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希哲:这次“阳光之乡”集会的几点经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2日 转载)
    1、实事求是地说,这次挺薄阳光之乡集会,不很成功。虽然它本来也只是为迈出第一步,但比预想达到的影响,毕竟差距还大。
    
    2、民运,特别在纽约,能够有相当规模人士出来参加抗议中共政府活动,其领导者,多为64后,被体制追究,决裂出体制已无顾忌的反共人士。这部分活跃人士也越来越少,队伍基本构成,是寻求政治庇护获得居住绿卡人士。庇护成功后,绝大部分,便离开了队伍谋求生活去了。民联初期的王炳章时代,是海外民运的理想主义时代。但这期间的出面抗议人士,也是绝大多数化名甚至蒙面。有顾忌的。
    
    3、不说国内,显然,海外的左翼群体能够站出来参与哪怕向中共当局不完全对立的请愿活动,其运动今天也还远未能发育到王炳章时代民运的程度,还只是萌芽。今天还没有海外的网上左翼舆论领袖人物,能真名实姓,更不说真貌示人不蒙面地站出来,站到向中共当局请愿群众活动的组织、领导第一线来。他们与体制利益,还有割不断的关系。虽然网上激烈的,很革命很革命的,甚至曾发出“不惜牺牲一切包括生命”的“左派”人士似乎不少,但他们更热衷命令和智叟式强使他人应该如何如何按照他们的意志去做(否则便如何如何),他们自己是不会站出来的。而左翼请愿活动能获得政治庇护,尚未有先例。故左翼请愿活动海外要得到规模性的群体参与,没有利益动力,很难,起码现在看不到这个前景。
    
    4、“客观、公正、自由”的海外媒体西方媒体不必说,主流倾向寻找各类抗议示威中的反共噱头(行为艺术!)。它们多年已经与民运及其他右翼反共群体建立起了公共关系。在民运们展开活动前的“记者招待会”上(例如这次),他们已经得到预先的信息,可以在准确的时间和地点,在秀场刚刚摆好的那一刻,“采访”和拍摄到他们需要的新闻和相片,影视。
    
    5、以上的诸项条件,是海外街头向中共政府抗议活动要获得一定成功的影响所必备的。而左翼群体今天,都是尚不具备或今后也未必能具备的。因此,当网上有左翼人士建议抓住习奥会之机发起“阳光之乡”集会,老王开始就不认为合适。但为了鼓励左翼人士的热情,也为了测度一下,经过一年多的挺薄运动,左翼人士海外群体性实际活动的可能,究竟已经发育到什么程度,推荐了草庵以地利之便对建议者和声言参与者联络。老王那时根据草庵几日的接电估计,能有20几人参加就很不错了。结果,只有10人左右(与酷热无关。因为人们是来了才知道天气条件是如此苛苦的),远低于老王先已经向低的估计。中西若干媒体也确实采访和拍摄了挺薄集会及其挂出的横幅,但不见报道(也许中国媒体会在内部报道?)。可见,不合他们的兴趣,他们是不会“客观”向民众转达信息的。
    
    6、于是,经验的结论是:
    左翼运动,在海外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还会是舆论运动。在持久的舆论战中培植左翼力量的发展。但街头的实际诉求运动,在这相当长的时期内,还是不适合勉强组织的。国内不同。国内千百万的弱势工农市民民众,其阶级性天然倾向左翼,抗议权贵资本和黑心资本的联合压榨欺侮盘剥,维护自己和群体权利,是深藏其中的利益动力。若始终没有左翼领袖到他们中间去组织,发动民众运动,争取人民民主,如独立工会,说明了他们不过是“口头革命派”。就没有资格唠叨不休高调去批判别人是什么“派”了。
    
王希哲:这次“阳光之乡”集会的几点经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231016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纽约茶叙激辩中国问题16期王希哲先生谈政党政治(视频)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王希哲驳胡平民族自治论
·王希哲的人权理论
·马萧: 评 社论:《王希哲:为什么国家主权先于和高于“人权”?》
·回应王希哲文:“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杜智富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马萧:关于王希哲先生《关于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执行杨佳死刑判决声明》的再声明
·格丘山:对王希哲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杨佳死刑的声明的感想
·吴南生要会见李一哲——王希哲:现在还不急于回国
·警告王希哲——社会主义之下,不可能有民主与法制/解龙评论
·读王希哲《我们曾经是同志》一文有感/郑存柱
·芦笛:王希哲与杨佳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左翼民运的兴起与中国民主化的新思维/王希哲
·“台湾民主”对全中国民主的前鉴与思考/王希哲
·谁来抵挡共军过海?/王希哲
·让马英九去试试/王希哲
·从共产党今天“很民主”了,谈民进党的“民主”/王希哲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