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行势者参悟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4日 来稿)
    日本近代有个剑道大家名叫宫本武藏,他有个得意弟子名叫柳生又寿郎,在当时,柳生又寿郎一心想早日成为一名一流的剑客,当宫本武藏听明白弟子只是寻求技巧上的精髓而不注重心态的修炼后,就告诉弟子越用功越成不了一流的剑客时,做弟子的柳生又寿郎便一脸雾水地茫然不得其解,后来他告诉弟子道:“如果两只眼睛死死的盯住‘成功’二字,哪里还能看自己呢?所谓的一流的剑客,便要永远保留一只眼睛看自己”。
    
     在与一位早年的朋友谈事业与信仰,我们谈到什么是智慧的最高境界时,他对我说:“最高的智慧境界是遇事处处心能平静如水,不为利害所累,不以战胜对手而疯狂,不求自己的而能求大家需要的为本念……”

    
    原来我并没有感觉他是什么高人,不过就是在大学里坐了几年板凳,在中国大陆的官场上,也不外是个攀龙附凤的随风人物,可他淡淡的说出了这样的不是玄机的玄机却令我不得不刮目而视了。是啊!人一旦到了事无所求的境界,再加上把群体的利益放在心里,又能遇事稳重沉着,这是多么高的境界啊!
    
    在我们为了自己的事业运筹帷幄之时,不仅分不出个层次,也分不出个是非,而且从来就更不知道醒着地看准自己?或用自己的什么心态与对手对比斟酌;更不知道,若想傲视群雄,没有掂量自己斤两的聪慧,怎会知道、哪些是自己能做得?哪些是自己做不得的呢?这样的心态,如何与表面上还依然控制着你的势力与对手又能进行智能上的极限较量呢?
    
    我也很清楚,在世界中的自然活动中,与自然发展规律能够融为一体才是最大智慧,不苛求原本就不该苛求的事物时还要力索未免浪费时光,但是,浮躁的心律依然左右着自己不能沉稳地浮下自己的身形、做那原本就能做得又能获取的事物已经是多年不能进去的根症。
    
    在这关键的时刻,我们大家有几个又能准确地判断我们政治经济发展的风向而又能心静如水呢?更况,真正的大智慧,不是什么人就能得到了,而心地丑陋阴暗的人,就更不可能拥有条件地得到改变愚昧的大智慧。况且,我们在形不成大气候的最关键时刻,我们这些欲在上层里行势用谋的人士,不认识一些根本的东西而只是蛮牛般地东冲西撞又有什么用呢?任何时候,也只有能看到那种无形的机巧才能拥有对手的操控者无法拥有的智慧,才能在较量中最后自然地能打败他们!
    
    在写这篇文论时,写了有两千字时就突然被无形的功能抹掉了,很奇怪,当我再次撰写时,疲劳的大脑里刹那间就出现了滚滚的电流,全身的也相继汹涌了热炙的波涛,又一浪高过一浪地涌动了许久。当然,即使任何人,一旦能进入无为的心态,又能参悟宇宙间的真理,不管他走到什么阶段,我想这种感觉都是不奇怪的。也许是看的佛学书的次数多了,多少受点参悟或影响,但我也认为我们的人生并不是这么百年的简单,这且不说,佛经中还有的一些智慧是我们这些常人在演化常势时已是真的不可缺的大智慧,它的里面确实蕴藏着我们尚未知道的一些成事的玄机——虽然在博大的宇宙里,你我的有无并不是那么地重要。
    
    而作为我们这些已有点入驻理性的人,所看到的未来路数,就应该往智慧的最高境界探求,才能演绎得最好,还要能把人类该拥有的大智慧告诉世人的那种心态导演得更加淋漓尽致,不搞神乎其神的参悟,更不需要什么棒喝,把我们人类的真理演化的更加完整美妙而不是什么神奇无着,尽管在实际中我们所拥有的智慧也是稀松平常,但由于大自然给了我们这样的形体,这样的思绪,已经不是无缘无故,所以我觉得还是利用好这个机会用我们的形式再展现一下大自然的完整美妙会使我们的人生空间更精彩,也给我们人类一些表面上玄妙实际上不应该是什么玄妙的东西再抖开一些包袱,使更多的人知晓一些,再知晓一些,才可以更利于在中国大陆上的独裁到民主的自然演化越加顺利。
    
    我也认识到,真正的大智慧确实不是已经知道了就能理解,或使任何人都可以理解,或就能感悟出更高更多的大智慧,就象一个在沙漠里旅行的旅行家,他在口渴身燥时,也看到了水源,但他在没有喝到胃里即使含在嘴里之前,就一样不可能解除干渴;不用水沐浴一下,就不可能得到凉爽。因为炙热的太阳还在头顶上悬着,火烫的沙漠还没有冷却。智慧也是这样,看到了,不一定就能明白,知道了,不一定就能懂得。
    
    而作为创业者,盲目地只是在自己的层次中筹划,不能自我地跳开来,得出来的智慧不见得不是鼠目寸光的东西,因为你需要超人的灵感来撞击出属于我们的生财或发达的主张,而不仅仅的只是你的智慧所能及的了。当然,你的心胸也能广阔,可集体的以及未知的智慧,方更能使你开阔你的视野,使你的心胸更广阔些。而心地丑恶的人却不行,因为他不得不昧心做那反时代进化的事,即反演变发展规律的事。而这样的人,能说不被自然规律最终地淘汰?
    
    民主进程中的智慧,在现时期,的确非常有限,我们不能在今天消除自我残杀的愚蠢,就是因为我们人类自己的条件还充满着愚鲁;特别是我们尚处在中国,独裁制度的制约使我们不能把已有的善根完全在身边风靡起来,不仅如此,还要承受许多不良的东西在腐蚀着我们人性最朴素的完美,使我们不能更理想地生存而变得越来越败坏。
    
    其实,如果是真的理存在,我们的人类就不能被自己毁灭,还能凭着我们人类智慧,使我们在这个广袤的宇宙中永远地繁衍下去,更不应该会用狭隘的贪婪或欲念来慢性自杀,过早地走到人类现在形体的尽头,使我们再继续重复有过的生物大灾难,因为真的祥和起来就能改变人类的一个不能持久存在的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足,都有自己的劣根,但你只要有善念,我认为你还是值得尊敬的人。同时我不认为人不可以做错事,在自己的认识中,做错事也是自然的现象,特别是在理解相同的问题上,因为层次的不同,才有了不同的理解和运用,就例如象李洪志的有种认为——除了夫妻之外,异性之间的性行为是最肮脏的行为,我却不以为然,因为两性之间也是大自然的造化,为什么就不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呢?只要是不害人的,符合自由法典的,又是怀着无比的真情的,完全可以存在。当然,我更不反对任何的信仰,认为只有自由是最美好的了。
    
    往往是,人的智慧是有许多的不同层次,什么层次性质的人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层次的理,这是很自然的事呢,比如井中坐大的蛙类,它所看到的天空不可能是广袤博大的,也更不知道海洋里搏击的偌大宏伟,到是风调雨顺的沉迷在“井中”乐不思蜀已是它的真理。而我们与这样局限的人交流思想,恐怕把宇宙的真理对它宣讲,是很费力又是十分不讨好的事,更是愚昧心态更不会接受的客观问题。
    
    在拥有智慧的过程中,过去我一直不认为只要想得到的不是不能得到而是不会得到时才不能得到,一旦会得到时就不难得到,现在这个想法已经有所改变,因为我们人由于不具备客观条件就什么样的希奇古怪的事情都难免发生,同时我们由于认识不足又不寻找到客观条件一味地盲干才显得希奇古怪了,而真正拥有了那个层次的条件以后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而且也为身下的不理解感觉到不能同日而语。而大多数得不到最高境界的智慧是因为他首先没有进入到最高境界里去,甚至是连最高境界的心态也没有时,肯定就没有条件得到他根本就得不到的智慧。
    
    在运用智慧中,由于人所处的环境不同,所比画的招数也就不可能雷同,人都有用自己所长的本能,有庇护自己所短的聪慧,只要他还清醒,他与对手在智能极限较量时,总是全身心的投入,特别是对那些比他强大的对手,他更知道必须的会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推手”——这种适中的智慧,而不会一比一的比力气,这对最高境界的智者来讲,是很自然、很本份的事。
    
    但是,我们往往需要正气又很容易循规蹈矩地走形式,不能灵活运用正气所具有的才能所产生的灵感,而具有的这种灵感,又是在他所通晓的较多被羁锁着,常常地会是自己出污泥而不染,忘记了,强势者变态了就如疯狗了时要咬人,你不能用链子拴住,限制它的自由,它会咬更多的人,而限制它的自由就得用不正常的手段,甚至还要把它打死地不能拘泥于慈悲。
    客观现实中,面对邪恶的权势者,我们光讲求人类法则,却是面对的是伙懂得森林法则的兽类,能对它的本身需要血腥才能生存以及胡作非为起什么有效的制约作用吗?
    
    目前我们对较多的流氓行为就只能无可奈何,特别是明明他们在杀人,在践踏人类文明的时候,却能肆意污蔑被害者是恐怖分子时,这都是与我们不能够活学活用我们的人类法则而间接纵容了这伙兽类无耻又流氓有着直接的关系啊?在一些心地善良的人心中,好象我们对流氓分子严厉了一点就超出了人类生存法则的理念,到头来,顽固势力依然把我们当成他们的口中食物,格蹦格蹦地咀嚼我们的骨头而趣味无穷,又不反悔,更不要说我们的最基本生存权力了。所以,在这非常时刻,咱们也来个黑猫白猫的“大论”如何?一旦放开了自己,我看没有什么不可作为的事。
    
    是说,我们今天在中国推动民主进程,继续正义凛然地按照过去的办法般地已经不切合森林规则,也不可能获取根本转变劣势的成就了时,就应该换一些具体的做法。所以,我看到周围以光明磊落来推动民主运动的各种各样的言论,就感觉我们的同仁心情可佳,路数却不对,太傻太傻了,因为那是我们应该给我们的群体制造一个可行的环境以后,群众自然会自发地投入他们愿意投入的洪流之中。而我们应该做好的是:顺势而行,把弄好属于我们的政治潜规则,才是大智慧的再现。因为我们总不能与流氓一样的抢夺利益,我们有我们的办法和条件赢得我们的利益,又能合法,又能不受戕害,不受阻扰,那么,民主运动有什么不可以成功的道理呢?虽然在世间,我们也有可能在具体的谋略运用中、与保守的人一样的无耻,一样的流氓,一样的玩世不恭,但是,我们不贪婪,不堕落,只是权宜之计,或为了达到我们的宏伟目标,就得必须的采取适应现实环境的大谋略,而不是自视清高地只能出污泥而不染却又一事无成,方能走到我们的顶巅。
    
    最后话,建立民主的军队势在必行!而能建立民主军队不能再中国境内,缅北是最佳选场。
    
    2008年6月23日初稿
    2013-10-14修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286910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清流浦:驳范长龙的军队政党化宣言
·高洪明: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埃及军队国家化应是中国军队的榜样
·埃及军队国家化应是中国军队的榜样/杜阳明
·清除军队戚建国汉奸弱智思维 /流波
·华颇:习近平为何在军队搞“下放”
·军队更不应该听党指挥/谢长祯
·北京“两会”与军队/林保华
·华颇:习近平对军队的担忧
·康国刚:军队维宪护法
·解龙将军:解放军不如突尼斯军队文明
·解龙将军:解放军不能像突尼斯军队那样文明
·军队属于国家/许志永
·保钓行动是中共军队的耻辱
·解龙将军:不会喝酒的人怎能指挥中国军队?
·解放军报:军队因战争而存在 打不赢一切是零
·解放军报:军队廉政文化建设事关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
·中共已经失去领导军队的合法性/谭松年
·避免严重枪击案的方法:对政府军队禁枪
·习近平军队嘉奖对象:科技项目多 陆军获奖少
·军队祭出重拳反腐 “紧跟”习近平超过地方
·朱镕基新书:“八九民运”时拒绝军队进上海
·学界批评界谈中国军队的文艺兵建制
· 国防大学教授称军队房产的整顿与谷俊山案有关
·范长龙: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等观点
·祝雅芹:儿子杨启龙在军队被枪走火打死 (图)
·中国军队涉足地产业和第三产业
·中共庞大的军队产业触角遍及各个社会角落
·国防部:中国军队强烈不满日本渲染中国威胁论
·火药味浓厚 整风运动延烧军队 习近平要刮骨疗伤
·军队首次提出对不可预见采购项目实施限额管理
·刘亚洲:军队制度、结构、利益问题是变革关键
·习近平:军队要形成和谐纯洁的内部关系
·习近平:军队要形成团结友爱和谐纯洁的内部关系
·曝:1998年江泽民解决军队重大危机内幕
·博讯镜头:军队转业士官和干部集体上访 (图)
·朝鲜饥荒蔓延至平壤 军队被迫开仓放粮
·颇为反常:凤凰网称赞江泽民军队威望高
·刘平:军队勾结大连地方政府做恶无法无天 (图)
·一个女人吴淑杰 影响中共军队战斗力的典型 (图)
·总参抗议副部长舒琦贪腐,要求集体退党退出军队
·致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控诉书(之一) ——中国军队压制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不平反
·军队的代表、委员们:听听梁凤芝的控诉 (图)
·茶香阁:呼吁党中央和新闻媒体都来关注军队信访死角!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