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1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虽说现在中美关系还不错,但还是很复杂的。影响中美关系的因素很多,有些还很严重,所以习主席提出了要建立中美“新型的大国关系”。一开始美国方面不冷不热,这段时间发现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北京也确实有诚意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试图避免历史上不同政治制度大国之间的权力更替一定会有热战或者冷战的历史宿命,美国这才从政府到智库开始关注“新型大国关系”,想搞清楚“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
    
    中方摆在“新型大国关系”最重要位置上的就是互相承认和尊重各自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s)。但恰恰是这一点,目前还没法达成共识。对北京来说,最大的“核心利益”就是政局稳定与执政党的领导地位不动摇(one-part system),可在外交与国际场合,直接说出这样的国家“核心利益”颇令人难堪,于是就有些含糊其辞,希望美国人心领神会,可美国人偏偏假装听不懂。当然,我能理解,要让美国公开承认和尊重这种“核心利益”同样是强人所难,不但违背了美国230年来的立国理念,也有背他这些年在世界各地打拼的目标。所以,“新型大国关系”要想落到实处,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我希望不是“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上面说的是政府层面的事,但不管政府之间做什么,并不影响我们这些民间机构与民间写作者利用力所能及的平台,增进民间的交流,增加普通民众对对方的了解,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种“公共外交”,从长远老讲,恐怕更有意义。在全球化时代,在开放的社会与信息公开的时代,真正决定两国关系走向的,最终还是取决于民众的认知与公共意见。
    
    过去十几年,我亲眼见证了大陆和台湾关系、中美关系与中日关系的风风雨雨。1997,两岸关系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怪吓人的,后来几乎是一夜之间,风平浪静,啥事都没了。我从那时开始意识到不报道真相、不允许不同意见的媒体实际上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是很危险的。但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当时五千多个电视台、报纸几乎都是官办的,报道的口吻千篇一律,弄得所有的人(除了北京和李登辉之外)都认为两岸这对“兄弟”肯定要再打一仗,好像不弄死几百万中国人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似的。
    
    不久,两岸这对“兄弟”就如胶似漆了,倒是被喻为“夫妻”的中美两国开始磕磕碰碰,尤其是2008年后,美国媒体对中国不客气,中国官媒也开始大张旗鼓地宣传美国人的阴谋和邪恶,弄得一些连美国在地球上哪个方位都不清楚的年轻人开始热血沸腾,一说起美国就咬牙切齿,好像他们的房子被拆、工资太低以及政府的贪污腐败都是中央情报局的阴谋,恨不得立马渡海到美国,占领华盛顿,血洗白宫。
    
    很快,媒体的风向又转了,中美这对“夫妻”不吵架了,我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已经“同床”,但已经坐在同一张板凳上开始做梦了——中国梦同美国梦是相通的嘛。“兄弟”不闹了,“夫妻”和好了,可媒体不能闲着,巧的是这时正好又跳出一个一衣带水的恶邻——日本。官方背景的媒体又起劲了,用当初指责“美国支持台湾”的一模一样的口吻与句式指责美国现在又在支持日本……美国真是躺着也中枪啊。最后弄得一些喜欢吃生鱼片的人都不敢去中国人开的日本餐厅,担心被扣上“汉奸”的帽子。
    
    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只能发出一种声音的媒体,没有能够在政治人物失误或者别有用心时坚持公正的报道,刊登不同的意见,实则扮演了很坏的角色。互联网的出现,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我们虽没有非盈利(non-profit)机构从事“公共外交”工作,但我们有“非盈利”(no-paid)写作给外交提供一点正能量。过去十年,我主要关注中国国内政治改革与民主化进程,但也写了几十万字的国际关系评论文章。
    
    在海峡两岸紧张时,我写了大量的呼吁两兄弟坐下来谈,主张北京通向台北的路不必绕道华盛顿;中美关系最紧张的时候,我认为同美国搞好关系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中日大闹时,我写了多篇文章提醒他们别玩过了……当然,我更多的博文,还是向那些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出去看看的青年人介绍我所有见所闻、所思所想,我认为,任何牢固的双边关系,必须建立在两国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理解上,无知、误解与误导只能导致偏见与对抗。
    
    我有很多这类旨在增加中国普通读者对美国的了解、减少误会、缓解仇恨的博文。例如2008年时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大量青年被主流媒体引导认为美国的民主和言论自由都是虚假的,民众没有抗议权,针对奥巴马的批评和丑化行为会遭到打击报复。于是在不久后一次访问美国时,我穿上一件明显印有丑化奥巴马漫画图像的衣服,绕着白宫走了一圈,还在华盛顿期间写了一篇抗议美国政府官僚机构的文章。我当天就把图片和文章发在博客上,很多年轻的中国网友通过图文多少增加了对美国的一些了解,要知道,他们可是生活在一个“丑化”乡长都有可能被打击报复甚至送去“劳教”的地方——谢天谢地,在网友的鼓噪下,“劳教”好像已经废除了。不过,我得对奥巴马说一声对不起,我不是真不喜欢他,我只是利用了一下他。有点不地道,但我知道,美国人的总统就是用来“利用”和批评的。
    
    再如,前段时间美国的退休国防部长盖茨写书点评美国政坛人物,几乎把从总统到国务卿的所有白宫人物都批评了几句,这件事在中国的主流媒体上被报道的比较多,这当然没什么,也符合事实,但一些试图由此引申出美国的民主制度虚假,以及美国政府在欺骗民众等等的做法,就过了,会给信息不全甚至连思考都被限制的部分中国读者留下错误的认识,这个时候,作为博客和微博作者,就有必要点醒一下:你没看到人家一个退休的国防部长都可以揭露现任政府的内幕,直接批评总统和国务卿吗?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看新闻联播可以增加幸福感,但如果不结合老杨头的博文看,你可能很快就变成幸福的傻子。这些年,像我一样的成百上千的网络写作者,多多少少对中国普通人理解外部世界做了一些贡献。有了互联网这个平台,一些人试图靠制造舆论来激起仇恨、转移视线达到其它目的做法,恐怕都不会那么顺利了。“公共外交”不仅仅是做政府无法做的事,还要设法避免政府做一些不太好的事。
    
    相比中国来说,美国民众的意见对当局的外交决策具有更加直接的影响,但我们痛心地看到,就在中国的一些网络民调显示中国人对美国人的好感在上升时,美国人对中国的不友好甚至敌视的比例却在增加。中国有一些外宣计划,也投入了不少钱,但由于他们不理解海外的生态,或者不愿意去理解,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官僚作风,效果往往不是很好,有时甚至做多少错多少,更有一些起到了反面宣传的效果。我认为增加美国人对中国了解的这种工作,还得由当地的华人华侨以及像“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以及老一辈中美问题专家和美国外交官来做比较好。美国的媒体看中国也应该全面,不能抱妖魔化的心态。
    
    在中国,我们这些博客作者走的还是草根路线,影响的是巨量没有多少影响力的普通人,不过,我相信,当成千上万没有影响力的普通人了解到真相,接受到多元,并开始学会通过互联网和新媒体发声时,他们不但能够影响那些有影响力的政策决策者,其本身就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巨大力量。因此我认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中应该加进一条,那就是开放的社会,流通的信息,确保两国民众之间也能做到从了解到理解再到相互尊重。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杨恒均 2014.2.27 纽约《2014旅美日记》之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919918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要‘替天行道’!?/伊利夏提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杨恒均
·秘书与太监/杨恒均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杨恒均 (图)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杨恒均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杨恒均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杨恒均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杨恒均
·中国如何在无声的较量中击退美国?/杨恒均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杨恒均
·不尽责的父母比不孝顺的子女更可恶/杨恒均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杨恒均
·反腐能否真正做到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杨恒均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杨恒均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杨恒均
·绶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杨恒均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杨恒均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杨恒均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杨恒均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