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读习近平在中共组织会议的讲话/木木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 木木
    
     日前,新华社播发了习在中共全国组织工作会议(6.28-6.29)的讲话内容,约3500字通稿也许还够不上“摘要”,因为中共党内的各种会议,向来属于保密范畴,对于习上台后第一次全国性组织工作会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保密自然是倍加重视。但消息还是要发,只是内外有别,党内红头文件自然分为各个参阅级别,但对草民也必须有所宣示,以表明新党酋的观点和领导力。不出一般所料,从公开的习讲话内容来看,可圈可点的实属不多,这也符合中共官场话语体系的特点,官话套话废话也总是僵而不死,新瓶陈酒。但如果说习完全是萧规曹随,亦步亦趋,却也未必尽然。

    
     这不,尽管习讲话的“核心机密”非吾等泛泛之辈所能一窥,但笔者还是在讲话中寻觅到若干“亮点”。
    
    一是“真诚信仰马克思主义”,这话不免让人觉得新鲜。通常宗教的信众都被认为是虔诚的,在某种意义上,虔诚属于宗教,并且是“真诚”的极致表现。从普世价值看,信仰自由,换信仰或无信仰也自由。所以不存在信仰“不虔诚”或“不真诚”的问题。共产党自称无神论者,当然无从谈起“虔诚”,但既然信仰马克思主义,又何必叠床架屋般前缀以“真诚”呢?难道存在“不真诚”或者简直就是假信仰的状况、且已无法坐视了呢?显然在自诩马克思主义信徒的中共党酋看来,拥有8500万信众、全球第一大马克思主义信仰组织,确实出现了问题,说白了,习对其组织信众发出的最新训诫,等于承认了中共整体的信仰危机。
    
     前面说过,在信奉普世价值的国度里,将宗教信众甄别为真信仰还是假信仰是个伪命题,即使发生信仰危机,也只是宗教和宗教之间,同一宗教不同教派之间,信众数量的流失、流动和重组。可想而知,当一个信徒对上帝的存在产生了动摇,他最有可能的选择,就是退出原教会,或皈依真主,或叩拜佛祖,抑或只信自己。
    
     然而,时下中共组织的发展颇为诡异,信仰危机虽已导致党的肌体千疮百孔,但信众(党员)却日长夜大,如趋势不改,大有奔亿之势。(xx功媒体的退党人数并不靠谱)。曾有中共党宣部门的官员放言,共产主义对青年一代产生的强大引力是党膨胀的主因。此言不仅令廿多年来饱受党权官僚贪腐之苦的民众嗤之以鼻,相信习对此肯定会有自己的看法。党权红利的巨大诱惑,富贵派对的政治门票,升官进爵的身份标签,没有比这些对成为执政组织的一员更具说服力了。人们想问,当习目睹政治投机分子如过江之鲫,党内同僚皆成豪门巨富时,他的“真诚信仰马克思主义”,到底是无可奈何的呢喃,还是对濒危病人的最后呼唤呢?
    
     习对本党的真实看法流传着不同的版本,不仅分属体制内外的观察者分歧明显,体制外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大致可划分为挺习派、倒习派和中间派。挺和倒这两派无需多说了,中间派实际上就是对习的政改尚存一丝期待的群体,当先后经历了“南都事件”、“两个互不否定”、“鞋脚论”和“三个自信”之后,中间派对习仍然情愫未了。这一方面说明习的完整纲领尚未最终形成(或许一直模糊玩下去),另一方面也表明,人们对中国政改的迫切愿望和巨大期待。
    
     我们把期待给予了未来,可是现实又给了我们什么呢?让我们继续探寻第二个“亮点”。
    
     习讲到干部选拔和任用问题,强调了“坚决制止简单以票取人的做法”。初听此言,不觉耳目一振,“我们党”什么时候又出现过“以票取人”了呢?迅即我们就明白,这个以票取人,与中共核心层-中央领导人的产生无半点关系,它指的是中共各级组织部门对干部考察和任用时,进行党员和群众投票,以此作为参考依据。为了深入探讨此事,有必要对中共党内民主稍作回顾。
    
     历史上,党内票选在中共党内是个极为敏感的话题。自遵义会议由选票结果确定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以来,中共的党内民主急速萎缩,七大后毛思想入党章,八大时毛已炙手可热,从此毛在中共一言九鼎,无人可对其说一个不字。中共组织机构原本按照斯大林的联共(布)依样画葫芦,但在毛的专制下,比斯大林更斯大林,最终在文革中将党内民主摧毁殆尽,更导致将这种党内一人制(相对国家一党制)的专制传统一直延伸到邓时代和江时代,胡时代由于胡的隐忍和江的垂帘听政,堪称“一人半体制”。纵观中共历史,起码自上世纪四十年代后的70余年间,从未出现过真正“以票取人”的事儿。中共各级党官的确立,靠的是官选官,而不是票选官。赵紫阳主政时期,正逢80年代开放氛围,差额选举等有限民主开始回到中共中央委员会的选举之中。江上台坐稳后,其专断独裁的本性逐渐显露,换届后仍强占军委主席二年,至今仍干政不休,足见其顽蛮自私。
    
     在中共一党独大、一党超强的现状下,中共党内民主被视为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主要风向标。习在口头上将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他应该知道被马克思主义鼻祖高度评价的巴黎公社的全面选举制,所有领导人均由选票决出,马氏称之为“民主的灵魂”。显然,在马克思主义日渐式微的今天,坚持党内独裁的中共,不哲是马克思的不肖子孙。据中共党校亲习的所谓专家为习背书解释,制止以票取人主要就是防贿选,防买官卖官。其实,中共各级官僚,权力最大者,必定是受贿最巨者,在官选官的定制下,大贪选小贪必是不二的结局。
    
     群众测评也好,党员选票也罢,本来也就是面子工程,左右不了上峰的好恶喜怒,其心目中的好干部,早就在钱堆里、闺床上和豪宴中铁板钉钉了,岂是几张废纸片所能颠覆的吗?但是,万一“以票取人”的新规取代“官选官”的旧制,官场地震将不期而至,一旦出现上峰不喜欢的、甚至上上峰也不喜欢的胜选者,其后果是难以预料的。当胜选者真心肃贪,上下左右,敢动真格,特别是当“以票取人”模式发展到冲击中央层面的选举,无疑将会极大地动摇中共本已危机四伏的党本国本。事实上将自愿参选县级人大代表的民众投入看守所,也正是发生在习上台以后。如果说习将“以票取人”看作是党内的动乱之源,并视其为对自己未来权威的潜在威胁,恐怕不是言过其实。
    
     一个对毛的政治遗产视为珍宝,同时对党内民主再布雷区的习总,人们还要等他到几时?然而,除了等待,人们还能做什么?!
    
     2013.7.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814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左”习近平越来越被动/ 吉歌
·余杰:环顾全球,习近平有几个推心置腹的朋友?
·政治局派系林立 习近平虚弱 /吉歌
·习近平李源潮有许多教条主义的东西/乔新生
·习近平不认真改革,尽想重温插队的过去/杨子
·习近平说历史是必修课折射出了什么/胡赛萌
·领袖二代习近平和朴槿惠的相同点/秦枫
·何岸泉:习近平思想,啼声初试
·鉄流:习近平或是中国大陆未来的蒋经国
·杨恒均:习近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习近平不如唐宣宗?
·习近平与我们“共享”的与不共享的“机会” 和“梦想”/辛昊
·习近平的新药方仍是安抚缓冲之计/佚名
·习近平无术可施 又祭起群众路线这破旗/徐文立
·谢选骏: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为习近平解梦/伊利夏提
·习近平看清危机,向胡锦涛靠拢!/汪妍
·习近平把所有的干部都变成陈永贵?/ 杨子
·习近平能在位三年?/吉歌
·陪习近平 彭丽媛这回穿的是旗袍 (图)
·一度“摇摆不定” 韩正紧急向习近平低头 (图)
·李伟东谈: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图)
·倒胡倒邓 毛左已经触到习近平的底线
·习近平整党是否心口一致 锋芒指向谁? (图)
·吴仁华评习近平重提毛口号 意在政治利益非关个人信仰 (图)
·习近平:建设一支宏大的高素质干部队伍 (图)
·新华网发文指习近平决心整治“官场病” (图)
·习近平:干部考核再也不能简单以GDP论英雄 (图)
·上海老党员邵金花“七一”问责习近平:何时还陈小明一个说法 (图)
·习近平提“免死金牌”,针对的是刘云山 (图)
·习近平:从严管党治党,建设宏大高素质干部队伍 (图)
·习近平罕见发难 中共称要整治“官场病”
·习近平警告:买官不姑息,选干部不以票取人
·习近平谈干部选用:坚决制止简单以票取人做法
·铁流:刘云山把习近平绑上反民主宪政的战車
·习近平就鄯善暴恐案和田群体事件作批示 人民日报为镇压造势
·讲话非常直白 习近平到底释放什么改革信号 (图)
·习近平建国安委,孟建柱王沪宁成左膀右臂
·习近平访美,艾福荣陈黛莉将拦车告御状 (图)
·军转干部孙自卿起诉习近平李克强刑事罪 (图)
·北京:西城区7市民致信习近平诉求公平
·给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李金霞
·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封公开信/刘占利
·西城访民张桂军向习近平主席发出的求助信
·两会访民呼声:拥护习近平,立即终结贾庆林/视频 (图)
·致全国二会主席习近平公开信/葛丽芳
·上海346名位访民致信代表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习近平
·向习近平借房、租屋、度日/葛丽芳 (图)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图)
·写给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刘占利
·致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海南大学部分党员
·上海市民吴培民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请求函
·中国梦与中国民众之痛——向习近平总书记进言几句
·致习近平公开信:香港维权人士被拒绝进入大陆
·张建平与常州市委书记论:习近平的“亡党论”及论常州的李春诚们 (图)
·深圳企业家刘猛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建议信
· 执政为民需要背景 执政为民需要背景(向习近平推荐万文群)/吴长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