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反腐能否真正做到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6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习近平1月14日亲赴中纪委督战,他强调:“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反腐败高压态势必须继续保持,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15、16两日老杨头分别在悉尼同媒体及留学生读者聚会,畅谈新年愿景,座谈中还谈到对习总反腐的一些基本看法。谢谢Lucy 同学录音并整理]
    
    各位好。刚习惯顺手在文章后面落下“2013”,这一年就过去了。2013年是改革开放以来反腐最给力的一年,“苍蝇”“老虎”纷纷落网。但我们也看到,社会各界尤其是底层民众拍手称快的同时也心存疑虑。有一些人认为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越旺,越接近熄火。海外包括澳洲这里更有媒体直指这是新一届领导人为了巩固自身权力,树立威信而给官员们的下马威。
    
    传言不足信,可回顾二十多年以来的反腐历程,领导人的决心不可谓不大,运动的势头不可谓不猛,立下的规矩、发出的文件不可谓不多,结果又如何呢?“越反越腐”的现象硬是把民众对执政党的信心一点一点消磨殆尽。2012年5月,这届领导人上台前夕,官媒《环球时报》竟然发出“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等语,释放出的信号是执政党在反腐大战中败下阵来,转而号召民众“宽容适当腐败”了,让全国的小朋友们都惊呆了。
    
    习总的讲话首次提出“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发现一个就要坚决查处一个”,“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算是给大众吃了一剂定心丸,也给腐败官员备好了苦果。这篇讲话很有份量,不象其他几篇习总的讲话,总是被一些官媒断章取义,弄得头重脚轻或者重点模糊。这次讲话的重点就是要把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针对的是党内的腐败分子与利益集团。难怪我发现一些网站把这条新闻挂了两天还舍不得拿下来,澳洲一些华人媒体也特别推崇。
    
    我先和媒体朋友分享一个我的观察。中国领导人到一个重要的党政机关做报告,讲话内容一般包括两部分,一部分的重点是讲这个部门在维护国家稳定与政权方面的职能作用,也就是与会的党政官员们应该干什么。例如对宣传口的讲话要求宣传官员加强舆论引导,对政法口的讲话则要求他们听党的话,随时维护国家稳定与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对中纪委的讲话则要求他们再接再厉继续抓“苍蝇”打“老虎”。
    
    讲话的另一部分则是提出对这些党政机关与部门自身廉政建设的要求,督促他们遵纪守法,强调要打击内部的贪污腐败,提升为民服务的能力,也就是向这些官员们指出不能对老百姓做什么。例如对宣传口,习总强调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要讲道理,把事情说清楚,而不是动不动就以行政甚至法律手段去管理舆论,去对付群众正常的言论与意见表达。
    
    说到政法系统的工作,习总强调要“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等等。
    
    大家应该注意到在习总上来后的讲话中,上面两部分的比例明显有了变化,他使用了更多的篇幅、用了更重的语气强调党政机关与公务系统的清正廉洁和自身建设,重点从官员们该对老百姓做什么怎么做,转到官员首先应该自身做到什么,以及不能对老百姓做什么。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学文科的同学以及媒体人尤其应该关注。
    
    可是,一些党政机关解读习总讲话精神,继续从他们部门本身的职能入手,强调的是针对社会与大众的“笔杆子”和“刀把子”作用。而由于这些讲话和报道总能上到主流媒体的位置,吸引民众眼球,往往给外界又要折腾民众、甚至要“严打”的印象。海外一些媒体的误会就是由此而来的。其实,稍微研究一下过去一年多习总在各重要党政机关和部门的讲话就会发现,他的重点几乎都落在对这些部门本身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的批评,以及决心搞好廉政工作上,他要“折腾”的是不正之风,是贪污腐败分子。
    
    用“刀把子”维稳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利用手中的“刀把子”为民众维权。一些地方贪污腐败官员一边侵犯民众权利,一边祭出“刀把子”维稳,只能是越来越不稳,过去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发生。政法委这个“刀把子”要起到维护国家政权与社会稳定的作用,必须首先对内、对自己身上的贪污腐败与贪赃枉法“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砍掉“害群之马”。“刀把子”不是掌握在党的手里,掌握在人民手里吗?这正是党的要求,更是人民的呼吁。
    
    一个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的贪污腐败、执法犯法,对法治建设的破坏、对国家形象与前途的影响、对执政党威信的损害程度,恐怕是上千起的“群体事件”都达不到的。 再如掌握“枪杆子”的人民军队中出了谷俊山这样的巨贪,抄家抄出了4卡车满满的赃物,还有一艘大金船以及一尊纯金毛泽东像,家乡兄弟给他建造的“将军府”直逼清朝的“亲王府”。在中国周边形势吃紧、武装冲突一触即发的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出这种将军的军队,还能打赢仗吗?
    
    资信发达的时代,双方交手的第一发“炮弹”不是导弹,而是披露真相的“信息弹”,等中国老百姓看到将军如此腐败,别说他们不可能再像抗日战争与内战时期携儿带女推着小车去支持亲人解放军,我担心的是到时民众会不会站在你这种贪腐将军一边啊。
    
    反腐败关系到国家与民族的生死存亡,但阻力不少。习总的反腐当然不只是停留在言论层面,过去一年贪腐官员落马的数量创了历史新高,更重要的是各种反腐措施与规定一个接一个出台,执行起来雷厉风行,卓有成效,我有很多公务员朋友都向我抱怨了。就拿这些年不停刺激民众眼球与神经的各地奢华的政府办公楼来说吧,中央早就对什么级别的干部坐多宽的办公室有规定,可是,你现在去各地看看政府办公室,一个比一个宽敞。结果弄得全国各地尤其是经济并不发达的县市,最突出最奢华的建筑几乎都是政府大楼,这个最大的中国特色成了一道让人难堪的风景线。
    
    新一届政府上来后厉行廉政,颁布车改与办公楼新规定,一些地方政府发现风向不对了,据说在建的办公大楼赶紧停建,等风头过去了再接着搞。建好的,只要有上级领导来视察,赶紧搬房间,领导来时大家挤在一起,“艰苦奋斗”嘛,等领导走了再搬回宽敞的办公室。但“八项规定”、“六条禁令”的实施一再掀高潮,以及习总中中纪委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可能会从本质上动摇一部分人的“官念”:今后披一件“公仆”外衣去当“主人”的日子恐怕不那么好过了。
    
    刚才有位媒体朋友质疑我这位“制度派”为啥对当下近似运动式反腐的做法如此欣赏,我想这是他不太了解这个体制与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国家一穷二白,官民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在这种情况下,改革动力充足,党政官员与公务员队伍本身就成为改革的“领头羊”与中坚力量。
    
    小平“摸石头”、“抓老鼠”式的改革创造了结构性机遇和激励,调动了个体的积极性,刺激了经济大发展,却也模糊了公共部门和私有部门之间的界限,在权力不受约束、官员缺乏监督的制度缺陷下,“公款”和“公权”被私用,最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包括相当一部分贪污腐败的官员,以及把所有改革好处都率先享受一番的公务系统。结果改革的“领头羊”成了阻碍继续改革的最大力量,改革的“中坚力量”渐渐站到了改革的对立面。 以致一些学者哀叹“改革已死”。
    
    这届政府重新高举改革大旗,凝聚力量,振奋人心。但如果要深化改革,必须得彻底反腐。可中国的腐败早就不是抓几个腐败分子那么简单,而是已经深入到政治、经济、社会,甚至每一个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一些腐败势力与利益集团更是劫持了制度运作,上两届政府不是没有眼光独到的领导人,既有誓言“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反腐到底的,也有整天讲制度变革与普世价值的,各位难道没有看到什么结果吗?
    
    在目前中国这种特殊国情下,别说建立反腐的新制度与新机制,就算一夜之间搬进了最先进的民主制度,恐怕也会被利益集团与贪腐分子劫持,弄得面目全非。历史上体制内腐败达到如此猖獗的情况下,能够顺利完成民主转型的例子几乎没有。南美一些国家的模式恐怕也不是中国人愿意的吧?我悉尼读博士是以政治学为主的,对民主的理解应该差不多了,但我同样了解中国的现实。
    
    当然,习总的“制度反腐”迹象越来越明显,《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初露端倪,一些诸如不动产财产申报其实就是其他国家实行“财产申报”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对“裸官”的整治以及海外资产的清理,可想而知,再下来“公布财产”就势不可挡了。
    
    我还有一个基本观察同大家分享。在目前的体制下,作为中坚力量的党政部门与公务系统,集中了中国大量优秀的人才与充足的资源,别说他们站在改革的对立面,改革就不可能成功,即便他们消极怠工,中国的改革也会举步维艰。但抵抗改革与消极怠工的要就是腐败分子,要就是以权谋私的既得利益者,只有等到彻底的反腐清理这些腐败分子达到一定程度,大多数党政官员进一步改革的积极性才会被重新调动起来,而一旦他们像八十年代党政官员与公务人员一样重拾希望、重新肩负起改革的重任,中国的改革与发展步上一个新台阶肯定要快捷、顺利、轻松得多。
    
    判断这一届政府反腐力度如何、反腐向何处去,有一个很简单的标准,就是政府的反腐措施是否符合民心,是否符合历史大趋势,是否吸收了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与具体做法。长期研究西方政治与社会转型,并沉浸于网络多少年的我认为,这届政府反腐的很多措施都是经过其他国家实践长期检验并证明有效的,这些反腐措施也得到了广大网民尤其是底层民众的普遍欢迎。
    
    但我也注意到,同普通民众相比,在知识分子中,尤其是左和右的两派中,不少人对习总反腐并不是太热心,缺乏信心。这个完全可以理解,中国反腐能否取得成功,最终端赖制度转型与民主的发展,知识分子看得更远是好事,但也不能忽视脚下中国的实际情况。
    
    另外,目前大多著名的左派,基本上都和一些贪污腐败的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少数知名的右派,又总是和一些权贵资本有点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正如上面所说“腐败已经深入到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习总的“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恐怕不只是对党内和体制内的人说的,对于社会各界精英来说,也要有这个决心,不能反腐和改革稍微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犹豫不决,甚至一眨眼就从改革派变成反改革派。
    
    我去年同大陆一位媒体界大佬有一个深谈,谈到当局对媒体的管制,他唉声叹气,说自己下面的两份报纸和三本杂志不好做,经常被审查,可当我谈到放开媒体管制,允许和他同类的报纸和杂志进入市场、自由竞争时,他就警惕了。谈到后来,他干脆向我坦白,在目前的体制下,他的媒体王国还能够生存且年赚不少钱,也能享受到最大的特权——就是再也没有类似的报纸杂志被批准进入市场同他竞争,一旦放开管制,别说国外的媒体,即便大陆民间的后起之秀,也会很快把他的媒体王国吃掉。所以,他宁愿还是当个小脚媳妇,经常抱怨一下管得太严,也不会支持媒体与新闻界“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真正放开对媒体方面的管制。
    
    别以为只是大陆这些精英如此,对于在座的留学生来说,你们是不是也有这种纠结?除了少数同学之外,你们的家庭条件都应该不错,你们的父母可能大多和我一样都是三十多年改革的受益者,甚至会被普通民众归类为“既得利益者”。要知道,中国一定得继续改革,要深入改革下去,就一定要彻底反腐,彻底反腐就一定会触动很多人的“既得利益”,包括你和我的一些利益,怎么办?
    
    我想,各位身在海外,应该有更广阔的眼界与胸怀,加上人一出国就更爱国,对不对?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有时并不那么容易做出选择,这就是反腐为何如此之艰、改革如此之难的主要原因。要知道,“刮骨疗毒、壮士断腕”这种事其实只存在于武侠小说中,在现实世界里,北京能不能做到“壮士断腕”?政法系统能不能以“刀把子”精神“刮骨疗毒”,剔除“害群之马”?社会精英能否达成共识?我们在场的各位是否真能摆脱,把眼光放更远一些,支持习总的彻底反腐与深化改革?你们自己知道答案,不用告诉我了。
    
    好,谢谢各位。
    
    杨恒均 2014.1.16

(Modified on 2014/1/1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19022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杨恒均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杨恒均
·绶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杨恒均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杨恒均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杨恒均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杨恒均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杨恒均 (图)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杨恒均 (图)
·杨恒均: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杨恒均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杨恒均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杨恒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杨恒均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杨恒均
·钱文军:自轻自贱的族群免谈歧视:跟着杨恒均说“歧视”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杨恒均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杨恒均
·杨恒均:习近平让公务员的日子不好过?
·伊利夏提:大智若愚杨恒均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图)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图)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杨恒均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促中国准澳外交官见杨恒均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杨恒均突再发声 重获自由仍受质疑
·失踪网络作家杨恒均可能将恢复自由
·杨恒均出来了,说“病”了一场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洲交涉 民主小贩疑遭警绑架
·德国之声:澳籍作家杨恒均广州失踪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中国失踪/美国之音
·BBC: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中国广州失踪引关注 (图)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大利亚外交部介入找人
·杨恒均傍晚广州在白云机场失踪
·"走遍中国"之:异地做官不能防止腐败/杨恒均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