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苏军瓦解好/王小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9日 来稿)
    
    作者:王小宁
    

    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改革开放振兴中华的全民族核心利益出发,苏军的瓦解,应为中华民族每一个正义之士所乐见。
      
    斯大林基本上继承了沙俄在中俄关系上的遗产,维护过去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和侵占的大片中国版图。非但如此,在他领导时期,又最后实际侵占了黑瞎子岛、外蒙和唐努古梁海等地,总面积还大于沙俄所侵占之地,策动外蒙独立、盛世才在新疆搞脱离中央政府的阴谋,都是苏军在其领导下之所为。
      
    历史证明:通过分赃支持周边列强分裂活动,支持反政府武装,使之与政府势均力敌,使中国长期处于内战动乱分裂之中,甚至不惜武力乃至动用核武入侵,这是苏联对华一直坚持的基本外交政策。
      
    譬如,苏联是最早承认伪满州国的国家。于1941年4月13日在莫斯科签署的《苏日中立条约》。两国《共同宣言》全文如下:
      
    遵照苏日于1941年4月13是缔结之中立条约的精神,苏日双方政府为保证两国和平与友好邦交起见,兹特着重宣言: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在这场狼狈为奸的交易中,外蒙古和我国东北,竟成了他们相互馈赠的礼品。苏联无视中国主权,公然承认伪满洲国的存在,不仅是公开违反国际规则的无耻行径,也是对1937年《中苏互不侵犯条约》的背叛。1945年4月5日,苏联单方面宣布废止《苏日中立条约》,8月9日对日宣战,出兵攻击日本关东军。历史证明:自从彼得大帝时代以来,俄罗斯这个民族几乎从未遵守过自己签订的国际条约。苏军则继承了沙皇军队的衣钵,无论哪种、哪次的侵华阴谋,每次都充当了急先锋。
      
    譬如,20世纪30年代,盛世才上台不久,便通过苏联驻迪化总领事,向斯大林秘密提出,将新疆划入苏联领土并成为其加盟共和国的要求。不久,斯大林派苏联红军进入新疆,换上中国军队的服装,盛世才在斯大林帮助下消灭了全部异己势力,牢牢地控制了新疆的局面。1938年初,苏联未经中国中央政府同意,就派一个骑兵团和一个空军支队进驻哈密。为了掩人耳目,该团采用新疆地方军队的番号,对外称“归化军骑兵第八团”,简称“红八团”。这个团的实际人数,有一个旅之多,是一支配备了飞机、坦克的机械化部队。它不仅严重地侵犯了中国主权,还扼守着我国内地通往新疆的咽喉要道。盛世才加入苏共,“党证号码是1859118……。”(转引自李嘉谷:《新疆军阀盛世才秘密加入苏联共产党》,《百年潮》2000年第8期)随后,盛世才还与苏联签订了不平等的《新苏租借条约》(亦称《锡矿协定》)。条约签订后,苏联在新疆获得了驻兵、采矿、征用土地、出入境运输、利用一切自然资源、装设电话和无线电台等特权。为此,美国历史学家艾伦o惠廷认为:这个“协定给予莫斯科在新疆享有非常广泛的特权,以致使新疆成为一个既不受乌鲁木齐控制也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国中之国。”(《斯大林、毛泽东与蒋介石》下册,第657页)
      
    季米特洛夫对他说,经苏共中央批准,已经准备了90辆坦克、90门大炮和其他武器弹药,一并运往中苏边境。为此,季米特洛夫在12月2日的日记中有如下记录:
      
    1166吨箱装货物。
      
    由外贸人民委员会负责提供卡车、燃料、弹药等。
      
    已给财政人民委员会发电报,在拨出200万卢布之外,再提供:50万美元,5000卢布(其中15万美元已用于订购外国制式的飞机)。
      
    484名相关专业的军人(驾驶员、技术员、指挥员)将进入新疆政府服役。(《季米特洛夫日记》第48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
      
    盛世才与苏联反目以后,曾经向蒋介石描述了这个条约的签订过程。他说:“一九四一年十一月间,苏联派员秘密到新疆来,给我一个绝对秘密文件,系租借新疆锡矿条约,内容非常荒谬与不合理,完全带有侵略性质。彼时职要求修改内容,以及缩短租借年限,苏方来员答复谓:你一个字都不能修改,你系联共党员,应该服从党的命令,更应该为苏联的利益作斗争。”(同上,第657-658页)
      
    1944年新疆北部的伊犁、塔城和阿勒泰爆发了“三区革命”,苏联为自己建立战略缓冲区,大力协助和直接支持哈萨克民族军,成立所谓“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以伊宁为首都,此举从事实上完全排除了中国在新疆北部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主权。(《在大漠那边--近世的外蒙古与战争(下)》,《战争史研究》第31册P.79)恐怖主义的“东突”之祸,至今难绝。
     
    在外蒙,苏俄扶持外蒙古独立势力。蒙古原来是中国的领土,苏联利用中国贫弱、军阀割据之际,将它从中国分裂出去,将蒙古完全改造成为自己的附庸。20世纪20年代,在伊尔库茨克地区苏俄红军支持下,苏赫巴托、乔巴山等驱逐中国官员、驻军、商人和居民,1921年7月11日,在库伦成立了“蒙古人民国”,11月5日,苏俄承认蒙古人民政府是“蒙古的唯一合法政府”,同时签订的“友好条约”,蒙方把经济、国防、内政、税收等诸方面的多项主权交予苏联,大量苏俄军官、顾问、技术人员被安插到政府各个部门,并对这些部门加以控制。外蒙古各部的公文都要经苏俄“顾问”审阅并批示后方可颁行。(《在大漠那边--近世的外蒙古与战争(下)》,《战争史研究》第31册P.51)1923年,苏蒙当局开始采用各种严苛的方法排挤中国商行,从前蒙旗、蒙人所欠中国商行的债务不准偿还。(同上,P.52)蒙古人民革命党严格控制和打压所谓亲中国的蒙古人的言行,对相当一部分“反革命分子”和来自南方的中国人直接枪决和屠杀。凡是主张蒙古民族独立的人都可以入党。事实上,将1924年以后的蒙古人民革命党说成是联共(布)的一个州委并不过分,彻底投靠苏联,使得这个党不仅在组织上,而且在思想上也丧失了一切独立性。(同上,P.54)
      
    1945年8月,在中苏就外蒙问题秘密谈判时,斯大林放肆地对中方代表蒋经国说:“假如你本国有力量,能够自己驱逐日本人,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个话,就等于废话!”后来,蒋介石无奈地说:“外蒙古所谓蒙古人民共和国,自民国十年设立以来,事实上已为俄帝所控制,我国政府对于外蒙古领土(的控制),实已名存实亡了。” (同上,P.77-78)
      
    “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作为我国北方的陆上强邻,鉴于其在中苏边界谈判中的顽劣态度和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一再制造争端的事实,它始终就是中国国土安全最危险的敌人。让中国骨鲠在喉、亟待解决的一个难题是:苏联长期在中苏边境对中国施加巨大的军事压力。不解决这个关键问题,我国不仅不能将全部精力全面投入国内建设推进改革开放,还在地缘政治环境上缺乏和平安定的国际环境保障。当时,苏军对中国华北、东北、西北三个方向构成了严重威胁,珍宝岛战斗之后,苏军继续向中苏边境和中蒙边境地区派兵遣将,由1964年的70万人增加为114万人。其中,战略导弹基地33个,约10万人;陆军师64个,约80万人;空军飞机3400余架,约12万人;海军舰艇800余艘,约12万人。苏军不断进行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1969年6月,曾在土耳其斯坦、西伯利亚、后贝加尔和远东等4个军区的范围内进行方面军规模的演习,炫耀武力,进行侵华战争准备。同时,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确发出先发制人和核打击的威胁,以国防部长安德烈o格列奇科为首的“强硬派”,主张使用核武器达到所谓“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的目的,强加给中国的大战危在旦夕。(见笔者:《本来就是已经被证伪的东西》http://www.21ccom.net 2013-07-02 10:45)
      
    一支强大的苏军的存在、一个肆意扩张的苏联帝国存在,无论是过去的历史教训,还是未来,都确凿无疑地表明:这是对我国最大的战略威胁。因此,就正理和常识而言,无论如何,苏军瓦解、苏共的垮台和苏联的解体,以致苏俄经济军事力量的削弱,对中国来说,都绝对是一件合乎自身重大战略利益的大好事,我国“后三十年”至今的改革开放及其成就,其红利,毋庸讳言来源于此甚多。所以,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改革开放振兴中华的全民族核心利益出发及其长久持续发展考虑,苏军的瓦解,应为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正义之士所乐见。
      
    至于作者关于“一个人就‘搞黄’了整个苏联”之类浅薄、庸俗的英雄史观论调,甚至谴责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苏俄领导人的说法,著名学者高放教授回答得客观实在:“即便是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改良派得势,苏联再拖延一两年,苏共像东欧各国共产党那样都改姓改名为社会民主党,苏联也是要垮掉的。即便是保守派的八o一九事件获得成功,也不可能再继续维持住苏联模式。罗马尼亚共产党保守派首领齐奥塞斯库岂不是在1989年12月曾下令爱国卫队镇压示威造反的人民群众,结果军队哗变,反而把齐氏夫妇拘捕,迅即通过军事法庭审判处以极刑。总之,苏联模式必须改革开放,只有改革开放,才能重获新生;死抱着苏联模式不放,最终必然是死路一条。自由、民主、法治是世界历史浩浩荡荡的强大洪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2012年5期 爱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看来,李参谋长越位当政委,这样的理论水平,就请不要再惹人耻笑了,更用不着强词夺理了。
      
    所以,苏联解体,苏军瓦解,举世皆欢笑,实是必然。
      
    苏联及其主要机器的苏军,表面看起来是社会主义、“工农红军”,实际上是社会帝国主义、沙文主义、霸权主义,是被复活了的“各个被压迫民族的大监狱。”迄今,有些人简直就像当年张勋般拖着长辫子、念念不忘复辟调,离开了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根本利益立场,却向往、心痛已经一去不返的苏联,依然故我地迷醉在其沙文主义、帝国主义的阴魂里跳舞,甚至高调赞颂,究竟想干什么?
      
    一个国家政治制度的选择,说到底,是一个国家人民自己的事情。一个国家的人民可以在很长时间没有选择权,但不可能永远被剥夺选择权。尤其是到了巨大历史关头,政治高层中的任何一派,包括军队的行动,要想获得政治合法性,都必须尊重人民的选择。这才是“苏联分崩离析,苏共土崩瓦解,教训深刻”之所在!
      
    经过20多年的发展,俄罗斯找到并坚信所选择的民主道路是正确的,没有人愿意再回到苏联时代去。作为苏共的继承者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其纲领、目标和活动方式,与社会民主党已没有多大差别。俄共主席久加诺夫认为:“苏共丧失政权的最主要原因是,在长期一党专政的制度下,实行了‘三垄断’: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思想文化领域的专制,导致稍有不同于官方的意见,就会被认为是异端邪说,就动用专政工具整肃、镇压,或投入监狱,或关进疯人院,或驱逐出国、剥夺公民权利;垄断了权力,使得苏共及其领导人的权力凌驾于政府和法律之上,出现了一个脱离人民的官僚特权阶级;垄断了资源和经济利益,使得社会经济生活缺乏活力,大量资源被用于军事工业,人民生活得不到改善,对苏共的不满日益增加。而在苏联那样的多民族国家,少数民族往往会把对既得利益集团腐败专制的不满情绪转化为民族矛盾,一旦累积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就将导致民族动乱、国家分裂。”(赵灵敏:《专访俄罗斯共产党总书记久加诺夫》,《南风窗》,2009年第24期,第33页)
      
    周有光先生《朝闻道集》中《苏联历史札记》这篇文章后有几篇“附录”,有一标题是《没有哭泣的葬礼》附录云:
      
    “1991年12月25日晚,莫斯科,摩天大厦‘苏联’倾倒了。不是风吹倒的,不是雨淋倒的,更不是雷电击倒的,而是它自己年老衰竭而自然倾倒的。奇怪的是,它倒下之后,没有在地上溅起丝毫的尘土。这是老年人自愿的安乐死,万籁无声,没有哭泣的葬礼。”
      
    “有人说,苏联曾使六千万人非自然地死亡,所以没有人来哭泣它的死亡了。”
      
    民众的眼泪已经哭尽了,这样的葬礼的代价是巨大的,用一部东邻朝鲜剧作的名字来说,倒是比较贴切:血海!
      
    这样的一个政党,一个政府,一支军队,对人民做了太多坏事的邪恶帝国,除了消亡,还有什么别的好法子?苏联不亡、苏军不跨,天理难容。有人为它哭丧,除了说明其没良知、没人性之外,岂有他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919305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明进:从苏联解体过程探寻中国之鉴
·粮食无法自给,谁来养活中国?/苏冀
·当权派的主义乃自说套话了/苏冀
·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自我终结时间表/巩一献
·红头文件挤占了公平/苏冀
·那些年,苏联确实“逼了债”
·宪政,学术代替不了政治 /刘小生
·顾志坚致信江苏省常委,苏州书记蒋宏坤
·“习共”应以苏联垮台的历史为鉴/淳于雁
·梁小民:勃列日涅夫才是苏联灭亡的罪魁祸首
·胡耀邦之子胡德华讲话:苏联处处好男儿
· 习近平哀鸣苏联帝国主义为哪般?
·苏培科:不能再纵容地方债务“摊大饼”
·谢百三:中国经济不是弱复苏是趋弱
·"革命就是最无耻的人掌权后继续糟蹋社" (图)
·易中天:女人找到了快感,性才成为生活 (图)
·十八大逆向改革 倒退整整25年 (图)
·习近平为前苏联唱挽歌神经错乱了/姜凤林
·江苏无锡的最牛违建别墅还要牛多久? (图)
·江苏首富被带走 传涉高官贪腐
·警方披露温州老人亭纵火案过程 嫌犯被严重烧伤正抢救
·江苏徐州城管粗鲁执法被人拍照后强抢手机
·西城城管:打人者不是城管 摆摊者不听劝才致冲突
·西宁“城管”围殴警察事件:打人者系城建局工作人员
·江苏首富:和官员走得很近 曾拿下鸟巢等工程
·习近平武汉理政 效毛捧邓彰示政治抱负
·146个情妇里有母女档 江苏厅长性贪第一 (图)
·江苏首富朱兴良被异地检察机关带走协助调查 (图)
·北京蛋糕房爆燃事件最小伤者转入整形医院
·中国维和部队在南苏丹子弹上膛逼退武装分子 (图)
·江苏常熟一家馒头店发生火灾 致四人死亡
·江苏常州商场逢雨便成水帘洞 自称通过消防验收 (图)
·纪英男举报范悦已一个多月称无人找其取证
·湖南临武瓜农邓正加被城管殴打致死案律师观察团成立声明
·机场实爆自伤者被封为“人民英雄” (图)
·把苏州比下去了 长沙将建“世界第一高楼”
·苏州欲建“金鸡塔”700米抢大陆第1高 (图)
·关于组建湖南临武县瓜贩邓正加被城管殴打致死案律师观察团倡议书
·江苏南通崇川区长动用公权迫害群众 (图)
·江苏南通公安立案需被害人申请吗?
·苏州信访局人员狂语回应
·苏州:1活着“陈水总”,冤狱13年再遭强拆
·曝江苏:1医院主任贪腐3000万,养4婆10子
·平顶山政府打死张耀东非法处置了张耀南的财产/视频
·江苏常州第一宗捍卫宪法尊严的诉讼案搁浅 (图)
·江苏南通港闸区:曝多起黑势力拆迁伤人 (图)
·苏州中学老师潘露的声明/秦永敏
·母亲节谈兰英向路人展示住房被抢十八年未决的冤情/高月清 (图)
·江苏:强拆致死人再强征,高官扬言含杀机
·苏州: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通报(3)
·政府成了黑社会,还是黑社会统治了政府
·博讯镜头:4月29日维权人士到苏州悼念林昭 (图)
·童国菁在江苏省大丰审理童国菁劳教一案 农场不让旁听/视频
·苏州中学潘露老师因准备纪念林昭被迫害
·马永田: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认清事实,端正态度)
·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认清事实,端正态度)
·江苏南通:市政府大门口近百公民赌大门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