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24周年回顾当年党内斗争/淳于雁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5日 转载)
    1989年夏天,在北京风起云涌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自发以“反对官倒腐败,争取民主自由”为诉求的爱国群众运动,以6月4日“邓共”调动建制军队,出动坦克车碾压,滥用机关枪扫射,格杀勿论,血腥镇压,导致数以千计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死亡,更多人致伤致残,被逮捕判刑监禁,乃至“失踪”人间蒸发的“天安门大屠杀”,被称为“六四爱国民主运动”(简称“六四运动”)。“邓共”当初把这场由几百万人踊跃参加,引起全国许多城市地区热烈响应的群众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因此给清场戒严部队下令,把参与集会请愿、游行示威的民众,视为“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应予赶尽杀绝,坚决平息。现在回顾,这场“六四运动”和“天安门大屠杀”,之间存在错综复杂的背景,以致许多情节和问题,至今严密捂住盖子未能真相大白,尚待继续揭露解开。其中主导的因素,就是“邓共”党内高层“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
    
     中国自古以来几千年,只有封建专制的文化传统,其特点就是以皇帝为核心的贵族官僚阶级,统治被压迫剥削的黎民百姓。这种“文化模式”从古代秦始皇开始,一直沿袭到近现代。“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后,虽然国家形式表面上改变为“民国”,实质上奉行的还是带有浓厚封建专制色彩的官僚阶级统治;直到被逼迁移台湾后,才由蒋经国总统晚年实施“开放党禁,开放报禁”,有所进步,走上实行宪政的民主轨道。“毛共”当初闹革命也打着推翻“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华民国,建立一个自由民主“新中国”的旗号;然一旦夺取政权建立国家,虽号称“人民共和”,实际上“既无人民当家作主,更无共和民主宪政”。“毛共”一帮人打来天下后,建立的是“一党专政”的“党天下”,毛泽东自己进中南海当上“党皇帝”,实行比蒋介石“官僚买办阶级”,更加独裁专制的特权官僚阶级世袭统治。 纵观中国从古代至近代历史的轨迹,可以看到每个朝代与政权的更迭,都要利用人民自发的群众运动作为藉口:革命势力利用人民“起义”,发展壮大,一旦成功推翻封建王朝的专制统治,便会出现新的“真命天子”及其官僚政权,一个新的王朝又来专制统治人民;而占统治地位的封建王朝专制政权,则把人民合理正义的群众运动定性为“造反”、“叛乱”、“颠覆”,加以严厉、残酷的暴力镇压,以达到粉碎革命夺权图谋,继续实行其专制统治的目的。24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六四运动”和“天安门大屠杀”也不例外,并未脱离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封建专制传统政治文化模式的“轮回”循环。

    
    “天安门大屠杀”应该承担主要政治法律责任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1997年死掉以后,对“六四运动”的定性逐渐有所变化,从“反革命暴乱”变成“风波”、“事件”;涉及大屠杀罪行的当事人,如国务院总理李鹏、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全国人大委员长杨尚昆等,或公开出书,或私下讲话,纷纷推卸罪责,“划清界限”,以表自身清白。而受到“邓共”整肃的党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及其幕僚,也先后透露当时党内高层的分歧和斗争。从这许多已经透露的资料,大致可以看出当时高层内部派系明争暗斗的来龙去脉。
    
    先是被“邓共”指责“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逼下台的党内率先主张“改革开放”的开明总书记胡耀邦,屡受排斥、打击,于1989年4月15日因心肌梗塞病逝,引起对官场贪污腐败、物价持续高涨等弊端现象强烈不满,提出争取思想和言论自由等要求的北京青年学生,前往天安门广场进行悼念活动,得到包括《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在内的各界人士民众积极响应支持。此举造成党内主张制止贪污腐败的开明派和子女利用权势大肆贪污受贿、官商勾结、侵吞国资的保守派,产生尖锐的矛盾。开明派试图利用人民群众悼念胡耀邦的声势,向保守派施加压力;而保守派为了维护既得利益,继续把持权势和捞取财富,千方百计施展阴谋诡计,激化群众运动对抗政府,进行“上纲上线”的宣传误导,为镇压“六四运动”的“天安门大屠杀”,制造舆论作为前提,最终嫁祸给继任总书记赵紫阳,把开明派打下去。这一齣“戏”的上演,和1976年“毛共”四人帮,利用激化在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恩来逝世的“四五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政治事件”,然后出动军警、民兵,暴力清场镇压,制造藉口嫁祸给邓小平,手法雷同,如出一辙,何其相似乃尔!
    
    “四五运动”虽然在毛泽东死掉,四人帮被清算,邓小平复出以后得到平反,但是并不完全彻底,很多内幕尚未解开。例如引诱群众“冲击人民大会堂”,教唆群众砸烧军车等情节,在京曾有闻都是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授命安排特工人员,混入示威群众之中进行煽动造成的。毛死四人帮“树倒猢狲散”以后,刘某畏受清算自尽。据杨尚昆的日记所载,刘传新手下的30几个骨干,因参与迫害过不少老干部,还是被邓小平“安排”送到四川秘密处决,跟他们的家属则交待是“因公殉职”。至于1989年的“六四运动”,鲜为人知有待揭发的内幕,那就更多了。
    
    有意思的是,本月初在互联网上流传甚广的一份说是习近平的《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习氏坦承由于八九六四事件的处理,党的高层不能取得意见一致,在他任期内难于由党中央作出决定。但是,作为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他有必要向党和国家,向全国人民,交代他对八九六四的看法和立场。总的来说,他明确表示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的错误是毋庸置疑的,主要责任应归咎于邓小平。全党要像否定文革那样,否定八九六四。不能让党替邓小平背负屠杀老百姓的千古骂名。《红皮书》的来历真假,无从核实;如果真是习近平的话,那就太好了,说明他是明智的真诚的“救党派”。
    
     (2013年6月15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309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炜:“六四”事件与中国经济增长
·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曹长青
·六四和当前毛粉遍地,有着天然的联系/杨子
·雷鸣声:风声鹤唳的“六四”二十四周年
·封从德:紀念六四、回歸憲政
·六四年年祭,年年祭什么?/同城之声
·盘点:酿成六四悲剧的6大罪人/润涛阎
·从广场到红墙 有些六四亲历者已跻身政治局 (图)
·彭涛:今年『六四』纪念不一般:社会撕裂,人民绝望!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徐永海 (图)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纪念六四英烈/葛志慧 (图)
·六四是中国政治文化弊端的镜子/梁京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谢选骏:我对1989年“六四屠杀”的预感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愛國”之爭,六四的飛躍/林保華
·又到六四,看看赵紫阳的俗吏一面/蔡贤彬
·牛泪说历史:李鹏在“六四”中的收益
·一个“六四”受害者的自述/陈习科
· 华神清:“六四”老人悼爱女 (图)
·博讯镜头:六四已过,红袖标至今不撤 (图)
·2013年“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
·2013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简介
·民主党全联总美东党部参加六四纪念活动 (图)
·广东民主人士王爱忠:六四被维稳经历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六四”期间,湖南邵阳市有20余名维权民主人士被软禁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发生的几件事/李红卫 (图)
·吕耿松:上苍叫我祭奠六四英烈 (图)
·社会问题久拖不决 中共警惕六四重演
·朱德孙子朱援朝去世 六四遗体告别 (图)
·刘沙沙六四下午在广西玉林市失踪/王宁 (图)
·六四逐年淡化 中共以时间换时机
·当局严控“六四”24周年纪念,民众黑衣悼念 (图)
·太陽報:今年六四草木皆兵
·中国防堵六四纪念活动 (图)
·六四周年后大部分被软禁者未放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