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决咨委何勤华:大变局的时代坚持“法治”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3日 转载)
    源于 上海观察
    
     【决咨委专访】何勤华身上有很多标签。他是华东政法大学的校长,也是新一届决咨委的专家委员,还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同学。处在大变局的时代,围绕“法制框架”也有诸多议论。现实的种种尴尬逼问这位坚持“法治”的学者:法制框架下制度不会僵化吗?还能搞创新吗?

    
    上海市各级智库中,法律专家都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新一届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员会15人专家名单宣布后,“自贸区”概念烙印鲜明,但法律专家并未缺席,这次位列其中的,是华东政法大学校长何勤华。
    
    学过法律的人,对这个名字印象更为深刻。他主编的《外国法制史》,是很多学校法律专业的必修课教材。对啃过司法考试的人来说,卷一的“法制史”部分往往是得分点。
    
    在充满美式风情的华政老校区四号楼里,记者见到了他。提前整整一周,记者预约到了何校长中午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位新晋的决咨委专家最近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小时后,何校长秘书的手机准时响起,新的客人已在外等候。
    
    11月初,上海各界还沉浸在自贸区的畅想中。这次来访,何勤华直接准备好了一份关于自贸区法制建设的材料。但浏览了一下采访提纲,他扬了扬手里的稿子:“看来这些东西用不上了,你可以带回去看看。”他接着说:“你要谈谈上海执政创新的问题,其实我是研究法制史的。但这届15人专家只有我是搞法律的,所以这些问题我也不能回避。那么我就试着来和你讨论一下吧。”言语之间,十分坦承。
    
    一席长谈,学校的管理工作屡屡成为何勤华的举例对象,“执政创新”的大命题在他这里以一种更为具体和直观的方式显现出来。呼吁政府放权,何校长忍不住从学校的经费开始说起。
    
    学校经费政府能不能不管呢?
    
    上海观察:现在一谈“执政创新”,就讲到“简政放权”。您对此是不是很有感触?
    
    何勤华:我举个具体的例子。比如大学里面的经费,不能完全均衡,有的专项多,有的专项少。我们想把多余的钱拿到需要的项目支出上去,行不行?不行,我们没这个权力,开了校长办公会也不行。如果多的钱用不掉,明年还要给你收回去,不能用于学校其他急需的开支。我们只好想方设法找项目,拼命用。这个事情政府能不能不管呢?这些经费,你要监督,可以审计,没问题。
    
    以前市里有过意见,30%是专项资金,70%给学校自主权,结果弄到现在,还是30%自主权,70%专项资金。为什么推行不下去?说明除了体制机制之外,实际操作部门还是不太愿意放手。
    
    上海观察:感觉放权的阻力重重,每推进一步都很难。
    
    何勤华:是啊。阻力重重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一点,政府的职能是不是真的搞清楚了?到底哪些是应该管的,哪些是不应该管的。大学每进一个人,要先报上面,批了以后招聘广告才能出来,你说管的细不细?但是我刚才去医院开药,听说长宁妇幼一个月接生婴儿1000多人,接生的医生才4个人。这种事情,政府是不是应该管一下?
    
    上海观察:那您觉得该怎么推进呢?
    
    何勤华:我建议,有些改革上的要求必须是刚性的,尽管一开始可能有不合理的地方。前段时间国务院力推公司登记制度改革,100块钱也可以去成立一个公司,而且全国一个样,不给地方留钻空子的余地,这就是刚性的东西。
    
    上海很需要这样刚性的政策。比如卫生系统精简审批项目,政府出台一个规定,5年内必须消化掉多少项,这样大家就动脑筋了,哪些东西该下放,哪些该给社会团体,改革因此能够推动。
    
    搞创新可以不管现有制度吗?
    
    1978年,何勤华收到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录取通知书时,还在上海农村的工地上挖河泥。走进北大校门,他从此与法律结下不解之缘。值得一提的是,那一届北大法律系里,还有一位同学叫李克强。李克强当选总理后,何勤华和那一届的同学遭遇了媒体的集中轰炸。何勤华曾在采访中回忆,自己读大二时写过一篇长文,送给李克强提意见,被委婉地否定了。不过何勤华很服气。
    
    不论身在高校,还是从事社会工作,作为一名接受过系统法律教育的学者,何勤华在各个场合都强调“法治”。
    
    2004年,“和谐社会”概念提出,何勤华即在一次演讲中从法律的角度进行了解读,认为“法治是和谐的秩序前提”。2012年底,《解放日报》组织了一次法治笔谈,何勤华写来一篇短文,标题就是“法制框架下的执政创新”。
    
    处在大变局的时代,围绕“法制框架”也有诸多议论。现实的种种尴尬逼问这位坚持“法治”的学者:法制框架下还能搞创新吗?
    
    上海观察:有人觉得法制和创新有矛盾,甚至制度本身就给社会管理带来不便。比如有的地方违章搭建查处不了,有关部门说要按照流程来,先上门查看、送达处罚通知、当事人签名、再给出申诉的时间……处罚流程越拖越长,结果不了了之。有人说是制度“僵化”了。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何勤华:这个问题很重要。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往往会成为那批反对改革、反对法制者的借口:“你不是强调法制嘛,你看现在按照制度反而变得效率不高了。”
    
    首先,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坚持制度、坚持法制是要付出代价的。前段时间美国政府关门,就是美国民主和法制带来的后遗症。但反过来说,这保证了任何决策出台前必须经过国会上下充分的协商,这是制度带来的收益。
    
    第二,我们在制度设计的时候一定要有充分的调研。这里举一个1954年宪法的例子。为什么这个宪法公布以后,连国外的法学家都一片赞扬?因为当时调研搞得特别充分。当时总人口是4.5个亿,听取意见听取了1.5亿人次,达到了三分之一,最后形成了130多万条修改意见。在这么广泛的群众基础上修订的宪法,当然比较完善了。
    
    我们有些法律是立法者简单地从国外照搬过来,没有考虑到中国国情。外国跟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比如说处罚规定必须通知当事人,老外收到罚单、传票是很当一回事的,中国人就可以躲着不见,素质和状况根本不一样。这样的制度和法律,不僵化才怪。
    
    查违章搭建,我们在制度设计上也有多种选择,比如你多少天不回复,不理睬,就直接进入下一步程序。保障人权有多种方式,关键还是要保证社会管理的正常推进。
    
    另外,我们也要正确看待所谓“僵化”的问题。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制度永远会落后于社会,迟早要“僵化”。但这个“僵化”到底是相对于什么而言的?如果涉及到必要的社会管理,比如醉驾入刑,再怎么“僵化”、“死板”,都是应该的。如果是相对于人性化、个性化而言,那么就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有一个操作方法和度的问题,但不能因此又走向“人治”的极端。
    
    上海观察: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是不是意味着搞创新,僵化的制度可以拒不执行?
    
    何勤华:我们搞法律的,当然是崇尚“法律至上”。尽管现在中国的某些制度已经落后于社会形势,已经不合情理了,但在人大还没有修改之前,还是要遵守。不可否认的是,这样做会给社会带来伤害,成本越拖越高。
    
    国外有很好的经验可以借鉴。比如美国有违宪审查制度,如果你从相关法律中找不到保护你权益的法律,你可以直接起诉到法院,要求通过宪法来对这个法律进行审核,满足当事人的要求,以后美国按照这个案例来判决。这样老百姓就知道了,有案例了,这个法律可以不遵守了。下次立法部门修改立法的时候,再把判例吸收进去,成为一个新的法律条文。我们以前也有学者提出过“良性违宪”,就是说虽然违反了有关法律、但符合人民利益,就可以不受原有法律约束。当然这个概念在学术界至今还有争议。
    
    总之,我们一直在呼吁,希望中国在法制上能有所创新,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法律制度,避免这种尴尬继续下去。
    
    法律人在网上更应自律
    
    2007年,素来低调的何勤华曾身处舆论漩涡。他作为上海市人大代表,向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提交了一份议案,希望改革应届毕业生留沪户口审批制度,引发热议,何校长也一时成为“公众人物”。
    
    几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公众人物”通过这个网络社交平台横空出世,成为诸多社会事件的搅局者,其中不乏有法律背景的专业人士。身为一校之长,何勤华也希望自己的学生这样做吗?
    
    上海观察:您是华政的校长,华政是出律师,出法官的。现在很多律师在网络上非常活跃,在一些热门事件中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您怎么评价他们?
    
    何勤华:看到社会不公的现象,应该要制止,应该要发出声音,不能犹豫,这一点我是赞成的。我一直感觉网络是一个好东西,微博也是一个好东西,但你的底线是不能乱说话。特别是学过法律的人,更应该讲证据,有基本的法律信仰和精神,有基本的职业道德,不能因为要出名,就乱说话、乱搅局。
    
    有律师可能对目前法制状况还有不满。我觉得,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国在法治建设上还是有长足进步的。最明显的,一个地方最好的建筑一般都有法院、检察院,对吧?别的不说,至少说明国家对法治投入还是很多的。虽然法治建设还有很多遗憾,还有很多条条框框,但我认为这只是暂时的,前途应该越来越光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2286203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作时:新土地流转改革惠及不到平民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改革的再出发/萧功秦
·史正平:脱离人民的改革,就一定是失败的改革!
·梁超: 将行政审批制改革引向深入
·王长江:改革“政左经右”说法太片面
·许小年:失败的改革和成功的改革
·撑船过河——中国“试验主义”改革第二季
·袁宗平:纪委的体制、机制改革是所有改革的重中之重
·撑船过河——中国“试验主义”改革第二季/吴稼祥
·网友建议从体制内改革解决养老金缺口。 (图)
·这十年应该说是市场制度改革倒退的十年 (图)
·和习博士谈谈许博士的“扰公秩罪”兼论官民如何互动推动改革进程?
·吴晓灵:35年改革形成新利益格局 改革面临诸多问题
·邱晓华:改革是被倒逼出来的 危机是改革催化剂 (图)
·法制日报:高管腐败频发倒逼国企改革深化
·何德敏:用改革拯救良心
·习近平提到了商鞅变法、王安石改革等
·吴敬琏:要小心“既得利益集团”阻挠改革 (图)
·中共全面深化改革的某些消极走向/丁咚
·南方都市报社论: 户籍制度改革需时间表
·湖北省委就改革征求党外人士意见
·在希望与疑惑间徘徊的中国改革
·评论称上海改革视野从不限于一城一地
·专家学者深入研讨政治体制改革
·传黄奇帆是朱镕基爱将 协调改革组事务 (图)
·谣言四起中南海领导人荐书意味知风险,促改革?
·传黄奇帆任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专家:户籍改革须剥离户口福利 (图)
·上海国资改革,国企董事长满63岁必须退休
·上海国资国企去行政化改革:不能高官又高薪
·户籍改革7年要迈过“三道坎” 特大城市仍严控
·中国有望在2020年改革户籍制度
·上海国资新改革方案今公布,预披20条细则
·中国改革步伐似铁娘子时代
·高尚全:改革的成果要落实到人民收入的提高
·秦晓:单纯经济改革不可能实现向现代社会转型
·习近平将亲自担任深化改革小组组长,非李克强
·新政下的经济改革与政府职能转变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辛辛苦苦三十年,重新回到改革前?——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