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关于信仰与神学关系问题——写给张三一言先生的一些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4日 来稿)

作者:綦彦臣

长期接到张先生的赠阅邮件,未做任何回复,至少有一份歉意,尽管先生在每次邮递时都说不愿接受可以告知(以便下次不寄)。最近,又看到张先生在讨论信仰话题,我有所关注。那么,就在这里说几句。说这几句,一个重大前提是:我不揣测张先生的信仰如何,但我肯定他是「把民主当做信仰」的那类可敬人士。要么,他何苦一个在港生活的文人,不断地为推进中国大陆民主而耗费精力,如写短文、寄邮件者。连续读张先生关于信仰的短文,如发在博讯上的指责「毛式新基督徒」的话题,感到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神学暨宗教哲学问题。精炼地说,是自然神学与启示神学的分歧。

自然神学强调个体通过现实感悟即感觉到理性的升华,来确认上帝的存在。这个哲学认知给出两个路径:第一,知识要为信仰留有余地,从从阿奎那到康德再到汪丁丁,都这样想;第二,是信仰真理与理性真理实现平衡,这是一个更具哲学意义的问题。关于启示神学,实质上是一种哲学懒惰,从逻辑上也违背上帝的旨意。我这样界定,是基于一个基本前提:就是上帝给人犯罪的自由意志,本身是个哲学问题;因此,悔改也是个体哲学思想的提升过程;也因此,宗教之下产生哲学,哲学之下产生科学。如果这个前提与逻辑被推翻,那么,我们只有重复加尔文对异端见解的迫害历史,也难以避免法西斯主义重现。

在哲学意义上,不仅毛主义许多东西来源于加尔文的宗教迫害观念与政治实践,纳粹也是从加尔文宗教迫害那里继承了许多东西。看看纳粹的宗教政策,不难得出如是结论。现在许多学者在涉及宗教迫害问题时,首先想起罗马教廷的巨大罪错,比如对布鲁诺的刑罚。其实,加尔文在日内瓦的无耻行径要比罗马教廷可怕一百倍。加尔文不允许有超乎他之外的教义解释,我意即神意。一九三六年出版的斯•茨威格《异端的权力——克斯特利奥反对加尔文的历史》一书,有言:「加尔文是一个诚实的狂热者和一个深沉的、被宗教目的激励着的人,每当有人怀疑他的教义时,或在他看来,他的『事业』处于危急状态时,他就变得厚颜无耻了。为了他的教义,为了他的宗派,他准备赞同任何行之有效的方法。」对加尔文在日内瓦暴行有所了解的政治学者,也许不会反对这样一个结论——无论列宁还是希特勒,其一党专政的基本套路,都是对加尔文日内瓦政治治理的复制。不算基督徒的毛氏,其政治也是这个样子。如果中国人种里面存在张先生所说的「毛式(氏)新基督徒」,那么,后者当然也是对列宁希特勒毛泽东的复制,他几乎是阿奎那康德汪丁丁之路径的反动。

说了这么一通之后,还有两个核心问题要从神学范围来确定:

第一,自虐式的信仰是否可取,尤其将自虐扩展为对外部伤害,是否具有一般伦理意义?第二,遭遇反对是否遭遇魔鬼,或者说敌我关系有否宽容性拓展条件?

首先,自虐式信仰是不可取的。约伯的自虐实际上是对上帝的怨毒,因此,才有以利法等三人劝之无效后,上帝亲自显现的最后拯救。约伯也因此不再怨毒。这个转变也说明自虐扩展为对外部伤害是不可取的,是神所不喜悦的。尽管没有更为直接的惩罚,但是,只有转变了,才能获得新的最多。

其次,新约时代作为犹太教历史上最重大的改革,其中敌我之辨颇有反复,这也是以后基督教兴起没法回避的伦理问题。马可转述耶稣的话说不抵挡的就是帮助(《马可福音》,第九章第四十节),而马太转述耶稣的话说不相合的就是敌对(《马太福音》,第十二章第三十节)。具有一定基督教历史知识的人或许知道《马可福音》最早,是《马太福音》与《路加福音》的基本来源。这个史实的背后是,敌我之辨会在新的时期内出现矛盾性表述,是不同教派(即便没有明确分蘖)的不同理解。正是这些矛盾的存在,《圣经》才具有哲学意义,而不像狂热者所坚持的字句无误论。

最后,西方哲学尤其是近现代哲学其基本讨论点是源于宗教的,尽管出现了尼采那样的说「上帝死了」的哲学家。当然,我们也庆幸有费尔巴哈给出「人因为爱而成为上帝」的那样指向。这不是僭越,而是一种人与神合一的可能,至少在精神世界里,我们看到耶稣坐在耶和华上帝的右边的时候,我们还能获得听众的资格。

也许我的这篇短文有发挥过度之嫌,但是,中国人种信仰基督教的时候,时至今日,「有宗教没神学」的倾向是十分危险的。这个危险的关联一面是,有信仰没正义。只要自己不信的,就都是异端;只要是异端,遭遇任何迫害乃至于内部倾覆,都是不值得同情的。这是十分危险的,也是一种道德缺憾。我们在不接受尼采对上帝的亵渎时,也应该记住他的一句话:是人谋杀了上帝。幸而上帝不死,或在谋杀之后复活。那么,于今也看到那段被一些人推崇的加尔文改革,在政治上,其实就是对上帝的谋杀。在我看来,即便一些人对神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也总比那些以己意为神意的人好多了。你可以在自己心目中把自己视为自己的真正上帝,但你不是别人的上帝。
(Modified on 2014/1/1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1919017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请毛式新基督徒清醒一些/张三一言
·中国的突变、巨变和突破/张三一言
·张三一言:颠覆你的思想:言论自由 . 造谣自由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张三一言
·当今民主立国思考/张三一言
·大陆系思想特色:你要认错、道歉/张三一言
·请让历史和人民再次选择了共产党!/张三一言
·我支持的台独和反对的台独/张三一言
·民主与人民自决/张三一言
·我这样爱国(随思录)/张三一言
·中国知道分子何以劣于西方知识精英/张三一言
·第三篇 救虎队──救党派/张三一言
·共产党长命之一视角/张三一言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与杨光讨论:极权之下无改良/张三一言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张三一言
·中国民主化会右派专政?/张三一言
·“没有敌人”面面观/张三一言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张三一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