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永康和黄菊没有可比性/高新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3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笔者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中已经提示了在假设周永康百分之百清廉,其清廉程度简直就可以和当今圣上习近平相提并论的前提下,郭永祥的腐败案至少也还可以证明他周永康犯有用人不察的渎职罪。不过,外界因此拿周永康与自己的秘书也犯有贪腐罪的黄菊做比,并不恰当。
    
    周永康的前秘书郭永祥被中共公开对外宣布已经在“接受调查”之后,一篇被中国大陆网友用“移花接木”的形式巧妙“内销”的海外华文报刊文章中说,周永康前马仔的倒台让人想起黄菊秘书王维工的落马旧事。不过王维工是在黄菊死亡一个月后才被逮捕。两年后,曾跟黄菊13年的贴身秘书王维工,终因巨额受贿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產。 与黄菊相比,目前周永康还在世的情况下,其心腹大秘及马仔就接连出事,预示著他的下场将比黄菊惨很多。
    
    首先要纠正的是,那位至今仍然还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里享受着“党的高级干部的特供待遇”的王维工虽然被调查出的所有罪案内容都是发生在他担任“前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黄菊同志”的秘书期间,但他被中共政权对外宣布“双规”的时间距他的前主子黄菊去世时间不是一个月,而是九个月。黄菊的去世时间是2007年6月,在黄菊告别仪式上还公开现身,并与黄菊全家一同被江泽民、胡锦涛等人握手致哀的王维工随后被中组部同意调回老家上海,出任大型国企上海申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享受正厅局级待遇。次年三月,在调查最终导致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落马入狱的上海社保案过程中,王维工被宣布“双规”。此后又过了一年零一个月,被异地审查处理的王维工在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一审判决。
    
    王维工所犯全部罪行中被中共有关部门同意对外公开的部分是:1995年至2006年间,王维工利用其先后担任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秘书、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国务院办公厅秘书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上海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8家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并为此多次索取、收受请托单位和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一千二百九十三万四千余元。 长春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书中说,王维工犯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能够主动坦白办案机关不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有认罪悔罪表现,且受贿款物已被全部收缴,依法判处其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当时在中共内部对黄菊同志前秘书王维工死缓下场的议论内容很多,一说是因于“刑(责)不上政治局常委”的大前提,办案人员给王维工预设的交待内容范围就是到时任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为止,“再往上的不在交待范围之内”;另一说是虽然王维工的全部经济犯罪的时段都是在担任黄菊秘书期间,但他当时只是瞒着黄菊,打着黄菊的旗号行一己之私,所以黄菊家人及曾在黄菊身边工作的其他人对王维工的行为十分气愤,主动上书中纪委及最高法院,要求“对王维工严加惩处,以维护黄菊同志的清白政治形象”。
    
    其实,就算王维工的经济犯罪内容并没有直接涉及他的前主子黄菊,也不能因此断定黄菊及其家人特别是他的老婆一直都是清清白白、清清廉廉。但是,就象黄菊老婆余慧文在王维工入狱之后所说的----王维工的事情和上海社保案“丝毫掩饰不了黄菊同志的光辉”,余慧文同志本人当初在上海滩上的种种绯闻也丝毫未能影响中共高层对黄菊同志的沉痛悼念。
    
    说起来,黄菊是中共政权废除了干部终身制之后唯一一个“死在领导岗位上”的政治局常委,他去世的当天,中共所有官媒奉命对外宣布: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沉痛宣告: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6月2日2时0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9岁。
    
    三天之后,已经退位的江泽民携夫人,在胡锦涛和其他所有在位政治局常委、所有在京的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以及已经退位的政治局常委李鹏、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等人的陪同下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黄菊,新华社奉命在当日播发了《黄菊同志生平》大唱赞歌,声称在黄菊主政上海期间,上海经历了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快的发展速度,尤以浦东的开发最令人瞩目。当天,新华社还向全世界传输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向黄菊夫人亲切致哀的特写照片,可谓哀荣倍至。
    
    而与当初的黄菊是死在领导岗位上且哀荣倍至之后其贴身大秘才被查处相比,如今的周永康是在自己体面退位之后活着看到了自己的前秘书被查处,所以,外界媒体的所谓“习近平对待周永康可能会采取黄菊模式”的说法完全就是莫名其妙。现在要说自称“比同龄人的平均健康指标年轻十来岁”的周永康未来也会象黄菊一样“哀荣倍至”真的是为时过早。
    
    另外,当年的黄菊即便是“地下有知”,要想挽救自己生前的贴心小马仔王维工也已经是“鞭长莫及”,而如今的周永康则不然,共产党的退位领导人包括江泽民在内个个都是信誓旦旦地保证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就算从“公务”角度能够奉行,但若台前领导人在处理“公务”的过程中涉及了到了这批退休领导人的“家务”,他们的“党性”立马就会被“人性”所战胜。黄菊生前虽然贵为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但其党内人脉关系即使在国务院系统内都十分有限,更谈不上中纪委和公检法系统了。周永康则不然,虽然中纪委方面可能没有够得上级别的铁杆关系,但如今的“政法王”孟建柱可是直到八个月前还是一口一个“坚决落实永康同志指示精神”的,仅以此为前提,那位不幸中箭的周永康前马仔郭永祥在“如实向组织上交待问题”的过程中就会很默契地把自己的罪案与周永康或者周永康的家人“剥离”,而这种默契绝对是他郭大官人最后获得从轻发落的最重要前提。
    
    显然是受外界媒体的影响,笔者最近在中国大陆的“擦边球”网站上读到的关于周永康的讨论内容中,也见到有将他列入习近平之“政敌”的说法,而这类说法其实都是建立在周永康曾经是习近平的政敌薄熙来的盟党的前提之上,但事实上当初的薄熙来是习近平政敌的说法本来就没有半点事实为依据,而已经发生的事实反而是薄熙来在重庆大搞打黑唱红期间,时任九个政治局常委中赞美薄熙来赞得最狠的恰恰就是习近平和周永康两人,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到网上查找一下当年习近平和周永康先后前往重庆公开高调挺薄的官方报道内容,读过之后就可能会不再相信如今的习近平会和周永康过不去的说法了。还需要补充的一点时,薄熙来大搞“打黑唱红”的年代里,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李长春虽不反对,但其赞美之声的确是比他当时的副手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刘云山低了八度还多,而刘云山如今可是习近平手下的相当于副总书记的角色,“亲不亲,线上分”,曾经的路线上的高度一致,决定了如今的习近平和刘云山更可能会对周永康网开一面而不是相反。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1919802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新:对习近平曾经的希望是因虚假新闻的误导
·习近平反右支左愧对父老乡亲/高新 (图)
·政治花瓶虽无实权却有实惠/高新
·陈元的政协副主席看来是板上钉钉了(高新) (图)
·薄熙来是否会被习近平刀下留人?(高新)
·人民日报暗批封建皇权是否影射江泽民?/高新
·习近平缘何不需要胡锦涛再送一程/高新
·高新民:四中全会反腐败有两大新突破
·高新民:四中全会公报解析
·高新民:中共党内民主改革不能采用“苏共模式”
·高新民:反腐倡廉的解决之道
·高新民: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还不够
·高新民:腐败水深 改革不易
·高新民:遏制权力是反腐核心
·中国腐败“制度化”后果堪虞/高新军
·大波士顿城区里的布鲁克林镇/高新军
·访民高新打标语恳请习总两会后先到武汉打“苍蝇”
·成都高新区管委会门口发生抗议事件,当局出动大批军警/视频
·武汉高新区被强拆户在京坚守到18大 (图)
·武汉高新区左岭镇三无农民到北大寻求法律和国际舆论帮助 (图)
·高新谈温家宝被曝家族敛财与薄熙来案的关联
·四川李美蓉因网络揭露成都高新法院枉法遭警察骚扰
·济南市高新区被强拆村民的求助
·高新:薄熙来事件不会触发中共改革
·陕西西安高新区暴力拆迁引致村民堵路
·维稳豆腐渣膨胀 海淀高新技术企业建假工会
·渝新欧铁道通车为重庆打造国际高新生产中心
·济南高新区南胡村回迁房 (图)
·无锡高新区 欢迎海归 (图)
·西安高新区拆迁办深夜强拆我家住房
·武汉访民高新请求市长阮成发查办非法的武商摩尔城(图)
·成都高新区拆迁补偿长期不到位引民众抗议
·太原高新区地陷楼裂 60余户居民有家不敢回
·昆明高新区动员拆迁时发生爆炸事故 10人受伤
·武汉访民高新被关“黑监狱”逾一月
· 两会 武汉高新及温州北京经租房主共打标语抗议非法拆迁 (图)
·武汉“两会”高新请市委书记阮成发问责街道书记谭鹏 (图)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绵阳市高新区法院2003年民83号判决书造假案(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