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是避免社会动荡的唯一途径/蔡慎坤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8日 转载)
    
    十八大报告,曾86次提到“改革”,在外媒眼里,这是一份“执政党为兑现承诺发出的改革攻坚令”。习近平上任后第一次外出考察就选择“在我国改革开放中得风气之先”的广东,此举虽然与当年邓小平南巡时隔20年,却依然延续了改革的步伐。“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积极回应广大人民群众对深化改革开放的强烈呼声和殷切期待”!
    

    2012年岁末的最后一天,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改革!今年在3月5日,习近平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说:“我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进一步深化改革,必须坚定信心、凝聚共识、统筹谋划、协同推进。要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和利益固化的藩篱,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开放的最大优势谋求更大发展空间。”
    
     然而诡异的是,今年以来,改革的声音一再遭到压制和屏蔽,特别是随着杨晓青、李慎明、郑清源、周小平、王小石等一大批无厘头人物的横空出世,改革的春风根本没有机会吹拂到中国大地,人们听到更多的是无视中国社会现实的反宪政、反民主、反改革喧嚣,甚至是对公民恶毒的谩骂公开的恐吓!
    
     执政党是否有勇气和智慧,重启已陷入停滞甚至倒退的改革,是观察2013年中国政治的风向标。改革的前提是危机感和自信心,二者缺一不可。那些相信中国模式会成为世界潮流的人绝不会力主改革,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危机感;同样,那些草木皆兵、以维稳为第一要务的人也绝不会支持改革,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自信心。改革的开启者必然是那些既能掌控局势,又对现存体制弊病有深刻认识有战略眼光的有识之士。
    
     不可否认,改革在中国是个敏感的话题,特别是关乎子孙后代的政治改革,更是言论的禁区。中国改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突然停滞,特别是政治改革面临重重阻力。对于执政党乃至领导人而言,现在改革的阻力和困难已经远远大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已经把持了中国的改革路径,维持现状继续掠夺敛财早已成为既得利益集团自身的最大共识。
    
     中国改革的道路尽管布满荆棘,改革的历程从来不是一帆风顺,改革的声音也受到各种压制和屏蔽,然而,改革的火种一直没有熄灭,改革的呐喊也没有被彻底禁绝。不得不承认,当前中国几乎所有的利益分配格局基本完成,内部推动政治改革的动力早已丧失殆尽。对于强大的利益集团特别是能够影响中国改革的人物来说,主动发起政治改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至少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了。
    
     三十年多前中国改革,并不是启动于社会主义事业鼎盛时期,而是全民在走投无路,在长达数十年的文革劫乱之后,才出现了自下而上的改革呼求,才导致中国痛苦的裂变,才启动了一场影响全民的经济改革。如果那个时代中国人依然吟唱着“甜蜜的生活比蜜甜”,依然陶醉在拯救全人类的狂热中,无论是民间抑或是执政党,都不会轻易去发动甚至参与一场涉及全民的改革。
    
     再往前看,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场伟大的改革,包括那些失败的改革,对于中国社会都产生过巨大的影响。中国近代史上的戊戌变法也同样出现在一个朝代最黑暗,最腐败的时刻,许多仁人志士勇敢的站出来,欲挽狂澜之既倒,欲救民族之大义!尽管变法的努力被清王朝顽固势力所阻挡所扼杀,但很快这个黑暗腐败的政权也就轰然崩溃了。
    
     当叶剑英、华国锋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用武力手段抓捕政治精英“四人帮”时,同样也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和人民的呼声。叶剑英、华国锋更是力排众议,让邓小平等一大批受迫害的政治老人重新回到中国的政治舞台,特别是年富力强思想开明的胡耀邦,为数以千万蒙冤受屈的官民平反昭雪,从而凝聚了当年全民的改革共识。以万里、赵紫阳在安徽、四川主导的农业改革使中国人民解决了粮食匮乏的问题,从而为八十年代的改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如果说邓小平是当年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胡耀邦、赵紫阳毫无疑问是当年改革开放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忠实的执行者。
    
    当中国从物资极度匮乏、思想极其禁锢愚昧的历史深渊中出发,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在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物质繁荣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和认同感。也正是因为这种全民共赢的的改革,得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和拥护,也成为凝聚社会共识不可替代的民族愿景。那个时代的改革是属于全民的改革,积聚了全民的力量也汲取了全民的精华。
    
    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之后,中国改革的步伐戛然停止,抑或脱离了原来的运行轨道。表面上看,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但这个国家在不知不觉中被利益集团所垄断、被绑架,连改革依赖的路径也被利益集团所把持或控制。改革彻底背弃了初始的全民契约,变成了一种不受监督、不受制约、不需要全民共识的官僚利益集团和垄断利益集团双赢的格局。这个社会也处处呈现出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
    
    当人民被当作包袱而不是财富被抛弃的时候,社会稳定的基础自然是越来越脆弱。于是,一种关于改革、增长、稳定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越是不稳定,就越要推动GDP高速增长;越要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就越要推动符合既得利益集团的改革举措;而越是推动这种伪改革,就越是造成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
    
    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蜕变了的改革涂脂抹粉,却很难说服那些在伪改革中被剥夺了基本利益或遭到无情抛弃的广大弱势群体。二十多年来,这个社会一天天在腐烂在溃败,整体性的、制度性的贪腐侵蚀着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让每一个具备正常思维和良知尚存的人都感到无能为力。绝大多数中国人,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感到无奈无助和茫然,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挫伤了整个民族乃至每一位公民!
    
    过去二十年,我们常常听到一些官员在喊改革,貌似可以再次迎来一个万象更新的改革之春,最终那不过只是既得利益集团的空谈,与真正的改革完全背离。对于既得利益集团而言,他们口里的改革,实际上是维稳与和谐。维稳与和谐就是保持现状,保护既得利益集团继续掠夺敛财的格局。真正的改革必须改变现状,意味着全民都要经历阵痛都要付出代价!如果每一个社会阶层都不愿承受任何阵痛付出任何代价,满足于继续莺歌燕舞,摇摇欲坠的房子总有一天无法遮风蔽雨,直至彻底倒塌。
    
    在这个物欲横流腐败泛滥权贵疯狂的时代,中国不仅需要敢于担当的政治人物扛起改革大旗,更需要重新凝聚全民的改革共识。面对利益集团对弱势群体的掠夺,面对官场普遍的腐败,面对日趋严峻的贫富差距,面对社会不公、司法不公造成的人心向背道德滑坡,面对分配制度不公造成的富人与穷人,官员与平民的对立,造成的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的巨大反差!面对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腐败得不到惩处、民间疾苦得不到关怀,面对从上到下的投机作恶、掺杂使假、坑蒙拐骗、权钱交易、勾心斗角、恃强凌弱、唯利是图、尔虞我诈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充斥的谎言、欺骗和盲目的歌功颂德,改革已经到了无可推诿的关键时刻。
    
    今天,无论是欧洲、北美,还是阿拉伯国家乃至非洲、亚洲等发展中国家,任何政党都要回应人民对改革的诉求。即使共产主义国家,包括越南、古巴甚至朝鲜都在寻求改革的出路,无论是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还是民主政治转型的发展中国家以及其他不同政体的国家,都在寻找改革的路径和方向。因而中国现在乃至、未来的改革并不孤立,也不容拖延、停滞、回避或倒退。
    
    拖延、停滞、回避或倒退甚至反对改革,显然已不适应日益变化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尖锐的社会矛盾只会导致激进的变革甚至是暴力革命。防止暴力革命和社会动荡的唯一途径就是改革,特别是在暴力革命远未到来之前实施有效的改革,暴力革命的进程就可以终止。暴力革命不会给中国带来美好的明天,暴力革命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暴力革命是推倒重来,往往导致一种同归于尽的悲惨结局,牺牲最多的仍然是社会绝大多数,尤其是中下社会阶层。
    
    主动改革和被动改革对统治者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从历史来看,当革命即将爆发之际,统治者往往都会顺应改革的诉求,可惜的是,改革的时机已过。当光绪皇帝要改革的时候,慈禧太后等保守势力杀了改革者,废了皇帝。后来慈禧太后迫于形势,为了生存,真想改革了,并且改革的幅度和力度,甚至远比当初光绪皇帝设想的还要大。然而,大势已去,当革命已经成为一股潮流,任何改革都难以挽回王朝崩溃的命运。
    
    今天中国的现实和一百年前有许多相似之处,当时中国的经济总量也是世界第二,却仍然未能阻止外敌的入侵和社会动荡。1906年9月1日,清政府宣布“预备仿行立宪”,但在1911年5月组成的满清内阁中,皇亲国戚占据了绝对多数,导致一部分原本支持清政府改革的立宪派转而与清廷对立,并在武昌起义爆发后纷纷投向革命阵营。
    
    今天中国社会与法国大革命时期也有某种相似之处,法国贵族在丧失了政治权利后,仍占据着高官显爵的地位,并保持着种种令人憎恶的特权。当今中国,官场腐败泛滥,利益分化严重,贫富差距加大,社会阶层固化、司法不公造成冤假错案堆积如山!任何改革都会触动利益集团的权利,遭到利益集团的阻挠和反对,特别是那些依靠权力寻租、依赖特权敛财的群体绝不会心甘情愿给人民让利。
    
    不可否认,今天的中国拥有了许多世界第一世界第二,少数人的收入早已赶上和远远超过了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造就了一批富可敌国的地产商、资本大鄂、权贵掮客……而更多的人,无论是个人收入或生活水平并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也没有公平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更为严重的是,在财富严重分化的同时,社会公平被严重侵蚀。当财富的来源不再取决于自身努力,而是取决于出身、特权等因素时,民众仇富的本质,乃是对于社会不公、机会不均的绝望乃至仇恨就会应运而生。
    
    避免中国社会动荡的惟一途径是改革,而不是借苏联崩溃来恐吓人民,而重启改革,必须突破各个利益集团的羁绊,大胆启用一批良心未泯、理想尚存、有能力有抱负又相对干净的有识之士特别是依靠广大人民共同参与,没有一系列大胆的改革举措,没有整个执政队伍的清洗更替,即使有满腔热血和远见卓识,其改革的宏伟蓝图将毁于那些既贪婪又无能的庸官之手,改革的春风也吹拂不到中国大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308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对“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解体后更惨”一文的反思/右志并
·信仰、人性丧失、必然导致社会动荡/王学勤
·王小石的身份揭秘并简评“中国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评论一下”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驳斥王小石的谬论“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中国式动荡:中共只会比苏共更惨》/秦邦
·王小石: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新华网
· 审判薄熙来激烈动荡 垂死党内更分化/盖戈
·陈子明:行政溃败与社会动荡
·"将社会动荡的可能性降至最低限度" (图)
·中国政局的动荡不安
·韩德强:中国社会将出现大的危机和动荡
·欧元、美元市场陷动荡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巩胜利
·李光耀时代结束 新加坡动荡开启/杨维城
·分析称利比亚动荡可能持续下去
·何兵:中国会不会动荡?基于透支的稳定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来自托克维尔的警告/何兵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社会在动荡中前进”/廖双元
·中苏动荡谁更惨, 当局令发“小石”文 (图)
·维吾尔学生赴澳留学遭拒签 澳方回应与新疆动荡政局有关
·周瑞金解读李克强讲话:认为政改会导致动荡是思想惯性
·基辛格:动荡岁月的经历让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更坚强
·日媒称中国抗日陷入"暴徒化" 将致社会动荡 (图)
·英媒:中国政治动荡催生改革
·温家宝:内因是社会动荡主因,要加强保障民生
·2011年:变化和动荡的一年/爱知行研究所
·中国官方警惕经济放缓造成社会动荡
·周永康要求基层更好应对社会动荡
·中石油下属公司6个海外项目因当地动荡中止
·社科院专家:人人仇官仇富 中国一定会大动荡
·新华网:中国照搬多党制将重蹈文革动荡史 (图)
·诺基亚中国区一把手离职 业绩衰落高层动荡不安 (图)
·中国遭遇婚姻动荡冲击 婚外情成最大
·中国遭遇婚姻动荡的冲击 婚外情成最大“杀手”
·中国宣传在动荡不安的内蒙实行采矿改革 (图)
·洪深:中南海以猛攻台湾问题食品解救大陆社会动荡危机
·洪深:凤凰台揭示中国腐败与中东同质动荡难免
·疯狂掠夺的序幕拉开将会引发更大的动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