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二百五习近平梦想“打右灯,向左转”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8日 来稿)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12月26日,中日两国当政者不约而同都在拜灵:一个请神,一个弄鬼;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就在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同一天,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入庙拜毛,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习近平发表讲话强调:要永远高举毛思想的伟大旗帜;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这充分表征了习近平就是要成为毛泽东的复活灵魂,以完成毛泽东思想的世代传承。
    
     习近平“改革”的根本性质与目的
    
     中共刚刚结束不久的,由习近平主导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最关键一句话就是,“最重要的是坚持党的领导”。这个基本事实,充分暴露了当今习近平“改革”的根本性质与目的。为此,人民日报2013年11月19日发表《加强和改善党对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导》文章进一步阐明:文章称,要坚决守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条底线,坚决反对任何改变社会主义制度性质的图谋……该改的坚决改,不能改的坚决守住。”充分诠释了三中全会炒作“改革”的本质。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最引人聚焦的话题,应是设立更加“以党代政”,甚至“以党代法”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进一步集权垄断于党的最高层几个人,其实质就是以众多“改革”许诺为名,行少数人独揽朝纲之实。甚至习近平近来正强势主导经济政策,让原先主管经济发展、第二号领导人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权力不断弱化。因此可以肯定,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巩固权力,而不是改革权力。
    
     习近平的面子与骨子
    
     习近平上台之始刻意南巡拜邓。但在到访罗湖渔民村的前一天,胡耀邦照片却被嘱临时取下。这显示了习近平决不触碰胡耀邦宽容“自由化”的政治改革。如此同时,习近平南巡发表的“内部讲话”称,苏联和苏共一夜崩盘原因是信念动摇,否定苏共历史、列宁及斯大林等领导,思想搞乱了 ,声称“竟无一人是男儿”, 这是他骨子里的东西,本是讲给内部人听的,但面子上他要讲亲民、讲廉政,要反腐,特别是要坚持“改革开放”。甚至今年“春节”前夕的2月6日,他与党外人士代表讲话时表示,“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可谓深得毛泽东虽帝王思想,却高喊“人民万岁”;要百家齐放,却又镇压右派的两重性真传。
    
     如此政治背景下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处处透视出要以“全面深化改革”为面子,以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为里子,坚持在没有“一人一票”的黑箱里进行由红色特权集团内部,传承“一统江山”的法统。
    
     实证意义上的极左行动
    
     最据实证意义的是,自今年3月起,国内许多民众都因行使言论和集会自由而被拘捕、扣留或软禁,仅媒体聚焦的就有:11人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11人因“非法集会”被捕;52人因“聚众扰乱秩序”被捕,他们的家人亦受监控。尤为恶劣的是,中共今年夏天还特别启动了打击"网络谣言"的专项整治运动,此后针对网络言论的管制力度日益加强,其中包括打压异见人士;逮捕网络大V;公布"网络诽谤刑事案量化入罪标准",规定"网络谣言"被转发500次者可被判刑;召集网络名人召开会议要求他们"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秩序"等。就在11月15日,新华社公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当日,主张普世价值的学者张千帆、章立凡等人博客遭关闭;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站双双被封堵。今年国际人权日,官方媒体不仅对人权话题集体沉默,而且大肆侵犯民众人权:集聚北京访民到美国大使馆上访时遭拘押,久敬庄黑监狱已人满为患;贵州人权研讨会多名成员被带走,失去联系;国内不少异见人士被监控,就连刘晓波的妻子也要被软禁。而为“官员公开财产”奋斗的宪政学者、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及其追随者,正面临审判。
    
     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
    
     习近平接班一年来,显露出越来越明确的左转倾向,崇毛、拜毛言论不绝于耳,多次提及前苏联倒台教训,要时刻警惕颜色革命,抵制宪政民主,表示其一党专政领导地位与利益不容挑战习近平西柏坡发出“两不变”政治宣言。为此,习企图在拒绝普世价值、“公开财产”的制度制约前提下,以毛泽东式 “党性性教育”、“群众路线”、“批评和自我批评”等整风反腐,维持正统地位。
    
     眼下不少舆论认为习近平是在“打左灯,向右转”,其实这是对现象与本质的倒置,是对习近平真实意图的误读。对习近平来说,改革仅仅是发展期统治利益的手段,保守“红色江山永不变色”才是其目的。其实真实的习近平,是在“打右灯,向左转”。
    
     当今中国,当政者“稳中求进”的经济改革策略与整党反腐的个别政治事件与举措,都是为了强化一党专政,而不是相反。习近平自己也承认,改革是倒逼出来的。无论小岗村“包产到户”,还是城市“企业承包”,都不是“顶层设计”和主动改革,而是民众对权利的艰难争取。正如收容制度、劳教制度被废除的历史性进步,也是这些年来包括刘晓波、许志永等众多公共知识分子、律师、法律界人士以及民众不断抨击、推动与上访争取而来的结果。
    
     政治妥协的精髓不能阉割
    
     正当习近平主导中国政局发生向左发展的今天,《调查》杂志8期刊文称:“中国人太懂斗争,太不懂妥协了。媳妇的斗争不能结束婆婆的专制,要结束婆媳之间的天敌关系,只有改变家庭结构。同样,被迫害者的斗争并不能结束中国的政治迫害。”甚至称中国人的“斗争哲学,导致只要中共一退让,反对派马上得寸进尺。”这是一种对现代政治妥协精神的曲解。
    
     本作者曾长期研究“共同妥协理论”,但对此文观点不能苟同。首先,妥协应是共同的,不是单方面的;其二,共同妥协是以斗争为条件赢得的。本作者早在1998年与林牧老的“新文明通信”中,就专此谈到:从相互对抗走向共同妥协的历史过程中,要经历各种社会力量的斗争、制约、分化、组合阶段。一个共同妥协的社会,既不是坐等而来的,也不是执政者恩赐的,而必须要经过积极、理性、稳健的政治斗争来争取。历史上,所有当权者都不可能主动对人民宽容与妥协,而是在斗争中导致力量对比关系不断发生变化过程中被动地做出让步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因此而重演“你死我活”的对抗性历史。新文明价值观所言的全新社会变革,是“共同妥协”与“大家都赢”;为了正义而不是复仇的社会运动。
    
     目前中国当权者,正向进一步强化专政力量方向左转,不仅不肯向民主力量妥协,还在加大抓捕、迫害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力度。习近平“8、19”讲话,更是发动来势汹汹的新意识形态舆论斗争,根本就不承认任何反对者有资格可以平等坐到谈判桌。这一事实也反证了中国的民主力量还很幼嫩,还没有构成足以迫使其做出实质性让步的情势与压力。在此情势下,自我矫情地谈妥协,岂不荒唐、无知。今天我们在思维方式上的战略转变,不是要放弃斗争原则,而是在目的上与传统斗争观不同。今天我们所强调的新文明斗争的出发点,是为了“共同妥协”,而不是“你死我活”。
    
     然而,至今还有一些人幻想以保红色江山为己任的总书记会否定毛泽东、否定反右的前三十年,要求民间理解、甚至支持“好皇帝”,以妥协还认可。这不仅是不切实际的异想天开,更与当今时代所倡导的平等谈判、权力竞争、共同妥协的新文明价值观格格不入——请不要阉割现代政治妥协的精髓。
    
    
牟传珩: 二百五习近平梦想“打右灯,向左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1920310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习近平不知道共产党员在哪里?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异见人士薛明凯父亲“自杀”案
·牟传珩:用五条准据判定习近平的真面目
·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牟传珩
·牟传珩:谁在“偷换”社会公平?—— 既得利益者向民意说“不”
·牟传珩: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亮刃——十八届三中会后镇压寒流骤起
·牟传珩:习近平带头民间吃包子不如带头公开财产
·从“人权对话”到“人权对抗” /牟传珩
·牟传珩:当今中国真“政改”分野——“集权在党”还是“还权于民”?
·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的“政治豆腐渣”工程 (图)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青岛输油管大爆炸震惊国人
·牟传珩:十八届三中全会绽放空心花炮——“2.0时代” 改革泡沫能吹多大?
·牟传珩:我与习近平打赌
·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工程——三中全会政改泡沫破灭/牟传珩
·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牟传珩:谁伪造了“习近平改革者”形象
·牟传珩: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治僵局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传珩:习近平防变向左转,刘云山拜祖推红潮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司法内幕(之二)
·十八大发言人:重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牟传珩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政局没有悬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