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回避和拖延八九诉求没有出路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4日 转载)

王德邦:回避和拖延八九诉求是没有出路的
    
    

    回避和拖延八九诉求对中国社会业已造成的严重危害有目共睹,那么中国社会要想走出困局,就只有回到八九“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上来,这也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面对这种状况,任何指望通过拖延时间来达致民族对八九民主运动遗忘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注定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而任何对历史对人民负责的人,正视八九民主运动,重拾八九“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努力将中国推向宪政民主的航道,才是时代的正能量,才是当今中国的光明之路!
    
     回避和拖延八九诉求是没有出路的
    
    
     王德邦
    
    
    2008年,曾有政法系统的人士在北京奥运前夕与一名异议人士谈到“六四”时说:“只要再拖延20年,看你们这些六四分子还有多少锐气?到时就是平反又能如何?或者不平反又能怎地?”言外之意就是,只要能拖过足够长的时间,六四是否平反就不是个问题,六四事件就会成为被社会遗弃的话题而淡出人们的记忆。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毕竟时间可以消磨一切。
    
    
    
    是的,就时间而论,如果从2008年再往后拖过二十年,那么就到了2028年,距离1989年“六四”就是四十年了。四十年,就算当年1989年最年轻的大学生,也已经六十来岁了。六十来岁不仅是生命自然规律下的衰竭期,也是社会规律上的被淘汰期。到那时,绝大多数当年参与八九民主运动的人都已经退休了,能给社会的影响力已经日益式微,甚至不少都已经离开人世。如此一来,从人类自然生命史而论,八九一代就已经被翻过去了。
    
    
    
    以时间来消弭历史,这的确是人类历史上一再上演的剧幕。如果真如上面政法系统人士所言,能再拖过二十年,那时再谈论“六四”历史,确实可能对社会震动会小很多,到时就是那些亲历者也许都提不起太大精神来争辩些什么。于是“拖”就自然成为统治集团面对六四问题的高度共识。
    
    
    
    如果历史仅仅是个偶然的事件,或者只是涉及那些生命中的偶然经历,那么时间的确可以磨平历史的印痕,犹如过往历史上不可计数的地震、洪涝等等自然灾害,无疑会在时间的冲蚀下移出社会的记忆。然而,若人类历史发生的一些事件或运动,她们代表着时代脉动,反映着历史规律,或揭示着社会深层的病症,在此情况下是否时间依然能成为抹去事件的纱布?这显然是个值得思考且必须正视的问题。
    
    
    
    无疑,我们从历史的陈迹中看到太多时间掩没的沧桑,但是,我们也同样在历史中发现有许多不被时间所消磨的东西,甚至时间还成为雕刻历史记忆的刀笔,使事件历久弥新。
    
    
    
    八九民主运动是否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出历史,这显然不是以人们的主观意愿而定,无论那些穷尽心机想抹去“八九”历史记忆的人,或者那些敢于以身犯险而拒绝遗忘“八九”的人,他们都不能主导八九六四存活于历史的时间,而真正决定六四事件是否随时间流逝而淡出社会记忆的是八九民主运动的诉求,八九民主运动所反映的历史的深层社会问题,即八九民主运动的核心价值。
    
    
    
    八九民主运动究竟是什么?它的核心诉求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历史规律?从当年八九民主运动走过来的人都会记得,八九民主运动主要有三大诉求,即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这三大诉求是否代表了当时中国社会历史的任务?是否揭示了中国社会的深层病症?对此,说实在的,在当时人们的感触、认识还远远没有现今这么深。当时这三大诉求虽然是运动的主题、核心,但在社会所引起的共鸣并不是足够的强烈,甚至当时学生在提出这些诉求时,所能找到的社会实证理据远没有后来历史所演化出的事实的充分。因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富有生机,展现希望的时代,各方改革齐头并进,反对腐败、推进民主、促进人权改善本身是官方的话语,民间的意愿集中反映到官方的精神中。所以,民间这种要求与当时官方的倡导并没有太大的矛盾,也正因为如此,中共体制内以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力量一直将八九民主运动定性为是民间要求政府加快改革的努力,而没有后来顽固势力将运动定性为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领导的“反革命暴乱”。
    
    
    
    如果说在八九民主运动中所提出的“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更多表现于一种常识性的口号,那么后来二十几年的中国社会发展,却真切地注释了这些诉求的历史准确性、预见性。中国当局针对八九民主运动所采取的武力镇压,宣告了统治集团对八九民主运动三项诉求的拒斥,进而也将中国社会拖入了三项诉求的反面。
    
    
    
    随着八九六四的屠杀,中国社会快速进入全方位的腐败通道,由原来个体性腐败急速转化成制度性腐败,进而产生出左右中国发展命运的权贵集团,使腐败不仅渗透社会的所有层面,摧毁着社会固有价值,颠覆着社会是非标准,侵袭着人们日常生活,而且今天腐败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严重障碍,广泛而深远地蚕食着民族发展的生机,腐蚀着这个民族从物资层面到精神层面的一切健康机制。在腐败衍生下权贵集团的坐大,各种以经济资源型垄断为表象的权力、机会等等私授、家传日益普遍,那种通过资源垄断形成对社会性的全面专制状况导致中国社会与人类主流文明愈行愈远。在不受约制的公权肆虐下,公民政治权利与经济权利毫无保障。各种强征、强拆,司法腐败,资源掠夺,环境毁坏等等严重侵害公民生存发展的事件层出不穷;公民因表达自己的独立意见而遭到抓捕入狱情况比比皆是;社会重大政策与法规出台日益走到了民众期待的反面。如此一来,社会积怨日深,社会矛盾日激,各种冲突日烈,社会不公不义泛滥,社会强取豪夺横行,整个社会不断被撕裂,社会绝望情绪弥漫。面对这种现实,人们日益真切地感受到当年八九民主运动中提出的“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对于中国社会走向健康、文明发展之路的重大而深远意义。
    
    
    
    在中国今日泥足深陷而难以自拔的困局下,全国人民从严酷的现实中日益普遍地认识到“反对腐败,争取民主,维护人权”是当今中国社会不可绕越的最重要的主题!可以说今天中国民众对腐败为祸的切肤之痛及其产生的切齿之恨,对民主缺失的真切感受及生发出的深切向往,对人权被侵害的遍地灾难及其引发维护权利的各种抗争运动,远比当年八九民主运动时期更强烈、更鲜明。民众普遍认识到,二十四年来,中国社会百病缠身的原因正是拒斥民主、人权,放纵腐败,与人类发展主轨反其道而行。如果说八九年提出“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是带有朦胧的理性认识色彩,那么二十几年后人们在现实中真切地看到这完全就是基本生存的必需要件。如果不能反腐败,不能现实民主,不能保障人权,那么一切的发展都是虚幻,都是欺骗,人们永远难以逃脱被奴役的命运。所以,八九当年的诉求让后来二十几年的历史充分证明了其正确性。虽然那场民主运动在屠杀中被镇压,但是运动揭示的问题绝没有因运动中止而中止,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使八九诉求显出对民族健康发展需要的日益急迫,同时八九所揭示的中国社会深层病症也在时间推移下日益聚毒凝臭、扩散发作。
    
    
    
    历史就是这么奇妙,当年那场运动在严酷镇压中虽然消声,但是历史以它自身的形式却在不断提醒人们:那是场正义爱国的民主运动,其诉求中国无法回避,不可绕越!二十四年来的中国历史用不断的灾难来警醒那些试图遗忘八九诉求的人们。由此可见,中国社会绝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将八九淡出历史,而是在时间中力证出八九诉求的正确、重要!使八九以学生为主体的诉求日益成为全民的诉求,成为全民的共识。试问,今日之中国,何病不是出自反腐无力,民主缺失,人权不彰?
    
    
    
    既然中国社会今日一切病症皆因拒斥八九民主运动的诉求,那么历史要想前行,就必须重拾八九当年的话题,将当年的诉求变成现实。唯有如此,才能医治国病,再启新途。而一切的拖延,除了积病聚脓,苟延残喘,加深社会灾难,推进社会危机,使社会前行付出更惨重代价外,不会有任何其他结果。就此而言,本文开始时提到的政法系统官员的拖延观点及其多年来统治集团的“拖”字共识,完全是对民族、对历史的不负责任。对于这种回避与拖延八九诉求,中国社会现实以每年数千万计的上访民众,每年数十万起的群体事件及各种冲破人类底线的屠童与层出不穷的毒食品等等事件来回敬。
    
    
    
    回避与拖延八九诉求对中国社会业已造成的严重危害有目共睹,那么中国社会要想走出困局,就只有回到八九“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上来,这也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面对这种状况,任何指望通过拖延时间来达致民族对八九民主运动遗忘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注定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而任何对历史对人民负责的人,正视八九民主运动,重拾八九“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努力将中国推向宪政民主的航道,才是时代的正能量,才是当今中国的光明之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31022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清明,祭奠那些因梦而逝的先贤们
·王德邦:中国开明改革派能否避开再次成为顽固势力的刀祭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新解
·中国近期海域主权纷争及对政局走势的影响/王德邦
·政改不能是官方的自娱/王德邦
·重振民气、收拾民心/王德邦
·制造“敌人”的时代/王德邦
·王德邦:警惕权力的增容本性
·王德邦:从中国东部与西部地区民情比较看社会发展模式
·王德邦:人类处理矛盾方式的历史演进——胡子时代、刀子时代、桌子时代
·王德邦:“六四”二十一年后谈是非
·王德邦:厚德载物 泽被后世——朱老厚泽先生千古!
·王德邦:中国法治意欲何往?——就唐吉田、刘巍两律师面临吊销执业证的言说
·王德邦:绝地反击的通钢工人
·王德邦:上帝给了这遍土地以明示-又见台湾大选的感言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王德邦:谎言对真相的恐惧--就胡佳先生被拘的言说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政改“成就论”就是“不改论”
·王德邦:中国“平权运动”初探
·王德邦:面对“六四”,我们必须交出满意的答卷!
·王德邦:也论“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王德邦: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如何鉴别垄断权力与专制政权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