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现存秩序近几年内必然崩溃/李一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8日 来稿)
    一平更多文章请看一平专栏
    我89年在木樨地就对他们死心了。 大家不记得邓小平的话了吗?
    

    “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安定”
    
    “一步都不能退, 退一步就要步步退”
    
    江、胡、习都是这一个思路。官民矛盾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是习想改也迟了, 所以王歧山要他们吸取法国路易十六的教训,绝对不改良。
    
    对他们死心不是悲观,我乐观得很,认定现存秩序近几年内必然崩溃。 所以不断提醒海内外民主同道要要利用这个机会迅速吸收政治实力, 掌握群众运动龙头, 将来在建构制度是才有话语权。
    
    现在大家不要忙于小打小闹的抗争, 而要集中精力为未来做准备,厚积薄发。不奢望每个人都同意, 多一个人接受这个意见,民主阵营就会多一个团队, 多一份实力。
    
    非常时期, 我不怕大家说我王婆卖瓜, 再向大家推荐一次《变局策》。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2286303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在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盗匪文化左右下/郭永丰 (图)
·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全文)
·中华民国是替代中共政权的最具公信力的政治力量/阮杰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杨恒均
·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
·巴克:江家帮陆续失势是中国政权畸形的进步
·杨彦春:二战期间日本与德、意政权共同的法西斯特征
·共匪政权为什么放弃造神运动的毛诞宣传/杜阳明
·环球时报:有人编野史质疑大陆政权
·金正恩政权垮台已经进入倒计时/吉歌
·廖祖笙:国家政权怎么成了贼?
·企业家新富阶层如此焦虑 面临习政权不确定性 (图)
·制约的独裁政权谈法治意味着什么?/杜阳明
·十八届三中全会难动北京政权制高点/许知远
·联合国条例制约不了专制政权2/杜阳明
·共产政权下,为什么会有意识形态? /孙维邦
·联合国条例制约不了专制政权/杜阳明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孙维邦
·“政权的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这政权就该瓦解!/孙维邦
·周永康故意捣乱?暴露中共是盗贼型政权
·中共南乐县委书记黄守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分裂国家罪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公诉申请
·郭声琨:把维护政治安全政权安全放在首位
·房租暴涨危及政权 (图)
·古川:刘霞被抑郁症彰显出中共政权的邪恶 (图)
·周永康事件敲响枪杆子警钟 第2武装威胁政权
·周永康出事消息频传 官方遮掩防引爆政权危机?
·中国加强打击颠覆国家政权嫌犯 (图)
·目标对内 中共为保政权的孤注一掷
·习近平“8.19讲话”指互联网舆论事关中共政权安全
·德媒:习近平走父亲之路,政权就保不住 (图)
·日本证券评论员:习近平政权将3年内崩溃
·贺卫方:宪政让国家政权更有力量
·何辉新:顾义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一审辩护词
·声讨红色政权出现白色恐怖 (图)
·杭州:涉颠覆国家政权,吕耿松被传唤抄家
· 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吴远明因救人被以“颠覆国家政权”传讯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郭泉手书:人民拥有“对执政权的授予和褫夺权” (图)
·中纪委应立即审查公安部涉嫌颠覆政权罪
·葛丽芳:邪恶的政权,无人性的体制! (图)
·公安部欲颠覆中共政权
·习李政权能否把屠刀砍向贪官? (图)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159 :邪恶政权是人类的公敌 (图)
·江西:刘萍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
·刘红霞:习李政权难治公安部 (图)
·叶国强叶国柱:中共政权纯粹挂羊头卖狗肉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的刑事申诉状
·中共流氓政权没救了!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前上访记 (图)
·中共政权必然垮台的多种不可逆转的因素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山东威海张村镇黑社会执掌基​层政权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12/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1月27日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9/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庆祝卡扎菲灭亡,预祝中共政权同样下场/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4/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1/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