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程海国家赔偿申请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国家赔偿申请书
    
     赔偿请求人(受害人)程海,男,1952年生,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北京市昌平区佳运园小区。受聘担任丁家喜(北京律师,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被控非法集会罪的辩护人。电话18910535236。

       
    共同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公安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邮编100740,电话110。
    法定代表人傅政华,局长。
    共同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下简称三看),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团桂路5号,邮编102628,电话010-61299309。
       
    负责人齐怀玉,该所所长。
       
       请求事项:
       1、赔偿损坏请求人的棉衣和皮鞋损失660元;
       2、赔偿请求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82.35元;
       3、赔偿请求人误工费911.75元、交通费600元;
       4、为请求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对请求人赔礼道歉;
       5、支付请求人精神抚慰金贰万元。
       6、对违法责任人员王海雄,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的丁副所长、齐怀玉所长、李建华副所长、警察013494、013836、013694、戴副所长、冯副所长、qu政委等人依法追偿并给予行政处分,涉嫌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事实和理由
       
    一、2013年11月26日北京公安局王海雄科长、丁副所长等人殴打请求人,抢走录音笔、手机和打火机,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5小时多。
       
    刑诉法法修改实施后,北京市司法局和公安局等机关制定了保障律师执业权的规定,律师会见时经在押人员同意可录音、录像,三看律师会见室内《律师会见须知》中也明示此内容。我从2013年5月21日第一次会见丁家喜时就经他同意录音,后会见多次都录音。11月26日上午10时多我在会见丁家喜时,北京市公安局监所监管总队律师科科长王海雄(自称,穿便服,在我要求后拒绝出示警察证,电话13701091369)、三看丁副所长014002、警察013494和013836说我会见时录音未经丁家喜同意,于是当面询问丁家喜,他反复说同意,王海雄和丁副所长仍然强制中止会见,三个人(王、丁和丁找来的一个35岁左右穿便服的人、1.75米,长脸)上来拧手腕抢夺走我录音笔、手机、打火机,扣押律师证。不仅如此,丁副所长、王海雄还殴打我,包括掐脖子、拖拽、推搡,丁副所长等三人强制把我押到办公楼大厅和二楼。从上午约10点半开始,拧手腕抢夺录音笔等持续了半小时;殴打、推搡持续1小时;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5小时至15时30分。释放前,该所戴副所长013728、冯副所长013711做了询问笔录,宣布我本次会见事先未经丁家喜同意,违反北京市司法局、公安局六部门关于律师会见应经嫌疑人、被告人同意的规定,为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删去本次会见的录音内容(实际是要删去录音中丁副所长、王海雄被录的违法粗暴言论)。之前在齐所长办公室交涉是他还奇怪地问我律师会见为什么要录音。丁副所长、王海雄等人殴打、拖拽时损坏我的棉衣(460元)、皮鞋(200元)。
       
    二、2013年11月1日-25日、11月27日拒绝我的会见申请。
       
    1、11月26日我被扣押时曾多次强烈要求依法恢复会见,被释放时齐所长说明天上午你来吧。11月27日上午去时不接电话,等了两小时,递交律师执业证、律师会见函、委托书,接待室的副所长李建华和女警013694拒收,称所长说因为你昨天会见时违约,从现在起暂停你的会见,何时恢复会见另行通知。李建华竟然有两个警号,身上佩戴的是014201,墙上监督牌公布的是013788。问其原因,说以身上戴的警号为准,监督牌上警号不同不知何原因,你去问所长。
      
    2、2013年11月1日,我电话三看的律师会见预约电话010-61299309、61299275,预约会见丁家喜,接待人员女警013694说律师会见室有重大安全隐患需要修整,问得修多久,答不知道、修好通知会见。11月5日,我又去该所依法递交律师事务所会见函、委托书和律师执业证,要求会见丁家喜,接待的女警013694、副所长李建华拒收递交的会见文书,还是先前的一套说辞。问公检法人员是否可以提讯,说可以。后我向三看政秘科、齐所长、北京市市公安局投诉中心、督察、监所监管总队、市非紧急救助热线投诉,均未能解决。后来我又多次打电话给该所电话61299275询问何时能安排会见,称不知道。经了解,10月30日起,蔺其磊、张维云、陈建刚、张磊、张庆方等律师先后要求会见他们关押在该所的当事人,都被该所以律师会见室水管老化需修理等理由拒绝安排。
      
    至11月25日,我申请会见已经25天,大大超过法定48个小时最长时限。如果真的是律师会见室需要修整,安排律师会见的事也很简单,在公检法使用的提讯室空闲时、三看内的任何一间办公室都可以。三看不安排律师会见的上述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是其编造的一个表面理由,实质是故意阻碍律师和当事人会见、阻碍律师依法履行职务、阻碍丁家喜等当事人依法获得律师的法律帮助。
       
    11月26日我会见时,没有发现律师会见室水管被修痕迹,只发现屋顶上的摄像头改造成直接对着律师摄像。群殴去过的全国看守所都没有摄像头对律师的。这种“改造”显然是为了监听、监视律师会见。
       
    三、从2013年9月起,多次强制监听录音律师会见内容,四五个警察现场监视律师;11月26日和10月25日两次违法强制中止律师会见。
      
    从2013年5月21日开始,我就在三看会见丁家喜。开始几个月的会见还算正常,没人监听录音和监视,律师们会见也可以录音照相。约八九月份齐怀玉调任所长,情况发生巨变。2013年9月3日、9月6日、10月25日、11月26日我会见丁家喜时,三看就安排年轻男警013494、013836号胸前佩戴具有录音录像功能执法记录仪,坐在丁家喜身后右侧后方约1米,把摄像头对着律师拍摄,红灯一直闪亮,监听录音会见内容,故意严重干扰请求人会见。9月3日会见后,013836号警察还强行对律师会见笔录进行摄像,我警告他不应对我录音拍摄,他根本不予理睬。我又向在场的三看丁副所长、齐所长、qu姓政委反映,拒绝纠正,向市局监管总队和督察投诉,也没有解决。10月25日会见中,我与在会见现场的丁副所长反映和交涉,他对我气势汹汹地说,我们就这样,爱见不见,你要觉得执法记录仪对着你录音拍摄难受,想怎么坐就怎么坐,你要是趴在地上会见我也不管。丁家喜说你怎么这样说话,没教养,他训斥了丁家喜后仍不解恨,一怒之下命令立即停止会见,把他强行带走。11月26日会见,借口我录音未经丁家喜同意非法强行中止回见。
       
    2013年9月3日和6日、10月25日、11月26日会见时,三看派四五个警察在场,丁家喜身后不远两个警察013494、013836,我身后有两三个,一个女警和一个男警、还有丁副所长,监视律师会见。
       
    经向该所人员了解,公检法人员提讯时并无警察在场,也没有用执法记录仪录音摄像的情况。这样做是歧视律师,目的是骚扰、威慑、恐吓律师和被会见人,为律师工作设置障碍;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浪费大量警力、浪费我们纳税人钱财。
       
    律师法第三十三条和刑诉法第三十七条都规定,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超过48个小时;并规定律师会见时不被监听。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律师在看守所会见时,“公安机关不得监听、不得派员在场”。警察法和公务员法都规定,警察应当严格遵守宪法法律,违法者(包括执行上级明显违法命令的)应当给予行政处罚,涉嫌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看守所、教育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护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因本案为北京市公安局监所监管总队律师科科长王海雄现场指挥违法带头抢夺我录音笔、手机、打火机,并拧手腕和殴打我,是在对三看行使行政管理权,该总队为北京市公安局局内设机构,故按照国家赔偿法第七条等规定,北京市公安局和三看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
       
    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共同赔偿义务机关侵犯了我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现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七条、第九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二——第三十六条等规定,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根据该法规定的赔偿范围、方式和标准,对丁副所长、王海雄科长撕坏我的棉衣价值460元、皮鞋价值200元,共660元应予赔偿;赔偿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一天的赔偿金182.35元(国家上年度职工平均日工资);赔偿拒绝我会见申请造成我11月5日、11月27日两次从昌平区往返三看交通费损失600元(单程150元/次)、赔偿1天误工损失911.75元(一次往返4-5小时,182.35元×5倍);因此事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应向本人以及本人所在的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管理机关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致函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你们违法行为对我执业和声誉造成严重后果,应当依法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贰万元。根据警察法、公务员法和国家赔偿法第十六条等规定,你们应对责任人员追偿、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赔偿请求人程海:
    2013年12月2日
       
    附证据
       
    证据目录
       
    一、
    1)2013年11月26日约11时至12时期间,请求人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内被其丁副所长扭打的照片1张;北京市公安局监所监管总队律师科科长王海雄、丁副所长殴打我时撕裂棉衣和皮鞋照片各1张。
       
    2)林明洁、吴继新、董奎红、虞春香《证人证言》1页、肖振海《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丁副所长(警号014002)、王海雄等警察殴打与非法拘禁程海律师的目击证人证言》1页,附五人的身份证复印件。
       
    证明11月26日王海雄、丁副所长等人抢走我录音笔、手机、打火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5小时至15时30分,殴打我并撕坏棉衣和皮鞋。
       
    二、
    1)2013年11月27日、11月5日我递交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接待室接待人员的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会见函、委托书复印件各1页;
       
    2)该所女警013694、副所长李建华拒收上述会见文书照片2张;
       
    3)录音文字稿:2013年11月27日和11月5日我在三看被拒绝会见情况各1页。
       
    4)肖振海的证词《我所见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拒绝程海律师申请会见的经过》1页。
       
    证明我11月27日、11月1日或5日申请会见丁家喜被该所拒绝的事实。
       
    三、
    1)我2013年9月6日会见丁家喜的《律师会见笔录》1页、10月25日《律师会见笔录》2页。均复印件。
        
    2)2013年9月3日、10月25日我会见丁家喜时的部分录音。证明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丁副所长、警察013494号、013836号坚持对我会见监听录音、监视和录像,态度蛮横,拒绝纠错,强制停止会见。
    
    请求人程海:
    2013年12月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228631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敦促中央先行个案道歉赔偿平反六四
·潘洪其:“人道主义赔偿”只是花钱消灾
·动车追尾赔偿:铁道部不懂法我给他上课
·三聚氰胺赔偿基金落空背后的迷津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国家赔偿法理应便于公民权利救济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 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陈维健
·国家赔偿谁买单?/沛洪
·劳工维权说明书——如何正确的争取工伤赔偿权益
·童大焕:这样的拆迁该如何赔偿?
·请问温总理,“三鹿奶粉”赔偿的20亿是谁的?
·王小宁、师涛诉雅虎案件和解赔偿的法律问题/郑存柱
·车辆被盗后肇事致人死亡 车主被判赔偿11万元(图)
·76岁老汉被错判强奸27年 申请国家赔偿被拒(图)
·国家赔偿案件为什么不能风险代理/周立新
·被非法关押的访民,有权请求国家赔偿
·没有惩罚的国家赔偿难以约束公权/王如林
·秋风:保障人权从国家赔偿开始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警方确认老外撞倒大妈 双方已解决赔偿事宜 (图)
·湖南明确规定国家赔偿由财政部门直接支付
·前妻Kim声讨李阳 痛斥其拖欠离婚赔偿款隐瞒财产 (图)
·2高三学生扶起摔倒老人反被要求担责赔偿
·张家川被拘少年申请7元刑事赔偿 (图)
·甘肃发帖被拘少年向警方申请刑事赔偿7元 (图)
·广西醉酒警察枪杀孕妇案 家属接受赔偿协议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案:死者家属接受70万政府赔偿 (图)
·甘肃鼠标少年称遭警殴 律师将提国家赔偿 (图)
·云南强奸幼女案赔偿分析:若拒接再审或1分没有
·广西警察枪杀孕妇续:家属拒绝政府73万元赔偿
·浙江一患者术后体内留钻头 医患双方对赔偿数额存争议
·最高法:三举措解决知识产权案赔偿难
·口耳相传台资厂搬迁赔偿不到位 二千人罢工抗议
·云南昭通市中院受理“官员强奸幼女案”民事赔偿上诉
·车祸后得不到赔偿 河南辉县一家四代进京上访 (图)
·摔童案主犯已上诉,望积极赔偿获谅解 (图)
·保定村民不满征地赔偿游行抗议 聊城民居遭强拆市民被打入院
·沈阳被刺死城管父亲:仍会向夏俊峰家提赔偿
·河北李凤华赔偿事实情况反应
·山西省信访局长梁雨润贪污访民翟海贵工伤赔偿款72万元 (图)
·准备提交的国家赔偿起诉状!/余剑
·田喜在巴黎接受抗病毒治疗吁中共医援及赔偿艾滋病患/巴黎动态 (图)
·请求把交通事故赔偿到位的报告
·二十年前响应政策支持大庆建设,二十年后强拆不赔偿卸磨杀驴
·请求各级政府监督水利局赔偿报告
·畜牧局掩真相 养鸡场染禽流感难获赔偿/杨新巧
·4岁幼女遭强奸染上性病、未得分文赔偿?/冉崇碧
·张西兰因被错判申请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赔偿案
·李广来申请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赔偿案
·太原:因公伤亡得不到赔偿,家属申诉无结果
·投资损失没赔偿到位 还被维稳/温梅勇 (图)
·云南富源:洒居煤矿隐瞒矿难 死者妻儿0赔偿 (图)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二次上诉代理词/张志强
·石家庄120倍的“人身损害赔偿”背后的猫腻/鲍润蒲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四审代理词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四次开庭通知书(图)
·哈尔滨国保警察无辜被关押301天,已获国家赔偿,办假案民警却升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