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不要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6日 转载)
    
    维吾尔在线评论 4月23日,维吾尔自治区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发生暴力冲突案件,造成21人死亡,这一事件被称为“巴楚事件”,这是继2009年7月的“乌鲁木齐事件”后维吾尔自治区发生的最大规模的冲突事件。事发后,官方第一时间将这一案件定性为“暴力恐怖案件”,随后官方称又抓获一批“恐怖分子”。
    
    “巴楚事件”发生后,新疆社科院研究员吐尔文江·吐尔逊在左派报纸《环球时报》撰文称“恐怖主义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更是维族人的最大敌人。”
    
    先来看看这位吐尔文江·吐尔逊是什么人。吐尔文江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2009年“7·5事件”前,吐尔文江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在维吾尔社会也并没有什么影响力可言,是一个维吾尔人听都没听说过的书生。但自“7·5事件”后,吐尔文江却突然进入公众视野,并在《环球时报》等官方媒体上发表大量有关维吾尔自治区的文章。
    
    再来看吐尔文江在“巴楚事件”后发表的题为《恐怖主义尤其是维族的最大敌人》的文章:
    
    吐尔文江在此文的一开始便称“近20多年来,在新疆发生的各种类型的暴力恐怖活动给新疆的发展造成了很大危害,也极大地损害了维族的社会发展。可以说,恐怖主义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更是维族人的最大敌人。”吐尔文江分政治、经济、安全、发展等四个方便“论证”了“恐怖主义活动对维族人造成了深刻的负面影响”“恐怖主义尤其是维族的最大敌人”的观点。
    
    在吐尔文江看来,维吾尔人在国家的民族形象和在社会活动中的公众形象受影响,在公众舆论和话语中被污名化;维吾尔族与其他民族间形成很深的情感鸿沟,和其他民族的关系趋于敏感,社会交往趋于封闭;新疆的发展环境、投资环境,对新疆的各项产业包括旅游业遭到很大影响;维吾尔族的许多社会问题难以得到外界的积极关注和介入;在全中国范围内的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歧视(比如在机场通关和安检时)的原因都是因为维吾尔人的“暴力恐怖活动”。
    
    最后,吐尔文江认为“暴力恐怖主义的活动,使得声誉受损的维族人无论在新疆还是内地,都难以完全摆脱被戴着有色眼镜审视的局面,在日常生活中面临更多的社会管理,没有一个维族人会对这些状况满意。归根结底,我们知道这些很大程度是因为少数暴力恐怖活动造成的,它们刺激了周围社会的反应,这不是周围社会故意的。”
    
    我们且不讨论“巴楚事件”的真相到底如何,但是诸如吐尔文江这类御用学者将所有的责任推卸给整个维吾尔人的极其不负责任的言行就足以让人目瞪口呆。
    
    首先,吐尔文江此文将新疆反恐扩大化,用恐怖主义绑架了整个维吾尔民族。近年来,尤其是“9·11”之后,当局在维吾尔自治区推行错误的反恐扩大化的政策,加强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反分裂斗争,加强针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的歧视性的人身检查,也不断出现维吾尔人在打的、住宾馆等发面遭到歧视的现象,当局的这些做法都极大地伤害了整个维吾尔民族的感情。当局在维吾尔自治区将反恐扩大化导致维吾尔人处于高度紧张的心理状态,这在包括政治层面在内的诸多层面加剧了民族之间的矛盾。
    
    正如公开倡导维吾尔权利的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曾指出的一样,中国国内其他地方也存在暴力活动,在中国内地发生了一些个人的,或者群体的事件,甚至走向暴力的骚乱。但同一性质的事件一旦发生在新疆,只要跟维吾尔族有关,就会被归类为“三种势力”。这样做实际上加剧了新疆各民族之间的不信任和紧张关系,扩大了打击面。
    
    在维吾尔自治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包括1997年“伊犁事件”、2008年喀什袭击武警事件和2009年“乌鲁木齐事件”等,很多问题其实与恐怖主义无关,在这一些列事件中也找不到恐怖主义的特征。这些事件更多的是对当局不断加强对维吾尔人的压制和管控的回应。而当局对在维吾尔自治区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采取的强力镇压行动,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范围上,都远远超出了反恐的需要。中国政府想方设法将维吾尔民族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并极力说服国际社会相信他面临着恐怖主义的威胁,无非是想把对维吾尔人的政治和宗教控制合理化。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维吾尔人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善良的民族,维吾尔族悠久灿烂的文化中,从来就没有恐怖主义的土壤,从来就没有纵容伤害无辜者生命的传统,从来就没有以恐怖活动表达政治诉求的历史。任何试图将维吾尔人与恐怖活动联系在一起的愚蠢行为都是对全体维吾尔人民的犯罪。
    
    其次,吐尔文江之流将造成维吾尔人被排斥、被边缘化以及被排除在经济发展中之外的现状的原因归结为维吾尔人的“暴力恐怖活动”,这实际上为大规模歧视和排挤维吾尔人,加强对维吾尔人多方面的管控寻找借口。维吾尔人确实是在被污名化、边缘化,在各类资源的分配方面失去了很多的机会,但是这并不是因为维吾尔人的“暴力恐怖活动”造成的。恰恰是当局不断加强对维吾尔人的压制和管控,使得生活在极端的高压政策下的维吾尔人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而维吾尔人正常的维权通道被完全阻断,才最终导致一部分维吾尔人被迫走向极端,这不是维吾尔人的责任,而是当局的责任。
    
    直至今天,维吾尔人仍然在宗教、教育,就业、经济、文化以及其他诸多领域面临着种种压制与管控。
    
    在维吾尔自治区,针对维吾尔人的宗教管控和压制政策长期存在。近年来,维吾尔自治区的宗教管控政策不断升级,不仅限制留胡子、带头巾,还把这些政策与能否享受低保挂钩,并且禁止非政府组织朝觐,且严格限制朝觐名额。当局还强迫私营企业个体从业人员签署干涉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承诺书。强制新疆一些地方的单位与职工签署禁封斋的保证书,包括自己及亲属不得参与斋月活动,违者将被开除公职。还在乡村、县一级组织了斋月维稳队伍,严查斋月聚集和从事宗教活动。并且派驻中共干部进驻清真寺,清真寺在每个周都要接受官方约谈,由政府规定在周五的讲经内容等。随着当局加强在维吾尔自治区的宗教打压力度,甚至还出现了禁止戴面纱妇女进入医院、国家机关、商场等公共场所的严重侵犯人权的现象。
    
    在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语被淡化,弱化、边缘化的趋势已经很严重。所谓的“双语教育”(实际上是汉语单语教育)已严重阻碍了维吾尔语和维吾尔民族教育的发展。这些年来,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在自治区范围内强制实施的意在同化维吾尔人的“双语教育”早已引起维吾尔人的不满,双语教育”也已经成了维吾尔人的沉重的心病。实际上,现在实施的并不是双语教育,而是在以双语教育的名义“灭绝”维吾尔语教育。此外,维吾尔民族教育也处于不断萎缩的境地,维吾尔民族教育遭否定,众多教学经验丰富的维吾尔教师因“汉语水平不过关”而遭辞退。不仅在教育领域,维吾尔语在行政、司法等诸多领域也处于不断被边缘化的境地。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官方语言之一,维吾尔语长期以来并未得到足够的尊重与重视,维吾尔语应有的法律地位也未得到保障。
    
    在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文化长期以来遭到破坏,维吾尔文化长期无法得到尊重和保障。早有文革时期的语言政策给维吾尔文化带来过沉重的打击和破坏,而近年来针对维吾尔文化的破坏更是越来越系统化,范围也越来越广泛,如喀什噶尔老城区被强制性的拆除等。此外维吾尔人在传承和发扬传统文化方面不断遭到限制,如维吾尔人无法按照自己的方式庆祝传统节日,必须在政府的批准下进行,而传统节日,当局同样会加强对维吾尔人的监管力度。
    
    在维吾尔自治区,针对维吾尔人的就业歧视仍很严重,招聘岗位限定为汉族的情况屡见不鲜,维吾尔人就业遭歧视,无法获得平等的就业机会。而中石油,中石化,新疆建设兵团,国有银行等招聘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的比例更低。
    
    此外,近年来对维吾尔人的歧视愈演愈烈,维吾尔人因其身份在就业、办理护照、租房、住宾馆、出行的诸多方面屡遭歧视,国内很多机场甚至设有新疆专用安检通道。可以说如今对维吾尔人的歧视已在全中国范围内制度化。
    
    维吾尔人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人权遭到肆意践踏的例子还有很多,这里无法一一例举,但上述针事实足以说明对维吾尔人的限制和管控是十分严厉的。而正是当局如此蛮横做派激起了整个维吾尔社会的不满和反抗,也使得一部分维吾尔人被迫走向极端。
    
    但如今,当局对针对维吾尔人的极端的压制和管控只字不提,而是通过扶植类似吐尔文江等“御用学者”将所有的问题都不负责任的推卸给维吾尔人,并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这非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无助于维吾尔自治区的稳定和发展,反而可能会激化矛盾。正如外媒分析指出的那样,中国当局时常将责任归咎于少数民族身上的做法引起外界担忧新疆地区局势会陷入长期不稳。
    
    因此,当局真正应该考虑的不是如何将问题推卸给维吾尔人,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而应该是正视问题,保障维吾尔人的权益,停止践踏维吾尔人的人权,停止针对维吾尔人的歧视和边缘化,停止对维吾尔人的种种压制和管控。因为当局对维吾尔人的压制和管控不停止,维吾尔人的抗争会一直持续下去,到时如果造成更大规模的暴力冲突事件,后果都不应该由维吾尔人来承担。
    
    
不要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

    
    图片说明:吐尔文江
    
    本文来源:维吾尔在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13/5/0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919900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维吾尔语的处境预示着又一次文化破坏的大浪潮? (图)
·有感于300维吾尔乡村妇女同台弹独塔尔/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祭巴仁乡维吾尔勇士/伊利夏提
·有感于维吾尔妇女五年获兵团户口/伊利夏提
·被‘自杀’的维吾尔‘革命烈士’——热赫曼江(Rehmanjan)/伊利夏提
·又是维吾尔花帽/伊利夏提 (图)
·中国共产党能容得下维吾尔人的批评吗?
·维吾尔记者的尴尬/伊利夏提
·他们能代表维吾尔人吗/伊利夏提
·热比娅在日本的表现是维吾尔独立运动的悲哀/公刘
·对维吾尔人是这样照顾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母亲/伊利夏提
·原住地的维吾尔族人:为是汉人感到自豪亦是悲哀?
·对维吾尔人的宣战/伊利夏提
·尼扎穆丁∙侯赛因——维吾尔知识分子的楷模/伊利夏提
·视频:乌鲁木齐搜捕维吾尔人,武警与暴力
·远离问题食品,发展维吾尔人自己的食品工业
·维吾尔内高毕业生:我们享受的是以被同化为代价的优惠政策
·无代表国家及民族组织提交关于维吾尔、藏人和蒙古人的报告
·新疆维吾尔人活动呈家族式新特点 自杀色彩更明显 (图)
·愤怒的维吾尔人欲袭喀什 暴露后火烧派出所 (图)
·中央民大教师逼迫被殴维吾尔学生提供假口供 (图)
·维吾尔自治区巴楚事件致当地警戒升级
·中央民大发生汉族学生群殴维吾尔学生事件
·法广专访汉学家玛丽-侯芷明;谈新疆维吾尔人权现况 (图)
·维吾尔民间支援雅安灾民
·维吾尔大学生阿提克木护照仍未获批 (图)
·维吾尔代表应邀参加法国穆斯林界年会发言
·和田县对参与“切糕事件”的维吾尔人进行处罚
·新疆唯一的维吾尔族政法委书记调任哈密行署专员 (图)
·自治区政府:维吾尔人限于弱势部门 一把手汉人做
·河南人郭连山任维吾尔自治区检察院党组书记
·嫁给兵团汉人五年后 维吾尔妇女获兵团居住证
·人权组织关切中国宣判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伊力哈木被提名为乌鲁木齐市长人选 (图)
·20名维吾尔人被控利用互联网、手机等分裂被判刑
·多名维吾尔青年被国保带走20余天 仍无音讯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不给办护照 新疆警方说我政治不合格/维吾尔在线 (图)
·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停止践踏维吾尔妇女权益 (图)
·最后的救赎--- 一个维吾尔老人艰辛的上访之路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一个维吾尔母亲艰辛的上访之路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