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的出路:建立朝野对话共识/ 蔡靖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18日 转载)
     行进在历史过渡时期的国政,又一次面临道路歧见的抉择。是通过对话寻求共识,还是各行其是一意孤行?前者是求治之道,后者是致乱之道。
    
     求治之人应该不在少数。请为求治诸君言说建立对话共识的理由、思路、结论。

    
    一、为什么要建立朝野对话共识?
    
    中国目前的大政治舞台上,大致可分三派力量:正统派;革命派;改革派。正统派基本在朝廷中,但朝官并不都是正统派。革命派在野,但在野的也不全是革命派。改革派则朝野都有。
    
    这三派人中,正统派与革命派都基本上是不考虑朝野对话问题的,改革派也未必全都重视朝野对话。正统派垄断权力自认代表全国人民,不跟人民对话;革命派坚持自己的政治诉求无法认同正统派的政治要求,一心等待或推动时局走向大对决,也不考虑朝野对话。改革派中虽有人接近权力但无决策权,多数人则只是改革的期盼者,虽然愿意同主政方对话但未找到对话的共识基础。
    
    如果上述估计不错,那么走向朝野对话的社会基础是很薄弱的。这就需要说明:为什么要建立朝野对话共识?
    
    建立朝野对话共识的必要性,对三派来说是不一样的。
    
    正统派为什么必须接受社会对话?
    
    一个理由是:食税政府、食利资本、食薪员工各以其权而谋其利,谁也不能代表谁,他们只能从各自利益群体中产生自己的代表。如果政府真愿代表民众,更要悉心倾听民意而无拒绝对话理由。
    
    第二个理由是:市场经济中税、利、薪三总量相互依存,只能均衡发展,因而各方利益诉求都是市场健康发展的合理要求。其中特别是薪资,它是市场购买力的主流成分。而市场购买力决定资本的投资空间,同时决定政府的税收空间,是国家经济的根本。毛泽东曾说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打击贫农就是打击革命;我们现在完全可以说,没有薪资的发展便没有市场的发展,若剥夺工薪权利,就是破坏市场发展。长期以来剥夺工薪权利的的恶果现在已经显现:政府富裕、资本膨胀、但国内消费严重不足。09年商务部报告当年社会消费品销售总额12万亿,而去年5至12月份发改委批准7万亿项目投资,如此大幅度弥补国内市场购买力不足,使中国经济发展几乎成为政府一家的独角戏。不接受社会权利诉求对话,以工薪为主体的国内消费市场就不能成长到中国资本足够的投资空间,政府的税收空间也必受到极大威胁,靠政府的经济独角戏撑不住长日子。当政府投资终于不能补齐购买力的缺口,市场体系就要雪崩,以利益驱动的政权维护系统与金钱外交就必然一起垮塌,那时,内乱与外患齐起,政治同经济共沉。
    
    第三个理由是:通过对话接纳民意修积道义,是政权,是执政党,是官僚阶层及其后代走向光明的唯一出路。老百姓是很渺小。但被百姓顶戴却很伟大;而受百姓唾骂则必为人类不齿;撇开百姓寻求尊荣就只能靠可怜的自夸。洗钱是私人寻求光明的事业,洗政则是正统派的公共光明事业。越临乱世越要争取民心;背民以应乱,其亡必速。修道积义,即便失权也有再兴之本;违背道义,必然失权且永无翻身之日。共产党的前辈精心亲近民众才夺得政权,他们的后代如果拒绝民心永失政权,那就是大逆不肖子孙。邓小平可以搞“不争论”关闭对话;但方今“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唯有放舟弄潮可争上游,堆沙拦洪难免灭顶。
    
    革命派为什么必须接受社会对话?
    
    第一,革命的道路于今走不通。因为很难产生现代革命领袖。过去革命有可能坐天下利子孙,现在革命只有牺牲没有大利谁愿冒险拼命呢?就算有人愿当领袖也不可能集结训练革命队伍,因为市场经济条件下像井冈山那样切断与外界联系的根据地再不能存在。东欧中东小国一哄而起的颜色革命模式,并不适用于多民族的大中国。不要说小城镇千百万人上街,就算一两个省起事,在中国也只是局部问题。宋朝赵家丢了北中国,还能在江南传位百余年哩。就算谁有本事号召全国民众同时起义,以血肉之躯对阵枪炮坦克,凶多吉少。革命有别于赌博,未见必胜不能下注。
    
    第二,假定决胜的现代大革命有天才能成,那也不是最佳选择,因为国家和人民为革命承担的成本太大。如果选择革命的理由是因为看不到改革的希望,那么革命对象抵制革命的意志和努力,必将比抵制改革要强大许多倍,你死我活的斗争岁月,不知生命和经济破坏到何种程度。不先争取以至穷尽改革的可能性,就选择高成本的革命道路,是大不智。
    
    第三,革命不能代替对话。现在的专制不行,革命专制也行不通。就算革命成功,建立新制度还是必须同各利益方对话,而不能用革命手段。对话是通向现代文明绕不过的必由之路,所以走向文明要从学习对话开始,而同专制对话就是最好的锻炼。好伸拳头的心理,不能成就公民社会的优秀品格。
    
    我不大赞成民主派的一种说法——博弈,说法律制度政策是各方博弈的结果。不寻求各方认同的价值公理去衡量法制是非利弊,而放纵各种力量“博弈”,其结果无非是各凭狡智去骗票,骗取多数票去压服对手。这样建设社会制度,其理性程度未必比专制高很多。真正的社会科学理性,只有通过对话才能锻炼提高。政治上的博弈论与专制论、革命论,其实能算三兄弟,都是注重智与力的诉求胜过公理诉求。
    
    如果相信人类社会文明必将战胜野蛮,那么就请正统的专权家、革命的夺权家、博弈的争权家把信心从智力基地转户公理基地,加入大理性的对话阵营,共同走向必胜的明天。
    
    改革派的社会对话使命:建立共识。
    
    改革派是愿意对话的。但在三方有两方不愿对话的社会中,改革派若不掌握他方能接受乃至感兴趣的话题,势必陷入自说自话的尴尬。迄今为止,正统派说正统派的话,革命派说革命派的话,改革派说改革派的话。社会旷野上还没有一间能容纳三方的对话大厅,还没有找到一块能建立这种对话大厅的地基。
    
    改革派曾试图开辟社会对话的地基。倡议的第一块地基叫做“零八宪章”,事实证明那上面建立不起社会对话大厅。倡议的第二块地基是《炎黄春秋》今年新年献词提出的现有宪法。四个多月过去了,并无积极的社会回应,至少说明,这块地基不在社会各方的共同兴趣区域。勉为其难是推不动社会对话的。这表明,改革派的话语还没有超出自说自话而进入对话阶段。
    
    显然,真正的对话,只能从基础共识开始。开始对话才能理性寻求社会愿景共识,然后推动社会改革前进。不愿对话——愿意对话——确立对话基础共识——磨合社会愿景——推动社会前进,这是国人穿越时代大变迁历程必登的几个阶梯。正统派与革命派走向对话还有自身的心理障碍事务要处理,改革派此时可以也应该向前一步:承担建立对话基础共识的时代使命。
    
    二、如何寻找对话基础共识?
    
    拿到了考题,首先要有正确的解题思路。现在整理一下建立对话共识的思路。
    
    经验教训弥足珍贵。改革派的两大对话努力何以未能成功?
    
    零八宪章未考虑正统派的要求和参与,显然是致命的缺陷,当然不可能形成对话。
    
    今年立足宪法基准的炎黄春秋新年献词,明显吸取了前者教训。宪法乃正统派所制定,当然保护正统权益;宪法在正统派手中,落实宪法的主动权也在正统派手中,这又为何不能获得积极回应呢?原来现有宪法是个矛盾体:既保护正统权益,同时又虚掩应世。其保护权益部分早已落实,无须旁人插嘴;其虚掩应世部分的权益漏洞,原有施法权可补回,改革派要求落实这一部分,于正统派何益?站在正统派立场考虑,在宪法上对话有什么价值?能解决什么问题?改革派想让正统派得虚名,自己得实利。世上有傻人,但不会有傻派;欺骗不能成就政治功业。
    
    寻找共识的几条思路原则 结合以往经验,可以确定三条思路原则:
    
    1、难于达成未来目标共识,可以寻找各方认同的现实起点。如今朝野的分歧主要在政治目标上。各自坚持目标就难于对话。喇叭不响掉头吹,终点不同找起点。建政目标可以放到对话的最后形成,不作对话前提。对话其实不是建政行动,只是交流思想,各言其理,为达成目标共识铺路。思想理路总要有共同根据,搁置未来到现实中找根据。
    
    2、起点不必在法律制度层面寻求,而要正视利益层面。现行法律制度体系是改革开放前期制订的,我们的经济基础已在改革中巨幅前进,法制体系需要重新审察无可违言。有分歧的东西不能作为对话起点,未来不确定的东西也不能作为对话起点。上层建筑方面我们也无信仰道义可以作为对话起点。只有到经济基础中找起点,经济基础就是利益场域。
    
    3、正视各方根本利益,寻求利益共同点。只注重己方利益诉求忽略他方利益要求,不能走向对话,利益诉求也不能获得他方承认。无论是己方利益还是他方利益,都应抓住根本利益,不纠缠于枝节。要用心寻找各方根本利益的交汇处。
    
    三、以什么为朝野共识的基础?
    
    利益共同点
    
    要找利益起点先要明确利益主体。从政治上划分出正统派、革命派、改革派,从利益主体上则可以划分为以税收入的政府、以利润收入的资本、以薪资收入的员工。这三种利益主体基本包括全社会的人,此外的人可以忽略不计。正统派根本利益体现于政府税收,其灰色利益不能作为对话考虑要素。革命派和改革派作为利益主体分属三类人。
    
    税、利、薪三种利益收入不是各自孤立的,是相互依赖联动的。就业与工资的增加有赖于资本的发展运营;资本的利润有赖于商品与市场购买方的交换;政府的税收自从工业利改税和取消农业税后从产出环节转向商品交易环节。税收规模决定于交易规模,利润规模决定于交易中的市场购买力规模。所以市场购买力(简称市场)是三方根本利益交汇点。就业工资增长,是市场购买力最恒定的基础;市场购买力增长是资本利润增长的前提,商品交易量的增长是税收增长的来源。
    
    由此可知,推动以就业工资为基础的市场购买力增长,是社会三方共同利益所在,是社会利益的根本点。凡我国人,无论朝野,不爱本护本,不仅对不起他人,也必然背离自己的根本利益。所以市场就是朝野社会对话共同起点与基础共识。
    
    社会经济基础
    
    市场这个三方利益主体的根本利益共同点,放入整个社会系统中它就是经济基础。公有制的计划经济,经过改革已进入多元所有、自由交换的市场经济,这是经济基础的时代大跨越。而“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快或慢地发生变革”。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作为经济基础,市场正是改革上层建筑的根据,如果漠视经济基础的历史要求,上层建筑必然成为基础发展的桎梏。是以不可逆转的经济基础作为社会对话的起点呢,还是以上层建筑的某种成分作为社会对话起点呢?答案不言而喻。
    
    贯彻新时期执政指导思想的根本点
    
    改革开放以来,执政党四代领袖提出的执政指导思想并没有错,其病在于未能落实到根本上。
    
    立足于市场才是发展的硬道理。发展是硬道理,但经济发展的道理中,市场购买力的发展又最硬。没有市场购买力的发展就没有利润和税收的稳定发展。
    
    立足于市场即贯彻三个代表。市场是社会利益共同点,当然代表全体国人利益;市场是资本的空间,消费是生产的前提,有市场购买力的发展才有先进生产力用武之地;文化是上层建筑,市场是我们时代的经济基础,立足于当代基础,才能建设当代的先进文化。背离基础的文化必是落后文化甚至是反动文化。
    
    立足于市场才能落实科学发展观。栽树在于培根。立足于经济基础才能科学地发展社会的上层建筑,立足于市场才能有坚实的、可持续的、科学的经济全面发展。
    
    立足于市场才能梦想成真。要实现复兴中华的伟大梦想,必须切实的劳动。建设中国万事有头,千枝有根,根壮才有叶茂,立足于市场才能使复兴中华的梦想成真。不抓根本不务实,耽于梦想一场空。
    
    立此一端而政理全实,要妙在于务本。市场乃是立国之本。务本乃是执政合法性之无尽源泉。锲而不舍地务本,累积道义资源必然壮大政治实力;而舍本务末终必自我淘汰。
    
    * * *
    
    国人有共同利益,朝野非零和博弈。发展相因,不可一意孤行;利害与共,暴力早宜勒马。对话共识之基,客观存在;和平理性之门,有心可开。苦海回头,便是智慧;相逢一笑,岂无胸怀?胜人先胜己,百尺楼台能更上;利己兼利人,退步赢来天地宽。世界正看中国,国运考验智慧。五代文明临歧路:兴亡治乱正由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80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推进破局要求“对话派”的智慧/苏冀
·再谈对话!/茉莉花(X) (图)
·援外莫忘国内民众疾苦:对话彭丽媛(1)/王玲
·如何看待“官民对话、和平转型”?!和秦永敏商榷/孔识仁
·由一枚党徽引起的对话/孙林(孑木) (图)
·[网络对话]第三次工业革命对企业成长将产生哪些"革命性"影响?
·日外相称修复中日关系“需要时间” 冀继续对话
·破解“六四”死结的思路与方法——朝野互动寻找共识启动对话/牟传珩
·孙文广:我与老鼠对话——四论陈光诚事件 (图)
·吴敦义的政治对话条件是故设障碍
·假如中美开战…父子间有这样一段对话
·杨恒均:对话柏拉图 (图)
·香港对话:航母、高铁与中国模式/杨恒均
·汉藏对话,水到渠成:“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李江琳
·人民网评:对话“意见领袖”
·再谈中美人权对话/魏京生
·中美人权对话/魏京生
·中美人权对话,北京主打的一张牌/李平
·中国民运的“刘晓波困境”第一部分:刚性对抗与柔性对话/郑存柱
·习近平对话厦门打工妹,问全国洗脚妹人数 (图)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秦永敏
·姜万里和“国保”朋友对话
·克里见李克强竖大拇指 英文对话曝光 (图)
·中美7月战略与经济对话 汪洋克里领衔
·秦永敏:《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五批签署人名录
·陈西等出狱后才谈得上对话,突兀周强派大学生示威?
·达赖喇嘛特使吁北京重启对话
·俄方评价习近平莫斯科之行:这是两个强国的对话 (图)
·德媒对话"起诉人大委员长当选违宪"律师
·两会梅地亚被抓访民与便衣精彩对话/视频
·习近平对话代表:咱们同年当的大队书记
·张高丽料成金融大总管 汪洋负责中美对话
·自贡市公安局局长和民间信访局长的对话记
·光明日报对话吴敬琏:重启改革 正当其时
·对话网络红人“售票帝”:春运,走起!
·中国实行未成年罪犯前科封存制度 美国对话基金会曾积极促进
·《时代周报》呼吁对话 重新凝聚改革共识
·今夜记录:对话姚立法
·武汉市公安局局长接待日访民余敬与截访官员的对话
·天津两会维权人士对话公仆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