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政理论 矛盾重重 /石玉林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8日 来稿)
    
    作者:石玉林
    

    马列主义共产党所宣称的“无产阶级专政”及其变种“人民民主专政”理论,笔者认为是一种经不起逻辑推敲的理论。因为,根据马列原著和各国共产党的普遍说法:“无产阶级”即是工人阶级,是没有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雇佣劳动者阶级。而“资产阶级”则是那些私人拥有生产工具、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它们之间的本质区分主要是看其是否拥有生产资料。
    
    一、我们先从生产资料的性质上来看,在自然界中,万事万物都是有可能成为生产工具、生产资料的,土地、机器、体力、智力、技术、品牌、口碑、信用,甚至山川河流太空以及环境……等等,这些有形的、无形的资源都是社会生产所需的生产工具与资料。高级技工所拥有的高级技能是生产资料中的一种;研发人员高超的创新能力也是极其重要的生产资料;设计人员的知识产权也是生产资料中的一种甚至是价值连城的生产资料;著名演员、画家、音乐、医生、教师、科学家以及社交能人等天才般的能力……等等,这些为人类的生产做出巨大贡献的资源中,有哪一样不是人们生产过程中重要的生产资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说这种非机器、厂房的人力、知识、技能、金融等工具与资源,它们就不是不是生产工具、生产资料。
    
    在自然状态、市场经济社会中,有的劳工特别是高级技工和一些脑力劳动者如:画家、音乐家、节目主持人、政治家等等,他们的收入远高于亏损的企业家和个体户这些所谓的“资本家”们的收入。而拥有巨额资产的企业家“资本家”由于市场经营的千变万化,无时不刻无处不在的风险,他们随时都可能破产成为负载累累,比所谓的“无产阶级还无产的“负数资产阶级”。如果按照马列主义共产党的无产阶级理论来划分阶级,这些虽然没有厂房、机器和雇工(有很多人是有能力配置这些生产资料但却不愿购置的)但却拥有巨大无形资产、富甲一方的著名高级技工、医生、律师、工程师、画家、音乐家、演员、政治家、社交家们,它们到底应该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呢?我们可以肯定的回答,他们也是“资产阶级”。而那些巨额负债甚至资不抵债,且承担着巨大风险在经营的企业家们,他们又到底“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呢?我们也可以肯定的回答,他们也是无产阶级,而且他们是无产阶级中的无产阶级(因为,他们的负资产比所谓的“零资产、无产阶级”的普通劳工还“一穷二白”)。我想问问马列主义者们,技能、熟练程度、知识、信用、口碑、知名度……等等,这些资源是不是能对人类的生产,产生重要作用的一种资料?它们是不是生产资料?如果是,那么几乎人人都不同程度拥有各种技能、经验与知识的广大工人们、农民们、医生们、护士们、警察们、演员们、画家们、音乐家们、企业经理们、管理人员们……它们岂不是都是“资本家”中的一员了吗?工人们利用自己的技能生产了器物换钱换物、工程师利用自己的思维创造利润、画家利用自己的知识技能生产画作、音乐家创作生产歌曲等等生产,它们到底是在搞社会主义还是在搞资本主义?他们到底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再者,即便是马列主义者声称的厂房、机器等等这些资本家拥有的生产资料,不也是在很大程度上由他们或者他们的前辈们用劳动、知识、技能创造出来的吗?不也是以前他们的劳动积累吗?怎么能说人家是利用这些剥削“无产阶级”不劳而获呢?资本家、企业家他们的投资生产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用他们以前或者前人们的劳动积累,来冒着风险进行更高层次的填补市场空白或不足的资源配置,进行合理化的运作行为,他们巨大的风险尝试、脑力劳动难道不是辛勤的劳动?资本是以前劳动的累计物,所以,“按资分配”也是按劳分配的一种重要形式。“资本家”企业家他们的那种承担风险投资所获,和他们劳心劳力的经营配置资源的脑力劳动,在实质意义上是更高层次上的典型按劳分配。
    
    二、如果从人们拥有资产的数量上来说,又该怎样界定无产和有产,即以何种数量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二者的分界线呢?人类的资产从来都是一个连续不断的线性结构,中间绝无断层的可能性。以百万为例,百万之上有一百零一万,百万之下有九十九万,并且期间还会有无数的千、百、十、个位数,以及无数的小数点之间的数目。在人们拥有的资产数量是一个连贯无断的结构状况下,谁属于无产阶级?谁又资产阶级呢? 假如,以拥资百万为分界线,拥资百万以上者为资产阶级,拥资不足百万者为无产阶级,那么,一个拥资九百九十九点九的人,他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呢?另一个拥资一百点零一点一万的人,他又该该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呢?如果上述二人仅仅因为拥资相差一分钱,就被分别划入不同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两个截然相反且敌对的阵营之中,那么,这将是何等的令人匪夷所思的的一件事啊!事实上,在所有国家中,人们的资产拥有量都是呈现为一个无断层、无阶级的,连续性、平滑连贯的橄榄形状态。中间大、两头小,巨富者与赤贫者都是较少数,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成为所谓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中的势不两立的两类人物,绝大多数人口都是处于中间地带的“中产阶层”例如:教师、医生、艺人、作家、职员、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警察、士兵、农民、小商贩、律师、画家、自由职业者、公务员、小业主甚至妓女等等。即使是马克思所说的工人,也并不都是他所说的“无产者”而是普遍或多或少的拥有一些各种生产工具、生产资料的,哪怕是在他那个年代。
    
    从资产的性质还是数量上来说,都不存在马列主义所宣称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分。 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马列主义所杜撰臆造出来的,界限清晰、泾渭分明、有着本质区别的你死我活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
    
    三、从“资产”的流动性方面来说,在所谓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中, “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工人与资本家的角色随时都在发生着大量的互换。一个资本家很可能一夜之间变得一贫如洗、负载累累,变得比工人阶级更穷的“负翁”(例如:无时不刻不在发生着的众多的破产了的负载累累的企业家们);而一个工人也可能因为找到市场机遇而一夜成为老板或企业家。(例如:比尔盖茨等、爱迪生……等等)。那么,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界限到底在哪儿呢?谁是无产阶级,谁又是资产阶级呢?
    
    任何财产权都是可转移的。古人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从群体的人来说,社会恒定有着一个不断加大的财产存在,成为人类社会的物资基础。但对于个体的人或团体而言,财产所有权决不是永恒不变的。正是所谓资本主义社会,把这种权利变成了“铁打的资产,流水的人”,使经营的成效变成了财产权转移杠杆。“资本主义”法制,其全部内涵,只是规定了资本流通的规则。它所要保护的,决不是资本自身,而是流通。资本是不需要保护的,需要保护的只是它流通的方式与程序。在它以前的社会里,规则只保护财产,并使之陷入不流通的泥坑里。区别只在于此。马克思先生的社会理想是毋庸置疑地崇高的,但很显然,他钻进所有权的牛角尖里去了。这样,他所设计的、漏洞百出且未经实践检验的社会模式,恰恰又倒退回资本僵固的泥坑里去了。正如他自己所嘲笑的:封建领主和无产阶级都在踢资产阶级的屁股。笑过之后我们如果认真思索,就不难发现,这个统一战线并非碰巧结成的。再者,“资本主义”社会一直以来都自然而然的存在股份制的现象,人们在日常生产经营甚至日常生活中,都会发觉合伙共创的力量与风险,人们自觉不自觉的时常凑钱集资以某股份制的形式来形成更大的生产生活的力量。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这种股份制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规范。这种股份制最显著的特点是使资本社会化了,进一步模糊了马列主义所臆造出来的仅存的一点所谓的资本所有权的“阶级”界限,也就进一步模糊了“阶级”划分的基础。它还把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经营者不必占有,这对于人力资源无疑是积极的。无论对于财产权的再分配,还是对社会平等,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它最大限度地调动了社会生产能力,使人类社会得以突飞猛进。进一步提升显现了“人人都是资本家”也“人人都是劳动者”的“资本主义社会”是自然本原的科学社会现象这一事实。
    
    四、终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以下事实:由于一切资源(包括人力的和非人力的)都可能是生产资料,也一切都可能是生活资料,所以,无论怎样去划分“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都是极不严谨、极不科学的,以共产党的马列主义理论去在一个国家中,强行划分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结果,就是残酷割裂整个社会,造成社会的大对抗、大惨剧。在私有制市场经济制度下的社会,人们的生产是为了生活,生活也是为了更好的生产;生产也是生活的部分,生活也是生产是一部分;它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全没有马列主义理论里所谓的泾渭分明的“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之分,更没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分的实质界限。(二者没有实际本质的界限,例如:汽车既可以用于生产业可以用于生活;我们开着私家车去上班的行为既是一种生活行为也是一种生产行为)。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公有制与私有制、资本家与工人……这些原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既是我、我既是你,这种互为一体的社会,如何得来的一个“无产阶级专政”或者“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呢?
    
    实际上,在马列所谓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中,人人都是拥有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同时,人人也都是随时可以失去“资产“的“无产阶级”。人人也都可能成为“无产者”,人人也都可能成为“有产者”“资产阶级”;人人都可能是工人,人人也都可能是各种形式的“资本家“。根本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固化的、势不两立的“工人阶级”与“资本家阶级”之区分。
    
    五、由上可知,本文认为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严格意义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分,而没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分,也就无法实行马列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或“资产阶级专政”。西方私有制市场经济国家根本就不是什么“资产阶级专政“国家,而社会主义国家也根本不可能是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 “无产阶级专政”是在逻辑上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在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实践检验中,这种理论也都呈现出祸害天下,最后一败涂地的状态。它们或被它们的人民所推翻、审判,或迫不得已的进行改革开放,或半抱琵琶犹遮面的搞起“挂社会主义羊头,卖资本主义狗肉”的勾当……)。而由它衍生的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当家作主”就更是欺世盗名的无稽之谈。所以,“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这套马列主义理论,基本上就是一套经不起推敲的伪科学,是祸乱天下的东西。也因此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否定马列主义,都不采用社会主义制度。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学者也都对马列社会主义持否定态度,就连马克思的祖国德国都不采用运行马列社会主义制度。
    
    我们从共产主义数十年的实践历史来看,某某专政曾经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意大利、德国、苏联;后来又在五、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乃至一些“第三世界”国家风靡一时,甚至被立为 “国教”。然而,这股共产主义之风刮到哪里,那里的国家就会经济落后甚至凋敝,人民就会付出 惨重的牺牲,遭受空前绝后的人道主义灾难,这已是不争的事实。马列主义把人类社会以其经不起推敲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理论来划分,就进而进一步的在其理论中推导出了一套残酷的所谓的“不可调和”的“阶级斗争”理论。为我们臆造出了一幅人类社会史发展规律:原始-奴隶-封建-资本-社会-共产。仿佛冥冥中上帝为人类做出的安排似的,于是一些宿命的人便信之不疑。 更坚信如果走了捷径,例如直接选择社会主义制度,我们就能早于其他国家,进入人类完美的天国——共产主义社会。这是荒谬至极的。亚马逊的原始部落,并不比周口店人历史短, 而有证据证明迄今为止最古老的原始人应属东非猿人。但直到西方殖民者发现他们为止,依旧停留在原始部落状态。甚至连奴隶社会也没进入。所谓社会发展规律,对他们无效!反之,自称为人类最先进的无产阶级也可能成为奴隶主的。斯大林就下令把大批被德国俘虏过的苏军将士,德国、日本战俘,以及苏联的不听话的人押送到西伯利亚服苦役,实际上就是奴隶。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被封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无辜百姓,大批人被非人地折磨死去,生还者并不多。阶级情谊到此无效!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原则也被抛到九霄云外,可见它的虚伪,只不过是为某些独裁者获得和巩固统治权的理论罢了!并不因社会到了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就没有奴隶制了,恰恰相反,斯大林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奴隶主!我们看到:无论是前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还是中东北非,亚洲那些奉行社会主义搞一党专政的国家。它们一切所谓的“某某专政”之本质,都是维护特权党所专有的特权、垄断权力,都是不许他人来染指自己的独享权力的特权。他们的专政特权破坏了社会公平,制造了社会中人们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的机会不平等。然而,哪里有不公,哪里就有反抗。故而,专政政权无时不刻不是处在一种被人们暗中反抗的局面中,他们也无时不刻不在紧张的防范着这种公开或者潜在的反抗与没完没了的被革命的重大隐患。由此,专政政权的维稳工作将没完没了的延绵不绝,直至其最终被人民所推翻。而,定期的多党民选政权,由于其具有的流动性活性、机会平等性,使得国民觉得基本公平。国民因此而没有本质上的怨气、不满、反抗与革命的隐患,也因此而没有本质的“捍卫”某党政权的维稳工作。
    
    时至今日,世人大多都已经看清了“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等理论的荒谬与暴虐;人们看到马列毛等人口中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其实是一个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人类目前所能找到的最不坏的世界。在我们污蔑人家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都生活在深水火热之中等待我们去解放他们”的“美英帝国主义”那里,他们的人民几乎人手一枪但却没人要推翻这个“万恶”的“吃人”社会。相反,我们却看到那些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民众起义,愤怒的人群前赴后继的推翻一党专政的暴政,义无反顾的推翻这种只能臣服不能反对的实质上就是垄断奴役的“专政”制度。人们还看到,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工权益、公民权利是普遍有法制性保障的,而“社会主义”国家劳工的权益、公民权利反而是时常遭到侵犯且难有法制性的保障的,正所谓“专政之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法制”就是这个意思。两个方面的证据显示:“资本主义”不是共产党所宣扬的“必将被社会主义埋葬”的万恶吃人制度;“共产主义”也不是“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人间天堂。因此,本文认为,专政制度的刚性凝固特点是违背自然法则的垄断性制度,是早晚要被社会流动的天性所突破的。一个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制度,必须是破除专政的堤坝,实现社会的自然流动、实现公民定期选择执政党的一种开放性的社会制度。
    
    六、最后,我们仅以理论探索的角度来看:既然,对于“无产阶级专政”及其牵强的变种理论“人民民主专政”而言,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早就宣称“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既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既然“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谓惧的”;那么,又何必害怕人们说三道四呢?真理是越辩越明的,只有谬误和谎言,才需要遮遮掩掩,不容人们的质疑探索。世界所有的专政政权都不允许人们质疑它、反对他,它展现出一种它就是绝对真理,“宇宙真理”不容置疑的蛮横姿态。写文章或者口头表达对它的质疑或反对的人,就很可能会被以“反革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投入监狱。然而,人类对真理的探索从来都是在不断的质疑中前行的。不让人质疑,不让人反对,这就是在扼杀人类探索前进的脚步。任何理论,假如它是文明的、进步的、理性的或者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都应该有助于克服兽性,张扬人性,准许人们自由的思辨探讨。反之,一切煽动仇恨、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或者惟我独尊的专政垄断理论,都是伪科学甚至是邪教。我们有理由相信——自由终将胜于禁锢,民主终将胜于专制,人权文明终将胜于野蛮暴政。因为,人们对自由与民主的渴望,是人类与生俱来不可磨灭的天性,无论要经历多少磨难,人类都会前赴后继的将之变为现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919400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台湾威权体制与大陆专政体制的比较/陈子明
·未普:“国无宪政比一党专政更危险”
·科学社会主义是一个专政政治主义/冯梦云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郭国汀
·谢选骏:共产党专政是第三中国崛起的魔鬼训练
·“无产阶级专政”的千疮百孔(林保华)
·解龙将军:对法西斯必须实行法西斯专政!
·胡锦涛所谓“社会管理”是回到毛泽东专政时代
·“谁统治谁”-警惕中共重祭专政法宝/王立
·党专政 民暴力/田乐鱼
·专政遗传惰性严重损害人权/陈宗寿
·无产阶级专政是万恶之源/邵正祥
·中国民主化会右派专政?/张三一言
·于浩成:专政必亡,宪政必兴——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
·一党专政才有这样的薄熙来/欧永红
·国庆口号: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竟然漏掉了!
·美国政治的“常春藤专政”/于时语
·不能对人民实行专政— 致全国公安干警、武警的一封公开信
·一党专政抓不出陈水扁,有民主才有法治/李铁
·曹思源: 修宪之首要目标是取消“专政”条款
·“中国需要民主!要结束一党专政!!——深切悼念许良英先生!”
·坚持一党专政 只是为捍卫家族集团利益 (图)
·中共一党专政 18大两会不同
·石天河:“专政”是权力腐败的根本原因
·铁流:无产阶级专政与“革命人道主义”的残忍
·建党伟业:结束一党专政,民主自由万岁 (图)
·全日制大专政工莫负春拟任上海闵行区区长(图)
·官说了:现在是一党专政,老百姓搞不赢的
·400多纪委书记进京培训:一党专政,培训无用
·暴力征地的专政恐怖/薛思远 (图)
·河北定州:公检法不要沦为专政人民的工具(续)/庞兴杰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