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5—8)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9日 转载)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5—8)
    

    (参与2014年2月18日讯)
    
    5
    
    這不是荒原不是惡之花不是嚎叫而是墓園
    墓園是舶來品,群屍在此處雜交生根發芽
    這是一棵能與天地鬥爭的鐵樹,分秒開花
    果實能把土壤成片餓死暗瘡一擠就出黃膿
    生活有滋有味,什麼都顯得不匱乏且臃腫
    鈴鐺叮噹叮噹,趕屍者如今提防著搶屍者
    煞氣沖天但習以為常,天象久未異常變幻
    判貢蟲屍畜,虛實賊微正,五邪複加五邪
    五濁惡世化身五濁盛世,從韶山陰溝升土
    腰間的草繩從湘西出發,直奔天安門廣場
    臘肉是趕不走的,趕屍者被趕屍者牽引著
    趕不走的臘肉卻可以是趕屍者的食物信念
    上路咯,上路咯,道士的招魂幡迎風飄揚
    陰陽不調的山路通往來回打轉的金光大道
    
    6
    
    風將骨頭穿針引線,為了集體化宏大敘事
    沒有瞳孔能選擇觀望蠟燭也不能脫離其中
    人世間再沒有殘酷之事,時間能照暗傷口
    殺機重重,彈孔構建的是寵幸不是大屠殺
    屠殺終究成種象形,一種關於鐵板的語法
    鮮血滴出刀鋒,記憶被解剖中選擇著遺忘
    任何荊棘都可用來褻瀆,崩潰躲地下發生
    時代還沒有打嗝還談不上傾覆,大廈挺立
    以蔑世的眼光,以穿大褲衩的姿勢,國徽
    比磚頭還硬,比牆壁更亮,血光比血刺眼
    輝煌的數字生活,壓倒一切還原一切考證
    現在進行時統統都是過去式,一般將來時
    耍不出花招,會淪陷的提前已淪陷,現在
    把握不住呻吟,不因遍地的陷阱炸破鼓膜
    
    7
    
    這是絕對的,超乎純粹,掘墓是唯一樂事
    唯一動作,唯一身影,相互掘墓相互揭示
    炎帝墓,倉頡墓,孔子墓,老子的講經台
    舜帝墓,王羲之墓,王陽明墓,演聊齋的
    蒲松齡認定鬼很多情,自己屍體被紅衛兵
    搗毀不知能否超越其想象力,屬於草原的
    成吉思汗墓園隨之與垃圾共舞,只有更甚
    大刀砍向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主席像
    比雪山寺廟還高,經書在燃燒,民意沸騰
    千手觀音像被剝皮,善男信女被強制還俗
    一切準備妥當,屠宰場和焚屍爐閃亮登場
    肉體終於歸於肉體,骨灰也終於歸於骨灰
    墓地與房產競相漲價,活不起就是死不起
    死無葬身之處正是魂歸故里之處,這裡比
    天堂像天堂無審判無地獄墓碑是多餘累贅
    
    8
    
    無眼,無耳,無鼻,無舌,無身,亦無意
    無色,無聲,無香,無味,無觸,亦無法
    這真與智慧和解脫無關,純肉打造的皮囊
    和槍口一般是具體的,無數槍口對準皮囊
    無數皮囊手持槍把分不清是槍口打造皮囊
    還是皮囊自塑成槍把,抑或它們本為一體
    皮囊向自己開槍,槍口不過是皮囊的屁眼
    會倒下的,倒下的會站起來再接著倒下去
    換個視角倒下的一直是站著的,會站起的
    像語言的遊戲,像不是遊戲的視野,那就
    將現實的遊戲和遊戲的現實進行到谷底吧
    還能摔得更重嗎,還有比痛更麻木的活嗎
    還有比活更受罪的死嗎,死活活死兩個詞
    而已,上坡路下坡路不過是進墳底出墳頭
    
    
    (未完待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228690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鸽诗歌《留念春》
·王藏:我要组党,组很多党(诗歌)
·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2首
·安然诗歌:我是一个中国人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帝国:诗歌的监狱—读李必丰狱中诗/安然
·尾生诗歌:南方可还有周末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诗歌《选择》
·大陆十八大期间文友私下传送日后必红的诗歌
·彭涛诗歌:六月雪
·陆祀诗歌:纪念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一周年(重发题和平奖)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致艾未未诗歌两​首/王衡庚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失踪者》---纪念汶川大地震三周年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陆祀诗歌:朱温作孽(六首)
·陆祀诗歌:悼六四(三首)
·英媒:同唱赞美诗歌的中国和梵蒂冈
·媒体邀请诗人用诗歌写高考作文为诗歌鸣不平
·《北京日报》刊发诗歌:阳光里结晶了大爱的北京
·李亚东记成都“野草”诗歌群体
·赵普央视端午节诗会上朗诵诗歌片段被删
·网站“工人诗歌联盟”创办
·“工人诗歌联盟”创办
·杭州法庭闭门审朱虞夫案 向友人发诗歌短信被入罪
·2011梅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诗歌:拆迁户的感想
·诗歌:你们和我们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六)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