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宪政”是中国发展之路 /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2日 转载)

“宪政”是中国发展之路--环球时报社论批判 /张鹤慈
    
     【宪政的“宪”字指的是宪法,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宪法作为中国的根本大法,它的地位并不存在实际争议。宪法规定了中国的基本国体、政治制度以及人的基本权利,它们当年的成文总体上走在了中国现实的前面。中国的发展既是对宪法的坚守,也是对宪法的全面落实。新一代中国领导人集体学习宪法,执政者对宪法的忠诚非常明确。----括弧内为环球时报原文,下同】

    
    既然承认了“宪法作为中国的根本大法”,为什么会得出“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的地位的确并不存在实际争议。但宪法中的条文之间有矛盾,特别是宪法的正文和序言有矛盾。
    
    重视宪法不在于中国领导人集体学习宪法。而在于先把宪法捋顺,修改存在矛盾的条文。
    
    【“宪政”概念突然走进舆论场,是中国主流政治发展之外的一个枝杈。它从一开始就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个政治主张。它从西方的话语体系出发,与中国政治理论的一些词汇强行对接,得出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结论。“宪政”实际上是绕了个弯,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
    
    上面的话是点睛之笔:
    
    宪政民主是指为了解决对政治权力的制约问题,限制政府权力,以有效地保障人权、自由与社会公正,而建立的民主制度。
    
    我们要求的不是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
    西方的政治制度不是单一形式,我们过去采用的政治制度不是孔子到康有为的中国特色,而是苏联的道路,49年后同样是采用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列宁的制度设计。
    
    我们要求的就是能够比较好的解决对政治权力的制约问题。这不违背宪法。
    
    宪政的实质是限政,即对政治权力进行有效地限制,防止它被滥用,尤其要防止它被用来侵犯人权和人的自由。因此,宪政的意义就是限制政治权力,保障公民权利,促进公共福利。
    
    这就是习近平的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
    
    环球时报人为的竖立靶子,把宪政民主等同于西方制度。
    温家宝说过:“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环球时报为什么把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宪政等都归之于西方?难道非要之留下专制,无法无天,奴役,皇权,等级制,博恨抹黑自己? 
    
    【其实,熟悉“宪政”争论的人都清楚,它最终是要削弱、否定中国既定的发展道路,至少这个概念的实际思想引导就是这样。而谁都知道,中国现行的宪法和他们的诉求南辕北辙,“宪政”主张在深层上是与中国现行宪法对立的。】
    
    环球时报如果认为中国既定的发展道路是民主化的软着陆,是尽可能的少付出不必要的代价的进入现代化,不只是通过经济的现代化而更重要的是通过政治体制的现代化,达到人民生活的现代化。
    我同意。
    
    但中国的道路是应该允许谈论和争论的;
    
    承认海内外的确有人唯恐中国不乱;
    承认海内外这些人的确是利用宪政,民主,自由来想在中国制造混乱;
    承认太多的宣扬自由,民主,宪政的人不争气。
    但不能因为存在庸医就不看病,治病。
    
    就是因为今天中国的权力泛用,腐败猖獗,社会贫富差距过大,才会让人可能使用宪政民主等作为工具批判或攻击当局能够得心应手。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维稳,欺软怕硬的对付是越维越不稳。
    维稳的路只能是宪政民主。
    
    【维护、细化中国的发展道路不如尖刻否定它吸引眼球,但这恰是中国复兴路上最需要的坚定与执着。“宪政”这个概念同中国改革开放的现实相比轻飘飘的,正因如此,它在中国落不了地,更生不了根。】
    
    宪政民主没有错,解决对政治权力的制约问题,限制政府权力的确是今天中国的当务之急;对政治权力进行有效地限制,防止它被滥用。权力必需有制度性的制衡和监督对中国是对症下药。
    
    环球时报如果仍然喜欢使用冷战思维,仍然把一切善意的批判和恶意的攻击都视为忘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势力发动的战争,可以。
    
    为什么都针对宪政民主和普世价值?这至少说明是他们找到了你们的软肋。
    
    自己不主动走宪政民主的路,有一天会悔之晚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2231322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鹤慈:朱案的被遗漏的最大疑点
·从贵州5孩子的死亡谈人口控制 /张鹤慈
·为什么中央电视台调查的黄金大米疑云虎头蛇尾?/张鹤慈
·中国的中产阶层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声音/张鹤慈
·扔鞋痞子比学生更在行——司马南和鞋子/张鹤慈
·为权折腾的薄熙来和被权折腾的薄熙来/ 张鹤慈
·冯胜平“党内民主,以法治国:让少数人先民主起来”读后 /张鹤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雷锋日和年青人谈学雷锋/张鹤慈
·唱红歌是党内野心家和中国民粹结合的一次政治赌博”/ 张鹤慈
·埃及十问/张鹤慈
·2006年以后,中国朝野一起往死路上奔/张鹤慈
·却话巴山夜雨时----刘霞失踪70天后/张鹤慈
·“谁在颠覆中国政权?”/张鹤慈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去诺贝尔颁奖典礼被中共绑架24小时---给澳洲外长的公开信/张鹤慈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这毕竟是开始的结束/张鹤慈
·解读---温家宝:个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是民主的主要内涵/张鹤慈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