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全都挣扎在恐惧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6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作者:廖祖笙

    
    暮色笼罩荒丘之后,恐惧就成了荒野的一种流行色。别看荒庙野僧前呼后拥,人五人六,别看簇簇花草在夜雾中随风飘摇,强颜欢笑,轻轻撩开夜幕的薄纱,你就不难发觉整个荒野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摇曳多姿,四下里其实只有一张相同的脸孔:肉食性动物和草食性动物全都挣扎在恐惧里。
    
    血债累累的恐怖组织是恐惧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终须偿还一切的不过是时间。越是高调“反恐”,越是暴露出它已明确感知种种的危险正在向其潜步逼近,越是说明它已惶惶不可终日蜷缩在了恐惧里。深入骨髓的恐惧会如晚期的癌细胞一般,折磨得负债已久的恐怖组织日趋丧心病狂。
    
    杀人盈野的嗜血魔头是恐惧的。“墨写的谎说,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不论你怎样垄断宣传,无论你如何舌灿莲花,对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大开杀戒,这在任何朝代都是不可饶恕的死罪。喋血后伴随魔头余生的,是挥之不去的恐惧,以至连死后的结局都已想到,临了连一捧骨灰都没留下。
    
    蛇鼠一窝的僵尸官僚是恐惧的。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高位厚禄,也意味着要肩负相应的责任和担当。对罪恶的长期默许和纵容,实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犯罪。放任治下九关虎豹杀人、整人和抢人,任由匹夫匹妇走投无路、行号卧泣,即便是在现有法律框架内,也已经构成犯罪。
    
    贪得无厌的赃官污吏是恐惧的。不单恐惧,而且纠结。贪吧,就怕站队站错,在看人下菜的“反腐”大戏里,一不小心就可能沦为被拍打的“苍蝇”;不贪,在你也伸手、我也伸手的全局腐败面前,又心有不甘,怎能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贪婪VS恐惧,贪婪往往占据上风,故此贪官多如牛毛。
    
    指鹿为马的一丘之貉是恐惧的。暗无天日中沆瀣一气凭空制造六月飞雪,固然易如反掌,固然神不知鬼不觉,固然相对安全,但天迟早是要亮的。天亮之后,兽群在暗夜所做下的任何手脚,在阳光中都只会是暴露无遗。今夜的冤案制造者,天亮后必将自食其果,有些恶犬会在牢中度过余生。
    
    人头畜鸣的鹰犬爪牙是恐惧的。在苍生普遍面临生之艰难的黑夜,你的食盆里比别的盘子里多出了几根骨头,是福是祸,尚属未知。这几根骨头,有可能轻巧买走你的良知、未来甚至是生命。悠着点,别忘了形形色色的“壮烈牺牲”。在民怨沸腾中“执行公务”,随时都有可能会血溅当场。
    
    贯朽粟陈的富人阶层是恐惧的。“先富起来”的背后,多半都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原罪。即便可以长期将原罪深藏不露,对无处不在的“仇富”现象,也会是防不胜防。不单是坊间“仇富”,酷吏也一样是“仇富”。想想有些地方的“黑打”,想想巧立名目的掠夺,这都足够你胆裂魂飞。
    
    比下有余的中产阶级是恐惧的。多年来削尖脑袋,累死累活,总算是过上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日子,可看看危机四伏的窗外,想想翻跟斗一样忽上忽下的房价和股价,闻闻空气中暴风雨将至的气息,就不免夜不成寐,心乱如麻。想到烈焰随时有可能燎原,就更是愁肠万断,胁肩累足。
    
    桑户蓬枢的赤贫阶层是恐惧的。庙堂上能动辄为“友邦”免债几百亿,但不会为“家奴”免债一分一厘,你此生就像是专为敲骨吸髓的掠夺集团还债而来的。在残酷的压榨之下,你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生存的艰难就像一座座大山一样向你压来,你满心疲惫,对未来深怀恐惧。
    
    敢为人先的有识之士是恐惧的。在正不压邪的漫漫长夜,残暴和无耻已成为流氓所能使用的最后路数。你不想埋汰你的良知,你想对这个社会有所担当,恐惧就如影随形,你的人生也将因此彻底改变。随便给你安个罪名,你怕不怕?打断你的肋骨,你怕不怕?杀了你无辜的孩子,你怕不怕?
    
    ……
    
    荒野苍生距离免于恐惧有多远?布什说:“我们相信自由的力量,因为我们已看见自由战胜了历史上的专制、暴政和恐惧。爱德华兹博士说里根总统去过柏林,他清楚记得里根总统的演讲,他说:‘推倒这堵墙吧’。两年后,柏林墙倒了,中东欧的人民终于从令人窒息的压迫中解放出来。”
    
    暴行和恐惧是一对孪生姐妹。当你恃强凌弱,趁着夜色的掩护,肆无忌惮挥洒着兽性的凶狂,以可耻可憎的暴行豪夺着人们的所爱、尊严和骄傲时,你在自家的庄园里,就已埋下盘根错节的祸根。你不知道复仇的烈焰何时会将你的庄园化作灰烬,也无法确知死神将在哪时悄然拍打你的窗棂。
    
    人人都该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对上游而言,与凶残的过往进行坚决切割,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让正气得到弘扬,让罪恶得到惩处,坚拒蛇鼠一窝,回头兴许也还来得及。对下游而言,暮色中的恐惧并非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心,在今夜,你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
    
    龙应台认为幸福就是不恐惧:“幸福就是从政的人不必害怕暗杀,抗议的人不必害怕镇压,富人不必害怕绑票,穷人不必害怕最后一只碗被没收,中产阶级不必害怕流血革命,普罗大众不必害怕领袖说了一句话,明天可能有战争……”夜色渐浓,午夜梦回,你痛定思痛,问自己:你幸福吗?
    
    前面是万丈深渊的悬崖,背后是汹汹而来的狼群,被步步逼退到悬崖边缘的羊群,在此生死存亡关头,面对狼群无疑不再一如既往感到恐惧。既然把你逼进了人生的死角,反抗对你来说才是唯一的出路,那么对你而言,恐惧还有什么意义?生命如流星,都会从夜空滑落。问自己:你恐惧吗?
    
    写于2013年11月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伟光正”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6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70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1919121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形形色色的"恐怖暴力袭击"
·廖祖笙:想贪的贪,想抢的抢,想演的演……
·廖祖笙:跨省抓记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廖祖笙:“敢于亮剑”不如组建“缝嘴队”
·廖祖笙:荒庙里的机器上就两齿轮在转动
·夏俊峰案本可“协商解决”/廖祖笙
·廖祖笙:十蠢之“舆论斗争”“敢于亮剑”
·拿什么拯救你?荒庙外绝望的苍生/廖祖笙 (图)
·廖祖笙:夏俊峰,你在天国还好吧?
·廖祖笙:写给遥在天国的夏俊峰烈士
·廖祖笙:一九四七年就说要“建立廉洁政治”
·廖祖笙:“建设廉洁政治”的牌坊后面
·廖祖笙:一个面团,一碗胡辣汤……
·廖祖笙公开举报党政和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以煎止燔的“敢于亮剑”
·廖祖笙:戏台上的“反腐”
·廖祖笙:现实让羊群得到了再教育
·廖祖笙:壮烈牺牲的廖梦君永垂不朽
·廖祖笙:村霸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SOS!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求助!
·台湾总统府给廖祖笙的函复
·内地作家廖祖笙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廖祖笙被拘留第三天仍感有生命危险
·断网断信息阻发声无法生存 作家廖祖笙被逼卖房遭拘留 (图)
·自由作家廖祖笙遭当局断网后禁卖住房 (图)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