允许白人就读的学校曾经“勇敢”地抗争,在白人学校门口抗议,冲进校园等等。还有同白人总统的雕像摆在一起的马丁·路得金博士,这些都是以勇气而著称的。
    
    站在现在的高度回顾美国历史,也许会认为,这样为自己的权利抗争好像也并不需要多大的“勇气”吧。可是回到中国后,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相当长一段时间,进城农民工的孩子无法就近进入公立学校就读。也有维权人士为此事提议、造舆论和抗争,甚至有为此被抓起来判刑的。可是,当我接触这些农民工后,我发现没有任何一位认为他们应该主动去抗争。他们没有那个胆量!事实上,也几乎从来没有出现一次因孩子上不了学而去学校静坐、抗争的事件,就如当年的美国黑人们做的那样。
    
    勇气,这种勇气,这种为自己争取权利、说些真话的勇气,看起来确实很稀缺。那么,这种勇气到底来自何方?
    
    我个人认为,这种勇气首先应该同信仰相关,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是生不出勇气的,当一个人有坚定的信仰,就可以做到无所畏惧了。有了信仰,就有了是非观,只有当你做的事是正确的,只有当你问心无愧的时候,你才有勇气面对一切危险。其次,勇气是同一个人的知识分不开的。当你知道世界上和历史上发生过的那些事,你也应该知道历史和世界的潮流会向哪个方向走,顺应历史潮流的人自然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最后我想说一下,自从母亲和父亲相继离开人世后,我害怕鬼神、不敢走夜路的毛病也豁然而愈,最爱我的人都到了那一边,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我甚至期盼以前让我害怕的情景出现呢。你说,这种勇气,是来自知识,还是信仰?
    
    杨恒均 2014.3.2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1970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杨恒均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杨恒均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杨恒均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杨恒均
·飞机哪去了?/杨恒均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杨恒均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杨恒均
·杨恒均要‘替天行道’!?/伊利夏提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杨恒均
·秘书与太监/杨恒均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杨恒均 (图)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杨恒均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杨恒均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杨恒均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杨恒均
·中国如何在无声的较量中击退美国?/杨恒均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杨恒均
·不尽责的父母比不孝顺的子女更可恶/杨恒均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杨恒均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