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雷鸣声:风声鹤唳的“六四”二十四周年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8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作者: 雷鸣声
    
     从“六四”二十四周年前后中共当局的表现看,习近平和其前任胡锦涛一样在倒行逆施,虽然他和胡温一道搬倒了左倾的太子党大员薄熙来,但从现在的情况看,习近平跟薄熙来或许是一丘之貉,都在为毛泽东时代招魂。“六四”二十四周年没有带给民众和外界以欣喜,而是进一步的失望,这种失望在部分人心目中已经跟以往的失望一起演变成了绝望,对权力高层的绝望以及对当前中国政治制度的绝望。宪政民主是历史潮流,即使中共当局在掩盖“六四”真相和拒绝宪政民主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但是,潮流是无法阻挡的,阻挡潮流只会让中共的统治更早地寿终正寝,而宪政民主迟早会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发芽和茁壮成长。

    
    “六四”二十四周年前后,中共当局加大了对各类敏感人士的打压力度。不计其数的异见人士、民主人士、维权人士、访民被控制,或是被软禁,或是被强制旅游,或是被要求不得随意外出,更有甚者,湖北在京异见作家杜导斌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
    
    在敏感日期打压敏感人士,这早已成为惯例,只是,在“六四”二十四周年之际,打压力度显然比往年要大得多。中国人比较重视一周年、十周年、二十周年等,按说“六四”二十四周年不至于那么重要,为何会出现这种景象?毋庸置疑,这跟中共高层的权力换届有直接关系,因为这是新一届领导班子第一次面对“六四”纪念日。
    
    如果是在半年前,一般人很难想象“六四”二十四周年会如此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习近平是有政治改革倾向的,这种推测缘于其父习仲勋属于中共改革派人士。在“十八大”之后的几个月内,习近平的确向人们传递了一些积极的信号,如铁腕反腐、誓尊《宪法》、重新审视劳教制度、鼓励尖锐批评等等。然而,好景不长,很快,网络反腐在严厉的网络控制下被迫降温,而且一大批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人士被构陷入狱,这让人对习近平大失所望,结合其对苏联解体的言论,基本上可以断定,习近平绝非子承父业的改革家,而是因循守旧的专制君主。
    
    “六四”二十四周年前夕,中共党刊《党建》杂志破天荒地刊登了一篇题为《认清“宪政”的本质》文章,将主张宪政民主上纲上线地斥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虽然该文有署名“郑志学”,但实际上只是“政治学”的谐音,仍属于匿名文章。在不可能遭到政治迫害的情况下不敢署真名,足以见得撰文者是做贼心虚,这跟以往的情况很相似。
    
    “六四”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正因为中共当局一直掩盖“六四”真相,打压当年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今天的纪念者,这种痛才越发显得痛彻心扉。虽然中国大陆很难出现大规模的公开纪念“六四”活动,但在香港,却每年都有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在维园聚集,一起点燃烛光哀悼死难者和谴责镇压者。随着自由行的普及,在纪念者当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大陆人。
    
    香港民众可以说是中国民主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对于“六四”,其纪念热情更为高涨,从5月下旬开始,纪念活动就如火如荼,遍布香港的各大校园和部分街巷。香港城市大学专门设置了“六四”纪念馆,里面展出了大量相关图片,并滚动播放相关录像,供师生观看。部分学生甚至在自由女神雕塑旁边模仿当年的仁人志士绝食,场面令人感动。
    
    关于“六四”,民众对中共既有旧恨,亦有新仇,旧恨自不必说,新仇就是那些曾经参与当年的民主运动者在“六四”后一直遭受打压,最为令人神共愤的当推湖南邵阳民主人士李旺阳“被自杀”事件,李旺阳自杀疑点重重,只要不是弱智者,都能一眼看出李旺阳不是死于自杀,而是死于他杀,杀人者就是当地警方。
    
    “六四”后的中共,已经变得越来越无法无天,除却谋杀李旺阳之外,还谋杀维权人士钱云会,然而,两大案件最终都没有按照实际情况盖棺论定,而是以自杀和车祸作结。由此可见,在当下,每一位敏感人士都面临“被自杀”和“被车祸”的危险。李旺阳死亡的官方结论让人难以接受,香港为此而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6月6日是李旺阳去世一周年的日子,香港民众在支联会的带领下再度走上街头,悼念李旺阳,抗议中共当局掩盖李旺阳死亡真相,要求停止软禁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释放向外界披露李旺阳死亡真相的邵阳民主人士朱承志。
    
    除却香港,在海峡对岸的台湾,今年纪念“六四”的活动也格外引人注目,此次活动据说有不少中国大陆的学生参加。6月4日晚上数百人聚集在台北自由广场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活动不但要求平反“六四”,还要求追究“六四”大屠杀的责任。纪念会上播放了回顾“六四”的影片,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录音讲话以及维权人士胡佳的讲话录像。纪念活动最后人们戴上被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面具,点燃蜡烛悼念“六四”死难者,并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等持不同政见人士。
    
    虽然中共当局极力控制,但是,在成都、济南、合肥等地,依然出现了访民聚餐或聚会纪念“六四”的活动。活动虽然得以顺利进行,但是,因为被维权媒体和海外媒体报道,所以,参与者难免被秋后算账。首都北京在这段时间显然被控制得更为严厉,绝大多数敏感人士无法自由活动,而海外媒体驻京记者也举步维艰。6月4日早晨,有香港及台湾电视记者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扣留证件,一些记者被强行送往广场东侧的天安门分局“登记信息”。据记者了解,他们大都并未进入天安门广场,只是试图绕过申请进入天安门广场采访报道。
    
    当天上午,北京灯市口西街附近有大量的警车、警员及便衣人员以及一些佩戴着红袖标的社区工作人员执勤。而赵紫阳故居外也埋伏了大量国安机关的特勤人员,导致俞梅荪等赵紫阳的老部下都无法成行,整个上午,赵家只来了一位朋友在赵紫阳的遗像前上了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唯有家中的警卫员在内院里叮叮当当地修补木质门窗。这跟去年一大批访民可以成功到达赵家悼念赵紫阳的景象大相径庭,可见,在“维稳”力度上,已是今非昔比。
    
    从“六四”二十四周年前后中共当局的表现看,习近平和其前任胡锦涛一样在倒行逆施,虽然他和胡温一道搬倒了左倾的太子党大员薄熙来,但从现在的情况看,习近平跟薄熙来或许是一丘之貉,都在为毛泽东时代招魂。“六四”二十四周年没有带给民众和外界以欣喜,而是进一步的失望,这种失望在部分人心目中已经跟以往的失望一起演变成了绝望,对权力高层的绝望以及对当前中国政治制度的绝望。
    
    宪政民主是历史潮流,即使中共当局在掩盖“六四”真相和拒绝宪政民主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但是,潮流是无法阻挡的,阻挡潮流只会让中共的统治更早地寿终正寝,而宪政民主迟早会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发芽和茁壮成长。
    
    2013年6月7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77062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封从德:紀念六四、回歸憲政
·六四年年祭,年年祭什么?/同城之声
·盘点:酿成六四悲剧的6大罪人/润涛阎
·从广场到红墙 有些六四亲历者已跻身政治局 (图)
·彭涛:今年『六四』纪念不一般:社会撕裂,人民绝望!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徐永海 (图)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纪念六四英烈/葛志慧 (图)
·六四是中国政治文化弊端的镜子/梁京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谢选骏:我对1989年“六四屠杀”的预感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愛國”之爭,六四的飛躍/林保華
·又到六四,看看赵紫阳的俗吏一面/蔡贤彬
·牛泪说历史:李鹏在“六四”中的收益
·六四是中共被历史唾弃的分水岭
·魏京生:中共倒台才能平反六四
·“六四”运动救了邓小平/吉歌 (图)
·“六四”24周年感/伦敦客(2013年6月3日)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发生的几件事/李红卫 (图)
·吕耿松:上苍叫我祭奠六四英烈 (图)
·社会问题久拖不决 中共警惕六四重演
·朱德孙子朱援朝去世 六四遗体告别 (图)
·刘沙沙六四下午在广西玉林市失踪/王宁 (图)
·六四逐年淡化 中共以时间换时机
·当局严控“六四”24周年纪念,民众黑衣悼念 (图)
·太陽報:今年六四草木皆兵
·中国防堵六四纪念活动 (图)
·六四周年后大部分被软禁者未放
·六四24年,民运人士“服务”中共政府 (图)
·六四期间 武汉在京访民打横幅诉冤情 (图)
·陈希同去世,“无法撤销六四屠杀罪责” (图)
·国军抗日将领之子杨泽钦先生勇敢为“六四”呼吁 (图)
·六四显灵 北京变天 轰雷落雹 上午如半夜 (图)
·大陆24年来首次,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图)
·中国严控六四纪念,众多网民无惧封锁 (图)
·六四周年之际中国网络敏感词特别多 (图)
·六四后邓小平为何最终选江泽民作为接班人?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