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习总打的”事件真相报告/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0日 来稿)
    2013年3月1日,习总在北京城微服探访了几位老一辈高级干部的遗孀和家人,一方面感谢太子党2月23日在北京八一电影制片厂举行的『太子党挺习』造势大会,另一方面摸底换帖,夯实红色家族的支持和拥护,为习李2013新政奠基铺路。
    
     在几天的探访中,红色家族们的深情厚谊,使习总感到万分温暖,对前途充满信心。回程时,忽然表示要坐趟出租,与百姓亲密接触。

    
    于是,朱秘书为习总拦了辆车,习坐前,朱在后。其他秘书警卫人员分坐两辆专车紧随其后。
    
    那位幸运的出租车司机,名叫郭立新。
    
    习总在车上的经过,大家已经通过香港『大公报』的《北京的哥奇遇:习总书记坐上了我的车》一文知道了。但是,有一个细节与事实有出入:的哥向习总索字,习总让朱秘代劳,“就让朱秘书代表我送你几个字吧!”
    
    所以,这“一帆风顺”四字,不是习总亲笔。虽然不是习总亲笔,但名义上,可以称为“习总送字”。因为,是习总让秘书代表习总写字,就现实意义而言,就是习总赠送的字,虽然“君子动口不动手”。
    
    次日中宣部长得知消息,询问其顶头上司,要不要报道习总打的。刘常委请示习办。习办回答:“不用了。是临时起意,不是特意下基层访问。”
    
    反正知道的人不多,中宣部长也就没有此地无银三百两,发文件打电话禁止官方媒体报道。
    日子也就晃晃悠悠地过去了。
    
    那知这事情传到《大公报》北京分社社长王文韬的耳朵里去了。他通过关系,把事情证实之后,叫上他的亲信副总编辑马浩亮,一起采访了那位幸运的的哥司机郭立新。
    
    4月18日,独家报道《北京的哥奇遇:习总书记坐上了我的车》横空出世,通过互联网,传遍世界。印证了:“习总无小事”。“习总的小事,也是世界的大事。”这两句名言。
    
    《大公报》虽然是香港媒体,但他的红色背景,华文媒体同行是很清楚的。自然,新华网的值班编辑也知道《大公报》的真实背景。既然《大公报》关于“习总打的”的独家报道受到网民的询问和质疑,新华网就有责任为同一条宣传战壕里的战友两肋插刀。新华网值班编辑去北京交通局查证后,没有上报请示,就通过微博发出一则认证消息,言“对此,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北京市交通部门和最先报道此事的媒体,北京市交通部门和该媒体都表示,确有此事,相关情况都是真实的。(记者李志勇)”
    
    上任不久的中宣部刘部长得知此事后,头晕目眩,四肢发抖,冷汗淋漓。待回过神之后,立马勒令新华网和《大公报》发表声明,否认“习总打的”的报道,并向社会道歉。
    
    刘部长的顶头上司旧刘部长,主动向习办递交了一份书面检讨,表示愿意承担责任。
    
    4月20日,习总听说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后,说了句:一蠢,再蠢。
    
    朱秘书拿起电话,给刘部长:总要有人负责。建议调动《大公报》北京分社社长王文韬,和副总编辑马浩亮的职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920014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朝鲜半岛无核化,如梦幻泡影/何岸泉
·板蓝根有效,永远有效!/何岸泉
·极左是中共的集体潜意识/何岸泉
·文革的潜意识/何岸泉
·钓鱼岛问题325解决方案/何岸泉
·在《纽约地区闲杂人员点评两会》上的发言/何岸泉
·黄浦江何时沸腾?/何岸泉
·告别革命还不如告别大一统/何岸泉
·美国之音报道『酷吏网』对骆家辉的呼吁信/何岸泉
·钓鱼岛打起来之后/何岸泉
·森林法则小议/何岸泉
·一个30年来无人提及的“?”/何岸泉
·评“冯胜平致习近平的一封信”/何岸泉
·大无畏西化,是富民强国的根本之路/何岸泉
·中国人的目标/何岸泉
·朝鲜核爆,庆祝农历新年/何岸泉
·中国,太监之国/何岸泉
·何岸泉:如何看待党伪造历史资料
·毛说过“(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的话吗?(四)/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