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什么春药刺激得喊“过热”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0日 来稿)
    
    作者:曹长青
    

    今年冬天美国东北部和中西部的人倒死霉了,严寒(20年来首次)、大风雪,不要说旅行难,连上班上学都上不成。寒流造成16人死亡,受影响人口达1.5亿(一半美国人口);商家严重受损,连累美国房市股市,被称为“坏天气经济”,更不要说恶劣气候造成的事故、车毁人亡等。
    
    但正在美国人身处严冬、冻得丝丝呵呵之际,美国国务卿克里(凯瑞)却跑到印度尼西亚演讲“必须制止全球气候过暖”。看到这个演讲,当时只一个强烈感觉,怎么不把这个克里里里外外扒个精光,赤条条地送到纽约时代广场,让他好好品尝一下“过暖”的滋味,真是不把他冻成冰棍,不够解气!
    
    美国之音的报道标题是“克里:制止气候变暖是头等大事”。这个被美国严冬冻僵了脑袋的美国国务卿,对印尼等穆斯林国家的头等大事(反恐、经济、民主)已经完全不反应了!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国家,2.4亿人口中86.1%是穆斯林(信伊斯兰教者)。印尼曾多次遭恐怖袭击,其旅游胜地巴厘岛就被炸过两次(导致200多人死亡),首都雅加达两家旅馆也遭袭击(损失惨重)。除了这人命关天的头等大事之外,发展经济,走向民主,更是全球伊斯兰国家急需解决的。可美国国务卿居然跑到印尼嚷嚷“制止天气过暖是头等大事”,他的脑血管被冻成冰柱是唯一的解释。
    
    克里在雅加达说,印尼有岛屿17000多个,气候过暖会导致海水上涨,把整个印尼淹没了。他的危言耸听已经毫无创意,他的左疯战友、前副总统戈尔(高尔)几年前就这么邪乎过,他拍的环保片《令人不安的真相》说,气候暖化将导致北极圈冰雪融化,海水上涨会把伦敦、纽约、孟买、加尔各答等沿海城市都淹没!他甚至信誓旦旦地说,这是2014年就会发生的灾难!
    
    现在已经2014了,伦敦、纽约、孟买的人群和大楼都没有飘在海水上,而是纽约快被冰雪淹没了!连老头、老太都棉衣加身地出来卖力铲雪,而不是穿着泳衣、背着气袋排上涨的海水!
    
    这世界真有像戈尔克里们咋呼的那么严重的所谓全球气候过暖这回事儿吗?任何脑血管还没被冻僵或冻裂的人都有最起码的清醒度:
    
    第一,全球气候是否过暖,属于科学范畴。全球权威机构“美国物理学会”对此至今没有定论。在科学界没有结论之前,那些政客们凭什么信口判定、指点气候呢?
    
    第二,戈尔克里们强调地球温度上升,但却刻意淡化过去100年来全球平均气温只上升了一度三(还是华氏)。这么大的地球(更不要说大气层)100年温度上升一度多,哪需大惊小怪?几十年前有人还惊呼全球过冷,像今天一样,那些咋呼的人连自己都吓不住。
    
    第三,即使这所谓过暖的“一度多”还只是地面温度,是陆地的测量结果,而不是整个地球表层。地球的表层70%是海水,只占三成的陆地(气温)怎能代表全部地球表层?任何坐过飞机、腾空万米的人都清楚苍穹之大,地面(温度)根本不能代表整个地球表层,更不要说整个大气层。
    
    第四,对陆地气温的检测,主要在城市做的。而陆地上多数是乡村旷野,城市占的比例比“陆地跟海洋之比”更低,连三成都占不到。那么这“少数”城市的气温怎么能够代表(代替)全部陆地?
    
    所以,从地面到地表,从陆地到海洋,从城市到旷野,每个比例都相差很大,这样一除减,那个所谓的“全球过暖”数字就不真实到近乎伪造。
    
    更不要说,据丹麦知名气候专家隆伯格(Bjorn Lomborg)的研究,在人类历史上,由于天气寒冷造成的死亡远多于地球过热。例如在希腊,因寒冷死亡7900人,而因炎热只有1400人。在整个欧洲,因“过冷”每年导致140万人死亡,而因“过热”则是20万。隆伯格引述专家的预测说,到2050年,如果地球“过暖”,每年将会挽救140万生命。
    
    面对这些常识和事实,戈尔克里们“总是有理”,竟然强辩说,大冰雪是全球过暖造成的(气候反常)。这真是蛮不讲理到《1984》地步:富有即贫穷,生病即健康,冰天雪地即地球过暖——奥威尔笔下的老大哥如是说——“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戈尔克里这些社会主义分子们,跟共产老大哥鹦鹉学舌学得有模有样呢——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嘛。
    
    戈尔克里们为什么要不顾常识、违背逻辑,甚至硬把黑说成白(寒冷说成过暖)呢?原因嘛,当然是the usual suspects(嫌疑惯犯):
    
    一是虚荣(伪善)。西方左派热衷占据道德高地,显摆自己是好人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环保分子最典型,比如那些大脑被灌浆糊的女郎们,在大街上脱个赤条条,宣称“宁可裸体也不穿皮毛(保护动物)”——在满足暴露癖(享受男人色欲目光抚摸)之际,获政治正确的形象。再如好莱坞男星乔治•克鲁尼,在公开场合开充电节能车,但只要没在公众眼皮下,立马溜进一路喷废气的私人飞机。更别提那个时常周游世界做环保布道的戈尔,他的专机和克里到印尼演讲“全球过暖”的专机,放出的臭气大概比克鲁尼的只多不少。还有那个靠大腿唱歌的麦当娜,蹬着私人飞机,满世界跑着卖唱“保护地球”,放出3万公吨废气(里程可绕地球9圈);这还不够,光她家产生的垃圾量,就是普通美国人的100倍!哦,还忘了,那个成天咋呼要“节能”的戈尔,他家的用电量是美国平均家庭的20倍!
    
    伪善迷惑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做“伪善秀”者得到的奖励是真金白银的。戈尔拍环保片拿到奥斯卡小金人,乘私人飞机环球排废气恐吓“地球过热”、“伦敦纽约要被海水淹了”则戴上诺贝尔和平奖桂冠。
    
    二是意识形态。虚荣/伪善是左派的最主要一面,再拔高点的话,他们还有一部分是出于意识形态——热衷社会主义,要均贫富实现平等,所以自然反对、痛恨资本主义。可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溃败,使左派们不好意思再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分子了,均贫富也喊不大出口了。理念困境中捞到了“环保”这颗反资本主义的稻草,于是死死抓住,要把它用到极致,不惜在冰天雪地喊“地球过暖”——再过几个月等到酷暑时的耐心都没有。
    
    经历过共产专制、深谙自由价值的前捷克总统克劳斯早就看出这个问题,他在演讲时说,环保主义企图操控人类,跟共产党的思维相似。他说很小时就记得共产党“呼风唤雨”这句广为人知的口号,今天的环保们“就像那些共产主义者,坚信他们有权牺牲人类的自由把他们的理想变成现实。……过去,是以马克思主义或无产阶级的名义,现在则以保护地球的名义。”克劳斯撰文说, “面临危机的是自由,而不是气候。”
    
    三是金钱。除了虚荣/伪善和左派理念,更有人想靠环保发财。戈尔是最典型一例。他靠喊全球过暖,获得大把投资绿色产业的机会,因很多绿色产业都能拿到政府补助并巨额获利。报道说,仅仅是奥巴马政府能源部拨款34亿美元建的智慧电网,戈尔投资的公司就将获利近6亿美元。
    
    连左翼的《纽约时报》都不无嘲讽地说,戈尔“一方面当环保斗士,一方面大发环保之财”。从投资、拍环保片、四处演讲等,戈尔迅速积累了财富。2001年初卸任副总统时,他申报的财产不到200万美元,现在则有数亿美元身价。只是他的两项股权投资就愈一亿美元。年初公布的美国联邦众议员(共435名)的平均净资产才是89.6万美元,而戈尔搞环保赚的钱几乎等于全部美国众议员的净资产总和(4亿美元)!
    
    克里倒不缺钱,他娶了个说“中国人跟蚂蚁一样多”的亿万富婆老婆。不费吹灰之力暴富的人,作秀、要名、要奖杯、要权力,则代替金钱成为新一轮春药,一剂让人至死都兴奋异常的春药。戈尔克里这类左派们被这剂春药刺激得头脑总是处于发热状态,难怪成天满世界跑着喊地球过热!(caochangqing.com)
    
    2014年2月18日美国寒冬时
    
    (原载“曹长青网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919700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日本“韩寒”被揭露之后
·曹长青:克劳斯与哈维尔的分歧体现什么
·乌克兰示威背后的文明选择/曹长青 (图)
·从“政教合一”到“政经合一”/曹长青
·曹长青:中国人春节回家难
·曹长青:中共喊反腐 官员更暴富
·曹长青:埃及宪法公投展示了什么
·曹长青:陈光标是骗子、恶棍、神经病
·曹长青:美国崛起是当代最伟大的事
·曹长青: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曹长青: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曹长青:曼德拉的缺德
·曹长青:习近平“挺安倍 帮美国”
·曹长青:共产分子当上纽约市长
·纽约马拉松:自由的交响诗/曹长青
·曹长青:一代人的悲哀与自豪—写在王胜林去世之际
·曹长青:中国人对美国政府关闭的误区
·曹长青: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
·曹长青:习近平“造假”有众多新发现
·曹长青:陈光诚是怎么逃的呢?
·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毁掉《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