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主导权探索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1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郭永丰
    

    ●所谓主导权就是在民主大转型的关键时刻,能够掌握主动权,且能够控制整个局势的主导力量,真正能够确保中国民主转型的大局在稳健、和平、有序中顺利进行。当然这种主导权所发挥的作用绝对不是相反的,如有反动势力公然倒行逆施,开历史倒车,假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充当民主转型的绊脚石,就必须坚决、彻底清理之。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何为主导权?就是在民主大转型的关键时刻,能够掌握主动权,且能够控制整个局势的主导力量,真正能够确保中国民主转型的大局在稳健、和平、有序中顺利进行。当然这种主导权所发挥的作用绝对不是相反的,如有反动势力公然倒行逆施,开历史倒车,假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充当民主转型的绊脚石,就必须坚决、彻底清理之。
    
    一、假若中国马上有变革,这种转型的主导权只能掌握在中共体制内,而不在民间。
    
    中国民主如果自上而下变革,中共当局固然完全有这个能力主导局面,这是不容置疑的。但问题是,他们根本无心主导,也便只有寻找其它力量。如果说掌握最高权柄的当局确实无心主导此种大变革,但也不能说明,体制内的其他人未必就不会有这种雄心。只是由于,他们目前还没有找到适时而动的大好时机,这便需要民间各种力量的配合。也就是说,当民间各种反抗力量长期积累能量,一旦达到一定程度时,且还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敦促当局必须只有变革的某种特大型事件之际,也许就是体制内这股力量启动社会大变革的关键时刻,这肯定与中共最高当局的主动变革没有直接关系。
    
    一党专制必须结束,只有结束一党专制,中国才有民主。这种观念,在凡是民主人士心目中,已形成了普遍共识。而结束一党专制的结果,就是实现多党竞争执政的宪政民主政体,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新闻媒体独立,总统直选等等。那么,无论中共最高层,或中共体制内进步力量来主导此种大变局,他都会首先率领一个完全民主化运作的团队政党,也许这个政党的名称还是叫中国共产党,或者是从现有共产党中分离出来的民主派,叫中国社会民主党或什么的都有可能。届时,中共政党从内部自然分裂,也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的。固然,把中共一党分流为两个大政党,根据当前形势,也是极有可能的。比如目前在体制内的左右派之争。实际上,在体制内的左派,就是中共顽固保守势力,他们依旧在做一党专制的天朝帝国的美梦。另外就是所谓的右派,又称改革派,这些人的目标实际早已与体制外民主派人士完全一致了。只是在追求民主转型的步骤和速度上,体制外的表现要激进一些,体制内的只想循序渐进地缓慢进行。
    
    固然,中国实现宪政民主政体,由中共政党分裂为两个派别各自组党,这也未尝不可。到时候,民间反对派或异议异见人士,也会大量加入改革派所组建的新型民主政党。届时,由于民间力量的势力越来越浩大,很多势力也会自行组党,而不愿与中共体制内的民主派联盟,这也是不可动摇的客观存在。并且在民间,这种政党还会涌现出来很多,其结果,能够做成无限大的也许只有一两个,比如具有竞争执政全国政权能力的政党。到时候,中共体制内的保守派政党,就会因为观念的严重滞后与落伍,创新的不力与发展模式的陈旧老化迂腐而迅速萎缩。其结果,中国整个局面,还依然是中共改革派政党与民间民主政党力量势均力敌的竞争格局。
    
    如此说来,在民主转型最关键的时刻,占有绝对主导权的民主政党,实际还依然在中共体制内。
    
    二、如果中共体制内的改革派不力,难以在体制内形成民主政党的团队效应,那么,完全出自于民间的民主派力量,就会迅速崛起,争抢未来的主导权。
    
    因为,由于长期遭受体制的打压和逼迫,民间任何力量或团体都极难像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党那样有效发展起来,这便致使民间团体很多,人数虽然越来越多,但力量太分散,而山头林立,一个难服一个,其实都非常脆弱,甚至还难以团结在一起建设一个抱团取暖切实互助的民主大平台,真正让大家心平气和心悦诚服地甘心走在一起,形成属于民主党派的有效团队力量,这便致使民间力量永远处于高度分离与分散的状态,且永远不能整合,所以就绝不可能产生对中共独裁政权的直接威胁与挑战。
    
    虽然在当下,民间各种维权力量迅速在集结,律师围观团队不断在壮大,但这只能在中共限定的框架内开展极为有限的工作,绝对不可能无边际地发展下去,更不可能确立该团队的内部管理制度及其管理架构等。就目前这种形式,实际也已引起了当局的高度警觉和重视,很多律师无辜被吊销执照的事件经常有所发生,或遭到其它各种各样的非法打压等,迫使越来越多的律师处于边缘化的状态。毕竟由于都是自发的行动,财力有限,精力、时间有限,每次事件,不可能都全部参加,或者参加的律师越来越多。当然,仅靠自觉自发根本形成不了浩大的规模效应。假若果真在有一天里确实形成如此的规模和效应了,中共当局也绝不会允许所参与的成员再次参与到这类集体围观维权的行动中去,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分别做工作或胁迫施压,抑或利益收买,个个孤立击破,让其彻底瓦解,或者永远让其壮大不起来。所以,对于律师团的迅猛增长与发展,为将来建立最大团队打下坚实基础,笔者并不很乐观。当然,作为初始阶段的训练与实践,还是非常值得深入尝试的。
    
    由于各种小团队和个体力量的迅速崛起,当下民间力量急需要一个财大气粗的民主派团队来整合。也就是说,未来民主团队竞争,依然还是募集资金能力的竞争,也就是说,谁募集资金的能力强,获取的资金量最大,谁的团队就一定做得最大最强。这是因为,利益驱动永远都是诱惑大众踊跃参与进来的先决条件。中共在创业初期就是依靠打土豪分田地的利益驱动效应而团结绝大多数农民的,使其真正产生了全民皆动的战无不胜的浩荡力量。虽然此手法非常卑鄙无耻,实际就等同于土匪,但在当时确实就让中共充分运用成功了。
    
    目前的民主人士,绝大多数人生活都很艰难,很少有人具备这个能力。虽然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帮助下,在海外建立了很多能支付稿酬的网站发文,但这对于诺大的中国民主事业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暂时解决了极少数人的生存问题,当然只是极少数人,也就是那些编辑了。但对于专门靠写稿谋生的民主人士来说,一定非常有限,绝对不可能足以用来谋生。
    
    记得台湾民主前辈洪哲盛先生创办的《民主论坛》,在民进党执政时期,由于陈水扁的支持,以及台湾一些人的资助,《民主论坛》还能够给大陆写作者提供赖以活命的稿费。当笔者刚刚被启蒙后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勤奋给该论坛积极投稿,也拿到了一些稿费。但后来,由于最大的资助者张胜凯先生的去世,这便使该论坛难以为继,直到国民党马英九的上台,干脆断了对该论坛的资助。虽然在当时,洪老还向马总统提出了申请,竟然没被通过。
    
    本来按照洪老想法,该论坛是属于启蒙性质的,稿酬虽低,发稿条件也很低,差不多的写作者只要勤奋写作,一月所获生活费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作为一般写作者,只要民主思想成熟,稍具写作能力,都能谋一口饭吃。如此变相资助大陆民主人士迅速发展起来,这无疑是最能见成效的,且还不需要特别巨大的资金支持。但就这点资金,也断了,这真使洪老很无奈。作为写作者的笔者本人,当时也很无奈。很多如同笔者一样的写作者,他们所撰稿酬远比笔者多,他们在面对如此残酷现实时,也如笔者一样很无奈。
    
    笔者出狱之后,发现蔡楚先生主持的《参与》网可以提供稿酬,只要勤奋写作,一月稿费也很可观。可是好景不长,《参与》在去年底就没人资助了。眼下,只有《民主中国》稿费稳定,但由于发稿量有限,且稿件内容有限制(侧重中国民主转型),投稿的人又特别多,所以,仅仅依赖《民主中国》生存绝对也不现实。如此说来,各国民主政府,对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支持,目前还停留在杯水车薪中,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断线。凡是流亡到国外的民主人士,全都忙于艰难的生存,根本无暇顾及民主事业,凡是人在国内的,又被当局边缘化。除了名气特别大的人可以拿到各种奖项而依赖奖金过活,其他人基本都朝不保夕,生存极为艰难。
    
    固然,这些名气特大者,由于被当局看得紧,活动空间极小,实质工作根本无法做。绝大多数民主维权人士,却因为忙于生计,或者无任何资金支持根本动弹不得。虽然由于网络的发展,微薄空间的被充分应用,可以从网络上发展很多人走下来。但笔者发现,真正有钱的人胆子极小,不会轻易参与任何网下的饭醉活动。只有那些工薪阶层和小个体户才敢饭醉。长期以来,就这类人,其实也没有多少个。而且仅仅依靠信念和志向,大多数人都赤手空拳,大家相互见面,连吃一顿饭都发愁,又何谈专职的启蒙、开导、吸引大众迅速加入到这个团队中来?很明显,目前逗留在网络上的老板,仅仅只停留在吐口水的阶段,绝对不会有什么实质行动。比如即便他们本人不敢公然站出来,他们也无心出点小钱资助那些行动者,即便是对特别困难者的帮助。
    
    根据笔者观察,目前真正资助街头行动派的人,包括一些特别困难的民主人士的人,只是那些经济上并不怎么宽裕的人。所以,这便致使中国民主,永远只能停留在初级发育时期,且由于先天营养的不足、不良,发展极为缓慢,甚至还迫使很多意志薄弱者走向了歧途,个别人还成了变态狂。
    
    本来,很多人都说,既干民主启蒙工作,也能赖以活命,这才是最好的,如此发展民主队伍肯定最迅猛。可是,谁又会给中国的民主事业买如此的大单呢?何况,这又不是小钱。虽然相对于武装革命,这笔钱也是很小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笔者粗略估计,全国供养专职人员十万个,每人每年五万元,一年才五十个亿,十年也才五百个亿。这肯定远比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成本和代价微小无数倍。何况,果真这样做起来,恐怕在全国范围内,根本就不需要供养十万的专职人才,一两万就可以让中国自然而然实现民主的彻底转型了。因为据笔者统计,直到今天,真正敢于站出来的民主维权人士,全国总计还不到一千人(包括所有坐牢者)。但在现实中,就这么小的一笔钱,也无人真正能够出得起,或者舍得出。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缺少一个民主的平台以及专业的团队高效运作的缘故。比如某些老板确实想出钱,但不知向谁投,如何才能看到确凿的成效,确实是物有所值的。
    
    很明显,未来中国民主转型,当且仅当,必须只有组建一批专职从事民运的专业团队专门用来扩展队伍,在各个村落,乡镇,县市,地市,省市等,都要拥有大量的人才建设团队,到时候,中国民主的转型,即便就在民间力量的主导下,一定也是和平、稳健、有序、健康、良性的,否则,如果仅仅依赖完全的兼职,极个别大名人的专职化运作,绝对不可能见到实质的成效。或许在那一天到来时,也根本站不到主导地位上,而发挥属于实质性的作用。最终,民主一定还会乱成一锅粥,抑或再次步上民国初年军阀割据与混战的乱象中,果真那样,就又祸国殃民了。
    
    当然,如此恶果肯定是当朝独裁者直接所造成的。可作为历朝历代的独裁者,谁会真正为历史负担责任呢?如果他们果真都有如此高瞻远瞩大慈大悲的善心境界,那在他们职务之便的主导下,也根本不需要民间人士如此挖空心思,为祖国命运处心积虑,绞尽脑汁,而苦思冥想的。
    
    三、假若果真有此类雄心的人,可以率先做好以下的工作,他或她就基本成功了,当然这人一定要居住在国外,本身较有影响力还极具实力。
    
    关于此种人才的基本素质要求:年龄不限,必须身体健康精力无限充沛,工作效率高,擅长跑业务,能放下全部身段和架子可以跟各种人打交道,对民主社会的总统职务理解很透彻,总统其实就是马桶,挨千人骂万人屌的,注定就是受气包,可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象耶稣一样尽职尽责敬业且忠心不二,能够自我做出巨大牺牲,还能为门徒洗脚丫的。当然,此人未必就是大作家、大理论家、大企业家、大法学家,但一定必须是这种类型的,如此以来,他就一定能做好以下所有的工作:
    
    第一步、先联系一些志同道合者组建一个牵头的小团队。分别与国内外自己所认可的民主精英人才取得直接联系,征求他们的意见和建议,让他们首先爽快答应加入他的团队。这就是全球或全国民主委员会的雏形。至少发展成员3000人左右。如此以来,就可以把全国民主精英全部聚拢起来,而形成在野的有效团队力量。
    
    第二步、制定完善规章制度和章程草案,与大家具体协商,最终形成大多数的共识,再举办内部表决大会,集体表决通过,要求每名成员必须签名严谨遵守之。
    
    第三步、选举产生第一届领导与工作班子。并成立监事会和主席团等,分头开展各种工作。有任期限制,有罢免机制,有绩效考核标准,必须面向成员完全公开。
    
    第四步、建立独立网站,创办独立刊物或报纸等。并成立各省联络发展处,分头负责在各省市、地市、县市、乡镇及其村落的发展与具体的联络工作。
    
    第五步、开办专业院校,培养实干型人才,派遣到国内各地专门负责各地发展的指导者和牵头人。
    
    第六步、在海外各国建立各国华人华侨发展与推广团队,募捐团队,让华人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该团队的强力存在,以及实实在在发挥的正在监督中共政府和官权的贪腐、滥权、奢靡、淫乱、制造冤假错案与不作为等等所有违法乱纪的罪恶勾当。等等。
    
    笔者之所以在此如此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这是因为,中国是你我的祖国,我们的祖祖辈辈无数代生活的地方。只因中共独裁者的霸权,中国竟然就成了红一代、红二代、红三代的中国。严格地说,中国乃是全中国人民平等共同享有的中国。作为正在受苦受难的稍微有些良知的中国人,我们就应该勇敢站出来,一定要奋力搏击,目的只是为了给大众切实争取到应享有的所有权利,让真正属于民间的健康力量迅速且茁壮成长起来,切实能够坚强制约监督历朝历代都不可一世、无法无天、且最难驯服的官权这头大怪兽,并把其真正且永远地关进制度的铁笼子里,让其切实只为十三亿人民谋取最大化的福利,让中国人活着人人都有尊严和完整的人格,这也许才是我们这类人共同的追求和向往,我们又何乐而不为?而属于以上的人才,确实会很快涌现出来吗?
    
    2013年6月5日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919000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民主转型任重道远/郭永丰
·缩编党员3000万,中共在玩厚黑学/郭永丰
·没有民主宪政政体的假法治/郭永丰
· 郭永丰:谁愿意投我的票
·郭永丰:习近平有胆乘势还人民知情权吗?
·郭永丰:中国急需政治反对派的加速成长
·郭永丰:我的中国梦!
· 良友,教友,难友——-郭永丰
·郭永丰:中共反腐败犹如驴子拉磨
·习近平的“以宪治国”纯属谎言/郭永丰
·郭永丰:如何从维稳体制过渡到宪政民主体制?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郭永丰:公布财产是中共权贵的最大软肋
·郭永丰: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糊昏新政 中共末日倒计时/郭永丰
·郭永丰:时代在呼唤,胡锦涛何不政改?!
·中共政权杀人依旧还是常态/郭永丰
·网络监政浪潮让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郭永丰
·郭永丰:中共最高领导人应由竞选产生——给中共十八大建言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深圳维权人士郭永丰网络一直无法开通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劳教后第一次被传唤 (图)
·民主斗士郭永丰被打
·如同高志晟般西北汉子——郭永丰/华神清
·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遭砍后险被打死在拘留所
·因推广《公民监政歌》,郭永丰被民警盘问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受到白粉包的威胁
·郭永丰SKYPE的密码被盗
·郭永丰紧急寻求免费治疗腰椎盘突病的民间偏方 (图)
·病魔缠身的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图)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郭永丰正在补办的身份证被人领走了
·深圳国保逼迫郭永丰离开 太原邓太清被阻出门一整天
·深圳国保又开始迫郭永丰家搬迁了
·郭永丰:我不自杀,被自杀被他杀都有可能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请关注: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失踪了 (图)
·郭永丰的新浪微博被禁言,西安警方的说辞让人难以信服 (图)
·十八大还未开,我家网线又被切断了/郭永丰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先生病魔缠身向社会求助 (图)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