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41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二)/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6日 来稿)
    
    作者: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25)
    
    我搀扶薄熙来坐回沙发上。
    
    薄熙来沉思片刻,忿忿地说:“近平,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我这千年一跪,是为了儿子,而且跪的也是你。倘若欺人太甚,我宁折不弯。”
    
    我盯着薄熙来:“熙来,我先提个建议,你考虑考虑。”
    
    “请讲。”薄熙来认真地。
    
    “借我一用。”我轻轻地吐出了四个字。
    
    薄熙来一凛,“借我的脑袋一用?”
    
    “除了脑袋。”我斩钉截铁地。
    
    薄熙来疑惑了,“这就奇了,我现在除了脑袋,还有什么可借与你的?”
    
    “薄粉。还有你在党内的盟友。”我试图从薄熙来的表情里窥探他的内心活动。
    
    薄熙来一言点出本质:“你这不是要我彻底投降吗?”
    
    “嗯,你的拥护者,不是帮我就是帮别人。或者直接与我作对,所以,我请你号召他们归来我的旗下。”
    
    “我身陷囹圄,怎么可能还有能力发号施令?”薄熙来借口推托。
    
    我心里骂,嘴上说:“我会帮你起草发言稿。”
    
    薄熙来也是老游击队员了:“还有其他要求呢?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简单吧。”
    
    “提供检举揭发的材料。常委们的。”
    
    薄熙来仰头道,“你要得太多了。”
    
    我回答:“你薄熙来值啊!”
    
    薄熙来冷笑一声:“我现在想通了,死就死吧。请你行行好,让我全家一起死,那也是一种福分。”
    
    我被薄熙来这一招搞得有点不知所措,愣了半天,才想起预演时准备的另一套说辞,“熙来,我知道你是个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不应该计较眼前利益。”
    
    薄熙来鼻子里哼了一声:“我这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
    
    我使出陈式三板斧的第一招“开天辟地”:“你临死不拉个垫背的?”
    
    薄熙来没出声。
    
    我再使出陈式三板斧的第二招“日月同辉”:“你就任由他们爷儿俩快活逍遥?”
    
    薄熙来闭着眼睛,仍没出声。
    
    我不得不使出陈咬金三板斧的最后一招“中国梦”来:“薄熙来,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薄熙来漫不经心斜眼一看:“习近平总书记。”
    
    “不,”我一字一顿:“我-乃-习-熙-来-也。”
    
    最后一招果然有效。薄熙来如回光返照,精气神回复不少:“近平啊,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我们同样的出身,共同的经历,对国家民族的认知看法相去不远,应该能一起干出一番事业来。”
    
    我窃喜,鱼儿上钩了:“是啊,咱们父辈们的江山,我们下一辈理应同舟共济,尽释前嫌,精诚合作,保卫红色政权。”
    
    四只红二代的手紧握在一起。
    
    太子党们有个共同的利益,那就是接父辈们的班。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是红色政权的班,二是权力的班。因为他们的父辈,不但是革命者,也是党和国家的高级官员。这两方面同时具备的优势和使命感,是中国任何其他群体所不具备的,包括大名鼎鼎的团派。团派,至多是一个官僚群体,这群官僚群体,出身各异,且大多出身于老百姓,相互之间没有很强烈的群体感情。而这种群体感情,正是太子党独特的特性和特征。
    
    我和薄熙来,正是太子党里的佼佼者,时代让我们走到了风口浪尖上,要安渡薄案险关,唯有习薄联手,才能取得双赢。薄熙来已经输得光屁股了,在薄案上若我习近平赢,也就是他薄熙来赢,至少不能再让团派,在薄案中捞到任何好处。
    
    江泽民前总书记最近的亮相发声,除了为他的宝贝孙子外,另一意图,就是太子党声援太子党。中国将来的政治博弈,不是在左和右之间,也不是保守和改革派之间,而是太子党和团派之间的权力争夺。
    
    四只红二代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时候,宣告-------习薄联手时代来临。
    
    人逢喜事精神爽。薄熙来顷刻间,像换了个人儿似的,笑容洋溢,说话的神情,像政治局开常委会讨论国家大事:“近平,我说啊,我们要把对我的审判,看作是一个舞台,我们要好好利用这个舞台,向中国人民,向全世界人民,传递我们的理想和信念。”
    
    我抓准时机,送上一份大礼,“熙来,刘志军刚在上个月,定了6000万,给了个死缓。通过与各方势力讨价还价,我已经给你卡定在2000万。所以,上限已经封死,再怎么上纲上线,再怎么恼羞成怒,他们纵有千万条理由,也无法逾越这条红线。”
    
    薄熙来没有激动,显示出反常的平静,忽然说了一句令人动容的话:“近平,我倒希望给我个死刑,这样,就成全了我像耶稣基督那样,在十字架上替人类受难,牺牲奉献。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我若是被这样的政府屠杀,反而证明我做得对,反而证明正义站在我这边,也就更能激励重庆人民和薄粉的斗志。”
    
    “被这样的政府屠杀”这句话,听着刺耳、别扭。我劝慰道:“若我实在顶不住他们,即便判了你缓刑,三四年之后,我的权力稳固了,先改有期,然后弄个保外就医就可以了。所以,随便他们定几年,反正都是这么回事。”
    
    收了我的空头支票,薄熙来兴奋地说:“原来啊,我准备装病,耍赖不上法庭,现在,我要将计就计,上法庭去,上电视,给薄粉们打气,给重庆人民长脸,我薄熙来没有辜负他们的褒奖,是一个好男儿。”
    
    趁着薄熙来心情好,我开始打我的如意算盘:“熙来,你的辩护词里,抱定一个原则,向现在的党中央承认错误,不向胡温中央承认错误。你看如何?”
    
    薄熙来点点头说:“好,这样,既承认了错误,作了检讨,又不让胡温一伙得利。对,就这么说。”
    
    我继续教唆道:“还有,你在辩护书中,歌颂重庆人民,更歌颂现在的重庆人民。这样做,一是体现你过去的政绩不可全盘否定,第二个作用,是把重庆人民与今天的党中央结合在一起,让重庆人民感受到党中央的肯定和爱护。”
    
    这个建议,薄熙来当然很高兴,连连点头称是:“嗯,还是你想得周到。”
    
    我这么说,其实是拉拢重庆人民和薄粉,让他们知道,薄熙来对我习近平是肯定和支持的。
    
    薄熙来认真地对我说:“近平,我的辩护书里,我有两个要求。”
    
    我有点担心,怕薄熙来提出的要求我办不到,“你说。”
    
    薄熙来说道:“一是只谈违反党的纪律,不谈经济错误。我不认为我有经济错误。瓜瓜的学费的确是别人给的,但是,有几个孩子的学费是自己掏腰包的?”
    
    我脸一阵发红,心里暗自叫苦。是啊,我闺女的学费难道是我自己给的吗?
    
    我马上点头同意,“可以,只谈违反纪律。”
    
    薄熙来放大了声音:“我要向江青张春桥学习,在法庭上大义凛然,横眉冷对千夫指。”
    
    我赞叹道:“熙来,你是咱红二代的光荣。好样的。”
    
    “那么,我就开始构思我的辩护词。”薄熙来站起来,轻松地走了几步。
    
    我告诉薄熙来,“熙来,我希望你能发表一篇讲话,也就是辩护词,但不完全是辩护词。你不光要为自己辩护,你还有告诉重庆人民,告诉中国人民,甚至告诉世界人民,你薄熙来的理想和信念,与我习近平的理念和中国梦是一致的。”
    
    薄熙来疑惑地:“这个--,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谁敢拦着不让你说话?”我解释道:“既然要审判你,那么就是走法律的这条道;既然走法律程序,你就有权为自己辩护,就是你有权说话,谁也不能剥夺你的辩护权。否则,审判你干什么,干脆,像关赵紫阳一样软禁你一辈子就是了。”
    
    见薄熙来仍有些担心,我进一步说明:“没关系,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也可以通过国外媒体发表你的万言书。”
    
    薄熙来说,“好,你让秘书起草一份,我把我想说的加上去,那不就可以了?”
    
    我巴不得他这么说,就赶紧答应:“好的,好的,我让秘书去准备,写好了拿给你。”
    
    临走,我又送给他一个惊喜:“熙来,你知道我带谁来了吗?”
    
    薄熙来一愣,“谁?!”
    
    我走出屋外,一会儿,回来时还跟着一个人。
    
    薄熙来一见来人,两眼发光。回过神后,害羞地对我作揖道谢。
    
    我挥挥手,拍拍屁股走人,不带走一点温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191970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 /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18-19-21)/何岸泉
·独家揭密:薄熙来被扳倒的经过/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5-16-1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0-11-13)/何岸泉
·共产党总书记的命运/何岸泉
·邓小平赵紫阳的“赶考”已经结束,要给个评分 /何岸泉
·习近平全面接班第二天奇遇 /何岸泉
·关于《习总日记》的说明/何岸泉
·刘志军倒台真相解密:只因坏了习总春梦/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 6-7-8)/何岸泉
·习近平谈为何判刘志军死缓/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3-4-5)/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30,7-1-2)/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6,24-27-28)/何岸泉
·习总指示:要党治,要人治,不要法治/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20-21-22)/何岸泉
·何岸泉:习近平思想,啼声初试
·习总日记(2013,6,25)《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须知》/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