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公民同城圈运动”的前景与衰亡/李志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04日 来稿)
    李志友更多文章请看李志友专栏
    
     从网络发布的信息来看,目前“公民同城圈运动”在中国的多个城市发展得不错。尤其是在当局严酷的控制下,能有效、安全组织各城市的不同政治异见人士聚在一起,这很不容易的。但不足是,“同城圈”内起骨干作用的仍是此前各省市的异议人士,而新加入的成员则还未见展露其光芒。
    
    其实类似“同城圈”模式在国内早已有之,只不过名称不同而已。如贵州省的贵阳市十几年前由本市的公民组织的“贵州公民人权研讨会”这样的团体。但注意的是,在中共当局当下严酷控制之下的中国,不管你是以任何面目出现的公民政治团体其发展规模和前景都是相当艰难的!一个政治团体如果发展超过十年以上都还是停滞不前,成员数量还无法突破的话,说明这个政治组织的发展模式存在很多问题。
    
    当下,不管是海外还是国内发展政治组织和党派,都是相当艰难的,很难有大的突破。当然,无法突破瓶颈是与国内的政治大环境有重大关联的,原因也很复杂。那么,除了现实残酷导致无法有大的作为外,我们的发展模式可能也有问题!尤其有些政治组织和党派在发展成员与积累人脉过程中明知是处于停滞状态,但为了扩大自己组织影响力,而故意过分夸大组织规模和行动上的进展。
    
    如民运人士彭氏所创建的“xx发展联合会”,彭曾声称其通过网络发展成员速度惊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超过了百万,再过几年很快就能超千万!尽管牛皮最终是由他自己吹破的,但他过分夸张的言行会让很多人觉得我们民运人士是这么的不靠谱!其后果是由他亲手创办超百万名政治同盟成员一夜之间也轰然倒踏,这种教训值得我们反思!
    
    如果说当初彭氏创建的“xx发展联合会”有百万成员的话,那么,很可能有一小半都是国保警察故意放的“鱼饵”;所以说从网络发展来的政治成员水份是很大的,必须经过大浪淘沙这一关才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同志。
    
    网络上找人是风险最小的途径之一,可也是水份最大的一种方式。如真的能从虚拟网络愿意走进现实面对面坐在一起讨论的成员,或许是真的有心想干一些事情的人。而只愿意停留在网络上一贯的纸上谈兵,那这些人我们就要考虑把他淘汰掉,因为他有可能是“卧底”或是根本不具备干事勇气条件的人,这类人是无法做好事情的。
    
    当小圈子的成员发展到一定数量的话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如只是一味地聚会讨论聊天,仅仅停留在发表各自的政治观点而没有实施进一步行动的话,它是没有生命力的,小圈子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松散而消失。因为大家眼前都没有目标,因此也就不具备凝聚力,不信的话,我们可以看一看我们民运的今天是不是这么回事?所以“老毛”当初提出的“在运动中”求战机、求生存是有道理的。
    
    同时,我们在同一城市同一区域“找人”不应该只局限于网络上找,有很多愿意干事情的人和有同样民主理念的人他们不一定都上网。四五十岁、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有很多都是对专制制度恨之入骨的,他们对时局,对中共政权的了解可能比我们都多,我们没有理由把他们拒之门外。那我们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找到这些“人才”呢?如果要找到这些人才,除了在各种场合寻找以外,怎样才能让他们联系得上我们,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想做事就必须想到有可能被中共当局逮捕而坐牢的代价,我们努力组织同城圈和找人中共当局是了如指掌的。只要我们采用现代通讯就几乎是在当局眼皮底下活动,我们的一举一动几乎都逃不过当局的监控。当前,我们没有遭到大规模地抓捕是因为我们各地的同城圈子还未具规模,若我们人数膨胀到一定的程度或已对当局造成威胁的时候,中共当局是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清洗”打掉的。就算我们只是聚会、饭罪、聊天而没有实际行动,当局也照样会把我们的小圈子扼杀在萌芽状态,根本让我们到不了有能力组织大行动的那天。若真壮大到那种程度,势必在社会中产生对当局不利影响,如果是重大政治事件,本市国保的头头肯定要被撤职查办的,试想,要是你,你会让它发生吗?答案是肯定的。所以说,我不认为组织同城圈的成员没有风险这种说法。
    
    虽然我们的小圈子表面上无负责人,也无组织架构,但一个小圈子内肯定要有几个负责日常的联络和处理各项工作的,这已经摆明这几人就是小圈子里的核心人物。当局要抓人肯定会拿小圈子内的积极份子开刀的,这一点毫无疑问。还有,别真的以为当局即使捉捕了我们小圈子的成员也不好定罪?中共是什么?是强盗中的强盗,是流氓中的战斗机!它什么时候是按法律或规则办事的?还有,我们的行动步骤、终极目标等等已经表露无遗完全公布于网络上了,当局只需要把这些文章和民主革命纲领打印下来就可以定我们小圈子内成员的罪,关于这一点,真希望同仁们注意!
    
    如果我们的各省市的小圈子真的发展得很好的话,我认为还是尽量先做一些宣传启蒙工作为好。因为中国人太多了,而且很多都是被中共愚弄到难以“苏醒”的状态,所以启蒙的前期工作远远还没有到达我们认为可以放手的程度。如果得到启蒙的人过少,他们将会成为我们今后推进民主运动的阻力,因此,启蒙工作还是很重要的,不可以忽视。我坚持我前面的看法,如果要扩大找人的范围一定不能只局限在网络上,甚至可以通过张贴的途径找到我们要找的人。
    
    我想说的是中国不是突尼斯,不能完全按照其模式达到我们的目的。中国苏醒过来的人还只是小部分,恨共产党的贪官污吏不一定他就明白是专制制度造成的,社会的不公他可能想到是这个市长、县长、乡长、村长的不行,而没有想到是制度导致的。我在泰国亲眼所见一整车的游客围着俩位揭露中共嘴脸的大法学员大唱“共产党好!共产党好!”赞歌,也多次见到很多的中国游客指着讲真相的学员骂她们的行为是收了西方国家的工资来搞乱中国等等……见到如此多的中国人这么的无耻和无知,我心里真的好难过!这个群体太庞大了,庞大到超出我们的想像,否则,中国不早就民主了吗?所以,我才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还是对中国民众进行“反洗脑”才行,毕竟有民主宪政概念的民众还太少太少,少得可怜!
    
    本来以上问题与我们今天讨论的无关,但我还是想把它提出来给大家一个警钟!我们的任务任重而道远啊!
    
    回到小圈子的前景和衰亡问题,由于当前中国社会生存的压力过大,再加上追求民主成功也并非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事情,而且大部分民主人士都有家庭,年龄层次不一,各肩负着养活家庭的责任也重大。所以在为民主事业付出代价面前考虑到种种因素问题也会不自觉得变得畏缩不前,很难做到放手一搏的勇气。在这样的环境中建立小圈子肯参与的人是需要一定的胆量的,如我们的运作方式不当,前景是很暗淡的。特别是在中共暴政这几十年来,我们的人民已经越来越变得很“顺民”,胆子也越来越小,就今天而言,哪怕是上街游个行,示个威,当局不抓人我估计也没多少人敢去,特别是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市民尤其如此。但农村的情况又稍微好一些,乡镇、农村的民众毕竟有着共同的祠堂,有着较好的亲戚和族群关系,但他们争取的大多数是当前的利益,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所以,我们是需要时间的,需要想出更多的策略手段,当然更需要众多的人参与才行!这一切都要求我们的每一位有心者尽到最大的努力!
    
    民主党人:李志友
    
    2013-12-4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3/12/0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919220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当前海内外民运能做的 /李志友
·“6 4”屠杀完全可以避免/李志友
·“唇齿关系”的中朝还能走多远!/李志友
·当今中国社会的5种剥削 / 李志友
·李志友:摆脱当奴才的命运
·中国要民主 还须借助外力/李志友
·民主制度--为何在中国就难以扎根?/ 李志友
·中共政府不敢对日本下手的原因/李志友
·从方大伟殴打空姐看到 共产党仍然匪气十足/李志友
·中共可能倒台于“三大垄断” / 李志友
·广东群体事件多发的五大原因/李志友
·“战胜中共”不是不可能!(一)/李志友
·解决“六四惨案”当权者不容再回避!/李志友
·解决“六四惨案”中共当权者不容再回避!/李志友
·王东海---浙江民主运动先锋/ 李志友
·解析中共当局近日重打异议者三大原因/李志友
·明晚将公布请浙江当局准许朱虞夫保释签名/李志友
·请杭州检察院准许朱虞夫先生取保候审/李志友
·解析:高、艾、胡等人士释后禁声的三个原因/李志友
·国内部分网友对“谷歌”撤出的第一反应?/李志友
·必须释放朱虞夫、解除对秦永敏打压 !/李志友
·用亲身经历揭露中国政治警察如何施暴于政治异议者/李志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