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由民主制度”还是“政治礼法制度”/陈子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3日 转载)
     进入1990年代后,大陆的一些中年学者在对“政治儒学”进行思想资源发掘和“创造性转化”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其中的佼佼者有杜钢建、邓小军和蒋庆等。
    
     杜钢建撰写了一系列阐发儒家政治思想的论文,后结集为《新仁学——儒家思想与人权宪政》。[1]按照他本人的说法,该书“旨在传承儒学思想精华,使之转化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权宪政理论。儒家的仁学思想可以概括为仁道、义道、恕道和政道四道。这四道体现出内圣外王的全新主张。由此四道开出的新仁学可以概括为人权、抵抗、宽容和宪政八字。上升为理论原则讲,也就是人权主义、抵抗主义、宽容主义和新宪政主义这四大主义。”[2]他指出:

    
    儒家的许多思想主张可以转化为现代宪政理论。儒家主张和而不同,反对党同伐异;这些思想在本质上有利于克服一党专政主义,发展多元政治。儒家提倡贤者在位,能者在职,主张举贤人不受阶级等级限制,人人平等;此种思想同现代选举制度相结合,有利于发展代议制度。儒家提倡“以民为监”,“国人皆曰”;这些有利于发展民主监督制度,设置民主程序。儒家赞成司杀者杀,反对代司杀者杀;这有利于提倡司法独立。儒家认为管理政事,应各有所司,不可越厨;这可以转换成分权制衡思想。儒家赞成发宪布令,认为宪是有关国家根本大制之法;这可以转换成宪法观念和宪制思想。儒家主张科举任官;这有利于发展国家公务员制度,保证行政官员的质量。儒家倡导公议清议,名儒主之,百姓当任;此种郡县公议制度可以发展成为地方议会制度。儒家赞成周代中央与地方分权的共和制度;这可以转换成联邦共和制思想。儒家反对“非法之法”,主张评议法律,废除恶法,创制“天下之法”;这有利于发展针对法律的违宪审查制度。“将儒家这些与现代宪政理论相符相通相合相关的思想主张转换成易为现代人接受的理论形式,这是大陆新儒家面临的根本任务。”[3]
    
    邓小军著有《儒家思想与民主思想的逻辑结合》。他在书中首先论述了西方近代民主思想的核心——自然法思想,然后又论述了儒家的天道思想,最后得出结论:儒家所说的天道与西方民主思想所说的自然法“具有本质上的一致性”,此一致性正是儒家思想与民主思想逻辑结合的基础。[4]他说:这一结合,是以儒家的天赋人性本善、天赋人性平等为逻辑前提,正当地接上民主思想的天赋人权、人人平等;然后以此为逻辑前提,正当地接上儒家思想的天下为公亦即民主思想的主权在民;然后把天下为公落实为民主思想的最高权力属于全体人民、立法受人性和人权的限制、民主社会是法治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结合,吸收了来自西方的权利观念与法律观念;但是其逻辑前提天赋人性,其逻辑结论天下为公,则是儒家思想。这一结合的意义,是为中国民主思想和民主政治提供中国哲学的基础。[5]邓小军认为,儒家学说之所以未能开出完备的民主思想,是因为从人性思想到政治思想中,缺少了天赋人权这一关键环节,缺少了权利观念。因此,必须借助于外来的权利和法治的思想资源,才能从天赋人性开出天赋人权,从天下为公开出民主制度。
    
    杜钢建和邓小军基本上都是沿着现代“新儒家”的思路,继承和发扬了徐复观等前辈的“儒学开出民主说”。蒋庆则另辟蹊径,主张走“超越西方民主,回归儒家本源”之路。他既不赞同海外“新儒家”的“创造性转化”,也不赞同邓小军等大陆学人将儒家思想与民主思想“结合”起来的努力,他认为:“儒学开出民主说”实际上是一种变相西化论,即以西方文化作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具体落实到政治上,即以西方的政治形态——民主——作为中国政治的发展方向。[6]“儒学开出西方民主不仅是不可能的,同时也是不应该的”。[7]他所主张的“政治儒学”是站在中国政治文化本位性的基础上的儒家外王之学。“摆在当代新儒学面前的最大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开出新外王,……这里所说的开出新外王并不是开出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制度,而是开出体现儒家政治理想与价值原则的政治礼法制度。这一制度与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有重合也有区别:所谓重合,是指儒家的价值原则与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不完全冲突,儒家按照自己的义理可以肯定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某些价值,二者是某一阶段的同路人;所谓区别,是指按照儒家的三世学说与大同思想,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只是小康之世的产物,并非尽善尽美,儒家追求的是比民主制度更高的政治理想,二者的目标不同。”[8]那么,比民主制度更高的“儒家政治文明”究竟包括哪些具体内容呢?蒋庆提出了四个方面。
    
    第一,是王道理想。“东亚政治文明追求的不是民主政治,而是王道理想。所谓王道理想,是指参通天地人天下归往的政治理想。董仲舒《王道通三》曰:‘古之造文字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画者,天地与人也;连其中者,通其道也。’”[9]蒋庆认为,1993年9月4日“世界宗教会议”签署的《全球伦理普世宣言》强调对人权的肯定和对地球的尊重,此即提出了“二权”——人权与物权,但还不够,还应提出“天权”,形成伦理上的“三权”。所谓“天权”,是指超越神圣之权利。若人与物只有形下界之价值,而不能通于形上界之价值,其权利则缺乏超越神圣之贞定与安立,即缺乏超越神圣之合理性与合法性的证明与维系。故不能使人心悦诚服,因而不能使人自觉遵从。当今之世需确立“天权”而神道设教,以“天”之力量权威促使人遵循人类伦理,切实落实“人权”和“物权”。[10]从蒋庆对保守主义的阐释可知,“天权”的制度化应落实在以下原则上:宗教为国家基础原则(宗教赋予国家世俗权力以神圣性、永恒性与尊严);政教合一原则(确立宗教的国教地位和性质);信仰超越正义与秩序原则(政治中的正义与秩序来自超越之上帝而非人)。[11]
    
    第二,是道德政治。“在东亚政治文明中,政治和道德是不分的;非但不分,还认为道德高于政治,必须用道德来指导政治、规范政治,形成所谓道德的政治。这就是儒家所推崇的‘德政’‘仁政’思想。在东亚各国,由于长期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一直用道德来指导政治,形成了自己道德政治的文化传统和特色。这是因为在东亚政治中,受儒家影响的政治思想对人性的负面价值有非常深刻的认识,认为人心唯危,人欲可畏,人类的权力欲如不受道德的限制就会肆意为恶,故必须在政治中用道德限制权力,使人类卑下的政治活动符合道德的目的。这即是儒家格致诚正修齐治平的治世思想,这种思想落实到实际政治中就是为政以德的圣贤政治。”与蒋庆观点类似的张祥平将这种“圣贤政治”称为“德治学选社会”的“文化升层制度”。[12]
    
    第三,是礼治精神。“所谓礼治精神,是指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既考虑到人类行为规范的普遍性,又考虑到人情厚薄亲疏的特殊性;既不排除典章制度具有某种外在的强制作用,更强调典章制度的本质在于内在的人性基础。因此,礼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是综合了理与情、内与外、事与人、总与别的伟大创造。”“由于法治不能在制度上解决不同社会地位与角色的人的安身立命问题,在法治国家中社会内部隐含的冲突与不稳定因素并未得到根本的解决,法治社会实质上仍是一个充满对立冲突的社会。职是之故,法治与礼治相比,礼治更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类的冲突问题,更能达至社会的和谐,故东亚政治文明中的礼治精神更符合治理社会的需要与实现人性的要求,在当今世界的政治生活中仍有其现实意义。”张祥平认为,考虑到“人情厚薄亲疏”的礼治制度就是“德治学选社会”的“土地宗族制度”。
    
    第四,是无为之治。“所谓无为而治,是不把政治看作实现人类群体幸福和最高社会德行的手段,只把政治看作迫不得已解决杜会问题的方式。因为儒家认为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方法在道德不在政治,政治只是实现道德目的的工具而已。因此,在现实的政治中,儒家通过贬抑权力的性质、淡化政治的作用、强调礼乐的精神以及提升统治者的心灵境界来实现无为之治。……在东亚的传统中政治的地位并不高,只有消极的意义而无积极的价值。无为而治实质上就是取消政治之治,在道德教化与礼乐熏陶中达到社会的和谐。”
    
    笔者对蒋庆的两点批评主要针对他所谓的“独特性”。蒋庆说:“新儒学以民主制度为新外王的标准,使儒学有丧失其独特性之虞。”[13]言下之意,他的“政治儒学”才是真正具有“独特性”的。其实不然。反对唯人主义和唯科学主义,主张天地人参通和谐的生态主义目前在西方学界和政界正大行其道。最近联邦七区法院对公立学校《忠诚宣誓》中“在上帝之下”的措词作出违宪判决后美国国内的激烈争论,也正是就“天权”的正当适用范围展开的。小布什政府提出要让教会参与管理发放联邦政府的各种社会福利拨款,更颇有一点“政教合一”的色彩。蒋庆所谓“道德的政治”,正是西方社会中强调“积极自由”的共和主义者与强调“消极自由”的自由主义者争论的焦点。他所谓“人类行为规范的普遍性”与“人情厚薄亲疏的特殊性”的统一,正是社群主义者用来反对自由主义者的时髦主张。至于“贬抑权力的性质、淡化政治的作用”的“无为之治”,在西方社会也有悠久的传统,例如无政府主义的社会主义以及将“自由人联合体”作为终极目标的马克思主义。笔者在这里首先想要说明的是,上述这些彼此矛盾的政治主张完全可以包容在广义民主的体系框架内,没有必要非提出一种与“自由民主制度”分庭抗礼的“政治礼法制度”不可。其次,过于偏执于制度“独特性”,往往会“走火入魔”。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用“天权”压制人权,用宗教裁判取代现代司法,将宗教领袖置于民选政府之上,完全可以称得上独具一格,但这种向中世纪倒退的政治制度,恐怕蒋庆也不会仅仅因为其不同于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独特性”而拍手叫好。蒋庆极力推崇的“礼治精神”是以乡土社会的“土地宗族制度”为基础的,在工业和后工业社会中已经很难像张祥平所主张的那样重建宗族制度。如果过于痴迷于中世纪的“礼法制度”、“三纲五常”、“国之四维”,就会不知不觉地走到城市化、工业化与民主化的对立面,走到几亿急于摆脱“三农”陷阱的中国农民的对立面。
    
    笔者反对任何一种“藉思想文化以解决问题”的思想模式,不论它是反传统主义的还是传统主义的。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归根结底要靠政治实践——通过耐心的政治对话达致底线的政治共识,貌似平庸琐碎的社团和党派活动,零敲碎打的制度改造与制度建设;而不是靠给一种政治意识形态打上什么样的标签——正宗自由主义、新左派、后现代主义或者政治儒学。过于强调“独特性”是一种文化弱势或守势心态的表露,如果我们具有自信心,为什么不能想象自己的东西也可以从地方性价值变成普世性价值呢?假如21世纪的中国人在理论创新和制度创新上作出了真正的贡献,不论是称之为民主还是“民王”(“参通天地人天下归往”意义上的“王”),都不会妨碍它们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并成为别人的外来思想资源与制度资源。
    
    [1]杜钢建:《新仁学——儒家思想与人权宪政》,网络版目录载“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网站。
    
    [2]杜钢建:《〈论语〉四道与新仁学四主义》,载《天津社会科学》,1993年第6期。
    
    [3]杜钢建:《新儒家在大陆的发展前景》,载《当代学术信息》,1995年第3期。
    
    [4]邓小军:《儒家思想与民主思想的逻辑结合》,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397页。
    
    [5]邓小军:《孔子思想与民主政治》,载“原道”网站。
    
    [6]蒋庆:《我所理解的儒学》,载“中评网”网站。
    
    [7]蒋庆:《当代新儒学在“外王”问题上的缺失》,载“中评网”网站。
    
    [8]蒋庆:《从心性儒学走向政治儒学》,载“中评网”网站。
    
    [9]蒋庆:《后冷战时代东亚政治文明的回归与重建》,载“中评网”网站。
    
    [10]蒋庆:《从中国儒家立场对全球伦理与普遍人权的几点看法》,载“中评网”网站。
    
    [11]蒋庆:《柏克是保守主义的柏克而非自由主义的柏克——评刘军宁〈保守主义〉一书对柏克保守主义思想的严重误解》,载“中评网”网站。
    
    [12]张祥平:《制度对话》,载“士柏咨询网”网站。
    
    [13]蒋庆:《当代新儒学在“外王”问题上的缺失》,载“中评网”网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92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子明:“舆论斗争”与“亮剑” (图)
·荆棘路 幸福路——银婚感怀(一)/陈子明
·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陈子明:行政溃败与社会动荡
·八九民运与赵紫阳/陈子明
·台湾威权体制与大陆专政体制的比较/陈子明
·“中产阶级”如何形成?/陈子明
·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陈子明 (图)
·陈子明:一个世纪的中国革命与反革命
·陈子明:左右两派可以达成的七点共识
·晾一晾高官们的博士帽/陈子明 (图)
·陈子明:朝鲜后金时代的四种前途
·为什么不让纪念四五运动? /陈子明
·陈子明:改革已死,宪政当立 (图)
·陈子明:当局永远把握不了形势 (图)
·陈子明:新生代领导人的政治抉择
·陈子明:关于八十年代文化思想派别等的通信
·陈十:陈子明先生们大可不必动肝火
·八九民运的必然与偶然——“六四”踏碎“六二○”的历史教训/陈子明
·中国异议人士陈子明认为:中共新领导核心是
·陈子明:中共十八大人事的三个看点 (图)
·著名民运人士、学者陈子明先生的生日 (图)
·陈子明参加台湾学术会议受阻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河北省副省长杨汭20万字博士论文抄袭18万/陈子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