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1—4)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8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1—4)
    

    王藏
    
    沒有墓碑的墓地,我扛著墓誌銘在此裸行
    ——題記
    
    
    1
    
    時間的骨頭斷裂在履帶內,尖叫遙不可及
    情緒自焚,肉體落地為冰,組裝零件之夜
    虛詞退讓,形容詞慘敗,動詞橫行的時刻
    鮮血從頭開始,拒絕抒情的抒情打倒抒情
    言語一直顯得殘酷,只有喘息才是光鮮的
    只有喧囂才是勝利者,黃連真綁架了啞巴
    事件構不成事件,如同新聞從來不是新聞
    死活進化成一種遊戲,每種面具都是配角
    屁股確實豐滿,吻腚的油唇硝煙中的旗幟
    統統被武裝到牙齒,正是收割的大好光景
    憤怒顯得牛頭不對馬嘴,羞恥心那麼可恥
    開始從來不是結束,結束從來不會是開始
    活死人仍在吃喝拉撒,棺材仍在吹拉彈唱
    貓頭鷹在陽痿中受精,卵巢已被殭屍掐斃
    
    2
    
    塵世的情歌都成哀歌所有的歌唱皆成敘事
    問題是故事不再有故事地震死者皆無姓名
    沒有回家的概念,這就是你有去無回之地
    食品加工廠天天冒煙軍隊的腳步時時轟響
    真相是抽象的,如同現實一直是超現實的
    恐懼再也沒有殺傷力,紙老虎都成坦克狀
    長期跳動的只是鋼鐵,千瘡百孔已無所謂
    地溝油就是這裡的血液,乳汁是三聚氰胺
    怪胎在日夜裸奔,多彩的非人間沒有黑白
    這也無關死亡,也沒有死亡之說,都活著
    這也無關活著,冤魂的疼痛進入不了空虛
    唯一享受是非死非活,絕望深處一無所獲
    烈火與玫瑰不會化為一體,磷火也不牢固
    尊嚴是奢談的,看看能否躲過下一輪暗殺
    
    3
    
    真的沒事,死去還會活來,活來僅是死去
    沒有什麼複雜可言,也沒有什麼簡單之說
    夸父只是傳說,失去姓氏才是觸手可及的
    今天不過又是與死者同生與生者同死罷了
    人質互為綁匪,黑幕互為牢獄,白夜正紅
    火焰是冷水,不能鍛造酒杯,晨露在碎裂
    一排流水線,火腿腸貼滿商標,順流直下
    痛也是偽劣的,一個傷口是一家精神病院
    但不是地獄,此處沒有鬼魅只有唯物主義
    還有猴子的屁股,它尾巴消失後就是人類
    女性裝上男性割掉的陽具,再去相互操練
    這就是愛啊,海爛石枯天地不驚鬼神不泣
    衛生間和超市一樣寬廣,顧客如老闆進出
    蝨子總是很多的,多得獅子也學得像蝨子
    
    4
    
    星光不再有平仄押韻,觀念早成意識形態
    耳朵正強姦著鼻孔,而眼睛正懲罰著舌頭
    刀片的作用就是割斷脖頸,一切無聲無息
    空氣也是刀片之一種,免疫力已久煉成精
    頭顱飄來飄去,在國足的腳下登不上檯面
    文字肢解成巡邏隊,剔除自身殘餘的雜質
    骷髏是永恆的,殺毒軟件是永恆的,蒼蠅
    爬滿李白和杜甫,怎麼也吸不出唐朝的血
    而城牆上的蜘蛛,卻戴上馬克思的絡腮鬍
    咀嚼著列寧的梅毒不停鳥語,這是只毛賊
    編織著天羅地網,高壓線下鷹群倒地不起
    蛆蟲長出翅膀腐敗复發臭,臭中偶有屍香
    世界一直停留在午夜,群島匯成一座孤島
    夢魘也計劃生育,計劃外的誕生也名夢魘
    
    
    (此為開篇4節,每節14行。共64節,896行。2011年6月起筆,2013年底完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2286305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鸽诗歌《留念春》
·王藏:我要组党,组很多党(诗歌)
·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2首
·安然诗歌:我是一个中国人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帝国:诗歌的监狱—读李必丰狱中诗/安然
·尾生诗歌:南方可还有周末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诗歌《选择》
·大陆十八大期间文友私下传送日后必红的诗歌
·彭涛诗歌:六月雪
·陆祀诗歌:纪念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一周年(重发题和平奖)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致艾未未诗歌两​首/王衡庚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失踪者》---纪念汶川大地震三周年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陆祀诗歌:朱温作孽(六首)
·陆祀诗歌:悼六四(三首)
·英媒:同唱赞美诗歌的中国和梵蒂冈
·媒体邀请诗人用诗歌写高考作文为诗歌鸣不平
·《北京日报》刊发诗歌:阳光里结晶了大爱的北京
·李亚东记成都“野草”诗歌群体
·赵普央视端午节诗会上朗诵诗歌片段被删
·网站“工人诗歌联盟”创办
·“工人诗歌联盟”创办
·杭州法庭闭门审朱虞夫案 向友人发诗歌短信被入罪
·2011梅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诗歌:拆迁户的感想
·诗歌:你们和我们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六)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