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日报: 没有争鸣哪来共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3日 转载)
    
    
    

    某地的城市治理条例从立法到施行,耗时3年。在诸多座谈会和论证会上,专家学者争议都很激烈。仅「城市治理」这个提法,就有截然相反意见,辩论了好长时间。
    据人民日报报道,最终从「为了城市把人管住」转向了「为了人管好城市」,由公众共同参与替换了政府单方管理,凝聚了共识。该地立法机构人士感叹:今日好评就源于昨日争鸣,没有争鸣哪来共鸣!
    争鸣如同燧石,让各种看法和观点公开论辩,反使真理变得更加夺目。人类认知难免有局限性,无论是立法还是决策,一下子就拿出成熟方案几乎是奢望。事先多些争鸣,就多了些参考系数和认知视角,汲取其合理成分,就会更接近规律和真理。付诸实践,方能稳操胜券。争鸣越透彻,和谐共鸣度则越高。把最大公约数找出来,法规或政策由纸上走进生活就会「事半而功倍」。
    「深水区」改革的时代,「摸着石头过河」难度大了。重点环节的各种改革,无不「牵一发而动全身」。每项改革也都如同下棋,一步不慎,步步被动,「悔棋」代价往往更大。从争鸣中「摸规律」,用共鸣增合力,已成提升执政能力和执政智慧的基本要求。
    由争鸣到共鸣需要时间,决策也会「慢」下来。这种「慢」不是慢慢吞吞,而是调查研究、咨询论证、公开讨论,以求谋定而后动。无论是改革还是公共决策,想所有人同等同时获益很难,只有少数人获益又令人无法接受,只有绝大多数人获益才行。这就得在争鸣中协调各方利益,求大同、存小异。共鸣度高,落地就快,「慢」换来了高效率。手起刀落式决策看上去快,却因共鸣度差很难实施,也谈不上效率和效益。
    批判精神是争鸣的核心内涵,这不是简单否定或故意站在对立面「标新立异」,而是又一种判断和思路,是对现存方案可行性的适度存疑。排除一个「不可行」,可行性就增大一分,共鸣度也就提升一分。有些反对意见未必正确,甚至显得偏激,这也没什么关系。争鸣中谬误和偏激终究会被克服,新规或新决策则会在纠偏中得到完善。
    在许多时候,顶层设计也好,基层探索也好,如果出台之前缺乏争鸣,未必表明其已很完美,倒可能预示其「先天不足」。从某地征收房产加名税8天就被叫停,到某地犬类禁养令9天就被废止,诸多「短命政令」早已为此作了注释。会前酝酿或征求意见成了「定调」,座谈或论证成了「顺着领导意思表态」,缺乏从争鸣到共鸣的过程,政令也只能剩下「初衷是好的」。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生命」又怎能经得起翻烧饼式折腾?各级干部不妨以此自警,走出「只干不说、干了再说」思维误区,习惯于「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把敢闯敢干建立在共鸣基础上。如今,民生民主也已更紧密连在一起,涉及民生多涉及民主,群众利益诉求得不到充分表达与合理吸纳,就谈不上改善民生。以争鸣求共鸣,也是用民主办法解决民生问题,实现群众满意度和政府公信力同步提升。上下同欲者胜。由充分争鸣到上下共鸣,必能奏出美妙而又和谐的时代乐章。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228842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查建国论民主转型中的政治幼稚病(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4)
·查建国:知识分子精英倒戈是民主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3)
·毛邓难调,左右争鸣已是党同伐异/宣昶玮
·查建国谈非暴力民主转型38种战法(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1)
·查建国:雷锋不是一个好榜样(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0)
·查建国:不准建立新政党是违宪行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9)
·查建国:从环报社评看何为穿旧鞋走老路?(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8)
·查建国:宪治先修宪(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7)
·查建国:反特权是我们高呼的口号!(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6)
·查建国:反腐浪潮给习李出了两难题(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5)
·查建国三评环报高调的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4)
·查建国再评环报高调的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3)
·查建国评环报的高调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2)
·查建国论一党制对经济发展的十个负能量(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1)
·查建国:能否公开争鸣“南周事件”是对新班子的测试(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0)
·查建国谈“揭批毛”的重大意义(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9)
·查建国四谈中国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
·查建国三谈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7)
·查建国谈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5、36)
·尊毛尊邓难调 左右争鸣已是党同伐异
·香港《争鸣》文章: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牟传衍
·中国学术思想网站“百家争鸣”被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